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热门推荐:
  林宴跟着时烟踏进了客厅。

  时烟把家里备用的医药箱拿出来,打开盖子,从里面找到酒精和棉签。

  “手抬起来。”她对坐在她旁边的林宴说道。

  林宴听话地抬了手。

  时烟开始给他一点一点地用酒精消毒,林宴就垂着黑眸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

  等把这几个小伤口都处理干净,时烟正要拿创可贴,林宴就抽回了手,对时烟说:“就破了点皮,不用贴那玩意儿。”

  时烟抬眼,不知是揶揄还是怼他:“不疼了?”

  林宴转了转眼珠,有点心虚地没有和她对视。

  时烟把东西收进医药箱,刚盖上盖子,正要起身,林宴突然叫住她。

  “时烟。”

  时烟身体顿住,没有站起来。

  她扭头看向林宴,只见他神色是从未有过的认真,表情紧张地都绷住了,看起来颇不自然。

  “怎么了?”时烟还没意识到林宴想对她说什么话,很平静地问了句。

  林宴在心里不断地给自己建设,暗示自己这次机会错过就再也没有了。

  而且,他真的没有对她这样告白过。

  总该有一次的。

  不然对她来说,应该永远都是个遗憾。

  别的女人有的告白,她的老婆也要有。

  他给得起。

  说。

  说吧。

  脑子里有个声音在不断地鼓动催促着他。

  林宴抿抿唇,一咬牙,一鼓作气说了出来:“我喜欢你。”

  时烟没什么反应,只是愣愣地瞪着他。

  林宴把话说出来后倒松了口气,也放松了下来。

  他紧接着就温和地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时烟。”

  时烟这才有所动作。

  她站起来,在原地打了个转,然后朝着门口伸出手,指着门的方向,声音一点都不兴奋,甚至过于冷静:“你回去。”

  林宴缓缓起身,还要说点什么,时烟直接打断:“回去。”

  林宴只好讪讪地迈着步子离开。

  在他走后,时烟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她现在脑子里特别混乱。

  本来就因为周周的事而担忧,这下又来了个添乱的。

  时烟知道自己这会儿不适合处理事情,就只能让林宴先回去。

  等她睡一觉,脑子清醒了,再找他好好谈谈。

  感觉自己被拒绝的林宴叹了口气,很无可奈何。

  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他知道她心里是有周冬安的,不然那次也不会梦呓都在喊周冬安。

  而她拒绝了林宴。

  虽然都是他。

  但时烟并不知道。

  所以在她那里,她拒绝的是林宴,而且很大可能是因为心里藏着个周冬安。

  .

  因为被女儿问了会不会一直陪着她,时烟怕自己某一天突然消失让周周难过,开始给女儿准备她要留给周周的东西。

  这晚时烟很晚才睡,导致隔天清早她都没能按时醒来。

  周周喊她起床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做早饭了。

  母女俩决定在路上买点吃的。

  林宴得知她俩没吃早饭,在时烟去买东西之前就跑去给她俩买早餐去了。

  公交车还没来,林宴站在早餐铺前,对老板说:“来两个糖饼,两杯豆浆,都加糖,再要个煎饼,加鸡蛋加香肠不要香菜。”

  过了会儿,他点的早餐被打包好。

  林宴拎了东西走过来,他把糖饼和一杯豆浆给了时周周,不加香菜的煎饼和另一杯豆浆给了时烟。

  时烟狐疑地抬头瞅了他一眼。

  她从未说过她不吃香菜。

  因为她不是完全不吃,是可以忍受,但如果可以选择,她是绝对不会加这个东西的。

  而这点挑剔的毛病,只有寥寥的几个人知道。

  但绝对不包括林宴。

  时烟接过林宴给她买的早饭,说了句谢谢。

  三个人和往常一样去了学校。

  在要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时周周的手机突然传进一条微信。

  林承:他什么时候去厕所你告诉我,我去帮你看,不准让别的男生替你去做事。

  时周周的重点放在了前半句上,她回了句:嗯,一般应该是大课间,到时候我再跟你说。

  这事儿定下来后,第一节课的铃声也响了起来。

  老师抱着他们元旦之前写的测试作业走进来。

  因为当初交作业的时候都是每一列的最后一个同学往前传,最后都交给每列的第一排,再由课代表收走交给老师,所以这会儿也是从每列的第一排往后传,各自找各自的试卷。

  可是到了时周周这里,就只剩下一张齐茅迟的。

  她把试卷递给后桌齐茅迟,然后举手。

  “怎么了?”老师看着时周周问。

  时周周说:“老师,没有我的试卷。”

