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兼职偶像 > 第八十二章 我能有什么打算

第八十二章 我能有什么打算

 热门推荐:
  回艺女士的微博配文:和韦姐认识二十年,韦姐一直是我的人生导师,因为韦姐我做了idiapers,也是因为韦姐才决定回国创业,期待在韦姐的带领下,打造属于今乙的餐饮神话。

  文字底下的配图是一张企业信息的截图。

  这张截图,完整展现了今乙餐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基本情况。

  工商注册信息、股东信息,主要成员等等的信息。

  今乙的股东信息和主要哦成员上面都只写了两个人,韦秀琴和回艺。

  两个人的占股比例都是50。

  但因为韦秀琴女士是法人,回艺女士只是总经理。

  从工商注册信息来看,就颇有一种回艺女士要给韦秀琴女士打工的既视感。

  回艺女士微博里面的这张截图,着重在成立日期上画了一个红框。

  时间是整整两年之前。

  临时给保姆成立公司帮韦哲礼洗白一说,不攻自破。

  回艺女士把韦秀琴女士放到了自己创业偶像的位置,回艺女士自己又是300万粉丝的创业偶像。

  回艺女士的创业有多成功,这个已经完全不需要赘述。

  偶像的偶像,那必须是非常厉害的。

  韦哲礼的神秘背景,也因此变得更加神秘。

  舆论风向很快就变了。

  韦哲礼原本就有特别好的路人缘。

  属于不管看本人,还是看照片,第一眼就会让人有好感的。

  回艺女士故意卖关子的的采访一出来,很快就有人找出来,今乙这个注册名,是截取了两大股东名字里面的“琴”和“艺”的偏旁部首组合而成。

  这个注册于两年前的公司,其实是出自回一笑的手笔。

  那个时候,回一笑还是哲理研究院的院长。

  她也是在那个时候,第一次和武剑侠交锋。

  这是回一笑当时就已经留好的后手。

  只不过,因为后来的不打不相识,并没有能够用上。

  当时那个热搜的力度本来也不大,偶尔才能爬上榜单的最后一名,回艺女士当时也还没有这么多的粉丝。

  做上去的热搜,靠的其实是技术。

  给娱乐圈做热搜的就那么几家技术过硬的,月姐全都打过招呼了。

  基于过去的合作,和对未来利益的期许,没有哪家公司会接韦哲礼的热搜。

  合约迟迟签不下来,商务合作又已经签约了一堆。

  月姐虽然没有在韦哲礼面前表现出来,但她的心里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月姐想借着这个黑热搜,让韦哲礼意识到经纪人的重要性。

  没有她,韦哲礼再怎么被人黑,也没有还手之力。

  没想到半路杀出过个创业偶像,毫无征兆地出来给韦哲礼站台。

  两年前,韦哲礼因为武剑侠弄出那么小的一点动静就吓得要退赛。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如传闻所言,是有神秘背景的?

  即便如此,月姐还是做了进一步的确认。

  在武剑侠弄出小动静的那会儿,月姐就找回一笑这个名义上的经纪人确认过,韦哲礼的参赛视频是怎么拍出来的。

  月姐以要帮韦哲礼摆平这件事情的知心大姐的姿态,让回一笑告诉她韦哲礼是真的有神秘背景,还是连房子都是找别人家借的。

  月姐为人沉稳,又注重细节的把控。

  这也是她带尤鋆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经验。

  回一笑那会儿已经非常后悔,让韦哲礼参赛了。

  韦哲礼自己也表示要退赛,然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回一笑在那个时候选择了不置可,只是会问了一句:“这年头,谁出道的时候,不搞点人设?”

  月姐对此,深以为然。

  当年的尤鋆可不就是她用虚空的“贵公子”形象捧红的?

  在月姐看来,回一笑玩的,全都是她十几二十年前就玩剩下的套路。

  这突然改变的舆论风向,打了月姐一个措手不及,紧急加大黑热搜的力度,都没有明显的作用。

  月姐对此感到疑惑,她明明把韦哲礼在娱乐热搜翻身的可能都封死了。

  为什么还会风向突变?

