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玩坏木叶从加点开始 > 第199章 又见同志

第199章 又见同志

 热门推荐:
  般若的暗杀能力真不是吹得,父亲献祭了他的五感,但是同样让他自然领悟了查看灵魂的能力。

  这让他像是开了透视一般,轻易的能够穿梭在这片石场之中,轻而易举的找到躲在暗处的各个守卫,一一暗杀。

  一直杀了近半,邪神JIO那边还没有察觉到有人入侵,反而是一群没有见识的平民见到死人之后尖叫出声,让守卫发现了般若的行踪。

  不过即便这样也没有什么作用,除了响起了警笛,般若还是轻而易举的将守卫一一清除。

  至此,邪神总部的第一道防线已经告破。

  “快走吧,般若已经把人清完了,别等他们反应过来。”理纱看着富江还在发呆,立刻催促道。

  “他已经吓尿了,我闻到了……”羽莘吸了吸鼻子。

  “滚!我才没有吓料!我只是在推演接下来的战斗!”富江双目流着血泪,愤怒咆哮道。

  “那推演出来什么结果?”理纱问道。

  “……三百六十五个结局,都是我炸了……”富江摇了摇头,心声一丝恐惧。

  “……那怎么办?要不我们别去了吧?”理纱也有些担心道。

  “哼,都已经到这里了,怎么可能回去!我倒要看看那个所谓邪神头颅,难道比身体还要强?”富江冷哼一声,起身走向石场方向。

  ……

  无数被奴役的平民,正在仓皇四散逃窜着这个鬼地方。

  而石场之后的区域是一片兵俑的烧制场。

  没错,就是和兵马俑类似的巨大陶土人偶,但是体型完全超越了兵马俑,最高的甚至有十米,就算普通的也有3米。

  所有的兵俑都是中空的,一群守卫正在把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的平民塞进尚未封闭的兵俑肚子里,然后封起塞进巨大的熔炉中。

  经过煅烧之后,平民受尽折磨的灵魂将成为驱动兵俑行动的枢纽。

  这是一种没有什么卵用,但是邪恶到极致的禁术。

  而此时紫苑已经暗暗的握紧了拳头,憎恨着自己身为领主,不仅无力拯救平民,甚至坐在自己精美的王座上,根本不知道他们遭受了灾难。

  邪恶的兵俑已经在几个黑头套教士的指挥下,从成品校场走了出来,齐刷刷的步伐让地上的碎石都在跳动。

  不得不说,这种兵俑没有生命,没有要害,没有操控者,非常难以对付。

  唯一的缺点就是速度太慢,但是超强的防御力和超强的力量也完全能够弥补了这个缺陷。

  对付这种东西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某种超强强大的忍术把它们轰个稀巴烂,或者像是四代雷影那样的绝世猛男一拳一个开罐子。

  富江如今的力量配合机械铁臂或许也有开罐子的能力,但是他如今像是濒死的老狗一样,垂头丧气的一点斗志都没有,根本没兴趣开这些土罐子,只是呆呆的看着前方正在列阵向前的兵俑团。

  般若属于杀脆皮的刺客,理纱或许穿上黑丝能踢爆几个,但是面前这几百具兵俑怕是腿踢断都踢不完。

  “大哥……”紫苑看着富江的样子,有些难受道,任何知道自己死亡预告的人都会变成这样颓废。

  “这个时候他应该来一根棒棒糖振奋一下斗志。”三丸摇了摇头,可惜出来太久,也没碰上大城镇,能吃的零食都被吃完了。

  “没关系,我有!哈!富江快乐棒!”羽莘双手结印,一切地面从地上斜刺出来一根粗壮的长棍,正中富江的靶心。

  “嗷!!!!你干什么!!!”富江捂着屁股怒道。

  “你看这不是精神了嘛!”羽莘眨了眨眼睛。

  “我本来就很精神啊!”富江愤怒咆哮:“我只是在观察地形!”

  “地形?你要干嘛?”理纱不解道。

  “这不是弄到了一张「有为转变」的卷轴嘛……我想着直接埋了他们,说不定几百年后有人一挖,耶!这里居然有兵马俑哎!这里一定存在过一个伟大的皇帝!”富江取出了那卷从盗墓四人组手里抢来的卷轴。

  「有为转变」:在卷轴上画下设计图,注入查克拉之后,面前的地形会根据卷轴改变。

  “耶?我来画!”羽莘兴奋的抢过卷轴。

  “滚滚滚!别捣乱,你会画个锤子!”富江拉开卷轴,取出一支毛笔舔了舔。

  虽然不是土木狗出身,好歹也会画两幅CAD,画个简单的地形还是能轻松上手。

  “就要嘛!”