  老师意外地皱了下眉,道:“不应该呀,我都是一沓一沓批改的,没有单独把试卷拿出来。”

  时烟只是不经意间一撇,就看到时周周的前桌张溪遥正往桌屉里塞着什么,而还没完全藏好的一角,一看就是纸张。

  时烟站起身,扒拉开张溪遥紧紧贴着桌屉的身体,手伸进她的桌屉一摸,抓出一张被撕成两半的试卷。

  试卷上写的名字正是时周周。

  时烟把试卷从张溪遥头上丢下,冷声问:“有病吧你!私藏别人的试卷还撕掉!”

  张溪遥抿紧唇一言不发。

  老师问她:“张溪遥,怎么回事?”

  张溪遥这才站起来,破罐子破摔般地说:“是我藏的,也是我撕的。”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老师有点生气,显然不理解张溪遥的做法。

  张溪遥沉默。

  “这节课你别听了,”老师说:“去你班主任办公室反思去!”

  张溪遥在全教室的注视下,两手空空地昂着头走出了教室。

  这个插曲就算这么过了。

  第二节课张溪遥也没有回教室听课,听去老师办公室抱作业的课代表说,张溪遥正在闹着要调班。

  “调班?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调班的。史无前例吧?”

  “一般都是转学,怎么到她这儿就成调班了?”

  “调班是什么操作?不过她想去哪个班啊?”

  “不知道,不懂。”

  第二节课下课后,林宴起身要去卫生间,时周周看到他起来,问了句:“林宴,你干嘛去?”

  林宴没多想,回道:“去趟厕所。”

  时周周转头就偷偷给林承发了微信:他去厕所了!你快跟上!

  这两节课林承一直在思考,自己要怎么看人家屁股。

  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事儿做起来真像个不怀好意的变态。

  大号在隔间,更不好操作,那就只能等他放水的时候,趁其不备扯一下裤子。

  林承从没料到自己有一天会沦落到要去看男生的屁股。

  虽然心里很没底,到他还是在收到时周周的微信后就下了三楼,去了三楼的男厕所。

  林承进去的时候,林宴刚好在放水。

  裤子是松的。

  林承挪到他的身后,假装不经意地伸出手,悄悄捏住林宴的裤子,然后视死如归地往下拽了下。

  他一眼就看到了红色的胎记,左边。

  而在林承抬眼的那一刻,不仅是林宴在回头瞅他,旁边排队的那哥们也在震惊地盯着他。

  林承甚至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出了:“卧槽校草林承居然在厕所扒男生裤子怕不是个gay!!!”

  林承决定无视无关人员奇怪的目光,他直接看向林宴,然后不好意思道:“抱歉,不小心勾到了。”

  林宴:“那你得多不小心,才能用手把我裤子勾下来。”

  林承:“……”

  脸皮薄的林承真觉得自己要经历社死现场了。

  他转身就急匆匆地往外走,林宴在后边整理衣服,扬着嗓子问他:“你不是来上厕所的?不放水?”

  林承加快脚步,一溜烟跑走。

  他快步来到一班的后门,脸上的红晕还没褪去,叫人:“时周周,出来。”

  时周周往后扭头,然后就走了出来。

  旋即,她就被林承拉住手腕扯去了大厅。

  学校有工作人员不知道从哪儿搬出来的立柜放在了大厅,还没弄走,林承和时周周就待在柜子旁,能隐蔽些。

  林承对时周周说:“我看到了。”

  时周周从林承把她叫出来心脏就一直在扑通扑通地跳。

  这下亲口听到林承说,她还是有些恍然,甚至反应迟钝地都缓不过神。

  “他的左屁股上确实有红色的胎记。”时周周听到林承这么说。

  他的话就回荡在她的耳边。

  时周周却仿佛人傻了一样,杵在原地目光茫然地无法聚焦。

  “时周周?时周周?到底怎么回事啊?”林承问她。

  时周周还没回答,林承就听到了时烟和林宴的声音。

  他这会儿可太不想看见林宴了,而且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和时周周躲在这里是在讨论林宴屁股上的胎记。

