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45 章 第45章

第 45 章 第45章

 热门推荐:
  林年盯着这个年轻人震惊地喊出那声林宴后,就又不可置信地摇头道:“不……”

  他本想说:“不是林宴。”

  林宴早就丧生在那年的飞机事故中了。

  但对方居然应了那声叫喊,甚至,特别自然地喊了他一声“哥”。

  林年当即错愕。

  这分明就是林宴。

  只有林宴才会这么自然地笑着喊他“哥”。

  他认不错的。

  这是怎么回事?

  林年慢慢地走到林宴面前,一个大老爷们,眼睛都泛了红。

  “这是怎么回事?你真的……真的是林宴吗?”

  林宴笑道:“哥,我14岁那年,你偷偷带我逃课去玩街机游戏。”

  林年睁大了眼。

  这件事只有他们俩知道。

  说好谁也不告诉的,所以根本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林年立刻抓着林宴的胳膊,掰着他的身子来回看,喃喃道:“真的是你,你怎么还是这副模样?像个十几岁的孩子……”

  林宴无奈道:“这个说来话长。”

  林年拉着他说:“快,快进来。自从那年出了那件事,爸妈就一直很自责……”

  兄弟俩一前一后地往前走,林宴扭脸回头望了望站在旁边的时烟和时周周,对她们招了招手,示意她们跟上。

  林承在林宴喊父亲“哥”的那一瞬脑子里仿佛炸开了一颗炸弹。

  哥……吗?

  那他和周周……难道……

  林承扯住母亲,梗着脖子扭脸,不敢确定地问:“妈,林宴是我小叔吗?”

  江盼遇到这种情况也很惊讶。

  虽然她当年没有见过林宴本人,但是知道他的存在。

  后来家里人听说他因为飞机失事丧生,父母难过的一夜衰老好多,老公一整夜没睡着,抱着酒喝了一晚上,喝醉到哭。

  一个大男人,躲在她的怀里像个小孩子一样呜呜地哭。

  她那时就知道,林宴对这个家来说,有多重要。

  这会儿江盼也处在震惊的状态中,听到儿子的问题,就点了点头,应:“对,是你小叔。”

  林承脑子里有什么轰然倒塌。

  林宴是他小叔的话,周周……

  周周就是他堂妹。

  他喜欢上了堂妹???

  林承感觉世界都在塌陷。

  他脸色苍白地拖着步子进了屋,看到时周周挨着时烟坐在旁边,正低垂着头若有所思。

  她是不是再也想他和她有亲属关系的事?

  林承突然觉得好无力。

  他想过去,把她拉走,偷偷地抱抱她,但一想到他们的身份,他就挪不动脚。

  林年把林宴一家人请进屋后就立刻敲了父母的房门。

  一间卧室门被拉开,林年让父母来客厅,“你们来,来看看谁来了!”

  古稀之年的老人头发花白,两个人相互搀扶着来到客厅,一眼就望见了站在人群中最高挑的那道身影。

  林母在看到林宴的那一刹那,浑浊的眼睛都霎时间清亮起来。

  她步履蹒跚着朝着林宴快步走来,张开双手,呈拥抱姿势。

  “小宴……儿啊……”

  林宴也立刻向老人走去。

  然后一把将把他养大的母亲搂进怀里。

  他弯着腰,低喃喊:“妈。”

  老太太在小儿子怀里哭的泣不成声。

  林宴安慰了好一会儿,才抽身出来,看向已经拄着拐杖缓步走过来的老爷子,喊:“爸。”

  老爷子已经过了冲击强烈的阶段,跟老伴一样,就这么轻易地信了林宴就是他们儿子。

  随后林宴拉过时烟和时周周,对他们介绍说:“爸妈,这个是我老婆……嗯……还没结婚,暂时是未婚妻吧。”

  “这个是我们的女儿,周周。”

  林年越发觉得怪异,问:“你和你未婚妻怎么都跟孩子一般大,林宴,到底怎么回事?”

  林宴和时烟互望了一眼,由他开口解释:“其实我们俩是重生回来的。”

  “死后重生,到了这个年代,以十几岁的年纪。”

  林年震惊:“重生???”

  “真的有这种事发生?”

  “我原来也不信,直到发生在我自己身上。”

  晚饭家里的阿姨还在准备,大人们有说有聊,林年叫过儿子来,对林承说:“这是你小叔。”

  林宴笑眼望着林承,悠哉悠哉地等着他喊自己。

  林承憋了两秒,闷闷地喊了句:“叔。”

  林宴笑呵呵地应了声,心里非常爽。

  林承这家伙现在得多痛苦。

  他幸灾乐祸地想。

  林承确实很痛苦,痛苦地喊完人就趁大家不住躲出去自闭去了。

  他一个人来到后花园,靠在灯柱下茫然无措。

  只要一想到他和时周周还有这层关系心里就很难受。

  他喜欢的女孩,怎么是他妹妹呢?

