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苟在神诡世界陈理 > 第九十五章:路途(下)

第九十五章:路途(下)

 热门推荐:
  虞成看到那一叠低级的辟邪符,嘴角都抽搐了下。

  这真是……数量出奇迹。

  “辟邪符效果还是弱了点,像练气期最好还是用一阶九级的破邪符。”虞成提点了一句。

  陈理心中无奈。

  他哪来的破邪符。

  在绿河坊他连听都没听过。

  好在人老成精又擅做人情的虞成,很快笑呵呵从储物袋取出三张,递了过去:“我这边倒是有几张,与我也无用,便送你防身吧。”

  一阶九级的破邪符,已经是一阶符中的顶峰了。

  和金光符一个级别。

  对他自然不是无用。

  就算他没用,还有众多小辈用的着。

  只是做个人情罢了。

  这种事关保命之物,陈理张不开口拒绝,只能厚着脸皮双手接过,接着又真心实意的感谢一番。

  ……

  因为附近碰到了强大邪祟。

  回去后不久,队伍便再次出发。

  路上,他忍不住又摸了下胸口的那几张破邪符。

  依然心有余悸。

  这一年来,他遭遇的危险不少。

  但这次无疑是最凶险的一次。

  先前被那邪祟盯住时,他心灵震慑,浑身都僵硬了,几乎生不起反抗之心,若非有一叠辟邪符在,大大拖延了时间,后果不堪设想。

  “等到了鸾落城安定下来后,一定要多采购些破邪符,也不知价格几何。”

  接下来的日子,他再不敢脱离队伍,四处闲逛。

  他如今看似强大,其实也仅仅只是练气层次的强大,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连自保都难,不要说他了,就连虞家的筑基老祖,也是一路小心翼翼,谨慎异常,唯恐遇到无法应付的危险。

  所幸接下来的路程,异常顺利。

  除了又遭遇了几次低阶妖兽的袭击,再没遇到像样的危险。

  ……

  三天后。

  森林渐渐变得稀疏,已经陆续能看到一些人类的痕迹。

  到了这里后,已经算基本安全了,队伍的气氛重新变得活跃,脸上的神色也轻松下来,恢复了开始的说说笑笑。

  又继续走了半天后,便已走出森林,景色又是一变。

  两边出现大片的田地,由于已经是深秋,田地里农作物已经全部收割完毕。

  有零星的农人和小孩正背着箩筐,在天地里拾捡着遗漏的粮食。

  这些人穿着一种看不出质地的灰扑扑的破旧布料,透过一个个破洞,露出一片片瘦弱的皮肉和显眼的骨头。头发因长久没洗,而变得油光发亮,黏成一股股的。

  至于脚上则根本没穿什么鞋,光着脚板,裤腿挽得老高,上面脓疮到处都是,浑身沾满了泥巴。

  见路上有大部队过来,顿时纷纷朝这边看来,转而脸上便露出敬畏而又卑微讨好的僵硬笑容,几个小孩想要跑来看个稀奇,被大人死死的扯住。

  这些人显然长时间营养不良。

  面黄饥瘦,孱弱不堪。

  很多人,一眼就能看出带着病容。

  其中一个小个子妇女,还抱着嗷嗷待哺的婴儿,脸色憔悴的仿佛四五十岁一般,眼见婴儿啼哭起来,连忙扯开破烂的衣襟,露出干瘪没多少奶水的胸脯,毫不在意的当众哺起乳来。

  这里就是世俗世界吗?

