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39 章 第39章

第 39 章 第39章

 热门推荐:
  林宴让时烟站在原地等会儿,自己转身迈着大步就朝时周周和林承快速走去。

  他霸道地拉住时周周的手腕,把女儿扯到自己的身后,表情不虞的像要吃人一般,目光凶狠地瞪了林承一眼。

  林承的脸还泛着浅薄的红,他试图解释:“不是的……我跟周周没有……”

  话还没说完,根本不想听他说话的林宴就拽着时周周朝时烟走去。

  时周周被父亲拉着,偷偷地向后看了眼。

  林承穿着白衬衫,黑裤子,裤腿被挽起一截,衬衫的扣子扣的随意而零散,他的手中抱着那个相机,正眼巴巴地望着这边。

  海风袭来,他柔软的短发就变得凌乱飞舞。

  白衬衫也被风吹的紧贴着他瘦削的身板。

  虽然他脚踩沙滩,就连小腿上都是细碎的沙粒。

  可她只看到了一个干净清爽的少年杵立在海边。

  林欢讶异地挪到林承身边,不嫌事大地惊呼:“哥,你们这是三角恋吗?可是……不对呀,那个哥哥不是和另一个姐姐在一起了吗?为什么他还要霸占着周周姐姐呀?哇!他劈腿吗?如此光明正大理所当然……”

  林承瞪了自家这死妹妹一眼,没好气道:“闭嘴!就你话多!”

  林欢:“……”

  “呜哥哥凶我!我不要在这儿玩了我要回家呜呜……”

  林承睨着假哭的林欢,冷冷道:“你赶紧回家吧,省的给我找麻烦!”

  说完又补充:“正好我自己去吃鲍鱼龙虾大闸蟹……”

  林欢瞬间满血复活,嚷嚷:“我也要吃!我才不会让你一个人独吞!”

  兄妹俩吵吵闹闹地往回走,林承时不时地往后望一眼,时周周的身影在他的视野里越来越小,最后汇入人海中,隐匿了起来,让他寻不到。

  林宴拉着时周周去了时烟旁边,时烟特别八卦地笑着问女儿:“周周你和林承……”

  她说着就用双手做了个碰碰的姿势,“……亲啦?”

  时周周又羞又恼,急忙反驳:“没有!我们什么都没做!”

  时烟看着时周周的脸颊红的像这会儿灿红的晚霞,不禁失笑,话语轻松地对时周周说:“要是喜欢的话,就跟他试试嘛。趁着现在还有机会,体验体验高中偷偷早恋是什么感觉。我一直都很遗憾没有尝过在高中偷偷恋爱的滋味……”

  林宴在旁边黑着脸,打断道:“有你这样鼓动孩子去早恋的吗?”

  顿了顿他又低声说:“这不是让你在体验吗……”

  时周周:“……”我好亮。

  时烟眨了眨眼,反驳林宴:“我不是鼓动,是建议,而且只要不影响学习,知道分寸,早恋也没什么吧?我很了解周周,也很相信周周,她是绝对不会为了早恋影响学习的,而且分寸什么的,周周自己心里有数。”

  “再说,凭什么你能放任你自己和我早恋,却不准周周去尝试一下?你这叫独裁专制,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说的就是你。”

  林宴被气笑,“我跟你还算早恋?都几十岁的人了!”

  时烟掐着腰瞪着林宴,跟就他杠上了,拔高声音喊道:“谁几十岁了!我17!!!”

  林宴:“……”

  时周周在旁边手足无措地看着父母因为她该不该早恋的事吵架,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且这种体验对她来说好新奇。

  从前从来没有过这样。

  父母会因为关于她的事,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让她觉得,她也是被父母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

  时周周心中的无措感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愉悦的情绪。

  她不自觉地弯了唇,嘴角扬起浅浅弧度。

  父母吵架吵到最后还是林宴妥协,时烟这才熄火。

  一家人去吃晚饭,然后又在外边赏了会儿夜景,才回酒店休息。

  就在时周周和时烟洗过澡正在护肤的时候,房门被敲响。

  她俩还以为是林宴,结果对方却说是酒店的经理。

  时烟警惕心很重,让时周周去偷偷给林宴打电话,自己在门口隔着门问外面的人有什么事。

  酒店经理说:“少爷让我送甜点和酒水过来……”

  话还没说完,住在对门的林宴就拉开了门,问道:“哪个少爷?”

