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35 章 第35章

第 35 章 第35章

 热门推荐:
  路过的老师不是高二年级的,对林承他们也并不认识。

  在问了班级姓名后,林承被老师要求去办公室。

  与此同时,老师分别给高二1班和10班的班主任打了电话。

  时周周立在林宴和时烟的旁边。

  她亲眼看着林承跟在扶着张溪遥的老师后面,一步步朝他们走来。

  在林承跟她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

  时周周遵从本能抬了一点手腕,将手伸出去些许,扯住了林承的衣角。

  本来满心混沌的林承突然一顿,身体都僵硬起来。

  旋即,他就听到时周周声音很低很轻地说:“我信你。”

  语气那么笃定。

  根本没有丝毫的怀疑。

  对时周周来说,这一幕那么相似。

  林承现在的遭遇就仿佛她当初被张溪遥栽赃嫁祸是她鼓动怂恿她们在学校抽烟一样。

  但,林承经受的比她那次还要严重的多。

  毕竟在强迫女生做那种事的罪名面前,偷偷教唆同学抽烟真的、真的不算什么。

  可她那时都几乎要被指控误解的喘不过气。

  那林承呢?

  那个时候没有一个人对她说这么一句。

  但她不想林承成为过去的那个自己。

  所以。

  “林承,”时周周紧紧地揪着他的衣角,给了他一份或许对他来说根本微不足道的信任:“我信你。”

  林承偏过头,垂眼望进时周周的双眸中,看到的是占满她眼底的担心。

  他的嘴角轻扯,嗓音略泛低哑:“时周周。”

  “别担心。”他说。

  已经脑子全懵的李猛不知道要怎么安慰林承,只会跟在后面一句句喊:“承哥,承哥,承哥你别怕……”

  林宴和时烟没有说什么,可他们看向林承的眼神满是信任,没有一分的怀疑和指责。

  林承被叫进了办公室。

  时周周他们跟了过去,但也只能等在外面。

  李猛从看到那一幕的时候就整个人处在大脑宕机的状态,这会儿他不断地在走廊里来回转,像只热锅上的蚂蚁,嘴里一直嘟囔:“怎么办?怎么办?我不信承哥会做这种事……”

  倚靠着墙双手环胸的林宴实在被这家伙给搞的头晕,心也烦,直接抬脚挡住了李猛,语气冷淡:“他又不傻,纸条一摆谁心里没点数?”

  李猛这才回过神来,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对啊,有纸条!我还亲眼看到过的!”

  “需不需要我给承哥做个人证啥的……”

  林宴不耐,“闭嘴安静会儿。”

  李猛被林宴的气场给震慑住了,噤声不敢再言。

  此时的林承在办公室里面对两个班主任和路过的那位老师,表情很淡,语气也很冷静,说:“我去那里是有人给我这张纸条。”

  他把纸条递过去,继续道:“我以为是时周周约我,才过去的。但到了后见到的是她,她亲口说只有这样才能把我约过去,所以写的时周周的名字。”

  他说完根本没停,完全不给其他人插话的机会,就立刻解释:“但这件事跟时周周毫无关系,她从始至终都不知道。”

  “我承认我喜欢时周周,可只是我自己喜欢她而已,我没有向她告白,一直都是我暗恋她,她根本不清楚我喜欢她。”

  他的话隔着门板传到了等在门口的几个人的耳朵里。

  当事人时周周突然怔在了原地。

  而后,时烟和林宴就亲眼看到女儿的脸一点一点地漫开了绯色。

  红晕一路蔓延至脖颈和耳后根,白里透红,诱人的很。

  “我承认我喜欢时周周……”

  “是我暗恋她……”

  “我承认我喜欢时周周……”

  “是我暗恋她……”

  林承的话不断地在他的耳畔重复回荡。

  林承……说……

  说喜欢她……

  时周周整个人都懵掉了。

  办公室里的张溪遥在林承说完后就哭哭啼啼地为自己辩解:“不是的老师,我没有写这张纸条,我此前是对他有爱慕之心的,所以才在他往小树林走去时好奇地跟了过去,但是我没想到他……他……”

  林承现在只要一听到张溪遥说话就反胃的要泛呕。

  何运清看着自班这个跟他闹了一天非要转到10班去的学生,又想起原先时周周曾找过自己,说她被张溪遥欺负,还有那次的抽烟事件。

  何运清皱紧眉瞅着张溪遥,时不时就叹口气。

  10班的班主任杨科显然也不相信林承会做这种事情,而且现在林承手里有证据。

  他主动提出:“那就对比字迹吧。不是有这个纸条吗?跟张溪遥同学和时周周同学的字迹都对比一下,应该能看出来。”

  张溪遥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下一秒,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随后,两个女生拉着手走了进来。

  “老师,”其中一个女生说:“我想让你们看个东西。”

  说话的这个女生是曾经在武术馆外面带人堵过时烟和时周周的那个女生,叫凌梦。

  也是10班的学生。

  她走上前,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10班的班主任杨科。

  手机的界面停留在一份视频录像上。

  杨科点了播放,林承和张溪遥的声音旋即就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抱歉,林承,知道用时周周的名义好约你,所以才写了那张纸条。”

  “你叫我过来想说什么?”

  ……

  “如果是时周周呢?如果是时周周向你告白呢?你也会拒绝吗?”

  “我不会让她向我告白。我会在她说喜欢我之前主动做那个告白的人。”

  ……

  “你鼓动其他同学欺负孤立时周周……”

  “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以欺负孤立同学为乐……”

  ……

  “你真的不要喜欢我吗?”