  此时距离危机公关的黄金48小时,才刚刚过去6个小时。

  也是月姐准备出手,让韦哲礼知道经纪人的重要性,并且亲眼见证她是怎么帮自家艺人把热搜给压下去的。

  没想对方来了一个跨行业热搜。

  既没用娱乐圈的粉丝,也没用娱乐圈的热搜技术。

  月姐大概做梦都想不到。

  回艺女士的团队里面,还有一个当年凭借一己之力,就差点把韦哲礼给送上热搜的武剑侠。

  两年前的武剑侠,是单打独斗,如今的武剑侠,可是背靠回艺女士的300万粉丝。

  诚然,300万粉丝,和那些顶流比,肯定还是有差距。

  但架不住回艺女士的粉丝,每一个都是真实有效的,并且一个顶十个。

  尤其是那些热衷成功学的年轻人,变身卫道士和键盘侠,只需要一个电脑开机的时间。

  这个后手,如果两年前就用,肯定还得花钱买热搜才能真正发挥作用,和现在这种自然热度肯定没法比。

  回艺女士的这条微博,摆明了是要亲自下场给给韦哲礼背书。

  回一笑原本的计划,是在回艺女士的微博认证改完之后,让武剑侠写个营销的案子,把认证的事情推向热搜。

  却没想到,回艺女士的配合度会这么高。

  回一笑微博和配图,免不了要对韦哲礼感叹一句:“这么些年,可真是没有白白孝敬你家回艺女士啊!”

  没错,回艺女士是韦哲礼家的,不是回一笑家的。

  这要换了被黑的人是回一笑,那个已然凡尔赛附体的回艺女士,大概率根本做不到这种程度。

  回艺女士把韦秀琴女士,奉为自己的人生导师。

  又说期待在韦姐的带领下,打造属于今乙的餐饮神话。

  这么低的姿态,和把凡尔赛基因遗传给回一笑的那个回艺女士,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人。

  如果不是亲爹和亲妈都已经板上钉钉了,回一笑都得怀疑一下,到底是不是韦哲礼才是回艺女士亲生的。

  “我现在手机可以开机了吗?”韦哲礼终于找到插话的机会。

  他还没有从回一笑那里接到可以开机的指令。

  因此并不知道他自己的热搜发酵到了什么程度。

  也不知道回艺女士为他做了什么。

  韦哲礼的这个问题,可以说是相当之简单。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韦哲礼会好奇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回一笑不太确定,热搜的帖子,和帖子底下的那些分析,会对韦哲礼造成多大的影响。

  面对韦哲礼,回一笑几乎没有过说话要犹豫的时候。

  在这个特定的时刻,就这么一个简单的指令。

  回一笑嘴巴张了又闭上,闭了又张开。

  连着好几次。

  最后都没有直接给出确切的指令。

  现场忽然变得很安静。

  没有人说话。

  如果不是还有律师爸爸在笔记本上打字的声音。

  尴尬的气氛搞不好都已经直接冲出大气层了。

  回一笑想了想,对在茶几上打字的一仌合伙人说:“爸爸子,你这么坐着打字不会累吗?要不要去书房还是什么地方?”

  原本专注于修改法律文书的爸爸子抬头看向自己的闺女,笑道:“逐客令?”

  “怎么可能嘛?”回一笑给明星捏了捏肩膀,故作生气地问:“谁是客?爸爸子是希望我帮你把小礼子赶走吗?”

  话是这么说,但“逐客”的意思还是很明显。

  明星也不是第一次见韦哲礼,更知道两人是一起长大的,压根也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出来阻挠什么。

  “赶也行。不赶也行。”明星用骨节分明的手,合上笔记本电脑。

  修剪得恰到好处的手指,把电脑一夹,就站起来直接往楼上走。

  和上次一样,走了两级楼梯又停下来:“逐客令要是发不下手的话,楼上左手边有两间客房,你看看需要一间还是两间。”

  ……

  一间还是两间?

  这叫什么问题?

  天哪!

  爸爸子难道也和笑笑子不是统一战线的?