  陈理忽然有些庆幸,又有些说不出的惊惶。

  幸亏自己穿越成一个修仙者。

  若是穿越成一个农民。

  那还真是生不如死。

  走过农田,又走了一会,远处就出现一些成片低矮破败的建筑,这些房屋大部分都有原木和茅草构成,无一例外都是破破烂烂,悲惨穷困脏乱,仿佛便是这里的代名词。

  相比于陈理的‘大惊小怪’,其他人却早已经习以为常。

  农人不都是如此。

  这里已经是长生域核心区域鸾落城的范围,但依然显得地广人稀,成片的森林,沼泽,湿地,随处可见。在路上往往很长一段时间,都看不到什么村落。

  就连路上的行人也是零零星星。

  这些人对修仙者极为敬畏,少有过来招呼者,远远看到就主动躲到一边,根本不敢靠近,若是来不及躲开的,就一脸惊惶连忙跪倒在地。

  唯恐这些一看就是修仙者的大人怪罪。

  这种情况,等又走了一天后,才好上一点。

  人烟开始变得密集——相对而言。

  偶尔也能看到一些城镇——万人以上的居住区。

  与此同时,这里的凡人,处境也变得稍好了一些,有衣物上的补丁少了,脸上头发能看出时常清理过的痕迹,偶尔也有富人穿金戴银,衣着华丽。

  ……

  傍晚时,队伍终于在一处世俗小城停下休整。

  小城的城主,一个练气后期的老修士打听到队伍里有虞家老祖的存在,立刻殷勤的让出城主府,并联系城中的富户,安排其余众人居住的地方。

  陈理不知其他地方如何。

  但在长生域,却是由修士直接管理镇守世俗世界。

  清除镇守区域的隐患危险,挖掘当地的修真天赋的人才,并收罗各种资源,以世俗世界的养分,源源不断的供养修真界。

  陈理等一众人,被安排在客栈住一晚。

  这里的物价极其便宜。

  事实上,这里用的最多却是银和铜,至于灵石则完全用不到。

  不过考虑到绿河坊这种远离核心区域的飞地,来往一趟不仅路途艰辛且危险,也不怪乎物价如此夸张,光运费就远远高于物品本身价值。

  半个月的长途跋涉,陈理和周红两人早就又累又疲,吃过晚饭,在附近稍稍逛了逛,回来后便倒头就睡。

  第二天一早,队伍又再次出发。

  这一次跟着走的人数直接少了大半。

  ……

  两天后。

  鸾落城已遥遥在望。

  鸾落城是长生域最大的城市。

  这是一座缠在山腰的城市。

  从远处看,那里云雾缭绕,雪白高大城墙,如一条白色巨龙,把山峰紧紧的缠绕着,隐而不现护城大阵,即便是隔着几里远,陈理都能感觉到那晦涩可怕的法力波动。

  通往鸾落城的盘山大道上,修士往来密集,不计其数。

  还有不少修士御使法器在半空飞过,呼啸声此起彼伏,异常热闹。

  无论从哪点看。

  绿河坊相比,都是云泥之别。

  “鸾落山拥有一条三阶灵脉,可惜大部分灵气都被长生宗截取了,分到鸾落城的灵气只相当于一阶灵脉的效果。不过也已经殊为难得。”虞凡真给陈理介绍道。

  “长生宗在哪边?”

  “位于山顶处!”虞凡真道。

  陈理抬头一看。

  那里尽是云雾笼罩,根本无法看到。

  这场长达一年的乱战,最终还是以彼此妥协告终,长生宗依然屹立不倒,凭着其曾是金丹门派的强大底蕴,始终牢牢控制着自己的核心区域。

  不过对于其他的区域,却不得不放弃。

  这次虞家老祖之所以迫不及待的从绿河坊返回,就是得了长生宗的准信和承诺。

  一方面,一个垂老、时日无多的筑基,已经无欲无求,不会生出什么不该有的野心。

  另一方面,则是避免被其他势力拉拢。

  同样也是因为垂老,时日无多,这种人反而比一般筑基修士更加危险,只要给个承诺,为了家族以及血脉延续,什么都敢做,完全可以不把命当命。

  当初长生宗的金丹老祖是如此。

  这种垂老的筑基,同样可以如此。

  ……

  陈理和周红随着人流进入鸾落城。

  仿佛突破某个屏障,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好浓郁的灵气!”

  比上次去虞家宅邸的灵力都相差无几。

  陈理感觉精神一振,呼吸着这里的空气,连体内沉寂的灵力都缓缓的自发运转起来。

  这里温暖如春,脸上草木郁郁葱葱,建筑鳞次栉比,人流密集。

  众人不停的东看西看,兴奋无比。

  陈理和周红对视了一眼。

  皆看到彼此的喜色。

  “陈道友……”虞家老祖走了过来,一脸笑容,显然心情不错:“既然到了鸾落城,就不得不和道友先暂时分别了,虞家长居于此,在这里也算有些名头和势力,到时候有什么事都可以上门来找老朽。”

  陈理连忙拱手感谢。

  虞家老祖稍作交代,又给了虞家的地址,便就此分别。

  很快人群渐散。

  “大哥,接下来去哪里?”赵林道。

  “这里人生地不熟,每个人也都旅途疲惫,还是先找个可提供吃住的客栈,暂时安置下来,然后再慢慢寻找久居的住所!”陈理说道。

  这话都说到张淑娘的心坎里了,不由下意识的连连点头。

  她实在不想再走了。

  先前走的昏迷过去,等到白天休整,自驼兽下来后,她便不好意思再继续坐在驼兽上,后面的路程,都是她咬牙坚持过来的。

  好在陈理的话,自然没人异议。

  一行人很快就找到一个小客栈安住下来。

  单人房每天一颗下品灵石,大一点的双人房也没更实惠,直接需要两颗。

  众人每人订了两天。

  好在房价是包含餐费的。

  一荤一素的两碟普通小菜,还有不限量的灵米饭提供。

  至于其他就别想了,除非另行付钱。

  匆匆吃完饭,众人也没多聊,立刻回房睡觉,这一觉睡得简直昏天暗地,陈理从下午睡起,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才醒来。

