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34 章 第34章

第 34 章 第34章

 热门推荐:
  在蒋宇丞把事情七七八八地告诉了林宴后,林宴最后一节课都没做作业,一直在偷偷拿手机搜索各种他不懂的词语。

  比如“出柜”,再比如“直男”,还有什么“深柜”等等等等。

  林宴一边学习这些他所不了解的词汇意思一边默默地吐槽这些学生的脑洞可真大。

  直到放学铃响。

  林宴在班上的同学都还没走时率先开口:“大家稍微等下再走。”

  一屋子的人全都望了过来。

  只见林宴在座位处站着,男生长得很高,身材并不清瘦,而是匀匀称称的,给人的感觉刚刚好。

  他一直都是板寸头型,眉眼锋利,面部轮廓流畅凌厉,看上去很凶很酷,也很不好惹。

  “关于谣传的事情澄清一下,我不是gay,没有出柜。是个切切实实的直男,永远掰不弯。只爱时烟,周周是我最好的异性朋友。和10班那个林承没有任何关系,非要扯点关系,大概是死对头。”

  突然被当众点名告白的时烟很是猝不及防,特别意外地怔愣住。

  旋即而来的居然是睽为已久的羞涩。

  时烟都没想过有这么一天,她已经历经四十余载沧桑岁月的心竟然还会和十七八岁的少女一样感到害羞。

  果然最怕直男突如其来打直球的告白。

  太让人招架不住了。

  就连时周周都讷讷地望着林宴,然后又看向时烟莞尔笑起来。

  林宴说完后又诚恳礼貌地对班上的同学说:“谢谢大家肯听我解释,万分感谢。”

  然后不等其他人是什么反应,叫上时烟和时周周就出了教室。

  全然不知有同学立刻就把他澄清的视频发到了学校的贴吧。

  几乎是一瞬间,林宴再一次出名。

  8#承承我的:麻麻救命!介个男银好帅!!!

  9#阿弥陀佛:楼上,你的id还能不能行了?你没听到视频里林宴亲口说吗?你的承承和这位大佬可是死对头。

  57#赵灵儿我老婆:啊啊啊啊啊我又被他鲨了!!!怎么这么干脆利索!有谣言就直接澄清并且坦白自己喜欢谁,也太可了吧!

  149#脸红的思春期:为什么这个澄清让我品出了宣示主权的意味,好霸道哦!我爱了!

  263#youi:这位林同学胆子忒大了吧?今天才被年级主任抓住请家长,然后就宣布他爱时烟,真不怕老师再找一次家长吗?

  546#我一个人:嗐,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他很自我吗?不管不顾地这样说,有没有考虑过人家女孩子的感受啊?万一女生很怕被牵连再次被老师训被叫家长呢?多少有点自私吧?

  547#啊我也…:楼上,虽然但是,也可能人家俩人早就商量好了要澄清啊,毕竟gay的帽子都扣到有女朋友的直男身上了,不澄清难道等大家继续让不实的舆论发酵吗?那样等同于默认是gay的处理方式就对女生公平了吗?

  672#致中二病:我个人还挺喜欢这种作风的,解决事情果断,不拖泥带水,敢爱敢认,应该是个很有担当的男生啦!

  675#草莓乌龙茶:青春不就是要疯狂吗?这样肆意张扬表达最真的自己也没错啊!喜欢就是喜欢,坦坦荡荡怎么了?

  697#可口可乐:上天果然不公平,有些人死命地学都挤不进前一百名,有的人谈着恋爱都能轻松考第一。没错说的就是这哥们儿,我真佩服他,太特么的牛批了!