  “待会你负责注入查克拉我就让你画。”富江忽然坏笑。

  “好的!”羽莘欣然同意,提笔在一旁开始乱画。

  兵俑还在大步向前,面前所有的阻拦都像是纸糊的一样被踏碎。

  拉开卷轴,前面的几米还有着卷轴前代主人留下的图纸,大多都是桥梁,房屋,神社,寺庙的图纸,绘画设计的精妙绝伦如同艺术品,每一个尺寸都巨细无比,可以见到这个卷轴的发明者并没有想用这个忍具制造杀戮,而是为了民生。

  后面有几副看起来粗制滥造的图纸,明显技术差了一大截,应该是不动画了用来战斗的。

  模仿着前面人的格式,富江和羽莘都趴在地上奋笔疾书,连三丸都挤着大屁股添上几笔。

  “你们倒是快一点啊!它们快过来了!”理纱紧张的看着近在眼前的兵俑群咆哮道。

  “马上马上!这样……挖十五米差不多了吧?最高的也不过20米,露一个大脑袋出来,跟复活节石像一样。”富江咬着笔杆点了点头。

  “这样就差不多了……”羽莘也点了点头。

  “等等……等等……马上好了!”三丸急道。

  “好了好了,别画了……按手印吧!”富江把卷轴拉给羽莘。

  羽莘接过卷轴,咬破五指,按在了卷轴之上注入查克拉。

  轰然!!!

  大地开始剧烈震动,像是一块被撕开的面包,一条巨大的沟壑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巨手硬生生的掰开,数百具兵俑顺着笔直的悬崖,稀里哗啦的滚下沟壑。

  笨拙的兵俑拥挤的摔成一片,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又被同伴绊倒,把自己人踩碎了一大半,它们显然没有应对这种状况的经验,或者说根本没有智商,他们只会追寻着最后的本能,追杀一切生灵。

  同时一只高达百米的石质巨手仿佛诉说着命运的不公,又仿佛鄙视着大殿中的黄泉祭祀,竖起一根中指。

  这是羽莘画的图纸。

  “不错不错……可以说是一个奇观了。”富江点赞。

  三丸画的是一个抽着雪茄的大猫雕像,刚刚升起地面就轰然倒地,摔成了碎片。

  “歪!!!”三丸哀嚎。

  “笨蛋啊!立体三视图啊!你画个平面的,不就出来个薄片嘛?”富江翻了翻白眼。

  “啊……真的复杂的吗?”三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阿莘,快下一张图,把地面合拢,别让它们爬出来了。”富江催促道。

  “好累啊……你没说要这么多查克拉啊……”羽莘愁眉苦脸的继续注入着查克拉。

  “嘿嘿……这么大规模的土遁不费查克拉才是怪事……等弄完这副图,我请你吃两斤地瓜烧。”富江爽朗的大笑着。

  “好嘞!”羽莘瞬间干劲十足,继续给第二幅图注入查克拉。

  瞬间刚刚撕裂的大地又仿佛被无形的大手合拢在一起,两边的岩壁挤压着中间的兵俑,不断的传出噼里啪啦瓷器碎裂的声音,其中受折磨的灵魂失去了束缚,哀嚎着化作一团团黑色的烟雾冲出裂隙。

  片刻之后,大地彻底合拢,平整的地面仿佛被压路机压过一样,堪比某些人的飞机场。

  看着原来颇具规模的烧窑场,此时就像是被抹平了一样,只剩下一个竖着中指的大手。

  “真是好用啊……”富江抗着大卷轴微微感叹,将来去当土木狗都不愁没饭吃了,就怕晒的太黑,被人当作雷之国拉去采棉花。

  “大哥……”紫苑走到富江身边欲言又止。

  “怎么了紫苑酱?是不是预言改变了?”富江笑了笑。

  “没有……那个……我想求你一件事……”紫苑低着头。

  “啊……说吧,既然叫我大哥,就别见外嘛!”富江拍了拍紫苑的脑袋。

  紫苑终于鼓足了勇气,看着天上依旧盘旋着的黑雾团:“那个……能不能帮他们解脱!无论如何他们都是我的子民,受到这样的折磨,我都责无旁贷!”