  也没叫醒还在熟睡的周红。

  陈理塞了点肉干填饱肚子。

  他便走客栈,四处闲逛。

  街道人来人往,到处都是修士。

  其中凡人也不少,大都充作仆役以及从事一些修士不愿从事的低端工作,相比于臭味熏天的绿河坊,这里无疑要干净了不少。

  由于鸾落城是座缠绕在山腰的环形城市,城市环很窄,宽不过两三里路,十几分钟就能从切削过的山岩走到十余米高的白色巨墙。

  当时建造的时候,显然工程量极为浩大。

  “住在这里才是生活啊,在绿河坊就是活着。”

  这里店铺云集。

  陈理一家家的逛过来,本来没打算买的他,很快就忍不住了。

  “掌柜,这件法袍价格多少,价格合适的话,我要了。”陈理盯着一件青色的法袍,转头对店主道。

  “道友真是好眼光,这件一阶极品法袍由二阶蛛丝编制而成,水火不侵,上面绣刻上金光、辟火、聚灵、化风、如春、避尘六大实用法阵,价格也不贵,只需六十颗中品灵石,你就拿走。”店主见有大顾客上门,精神一震,热情开口道。

  还只需!

  陈理听得牙疼。

  当初买那把二阶法剑,也就花了三十五颗中品灵石。

  一阶极品法袍的价格远超二阶法剑,真是没处说理了。

  只是真的心动。

  这件法袍绣刻上金光法阵,可每日被动触发一个金光护身术,在突发危险的时候,相当于多条命啊,这就是这件法袍的价值所在。

  接下来,陈理使出浑身解数,一阵激烈还价。

  最终以身上的灰色中品法袍折抵,才磨到四十五颗中品灵石的价格成交。

  出来时,新法袍已穿着在身。

  他美滋滋的摸着这身法袍,感觉顺滑无比:“果然贵有贵的道理,穿在身上,都有种浓浓的安全感,而且气质都不一样了。”

  接下来,陈理又继续闲逛。

  在书店里,买下十余本书。

  在一家长生宗标记的大型法器店。

  他出手买了一件一阶极品的钗子式样的法器灵鸾钗,花了25颗中品灵石。

  接着又去逛了符箓店。

  以每张三十下品灵石的价格,买下十张破邪符,花去将近3颗中品灵石。

  接着又对一些常用符一一询价。

  发现这里的符,比绿河坊便宜的多。

  辟邪符:一颗下品灵石。

  轻身符:二颗下品灵石。

  避箭符:二颗下品灵石。

  祛妖符:三颗下品灵石。

  护身符:四颗下品灵石。

  以上还是店铺价格,摆摊价显然还会更便宜。

  “这种大的修真城,显然符师更多,竞争更加激烈,这碗饭不好吃啊,好在护身符的价格依然可观。”陈理叹了口气。

  接着他又问了金光符的价格。

  发现价格和破邪符一样,只要三十颗下品灵石。

  “唉,亏了!”他心头一黯,顿时什么心情都没了。

  当初以每张三颗中品灵石的价格,买了三张金光符,结果一张都没用到,又加上后来袭杀灵狐帮帮主的缴获,手头上总共有六张金光符。

  “早知道,应该卖掉几张,留个一张……三张就够了,亏了九颗中品灵石啊。”

  ……

  陈理返回后,周红已经起来了。

  “你回来了,刚才正找你呢……你买了件新法袍?”周红一眼就看到陈理身上的青色法袍,眼睛一亮。

  “给你也买了!”陈理已经换好心情,笑盈盈道,从储物袋取出灵鸾钗:“早就说要给你买个新钗子,只是一直没碰到合适的,就拖了下来,今天才终于找到机会,买下这件一阶极品法器,你看看喜不喜欢?”

  周红连忙捂住嘴,感动道:“喜欢,你买的我都喜欢。”

  “我给你戴上!”陈理道。

  周红心中如吃了蜜一样甜,“嗯”了一声,娇羞的背过身子,随手取下原来钗子,放到一边。陈理上前替她在发髻上插好。

  随即就“嘿嘿”一笑,一双怪手便胡乱探去。

  “讨厌……别,门,门还没关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