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44 章 第44章

第 44 章 第44章

 热门推荐:
  时烟的暑假时间大部分是在补课中度过的。

  林宴跟她提一起考北城大学,时烟认真了。

  可她现在的分数远远不够,需要再往前提一大截,至少年级前50名才有可能报考上北城大学。

  所以哪怕是暑假,她都没敢松懈。

  不是让林宴辅导她,就是让周周给她讲题。

  忙碌起来的时候,日子总是过得飞快。

  眨眼间夏天的尾巴随着暑假的结束悄悄溜走。

  再开学,他们都变成了学校的重点对象高三生。

  第一次月考,时烟发挥稳定,还小小的进步了几名,爬到了班级第15名的位置。

  林宴一如既往地稳,时周周紧随其后,排在班级第二。

  林承还是纹丝不动的班级第一年级第二。

  月考结束后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国庆节。

  可是时周周却开始频频魂不守舍,总是出神发呆。

  就连跟林承出去玩都一直心不在焉。

  “周周?”林承轻蹙着眉唤她:“周周?”

  时周周堪堪回神,有些慌乱地问:“啊?怎么了?”

  林承担忧地问她:“看你心不在焉,还好吗?”

  时周周没说话,只抿抿唇点头。

  须臾,林承说:“是在担心你妈妈吗?”

  时周周的心被刺痛了下。

  女孩子的长睫扑闪着,声如蚊蝇地回:“嗯。”

  再有几天就是母亲去年发生车祸的那天了。

  时周周总怕,怕母亲会不会消失离开。

  父亲呢?会跟母亲一起消失吗?

  最近她的脑子里总会被这种想法充斥围绕。

  林承懂她,不用她说就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他轻叹了声,拉过她的手,牵着她往回走,温声道:“回家吧,周周。”

  “我们还有很长时间可以挥霍。”

  “既然不知道他们会陪你多久,就趁现在,趁还有机会,好好地陪他们。”

  时周周被林承说的眼眶发酸。

  半晌,她轻喃:“我多想让他们永远陪着我。”

  林承停下来,看着快要哭的时周周,轻轻地把她抱进怀里,低声安慰:“我知道,我知道。”

  “也许,他们不会消失,你别吓自己。”

  “周周,”林承的声音温柔,“答应我,尽力而为了,就没有遗憾,不管怎样,都不要为难自己。”

  “哪怕他们离开了,至少,跟你也拥有过最珍贵的回忆,对不对?”

  “况且现在谁也不知道,或许是你太胆战心惊了。”

  他说了好多好多,一边安慰一边开导。

  时周周不断地点头。

  她其实都懂,都明白。

  可是情感上,还是会难过。

  就希望,爸爸妈妈不要消失,能一直陪着她。

  时周周被林承送回了家。

  正在家里被林宴摁着学习的时烟看到女儿这么早就回来了,还挺惊讶,“周周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约了很林承玩吗?”

  时周周佯装若无其事地笑说:“临时决定以后再去。”

  时烟扭脸看了林宴一眼。

  林宴没说话。

  但两个人几乎同时明白了女儿为什么会半路回来。

  时周周走过来,在他们对面拉开椅子,坐下来。

  也守着时烟学习。

  一家三口从早到晚,始终都腻在一起。

  直到深夜,时周周睡下后,时烟在送林宴出门时轻声对他说:“周周肯定是因为快到我出车祸的那天了,觉得不安。”

  “你说这孩子不会在担心我突然消失吧?”

  林宴叹气:“除了这个没别的了。”

  时烟也忧心忡忡地说:“那个死系统根本不出来,我想问他我能这样过多久都问不成。”

  “不然也好提前准备,在那一天到来时会更从容些。”

  林宴:“……”

  “想那么多都没用,过好每一天就好了。”

  “你啊,”他伸出手指,戳了戳时烟的脑门:“你现在除了周周,就把考北城大学放在第一位,好好学习,考好每一次考试,其他的不用想,想来想去也没用。”

  “知道了。”时烟应道。

  接下来的几天,时周周几乎形影不离地跟着时烟。

  到了时烟出事那天,刚巧是返校的第一天。

  时周周紧张的要命,但是心惊胆战了一整天,都无事发生。

  时周周稍微松了一口气,但随后又开始提心吊胆地等着时烟去年重生回来的那天到来。

  依旧平静地什么都没发生。

  时烟和林宴好端端地跟她生活在一起。

  时周周像是接连过了两大关,整个人都松懈下来。

  他们还在。

  没有消失。

  .

  高三的学习任务很紧。

  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习。

  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好几个月。

  在林宴和时烟的生日相继过后,新的一年如约而至。

  很快就迎来了时周周十八岁的生日。

  这天。

  林承给时周周亲手做了个生日蛋糕。

  送了她一根口红。

  林宴和时烟照旧一起交给了时周周一个盒子。

  时周周打开后,看到里面放到一双高跟鞋,一瓶香水,还有一封信。

  信封上写着18岁的女儿收。

  时周周打开。

  仍旧是一张卡片。

  左半面是林宴潇洒遒劲的字迹。

  “周周:

  十八岁生日快乐。

  十八岁已经是大姑娘了,但是爸爸不想让你长大,所以,你仍然可以孩子气一点。任性也没关系,爸爸宠着。

  别担心未知的事情,过好当下才最重要。

  愿你平安,开心,健康,如意。”

  右半边是时烟写的清秀的字。

  “女儿:

  十八岁啦!生日快乐!

