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从被女总裁领养开始 > 第二百二十九章 让姨妒忌

第二百二十九章 让姨妒忌

 热门推荐:
  “你不是要哄我睡觉吗?!”

  张繁弱猛地睁开双眼向她发出灵魂质问:“我都快睡着了你还推我,到底是真的想哄我睡觉还是为了满足自己哄孩子的欲望?”

  “……”

  莫忘归惭愧的低下了头,她只是觉得憧憬了一下午,真到了晚上一个故事没讲张繁弱就已经睡着了,落差未免有些大。

  张繁弱盯着她,

  半晌后叹了口气:“算了,还是我给你讲吧。”

  “啊?可以吗?”

  莫忘归嘴上问着手里却已经把故事书递了过去,然后轻轻的将一点脑袋压在张繁弱的手臂上,又往上拉了拉小被子,感慨道:“上次听故事还是小时候妈妈给我讲的呢。”

  “……行了,闭上眼睛。”

  莫忘归闻言乖巧的闭上了双眼。

  张繁弱缓缓放下手里的故事书,乖巧的小脸在昏暗的灯光下陡然间变得晦暗,压低着阴沉的嗓音轻声问出一个问题:“莫姐姐,你喜欢吃鸡爪吗?”

  “……嗯,喜欢啊。”

  莫忘归身体像蛆一般不安的扭了扭,泡椒凤爪是她最喜欢的垃圾食品之一,这个问题本身没什么毛病,奈何张繁弱说话的语气怪怪的。

  “从前有一家大排档卖凤爪的老板……”

  “等等。”

  莫忘归疑惑的睁开双眼:“不是安徒生童话吗?”

  张繁弱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安徒生童话有几百篇,你都看过?”

  “那你怎么不看着书讲啊?”

  “我记性好。”

  “哦……”

  莫忘归委屈的又闭上了双眼,只是好奇安徒生什么时候来过国内,还去了大排档。

  但很快她就不这么想了。

  几分钟以后,莫忘归缩在被子里就露出半张脸,委屈的喊道:“这根本就不是童话故事!”

  “是故事就好了。”

  张繁弱不理她,直接转身关了台灯,拉了窗帘的屋里顿时就一片漆黑。

  莫忘归这下不敢动了。

  她脑海里一直有几个问题盘旋不去,那个‘我’掉进厨房以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人做成的鸡爪真的有那么好吃吗,有她买的山椒凤爪好吃吗?

  正当她想着这几个问题的时候。

  被窝里她的手指,忽然被张嘴轻轻的咬了一下,莫忘归瞬间一个激灵,要不是嗓子眼好像被堵住一样差点要叫出声来。

  “好了,睡觉吧。”

  张繁弱懒洋洋的从被窝里面钻出脑袋来。

  要是换成别人,莫忘归拳头已经砸上去了,内心怒火委屈无处发泄,她只能‘狠狠’搂住张繁弱:“今天晚上别想我松开了!”

  “……”

  张繁弱满脸随意。

  要是换成别人,他内心还得躁动一下,例如秦晚台啊,白幼狸啊,但经过这两个女人的洗礼以后,莫忘归……这等平平无奇的牛马,并不能对他的心境施加什么影响。

  困意来袭,一夜好梦。

  第二天,张繁弱去上学,莫忘归送完他又送小红,晚上秦晚台也回来了,之后的几天除了一些琐碎的日常便只剩二人的斗嘴。

  到了周五放学回家,

  路上开车接他的秦晚台回过头问他:“你在学校是不是和如意如愿闹矛盾了?怎么感觉这两个小孩都没有之前那么粘你了?”

  “有吗?”

  张繁弱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可能吧,小孩子总是要长大的。”

  秦晚台啧啧两声。

  这小孩也就刚到家的时候有阵子小孩样,现在语气举止都愈发社会了,这到底都是谁教的呢?

  唉算了,早熟点也挺好,

  最起码不闹心了。

  想起家里的某货,秦晚台肚子里就直冒火:“繁弱,我问你,国庆要是只能两个人出去玩,你是和莫忘归一起还是和姨一块儿?”

  “……”

  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选择题?

  张繁弱小小的脑瓜想不出这么深奥的问题,他试探的给出自己的选择:“要不还是在家休息吧怎么样?秦姨你这些天上班也好辛苦,干嘛非要国庆节出去,人好多的。”

  秦晚台轻蔑的撇了他一眼。

  “墙头草。”

  “……”

  简单三个字,仿佛抽去了张繁弱的脊梁骨,将他牢牢订在家庭的耻辱柱上。

  张繁弱痛苦的叹了口气。

  他哪儿是什么墙头草?只不过是坚定中间道路的中间人而已,他不站边家里时不时都鸡飞狗跳的,站了边还了得?

  想想这几天的经历,

  张繁弱开始怀疑自己的好运气是不是用尽了,先是家里的两个女人对他坚定不站边行为的逐渐不满,随后又是幼儿园里如意如愿的一反常态。

  说是一反常态,

  不过也是有所预料的,小孩的世界没有那么多人情世故,有的只是朋友…不能做朋友的人,还有讨厌的人。

  张繁弱现在大概就成了两个小孩心里讨厌的人,虽然路子都是他自己走的,但张繁弱也开始反思自己当初的力度是不是太过了一些?

  也许青春总是要留有一些遗憾的。

  所以还是算了吧。

  张繁弱将这些事暂时抛之脑后,然后向秦晚台说了下自己这周末的行程计划:“明天上午我想去钱爷爷家,下午去棋院坐一会,不然赵爷爷老是打我电话,后天秦姨你休息,上午我在家陪着你,下午我们去地里除草,阿狸姐也要过来,秦姨你别忘了买点哈密瓜……”

  张繁弱将自己的时间安排的明明白白。

  秦晚台也暂时忘掉了国庆计划的不愉快,转而像个小秘书一般无奈的叹着气:“后天哪来的时间休息?中科大那边的人上午还要过来呢,张繁弱你但凡心疼我,就别管你那几分破地了。”

  秦晚台现在是真的有点头皮发麻了。

  虽然知道这孩子天赋出众,但对种地的执着也太持之以恒了吧?时不时的就要拉着她去小区菜地逛逛,那深情款款的眼神,仿佛地里的才是他亲姨亲妈,甚至为了防止以后有人偷菜,还很认真的和她讨论安个摄像头的事儿……

  这特么……

  当时她还很认真的告诉张繁弱,小区里的都是一些比较有钱的叔叔阿姨,不会偷他市场买菜都能白饶一把的小白菜的,但张繁弱也满脸认真的跟她讲,人的素质和有钱没钱不一定成正比,他的小白菜可宝贵了,给钱都不一定卖。

  她被说的目瞪口呆。

  然后转头他就找到了莫忘归,后者别说安个摄像头了,估计张繁弱说要给地里的小白菜贴金箔她都能很认真的找人去做。

  结果可想而知。

  当天晚上莫忘归格外嚣张,张繁弱在旁边置若罔闻,只留下她这个可怜的,美丽的女人任由儿女欺凌。

  即便到了如今,秦晚台还是越想越气。

  “差点忘了这事儿。”

  张繁弱自认为是个会体谅人的小孩,便抬头看向她眼中充满了理解:“那下午秦姨你就歇着吧,我和阿狸姐去就行了。”

  “……”

  这该死的,让姨妒忌的热爱。

  “繁弱啊。”

  “要是有天姨和你的小白菜掉进了河里,你救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