  酒店经理转过身,笑说:“您出来了,也有您的一份。”

  林宴皱眉,而后又舒展开,“林承让你来的。”

  酒店经理点点头,“是林承少爷吩咐的。”

  另一边的时烟和时周周面面相觑。

  先前她们都知道林承家里富裕,但没想到会富成这个样儿。

  在把食物送进房间之前,酒店经理又道:“酒店还有家庭式豪华套房,不知您三位想不想换?”

  时烟觉得收点吃的就可以了,没必要再大费周章搬行李挪房间,而且这样也太占林承便宜了。

  她刚要拒绝,谁知林宴就应下来:“好啊,那麻烦你们帮忙把行李搬过去了。”

  时周周都愣了。

  她稀里糊涂地跟着父母去了顶层。

  果真是豪华式的家庭套房,三居室,近百米的大客厅,还有专门泡温泉的房间,健身房也自带。

  时周周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她心里想的其实跟母亲一样,这样搬进来,让她觉得自己像个利用别人的喜欢贪便宜的人。

  可……

  时周周又觉得很怪。

  凭她对林宴的了解,他不是轻易无缘无故接受别人好处的人。

  况且他和林承还那么不对付。

  那为什么要同意换套房搬上来。

  是因为这样能够跟母亲共处一室吗?

  还是侧面表明他……接受了林承???不可能吧……

  时周周想不通。

  虽然搬进了套房,但三个人还是一人住了一个房间。

  时周周睡了个好觉。

  隔天一早,她睁开眼出来,就看到餐桌上的早餐,还有时烟给她留的字条。

  时烟早在四点钟就拉着林宴去等日出了,她让周周醒了自己安排,可以去找他们,也可以去她想去的地方。

  时周周心想,她才不要去当电灯泡,还是自己转转好了。

  她洗漱完吃了个早饭,然后出了套房。

  结果没想到对面的套房也刚好有人出来,那个人正巧是林承。

  时周周完全不知道,林承为了这场“偶遇”,在门口等了一早上,才等到她出来。

  “嗨,”他尽量自然地冲她打招呼:“早啊时周周。”

  时周周轻笑,回道:“早。”

  “你就住旁边啊?”她意外地问。

  林承点头,“嗯。”

  两个人没再说话,直到进了电梯。

  林承问她:“你今天去哪儿玩?”

  时周周摇了摇头,“不知道呢,正想下去转转。”

  林承心中暗喜,他小心翼翼地问:“想玩游艇吗?”

  时周周扬起脸来,看向他。

  “我带你去坐游艇?”

  “好……好啊。”

  在游艇上的时候,林承没话找话地问时周周:“时周周,你有想好考哪所大学吗?”

  时周周稍微沉吟了下,说了一个学校的名字:“北城大学。”

  那晚和母亲聊父亲的时候,她听母亲说过,母亲特别喜欢父亲当年上的那所大学。

  她当时跟母亲约定好了,到时候第一志愿要填北城大学。

  “你呢?”时周周问道。

  林承笑了笑,“之前不知道,没什么明确的目标。不过现在知道了。”

  时周周耳根泛热地别开了头。

  他没有再往下说,时周周也没有继续问。

  .