  妈妈还在,爸爸也在,别害怕。

  你只管大胆地往向前看,我和爸爸会永远陪伴你,以任何方式。

  大姑娘可不能动不动就哭鼻子哦,乖乖的,要记得开心啊。”

  落笔依然是,爱你的爸爸妈妈。

  尽管时烟说大姑娘了不能轻易哭鼻子,可时周周还是掉了眼泪。

  她把父母给她写的信珍藏好,连同去年那一封。

  .

  距离最终高考还有最后三个月的时间。

  时烟已经拼尽全力挤进了班里前十。

  但还不够。

  她还没进年级前五十名。

  接下来紧张备考的三个月里,时烟每天都会被林宴和时周周在任何时候冷不丁的提问。

  不管是吃饭,上厕所,课间休息,还是放学回家的路上。

  时烟的大脑一直在不停地运转,一刻都不敢停下来,就连睡觉她在梦里都在奋笔疾书的做试卷。

  最后一次摸底考试,时烟终于挣扎着进了第50名。

  就这样,他们这群人迎来了那年夏天的高考。

  两天的考试时间转瞬即逝。

  看完最后一科从考场出来时,天空正在下雨。

  不大,蒙蒙细雨。

  考生从考场蜂拥而出。

  扔书本,撕草稿纸,欢呼喊叫。

  时烟随着人流往前挪动,正在寻周周的影子,忽而被人扯住了手。

  她扭脸一看,林宴不知道什么来到了她的身后。

  男生人高马大的,护着她往前走,勉强为她撑开一方空地。

  出了教学楼,周身登时宽敞许多。

  “周周呢?”时烟四处张望着,都没看到女儿的影子。

  她碰了碰林宴的胳膊,一边寻找时周周的身影一边对林宴说:“我们要不要去找……”

  话音未落,时烟就看到了和林承一起走出来的时周周。

  两个人仿佛正在说着什么。

  林承正在邀请时周周去他家里。

  “你跟你爸妈一起来,反正我家人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我就说都是同学朋友。”

  时周周犹豫不决,不敢答应,只说:“一会儿见了我爸妈我问问他们。”

  “欢欢总提起你,我爸妈也说了好几次请你们到家里做客。”

  “都高考完了,周周,来吧。”

  时周周很动摇,改口说:“那我跟我爸妈说一声。”

  林承笑起来:“好。”

  时周周和林承到了林宴和时烟面前后,时周周就跟父母走了。

  林承因为时周周答应了去家里做客,满心欢愉地回家告诉父母,好让他们提前准备招待人。

  这天晚上,时周周在吃饭的时候跟父母说了林承邀请他们去他家里做客的事。

  林宴和时烟都没异议,很痛快地答应了。

  于是,时周周立刻就在手机上告诉了林承。

  林承又立马跟他父母说了。

  最终两家一拍即合,明晚就去。

  虽然林宴和时烟名义上是林承的朋友和同学,但毕竟是时周周父母。

  所以这次一起吃饭,时周周和林承还怪紧张的。

  总觉得搞得像商量儿女大事时两家家长的世纪会晤。

  隔天。

  林宴和时烟在白天的时候,特意去商场买了礼品。

  林宴不禁买了名茶名酒,还买了条比较老气的丝巾。

  时烟吐槽他:“林承妈妈年纪也没有多老吧?你送的这像给七八十的老太太的。”

  林宴笑:“可不就是给老太太的。”

  时烟皱眉不解,刚要问,林宴就说:“给林承他奶奶的。”

  时烟很惊讶:“你还知道他有奶奶呢啊?”

  林宴轻哼,“瞧不起谁呢你,我还知道他爷爷也健在呢。”

  “走,给老爷子买鞋去。”

  时烟觉得很怪,“你怎么知道的?我为什么不知道?”

  林宴说:“跟他聊到过他家里人。”

  “哦……”原来是这样。

  “再替周周给他们家挑个礼物就可以回了。”时烟数了数他们买的大包小包,说道。

  “嗯。”

  ……

  当晚。

  一家三口被林家的司机接到林家。

  一下车,出来迎接儿子朋友的林承父亲就愣在了原地。

  “林……林宴?!”

  林承父亲林年失声喊出林宴名字的那一刻,在场的其他所有人就都愣住了。

  只有林宴,轻笑着喊了林年一声:“哥。”

  与此同时,已经很久没有出现的系统冷不丁地在林宴的脑子里说了话。

  它冷漠而机械道:恭喜主人再一次成功掉马。

  作者有话要说:系统:本爷来了

  粑粑: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麻麻:你给我解释清楚!

  粑粑:乖,回家跟你说

  林承:周周的粑粑管我爹叫哥???我人没了

  周周:唔……我懂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