  就感觉突然被玩弄了一样。

  时周周在时烟的示意下起身跟着林承来了后院。

  没走几步就看到平日身姿挺拔的男生此时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

  她走过来,声音轻软地喊他:“林承。”

  林承蓦地仰起脸,看到了时周周。

  她停在他跟前,话语认真地说:“别不高兴,我……”

  话还没说完,林承忽而就将她紧紧地抱进了怀里。

  男生微弯着腰,眉眼低垂,声音泛哑:“周周,我好喜欢你。”

  “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他哽咽地低喃:“可是为什么,我们是这种关系?”

  林承说着又收紧了几分手臂。

  时周周被他箍得骨头都在发疼。

  “林承,你松开一点……”

  林承恍若未闻,依旧死死地搂着她,不肯松手,他低低地呜咽着问:“为什么要这样?”

  他低泣的声音钻进时周周的耳畔,让她身体微僵。

  哭了?

  因为他们的兄妹关系吗?

  时周周眨了眨眼,轻咬嘴巴里的软肉,小声问:“林承,要是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你会怎么办?”

  林承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没想过不会在一起要怎样。”

  “可是我已经把我们以后的生活规划好了,我们会一起上大学,毕业就结婚,有稳定的工作,和一个温馨的家。”

  时周周缓缓地扬起唇,轻声对他说:“听起来很诱人,我很喜欢。”

  “那就按你说的做吧。”

  林承懵了,“可是,我们……”

  “傻子,”时周周抬手回抱住他,手掌在他的脊背上抚了几下,轻声道:“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她刚才林承的父亲认出爸爸开来的那一刻就在思考这一系列的事情。

  爸爸叫周冬安。

  也叫林宴。

  现在和林承家有了关系。

  但之前爸爸就知道她跟林承互生情愫,并未阻拦。

  所以,其实,她没有林家的血。

  应该和周家有点什么关系。

  林承登时怔愣。

  他退离一点,抓着时周周的肩膀问:“真的吗?”

  “我猜的。”时周周看着林承的表情又要垮下去,补充:“应该不会错。”

  “不然我爸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我跟你有感情却不阻止。”

  林承的眼角还残留着一滴泪。

  他突然想到,当初他和时周周躲在柜子里的时候,亲耳听到过时烟问林宴是不是周冬安。

  而时周周的名字,刚好是时和周这两个姓。

  遭受重击脑子短路的林承这才察觉到端倪和蛛丝马迹。

  他好像……确实和时周周没什么血缘关系的。

  时周周抬起手帮他揩去眼角的泪珠,失笑:“傻死了。

  林承却望着她,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男生清澈的眼眸亮晶晶的,深处翻涌着情绪。

  路灯打落下来,加上他的身体遮挡,让她的脸颊半明半暗的。

  “周周……”林承呼吸有点不稳地喊了时周周一声。

  被他握着手腕的时周周心脏都要直接从胸膛蹦出来。

  林承的脸缓慢地贴了过来。

  时周周感受着他的呼吸洒落过来,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男生轻偏头,在时周周的嘴角轻轻地碰了下。

  两个人在这一刻,都屏住了呼吸。

  “我刚以为,我要永远失去你了。”

  他低喃完,又凑过来,再一次吻在她的唇上。

  这次不是一触即离。

  时周周紧张的肩膀都轻耸起来,眼睫快速地扑闪了两下后,紧紧闭上了眸子。

  林承第一次亲人,根本不懂要怎么亲,只凭借本能,贴上去,稍退开,再碰过去。

  一下一下,研磨着她柔软的唇瓣。

  时周周感觉周围的空气都稀薄了。

  她开始呼吸不畅。

  只感觉得到嘴唇上酥酥麻麻的触感。

  胸腔内心脏跳动剧烈,早就失去了原有的节奏。

  这方天地安静无比,只有轻轻的摩擦声,混着他们努力克制但依旧不平稳的呼吸,听起来暧昧至极。

  时周周实在受不住他这样撩拨,小声地喊他:“林承……”

  声音一发出来,时周周自己都吓了一跳。

  实在是太娇,甜的要拉丝的感觉。

  林承却抓住机会大胆地在她的唇上轻咬了下。

  两个人的牙齿稍微碰到,身体仿佛过了电一般,兴奋颤栗。

  就在这时,突然有闪光灯亮起来。

  一同响起的,还有一阵疯狂的“咔嚓咔嚓”声。

  林承瞬间把时周周摁进怀里护住,扭脸一看,拍照的是他那捣蛋妹妹。

  林欢察觉被发现,立刻就抱着手机往回跑。

  一边跑还一边大肆宣扬:“我哥打啵了!我哥和周周姐姐打啵了!!!”

  声音大的生怕屋里那群大人不知道林承做了什么事儿。

  作者有话要说:妹妹:我哥打啵了!!!我有图有真相!!!

  林承:林欢!要死啊你!!!给我删了!!!

  粑粑:嗯?????打洗你个狗崽子!!!

  麻麻:哇哦!小欢欢快让我看看照片!!!

  感谢在2021042019:45:342021042113:09: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酒个木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