  真的真的太过分了!

  要不是看在拿着电脑的修长手指的份上,回一笑搞不好直接一个箭步冲上去,砸电脑出气。

  等到明星上了楼。

  回一笑对韦哲礼招了招手,示意他坐到自己旁边的贵妃位上。

  “你那手机开机的话,应该会有很多人找你吧?你要想先回消息呢,你就开机,如果只是关心热搜,你可以拿我的手机看。”

  回一笑所有密码都是韦哲礼帮忙设的,手机也不例外。

  回一笑这么个连朋友都是个位数的凡尔赛大师,手机里面自然也没有什么秘密。

  韦哲礼的朋友,至少得用千来计量。

  每次换手机,韦哲礼都会特别强调:“眸眸,我把我们手机密码都设置成一样了啊。”

  意思是回一笑也可以随时打开他的手机查看。

  韦哲礼越是这样,回一笑就越是没有兴趣。

  半年不见,回一笑又换了新的手机。

  韦哲礼接过来,输了一遍他以前给回一笑设的密码。

  手机直接解锁。

  “你不是连校园帐号的密码都记不住吗?为什么会记得我给你设的手机密码?”韦哲礼一脸欣喜地连着问了两个在回一笑看来非常弱智的问题。

  “重新开机就必须要输入的密码,我得智商低成什么样,才会记不住啊?”回一笑一脸无语的看着韦哲礼。

  看着看着,就开始生气:“你还有脸说校园账号密码。你既然知道我没记校园账号的密码,你走的时候,就不会留个密码本还是什么的吗?”

  为了“找回”密码,回一笑不得不去管理中心,把原本绑定的韦哲礼的手机给解绑了。

  韦哲礼在学校的时候,回一笑压根就没有用自己的手机,注册过任何帐号。

  韦哲礼低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低声说:“眸眸对不起,我那会儿也不知道怎么了,现在想想,觉得自己有够幼稚的。”

  韦哲礼说着说着,耳朵都红了。

  正常情况下,遇到韦哲礼这样的态度,回一笑肯定是要先打击再鄙视的。

  时隔半年,再次见到。

  很多话,竟然话到嘴边都说不出口了。

  卡了好几秒,回一笑才不轻不重地说了一句:“是我有意误导你,以你的智商,分辨不清楚,也是情有可原。”

  也不知道怎么了,她现在特别见不得韦哲礼道歉、或者郁闷、或者伤心。

  莫名地升腾出一股极强的保护欲。

  任何一种的负面情绪,她都不希望出现在韦哲礼身上。

  韦哲礼哪会看不出来回一笑的变化。

  可是,这样的变化,让韦哲礼心慌。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除了过去的半年,韦哲礼的生活重心,一直都只有回一笑。

  韦哲礼只是智商不如回一笑,并不是没有智商。

  回一笑今天的这一系列表现,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他非常明显地感觉到,回一笑在担心他,担心地连玩笑都不敢开了。

  如果不是发生了能让天塌下来的事情。

  眸眸怎么可能会这么对他说话?

  “我妈给我的那张烈士证明书是假的,对不对?”韦哲礼第三次提到证明书。

  “你和林槑槑老师去江苏宣讲,怎么也不说一声?”回一笑第三次岔开话题。

  这一次,韦哲礼的注意力没有直接被回一笑带到岔路上:“你早就知道,所以你才会说,谁都能进娱乐圈,就我不行,对不对?”

  “如果我说对,你打算怎么样?”回一笑没有再岔开话题,

  “我能有什么打算?”韦哲礼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的角落,再次回到怀疑人生的状态:“眸眸,你告诉我,我能有什么打算?”

  韦哲礼抱着头,迷茫而又无助。

  回一笑其实不太确定,韦哲礼是真的完全不记得任何和自己身世有关的事情,还是一直在装鸵鸟。

  辨别一张劣势证明书的真假,比起她像无头苍蝇一样地满世界找爸爸,难度怎么都要低得多得多。

  回一笑的想法,在这一刻,变得清晰而简单。

  有些真相,如果韦哲礼必须要面对,那她就陪着他一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