  ……

  而在论坛上聊的热火朝天之际,林承捏着一张字条去了学校里最隐蔽的小树林。

  这个地方是情侣们的最爱,因为僻静,没有摄像头,是个死角,所以小情侣很喜欢来这里。

  林承之所以过来,是因为他在下午三下课后收到了由别的同学帮忙送到他手里的一张字条。

  字条上写着:

  “林承,放学后小树林见。

  时周周”

  林承在看到这张字条后心脏里仿佛装了只小鹿,一直在不断地撞来撞去,导致他最后一节课都全程在走神,而且频频看时间,期待着赶紧放学。

  他从未有哪次跟今天一样,这么盼望着下课铃尽快响起来。

  终于熬到放学。

  林承拎起书包就快步走出教室。

  跟他关系不错的李猛在后面追上来,笑着问:“承哥,你走这么快干嘛去啊?”

  林承弯唇笑了笑,偷偷将那张纸条拿出来给李猛看了眼。

  早就看出来林承对1班那个叫时周周的女生有意思的李猛瞬间了然,意味深长地拉着长音:“哦”

  “那你快去!”李猛贼笑着推了林承一把,然后又提醒:“别忘了时间,不然要被锁在学校里了你俩!”

  林承从教学楼出来后就满心欢愉地往小树林走去。

  他想了整整一节课了,时周周叫他出来莫非时后知后觉理解了他的意思,想要答应他当他女朋友帮他澄清他不是gay的谣言?

  还是说……她终于感觉到他喜欢她了?

  林承迫不及待地开到小树林,进入了幽静小路。

  在走了一段距离后,他终于看到了一抹穿着蓝白色校服的身影。

  但是……

  林承倏的停下了脚步。

  这不是时周周。

  一整天没有回教室上课的张溪遥转过身来,对林承露出温柔的一笑。

  ……

  林宴和时烟还有时周周一起出了教学楼要往校外走的时候,时周周敏锐地感觉到仿佛有人一直在盯着自己。

  她偏头看了看,发现对方是10班的一个男生。

  当初母亲拉着她去给林承还钱的时候见到过一次。

  可是,他为什么要一直盯着自己看啊?

  好奇怪啊这个人。

  时周周这么想着,故意绕到另一边挽住时烟的胳膊,让母亲挡住了她。

  然而,那个男生却突然朝她这边大步走过来。

  时周周刚要跟时烟说这件事,对方已经奔到了他们面前。

  李猛很不解地盯着时周周,问她:“你不是约了林承见面吗?”

  时周周被问懵了,一脸茫然地疑问道:“啊?”

  李猛皱眉,总觉得事情不对劲起来,他直接问出口:“林承收到了一张纸条,说放学后在小树林见,落笔写的你的名字啊。不是你吗?”

  时周周更摸不着头脑,摇头,“不是我啊。”

  她皱着眉看了眼时烟,时烟也正蹙眉,似乎是觉得事情很怪异。

  林宴率先冷静地问出口:“你是说,有人冒充周周约林承到小树林见面?”

  李猛点头,神色凝重:“如果那纸条不是时周周写的,肯定就是有人冒充。”

  林宴当机立断,“去看看。”

  四个人立马换了方向,往学校里僻静处的小树林方向赶去。

  此时的林承正和张溪遥面对面,距离不过一米。

  是张溪遥一步步凑到林承面前来的。

  “抱歉,林承,”她浅浅笑着,向林承说着道歉的话,可语气并没有丝毫的歉意:“知道用时周周的名义好约你,所以才写了那张纸条。”

  林承表情冷淡地打量着这个女生。

  她长得确实漂亮,很精致,像个娇贵的小公主那般。

  可是,林承却怎么看她都不顺眼,感觉她哪哪都透着一股虚伪和假。

  “你叫我过来想说什么?”林承一开口语气就透着不耐和嫌恶。

  张溪遥咬了咬唇,沉默了片刻,才轻声对林承道:“那个……我其实是想说,我喜欢你,你能不能……跟我在一起?”

  林承的表情像是在被一只苍蝇围绕着,她漠然地拒绝,毫无情绪:“不能,也不可能。”

  张溪遥脸上的笑凝固,神色变得不甘,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不肯答应我?”

