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33 章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

 热门推荐:
  在林宴承认自己是周冬安的那一刹那,他的脑海中也出现了那张由无数小方格组成的面板,上面开始一行行地显示

  别用名:周冬安

  当前年龄:18岁

  出生日期:11月07日

  目前就读学校:北城一中,高二1班

  旋即,系统那道冷淡而机械的声音就在林宴的脑子里响起:“恭喜主人解锁新身份。”

  林宴没有理会系统的通知。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面前捂着脸哭泣的时烟身上。

  林宴拉下时烟的手,心疼又诚恳地向她道歉,向她保证。

  可她还是止不住地哭。

  林宴从来没见过哭的这么难过的时烟。

  大概心里的委屈已经积蓄了很久吧?

  只不过原来他不在,她找不到人可以肆意地发泄而已。

  再刚强,她也只是个女人。

  林宴见不得老婆哭成这样,不容分说地把时烟给揽进了怀里。

  时烟心中五味杂陈。

  在这之前,她其实就很怀疑林宴的身份了。

  她知道林宴有可能就是重生回来的周冬安。

  可当他亲口承认,并喊出了只有周冬安才会唤她的那声“小烟”,她还是控制不住地情绪崩溃掉了。

  这将近二十年来所有的委屈难过,思念无果,所有所有的不甘和强撑,在他面前都变得脆弱不堪,一击就碎。

  她很早很早就想要个可以放松栖息的臂弯。

  但是能给她的那个人早就不在了。

  所以她这么多年就只能让自己坚强,看起来无坚不摧。

  尤其是在女儿面前。

  时烟被林宴抱在怀里,气得捶了他几下,哭得泣不成声。

  林宴低声哄着她,声音是从未在别人面前有过的温柔。

  俩人丝毫不顾忌不远处来往同学频频往这边瞅的震惊眼神,就在他们温存之际,年级主任突然出现,看到如此有损校风校纪的大胆行为,暴躁生气地大喝:“你们俩!当学校是什么地方!”

  林宴和时烟瞬间分开。

  年级主任看到女生哭的梨花带雨,男生眼眶也泛红,揶揄嘲讽道:“哭丧呢还是表演生离死别呢?”

  戴着眼镜的地中海主任根本不给林宴和时烟说话的机会,立刻又严厉地说:“我不管别的,你们俩严重违反了高中生校规校纪,得请家长!必须请家长!!!”

  “现在跟我去办公室!立刻!马上!”

  林宴:“……”

  时烟:“……”

  躲在立柜里的时周周脑子几乎转不动,听到父母要被叫家长,她懵懵地就要推开柜门出去。

  幸好林承眼疾手快,及时抓住了她的手腕,阻止了已经丢了魂魄的时周周要自爆的行为。

  他几乎要和时周周贴在一起,可是林承这会儿却完全顾不得他和时周周之间早已严重逾越了男女生的安全距离。

  因为林承脑子混乱地在细数自己到底跟林宴杠过多少回,有过多少次大逆不道目无长辈的行为。

  他和林宴抬杠互怼的画面就像是被专门剪成cut合集的小视频,画面一帧帧地在他的脑海中闪现。

  每一幕都让林承觉得自己要死一次。

  躲在立柜中的他们等林宴和时烟被年级主任带走才推门而出。

  林承虽然已经有了答案,可还是又问了时周周一遍。

  “时周周,你实话告诉我,”林宴说到这里顿了顿,吞咽了一下口水,才继续问下去:“时烟和林宴,真的是你父母吗?”

  时周周抬起哭的红肿的眼睛,清澈的眸子怔怔地望向林承。

  须臾,她点点头,承认:“嗯。”

  林承感觉天都塌了。

  第三节课的上课铃打响,林承在急匆匆往四楼赶的时候,突然又回过头来,对要进教室后门的时周周说:“时周周,别哭。”

  怕她一个人不安,又道:“下了课我来找你。”

  时周周的眼眶通红,对林承轻点了下头。

  第三节课下课后,林承立刻跑去三楼找时周周,被喊走的时烟和林宴还没有回来。

  而林承不知道的是,此时关于他的谣言已经传遍了整个学校。

  而且居然有人把他在厕所扒林宴裤子和时烟被年级主任抓住抱着林宴哭给结合在一起,整了一场狗血大剧出来。

  “听说林承是gay,还掰弯了林宴,俩人在厕所还调情呢,林承扒林宴裤子!然后可能这事儿被林宴秘密交的女朋友时烟给知道了,林宴对时烟承认自己出柜林承,时烟哭的稀里哗啦,抱着他不肯松手。”

  “卧槽这么劲爆的吗???我们年级最帅的俩男生在一起了???”

  “唉,可怜了时烟,被男生抢了男朋友到头来自己还要搭进去请家长。”

  “好家伙,我真没想过林承会是gay!我一直以为他很直!钢铁直!”

  ……

  林承一路过来,听到的全都是自己的谣传。

  而且几乎所有见到他的同学的目光都变得异样又稀奇起来。

  林承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面上勉强维持着镇定,到了1班后门,敲了敲窗喊了时周周出来。

  “他们还没回来?”