  情急之下,林承拉着似乎成了提线木偶的时周周打开柜子钻了进去。

  柜子里空间有限,连个人相对而立,几乎胸贴胸,呼吸都要交错。

  林承微微地抬下巴,身体绷的很直,喉结不断地滑动着。

  时周周满脑子都是,林宴好像真的是她父亲,对如此暧昧的氛围毫无察觉。

  林宴回了教室就被时烟喊了出来。

  俩人来到这处僻静隐蔽的地方,林宴率先问时烟:“把我叫过来想说什么?”

  时烟直截了当地问:“你昨晚说你喜欢我。”

  “是。”

  “为什么?”时烟直勾勾地盯着林宴,问:“为什么?”

  林宴也瞅着她,目光望进她的眼睛里,缓声轻喃:“因为,你是时烟。”

  气氛忽的沉默下来。

  时烟想到周周认出她来后说的话:“会不会是……我把你认出来了,所以你就可以说了?”

  须臾,这一隅仿佛远离了课间的喧哗吵闹,趋近安静。

  躲在柜子里的时周周听到母亲问:“你是周冬安吗?”

  时周周没有看到,林宴在时烟问出这句话来后,眉眼都弯了下来。

  “你觉得呢,小烟?”林宴的声音格外低沉温柔。

  时烟的眼眸中瞬间盈满了水雾,泪眼朦胧的她望着眼前这张变得模糊不清的面容,咬了咬嘴唇,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失控哭出来,可是声音还是染了颤意:“我要你说。”

  她不由自主地抽噎起来,带着哭腔任性道:“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林宴无奈地轻叹,话语宠溺又纵容:“是我。我是周冬安。”

  “是你的周冬安。”

  “为什么不告诉我?”她的情绪接近崩溃,捂住脸泣不成声,“你为什么不说!”

  时烟明明知道原因,知道他自己很可能和她重生回来一样,无法自己主动说出来,除非她发现他是谁。

  可她还是不断地质问,问他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就是周冬安。

  “小烟……”林宴试图把她捂着脸的手拉下来。

  “对不起,”他的眼框微微泛红,低声道歉:“是我不好,没能陪在你身边和你一起把周周抚养大,这些年让你受苦受累了。”

  在林宴承认自己是周冬安的那一刹那,躲在柜子里的时周周就捂住了嘴巴,眼泪簌簌地往下落。

  可是她不敢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只能咬住自己的手竭力忍住。

  要冲破喉咙的哭声被她硬生生地扼住,化成了一点点细微的呜咽。

  而跟时周周同在柜子里的林承已经懵了。

  周冬安是谁?

  抚养周周长大又是什么意思?

  是指抚养时周周吗???

  不等他再多想,又听到柜子外的林宴对时烟说了句:“我来弥补上一世的遗憾,这次会好好陪着你和周周,照顾好你们母女。”

  “小烟,周冬安来找你了。”

  你,和,周周。

  你们,母女。

  林承终于抓住了什么。

  虽然听着什么重生什么母女很玄幻,可不切实际的事实就明晃晃地摆在他的眼前。

  彻底捋清他们三个人是什么关系的林承登时当场如遭雷劈。

  他,这段时间,都对林宴,做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掉马了掉马了!!!

  林承:卧槽我一直在跟我岳父杠???他妈的逗我呢?!?!?!

  粑粑:谁是你岳父:我说要让我女儿跟你在一起了吗:

  麻麻:周冬安你个狗男人!!!

  粑粑:哎哎哎是你的狗男人:d

  周周:震惊!我爸妈不仅重生了还都跟我在同一个班天天和我一起上学!

  粑粑麻麻: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爱你呀闺女!木马!!!

  男厕所的目击者:号外号外!我们承校草很可能是gay!喜欢新转学过来的大佬林宴!都在厕所叭林宴裤子惹嗷呜呜嗷!!!

  感谢在2021040821:59:232021040923:40: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ts无处安放的小手手8瓶;最爱主攻7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