  “如果是时周周呢?如果是时周周向你告白呢?你也会拒绝吗?”她的情绪看起来在失控的边缘徘徊。

  林承毫不掩饰地坦言:“我不会让她向我告白。”

  “我会在她说喜欢我之前主动做那个告白的人。”

  男生真的喜欢一个女生是不会让女孩子做主动挑明关系的那个人的。

  至少林承不是。

  因为林承的这句话,张溪遥几乎要嫉妒的发狂。

  “她有哪里好?她哪里比我好?”

  “她甚至没爹没妈了,没有人管教她,她就是个野杂种!你为什么不看看我?林承,你看看我啊!”张溪遥想要抓林承的手,被林承一下躲开。

  他满眼厌恶地盯着这个看起来精神都不正常的女生,并不想跟她纠缠下去,刚转过身要离开,张溪遥就从后面扑上来,死死地环住了林承。

  林承瞬间觉得反胃,用力扯下她的手,转身将人一把推开。

  “张溪遥,你别在这儿跟我惺惺作态,你不会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吧?”

  林承被她触怒,每句话都带着刺,一根一根地往张溪遥身上扎。

  “你鼓动其他同学欺负孤立时周周,故意把她关进杂物室不让她出来,你以为我不知道?”

  “你在书店把她堵住,言语侮辱,骂她野种,你以为我没听见?”

  “她被关杂物室好不容易逃出去那晚,出了学校就被跟你混在一起的混子拉去酒吧,被你们强迫倒酒逼着不能回家,你是不是也以为我不知情?”

  “我可能不了解全部,但仅仅我亲耳听到的,亲眼看到的,已经让我对你讨厌至极了。”

  “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以欺负孤立同学为乐,以霸凌暴力同学为荣,你真的让我,很、恶、心。”

  最后三个字尤为咬重了音。

  林承一口气说了很多,每一个字都仿佛在凌迟张溪遥。

  她的眼泪顺着眼角不断往下滑,整个人颓丧无力,跌坐到地上。

  “你是有多讨厌我,才会说出这种话……”

  林承冷眼看着他,眼底一片漠然,字字珠玑道:“我有多喜欢时周周,就有多讨厌你。懂吗?”

  张溪遥不知是在哭着笑还是在笑着哭。

  而,在这时,她听到了隐约的脚步声。

  张溪遥仰脸泪眼朦胧地望着林承,笑意荒凉,“你真的不要喜欢我吗?”

  林承说:“我宁愿死,也绝不会喜欢你这种人渣。”

  张溪遥轻轻地笑起来。

  然后她低声呢喃,声音听起来很缱绻,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既然这样,那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轻易得到。”

  下一秒,小树林里突然发出一阵凄厉的哭喊:“救命,不要,求求你了林承,不要这样……”

  林承拢紧眉心看着她一个人坐在地上撕扯校服抓自己的皮肤,一转过身,就看到路过的老师奔了过来。

  随后而至的,是林宴他们。

  “怎么回事?”路过的老师蹲到哭的快要岔气的张溪遥身边,立刻脱下外套把上半身凌乱的张溪遥给裹起来,仰脸瞪着林承,语气愠怒地质问:“问你呢!怎么回事?你对她做了什么?!”

  林承只盯着神情和目光里都透着焦急担忧的时周周,她也正看向他。

  他的嘴唇抿的很死,牙齿几乎都要咬破嘴皮。

  须臾,林承的嗓音很低,却毅然而坚定:“我什么都没做。”

  他就这么望着时周周,满眼都只剩下她一个人。

  好像这句解释,就是为她一个人说的。

  “我什么,都没做。”

  作者有话要说:林承太戳我了呜呜呜

  对张“你伤害了我喜欢的女孩还妄想我会喜欢你你做梦”“我有多喜欢时周周就有多讨厌你”

  对周周“我不在意除了你之外的其他人怎么看我”“只要你相信我”

  感谢在2021041010:23:022021041023:02: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ouu8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