  “我宁愿死,也绝不会喜欢你这种人渣。”

  “既然这样,那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轻易得到。”

  “救命,不要,求求你了林承,不要这样……”

  而伴随着这句无助哭喊的画面却是张溪遥自己坐在地上扯自己的衣服,抓自己的皮肤。

  视频里的林承站在旁边,根本没动。

  再往后,就是老师赶到,时周周他们也到了现场。

  林承被老师质问对张溪遥做了什么。

  他说:“我什么都没做。”

  画面终止。

  凌梦对几位老师说:“各位老师,这是我和我朋友亲眼看到的事实,视频就是证据,林承被冤枉了,你们不要误解他。”

  要不是她被看到的一切惊傻了,呆在原地半天没缓过神来,会赶过来的更早。

  视频的声音并不响,但因为播放时办公室非常安静,所以连带等在外面的几个人都把每句话听得清清楚楚。

  时周周继续遭受暴击。

  林承的每一句话都强势地往她的耳朵里钻。

  “我不会让她向我告白。我会在她说喜欢我之前主动做那个告白的人。”

  “我有多喜欢时周周,就有多讨厌你。”

  “我宁愿死,也绝不会喜欢你这种人渣。”

  胸腔里的一颗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着。

  心如擂鼓也不过如此。

  时周周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一种陌生的、让她无比欢愉兴奋的情绪几乎要盈满身体。

  张溪遥其实在视频里的声音响起来的那一瞬间就慌乱地如同惊弓之鸟,坐不住了。

  此时她想站起来,双腿却发软。

  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呜呜咽咽地不知道在说什么,却让人一个字都听不清。

  其实本来对比字迹也可以解决的,林承也没想到会意外有这么个直接的视频证据。

  他扭脸对凌梦说了句谢谢。

  凌梦的脸霎时染了一层红晕,慌乱地语无伦次:“不不不谢……你别,别被冤枉就好。”

  杨科看向何运清,何运清深深地叹气,真觉得自己这张老脸在同事面前都丢尽了。

  他说:“视频我留一份底,这手机的原件就删了吧。”

  杨科同意了。

  然后他又把等在外面的四个人叫进来,连同站在办公室里的凌梦和她的朋友,一起告知:“今天的事只有我们这屋的人知道,谁也不能外传。”

  等嘱咐完他们,何运清就让其他人走了。

  只留了张溪遥一个人。

  何运清给她的家里打了电话,处理后续事宜。

  从办公室出来,走出教学楼,林承停下来,对他们说:“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每个人。

  “我请大家吃饭吧。”他主动提出。

  李猛立刻说那可太需要一顿大餐压压惊了。

  时周周一家三口也没异议,凌梦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就先走了……”

  林承诚恳道:“你们也一起吧。”

  凌梦虽然已经知道林承心有所属,却还是对他有着爱慕,听到林承这样说,她有些忐忑道:“我……我可以吗?”

  时烟笑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大家一起吃个饭而已。”

  “好……好啊。”凌梦红着脸笑起来,答应道。

  在林承在前面边走边订饭店包间的时候,走在后面的凌梦松开好朋友的手,偷偷地挤到时烟和时周周的中间,小声拜托说:“那个……你们能不能不要告诉林承我之前带朋友堵过你们?你看我那时其实也没对你们做什么对吧?就……不要跟他说了好不好?”

  时周周因为意外知道了林承喜欢自己,这会儿神思正神游天外。

  对凌梦的请求也毫无反应。

  时烟觉得这姑娘还挺可爱的,贼笑答应:“好啊。”

  然后扭脸就喊道:“林承!凌梦她不让我跟你说她……唔!”

  时烟被满脸通红的凌梦捂住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林承回头看着她们,轻蹙眉问:“跟我说什么?”

  凌梦讪讪笑着回:“没什么,没什么……”

  时烟却突然拉下凌梦捂着她嘴巴的那只手,快速道:“不让我们跟你说她最喜欢吃醋溜肥肠。”

  凌梦:“???”

  谁最喜欢吃醋溜肥肠!!!

  谁!谁啊!!!我最讨厌吃肥肠!!!

  林承“哦”了声,“这有什么,点一个就好了啊。”

  然后他就停在原地,将目光落在了时周周身上,问:“时周周,你喜欢吃什么?”

  时周周听到有人喊她,懵懵然地扬起脸来。

  而这时,她已经走到了停下来等她的林承面前。

  林承绕到时周周身边,把手机举到她面前,低声说:“你自己选?想吃什么就勾什么。”

  “哦……好。”时周周还没来得及看清他手机屏幕上都显示了什么菜,林承就被林宴给锁住脖子捉到了另一边。

  “她喜欢吃我做的。”林宴搭着林承的肩膀,让自己在他们中间,成功的把女儿和觊觎女儿的小兔崽子给隔开了。

  说完还偏头笑着问了时周周一句:“对不对啊周周?”

  满脑子都是林承居然喜欢她的时周周此时思维很迟钝。

  听到林宴的话,她眨了眨眼,听话地点头,再点头。

  感觉受到了威胁的林承举着手机殷勤又诚恳地问林宴:“你……您想吃什么?”

  林宴轻嗤着笑了声。

  现在知道要恭恭敬敬叫“您”了?

  他故意刁难:“你点,点的不合我意就别想靠近周周。”

  林承:“……”

  作者有话要说:林承:岳父您想吃什么?随便点我买单!

  粑粑:你看着点叭,点的但凡有一道菜不合我意,你就别想接近我女儿明晃晃地不讲道理

  林承:orz,周周,周周你帮我点!

  周周满脑子都是:林承喜欢我?林承怎么会喜欢我呢?林承喜欢我什么啊?

  麻麻:林承说的那些话打动我了,这个女婿我认了!

  感谢在2021041023:02:372021041119:12: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酒个木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杳杳星河3瓶;荟樱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