  “啊这……我又不是和尚,要我拍死他们倒是简单,这超度亡魂的事情……大哥做不到啊!”富江看着依旧攻击性极强的亡魂,抓了抓脑袋。

  “是这样吗……”紫苑有些难受。

  “真是抱歉啊……”富江想了想的确没有办法。

  就在这时,忽然从人群里钻出一个光头,双手合十作揖:“或许我有办法。”

  “啊……您哪位啊?”富江张大了嘴巴。

  “我叫地陆,已经在这里潜伏了有一段时间了,一直想办法摧毁这个邪恶的教派,可惜贫僧力量有限,一直没能成功。”地陆和尚双手合十摇了摇头。

  “地陆啊!!同志啊!!!****啊!想不到小小的鬼之国,居然能碰上两个守护忍……你怎么送上门来了?”富江看着任务完成度+1的提示,亲切的抓住了地陆的双手。

  “呃……施主请自重……”地陆都被富江整糊涂了,连忙试图抽手。

  “咳咳……激动了激动了……木叶下忍宇智波富江,奉命寻找守护忍十二士!”富江生怕地陆又不认账,连忙取出了任务卷轴。

  “……”地陆看着卷轴也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木叶居然还有人在反抗。

  大概出于出家人的实诚,他并没有否认自己就是守护忍,还说了一下所有人失散之后的遭遇。

  当初受袭之夜,他奉命断后,一个人守在一座桥头,化身不动明王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愣是守了两天两夜,才被人打下了河。

  随后他就在追杀中不断的逃亡中失去了大名的踪迹,又发现同为守护忍的和马在到处挖人家的祖坟,就一路追踪到鬼之国,打算劝一劝他。

  却没有想到遇见了这里的邪神教徒在祸害村子,立刻救下村民,并且打算灭了这个邪恶教派。

  可惜,双拳终究难敌四手,卡在第二关的兵俑阵上,根本没办法打进去,甚至因为查克拉耗尽,差点被黄泉活捉了。

  这才潜伏在周围,打算伺机拯救平民,消灭邪神,只可惜力量不够,等着等着就等来了富江几个,一言不合就把困扰了他几个月的兵俑给埋了。

  “搜噶……话说你刚刚说有办法化解这些恶灵?赶紧的吧,被他们绕啊绕的,身上都快发霉了。”富江指着天上数百团黑色火焰。

  “好,我现在就为他们超度,愿他们的灵魂能够往生极乐净土。”地陆盘腿坐下,双手结印,面露平和,身体散发出灿烂的金光,一尊地藏菩萨的虚影出现在身后。

  靡靡佛音从地陆的口中传出,让整片天地都沉浸在一种祥和的氛围之中,仿佛置身佛国,任何痛苦仿佛在这一刻都被抹平,难以让人生出一丝恨意。

  天上盘旋的恶灵火焰,仿佛受到了什么指令,哀嚎着痛嚎着,疯狂的向着地陆冲去,却在一片祥和的金光中,传来一声叹息,化作清澈的灵魂星屑消失不见。

  “地陆同志,你这佛法可比樱秀狼那家伙强太多了!我敢打赌那家伙来了,顶多把它们全都敲的魂飞魄散,绝对没办法这样解脱。”富江赞叹道。

  “樱秀狼?”地陆愣了愣。

  “哦,他以前叫什么来着?地秀!对,地秀!”

  “地秀师兄……你居然认识地秀师兄吗?”地陆更加愣了。

  “嗯……还跟他学过几天仙才查克拉的提炼方式,还有千手杀,不过都是半吊子……”富江努力憋出一股仙才查克拉。

  “的确……不过既然能提炼出仙才查克拉,说明你有佛缘,如果施主有意向的话,我也可以教你更完整的。”地陆点了点头。

  “啊!不用当和尚吧?”

  “呵呵……自然不用,阿斯玛也有学过一些。”地陆笑了笑。

  “那就劳烦地陆大师了!”富江像是捡了一个便宜的狗熊,笑的合不拢嘴。

  “你们说完了没有啊!天快黑啦!”羽莘气呼呼的看着两个人,小孩子最看不得大人叙旧了。

  “哦哦哦!那就赶紧吧!去把黄泉抓过来下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