  从海边回来后,时烟又陷入了补课的痛苦中。

  还好林宴和时周周允许她可以忙里偷闲,灵感来了就画点服装设计图。

  没几天,期末成绩出来了。

  成绩单放在了班群的群文件,每个人都能看到。

  时烟这次往前走了十个名次,勉强脱离了班里倒数10名的束缚。

  林宴和上次一样,一如既往地霸占班级年级双第一。

  时周周由班里中游浮到了上游十几名的位置。

  时烟看看林宴又看看时周周,最后对林宴感慨了句:“幸好周周在学习上随你不随我,要是遗传了我,你的任务量就更大了。”

  林宴轻嘁着笑,“想要考好,任重而道远啊你。”

  时烟剜了他一眼,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后来时周周问了林承,得知林承班级第一年级第二,仅在林宴之后。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间就到了除夕当天。

  这天下午,北城发生了一件精神病院患者跳楼自杀的事件。

  而自杀的人,就是在学校里流传已经转学的张溪遥。

  时烟他们并不知情,这会儿一家三口正和上门来一起过年的任霏霏在其乐融融地包饺子。

  直到家里开着的电视机里的地方台实时新闻都在跟踪报道这件事,他们才看到张溪遥自杀的现场。

  客厅里沉默了半晌,时烟才叹了口气。

  不明情况的任霏霏还感叹了句:“唉这大过年的,她父母得多难受。”

  任霏霏和他们一起吃了顿年夜饭,就带着时烟交给她的设计图回去了。

  这天晚上,每个群除了互道新年快乐,基本都在讨论张溪遥自杀的事情。

  班级群甚至有人开启了匿名,说:她自己说的,她其实不是转学,是被学校退学了,她父母一直都想让她去接近10班那个大佬,打算过几年就让她嫁到林家,以此靠林家重振她家日渐衰落的企业,但她勾引无效,10班的大佬看不上她,所以……她父母觉得她没用,这么多年白养了她,在她被退学情绪不好的时候把她送进了精神病治疗中心。

  啊这……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以她为什么会被退学?

  犯错屡教不改吧?可能?

  突然觉得她变成这样和她父母有很大关系。

  原生家庭给人带来的影响向来很大,甚至会影响一生。

  ……

  时周周关掉了群,没再看他们说了什么。

  林承的消息随后而至:有空出来吗?

  时周周回了他:嗯。

  她起身,对时烟和林宴说:“我出去一下。”

  父母没有问她去哪儿,也没问跟谁,点了点头就让穿好衣服戴上围巾的时周周出门了。

  林承就等在她家门口。

  时周周出来后被他带上车,由林家的司机送他们到了看烟花的桥边。

  林承倚靠着栏杆,时周周和他反向,她的手抓在栏杆上,趴着往下看波光粼粼的水面。

  林承扭脸,垂眸看着她。

  谁都没有说话。

  直到快到零点。

  林承才开口问:“时周周,我能跟你考同一所大学吗?”

  时周周懵懵地仰起脸来,在和他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她才明白他的意思。

  “嗯。”她的眉眼轻弯,回他:“可以啊。”

  远处的烟花开始在夜空中一簇接一簇地绽放。

  林承依旧背对着烟花燃放的方向,他偏头望着她,女孩子的脸上映着闪动的光芒,忽明忽暗。

  她嘴角轻扬地笑着,眉眼柔和,眸子特别清澈。

  林承缓慢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轻握住了她垂落的那只手的一根手指。

  时周周的眸子忽而睁大,表情僵硬,整个人紧张到不敢动弹。

  她感受到林承的手在一点点地挪,最后滑入了她的指缝间,慢慢握住了她的手。

  而她的手指还僵直地伸着。

  “时周周。”他嗓音很低地呢喃着唤她,语气缱绻。

  时周周像是被打开了开关。

  她快速地眨着眼,在手指慢慢蜷起同他交握住的时候,心如擂鼓地声若蚊蝇应:“嗯。”

  作者有话要说:林承:给周周家换套房当然不止想讨好岳父,还有我自己的私心,想离周周近一点:d

  粑粑:嚯!你胆儿倒不小!

  麻麻:这女婿我喜欢

  林承:嘿牵手啦!

  周周:羞慌紧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