  时周周“嗯”了声,然后又听林承安抚:“没什么大事的,顶多就是被请家长,不会再有更严重的惩罚了。”

  时周周其实根本没有特别担心父母,她也知道最多不过被请家长,到时候叫干妈过来处理一下就好了。

  她在意的是,现在大家对林承还有父母似乎有了很深的误解。

  而这个误解的源头,其实是她导致的。

  因为是她拜托林承去看林宴的胎记的。

  时周周耷拉着脑袋,很愧疚地对林承道歉:“对不起,如果不是我拜托你去帮我看胎记,就不会……”

  “时周周,”林承不等她说完就打断,话语认真地对时周周说:“不要跟我说对不起。”

  而后他又笑了笑,假装毫不在意道:“也没什么的。”

  时周周仰脸望着他,还是觉得很歉然。

  林承也垂眸看着她,心中忽的一动,被情感驱使的他鬼使神差地对时周周说:“你要实在觉得抱歉,不如帮我澄清一下我不是gay?”

  没想到时周周居然爽快地点头答应:“好啊。”

  就在林承喜滋滋地以为时周周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当他女朋友用事实证明他是直男时,时周周又颇为认真地问他:“怎么澄清?”

  林承:“……”

  他低叹了声,不敢再挑太明,只能道:“说着玩,不用放在心上。”

  .

  林宴和时烟在被叫进年级主任办公室后就被年级主任摁着训了整整两节课,从课业学业说到早恋的危害,又扯到学校纪律,最后绕了一圈回到了高中生的学习问题上。

  时烟和林宴乖乖挨训,完事儿刚要觉得解脱,以为年级主任都已经忘了让他俩叫家长,不料年级主任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听筒,递过来:“你们俩谁先给家里打电话?”

  林宴面不改色地对年级主任说:“老师……”

  “行,你先来,让家长今天就过来。”

  林宴继续道:“老师,我想说的是,我没父母。”

  年级主任愣了下,“爷爷奶奶呢?”

  林宴回答:“没有。”

  “姥姥姥爷也行。”

  “也没有。”

  “伯母伯父?叔叔婶婶舅舅阿姨……”年级主任盯着林宴的眼神愈发心疼,“一个都没有?”

  林宴点头,“嗯。”

  年级主任叹了口气,摆摆手,也不为难他了。

  轮到时烟,时烟打给了任霏霏。

  任霏霏这会儿正在公司,听到对方说是时烟的时候愣了下,随即听出确实是时烟声音的她起身往走了几步,笑着问:“烟姐,怎么啦?”

  时烟有点不好意思地对任霏霏说:“那个……我早恋被老师抓了,要请家长,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任霏霏:“???”

  早恋被抓?!

  好有意思!去!必须要去!!!

  任霏霏从桌上抓起包就踩着高跟鞋往外赶,同时对听筒另一端的时烟说:“我这就过去。”

  当天下午,任霏霏把时烟从年级主任的办公室带出来,然后就偷偷笑着问时烟:“你怎么还跟人家小男生谈起恋爱了?和周周年纪一样大诶!没有心理压力吗?”

  她刚问完时烟,林宴就转过身对任霏霏重新自我介绍,说:“你好,其实我是周冬安。”

  任霏霏还没反应过来,笑着回林宴:“你好,你……”

  话没说完,她突然瞪大眼,不可置信地问:“你……你说你是谁?”

  林宴淡笑,“周冬安。”

  任霏霏一脸“我是谁我在哪这人在跟我说什么胡话”的表情看向时烟。

  时烟点了点头,官方认证:“就是我那个死了17年的未婚夫。”

  任霏霏惊叫:“天……”

  过了会儿她才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你们俩……也……也太玄幻了!”

  任霏霏向时烟感慨道:“怪不得你说你早恋被年级主任抓了,合着是你们夫妻俩各自披了个高中生的皮来体验早恋呢!”

  时烟:“……”

  林宴:“……”

  终于解决了早恋请家长的事情。

  时烟和林宴一起回了教室,然后林宴就被蒋宇丞告知,大家都在说他出柜了。

  虽然这几个月林宴已经基本摸清了智能手机怎么用,也能跟上现在的超快节奏生活,但很多网络用词他还是不懂。

  因为不怎么关注。

  比如,此时的“出柜”。

  林宴被说的一脸懵,反问蒋宇丞:“出柜是什么?从柜子里走出来?”

  林宴心想他跟时烟在大厅说话时旁边确实有个立柜,但他没进去又怎么会从里面出来呢?

  蒋宇丞听到林宴的灵魂拷问,一时语塞,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过了会儿,蒋宇丞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对林宴解释道:“不是,出柜的意思是,你承认你跟林承在一起了。”

  林宴满脸问号:“???”

  我跟谁在在一起了?

  林承?我怎么不知道?!

  哎不是,我怎么会跟男的在一起啊?

  作者有话要说:粑粑:墙都不扶就服这届学生的脑洞:

  林承:我一向的好风评这次被害的不能再惨了:

  麻麻:被男友抛弃而且男友还被掰弯出柜了?我怎么被设定成了这么可怜又悲情的人物了?

  周周:局外人竟是我自己。

  感谢在2021040923:40:512021041010:23: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番薯、豆子不逗3瓶;夭暄2瓶;青蕊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