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31 章 第31章

第 31 章 第31章

 热门推荐:
  时周周就是说不出来的难过。

  她知道母亲重生回来了,每天都在陪着她。

  可是那场像噩梦般的车祸真实的发生过。

  而她,亲身经历过痛失唯一亲人的创伤。

  刻入骨髓的疼痛,是无法忘记的。

  时周周抹不掉那份记忆。

  所以每每回想起来时,整个人仿佛浑身都在疼,而这种疼又没有办法止痛。

  时周周立在时烟曾经发生车祸的那个路口哭了好一会儿。

  她的眼前又把那晚她撞见的触目惊心的场面过了一遍。

  围观的路人,处理事故的交警,抬担架的医生……

  耳边又传来那种慌乱到感觉找不到落脚点的喧闹,仿佛有星星在一颗接一颗地坠落。

  啪嗒,啪嗒。

  林承就不言不语地杵在她的身后,始终都在陪着她。

  直到她的情绪渐渐地平复下来。

  “谢谢。”时周周没有回头,只是抬手擦掉眼泪,用带着浓重鼻音的话语低低地对林承道了句谢。

  “不用跟着我了,你回家吧。”

  时周周说完就抬脚继续往前走去。

  林承并没有听她的,而是继续跟在她的身后。

  “我……我看着你到家就回。”

  时周周没再说什么。

  两个人就沿着路往前走。

  一前一后,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直到时周周到家,林承才坐到车里,打算离开。

  时烟已经把晚饭做好了,她听到门响知道是女儿回来了,今天被林宴带着用功学习了一整天的她此时依旧干劲满满,特别高兴地对时周周说:“周周,你看我给你做了……”

  话还没说完,时烟就敏锐地捕捉到了时周周的眼眶通红,一看就是刚刚哭过。

  不是和林承出去玩了吗?怎么哭了?

  时烟第一反应就是:林承那个家伙欺负她家周周了?

  时烟拢紧眉峰,担心又关切地拉住时周周问:“周周你怎么了?林承欺负你了?”

  时周周抬起眼来看向时烟,眸子里霎时又氤氲上一层薄雾,水光盈盈的眼睛中泛着波澜。

  她不受控地抽噎了下,对时烟摇头,嗓音微哽道:“没有。”

  时烟心下更怪异,还没等她再问什么,时周周就急忙说:“我先回房间换衣服。”

  时烟望着脚步匆匆躲回房间的女儿,心中格外担忧。

  想把事情搞清楚的她直接就出了家门,想看看林承还在不在。

  幸好,林承刚才让司机停了会儿,现在正要走。

  时烟直接冲过去,挡在车前。

  司机立刻刹住车,为难地对林承说:“少爷,你那同学……”

  坐在后座的林承抬眼望过去,然后就推开车门下了车。

  时烟皱眉看着脸上贴着创可贴明显被揍了的林承,本来想问他的话突然变成了:“你脸怎么了?”

  林承沉吟了下,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我知道她那晚从学校出来后没回家是去哪了。”

  时烟的眉心拧的更紧。

  “她被和张溪遥结交的几个混子拽去了酒吧,被迫给他们倒酒。”

  “今天我们在溜冰场撞见了那几个人,周周才告诉我,可能让她想起了她母亲的事,回来的时候一直在哭。”

  时烟沉默着,表情绷得很紧,攥成拳头的双手都在微微地颤抖。

  几个混子,把她的女儿拉去酒吧。

  时烟根本不敢想象,他们在酒吧里对周周做了什么。

  林宴出来时就看到时烟和林承站在楼下的车边不知道在交谈什么。

  很快,时烟就转身往家里走去,但是她的神态不对。

  林承刚重新坐进车里,车门就被一只手给拉住了。

  他仰脸,看到了林宴那张讨厌的脸。

  “下来。”林宴硬邦邦道。

  林承没动,也毫不怯懦地和林宴对视着。

  林宴则推了林承一下,直接挤进后座,关上了车门。

  “你跟时烟说什么了?”

  林承反讥:“关你什么事?”

  林宴冷冷地盯着林承,话语冷静的不正常:“让她不高兴就关我的事。”

  林承搞不懂这个人,“你到底喜欢时烟还是喜欢时周周?一会儿关心时烟一会儿关心时周周,你玩人呢?”

  林宴被林承的话气笑,情绪倒平静了些,回他:“我喜欢时烟,但也关心周周,这不矛盾。”

  林承实在不敢苟同,“怎么不矛盾!你喜欢时烟就该只对她一个人好。为什么还要关心时周周?她不需要你这种心里有别的女人的男的关心!”

  林宴嗤笑一声。

  “别给我扯淡,我问你把时烟怎么了?”

  林承很无语,为自己辩解:“我能把她怎么?她打架比我还厉害。”

  经林承这么一说,林宴才注意到他脸上贴着创可贴,看起来像是打架挂了彩。

  “你这脸怎么回事?和别人打架输了?”

  林承:“……”哪壶不开提哪壶。

  觉得自己被取笑的林承没好气道:“要你管!”

  林宴继而想起,今天周周是和林承在一块的。

  他突然捕捉到了重点,立刻紧张地问:“周周呢?也受伤了?”

  想要保护时周周结果却被时周周保护了一番的林承这下更加无地自容。

  “没有!”他说着就推林宴:“你快下去!我要回家了。”

  林宴赖在车上就不走,大爷似的坐着,双手环胸道:“你不说发生了什么我就不下去。”

  “有本事你就跟我搁这儿耗。”

  林承对林宴这种无赖行径感到诧异,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赖皮。

  被林宴闹的一肚子气,林承抿抿唇,最终还是妥协了。

  林宴听完后表情阴沉下去。

  婊子。

  他们敢这么骂他的宝贝女儿。

  而且还强迫周周做给人倒酒的事儿。

  “在哪儿?”林宴问着又道:“送我过去。”

  林承震惊,好心提醒他:“他们好几个人,你最好……”多叫几个人过去。

  林宴冷哼着笑了下,“我还怕他们不成。”

  “送我过去。”

  “我倒要看看他们有多大的本事。”

  林承只好让司机把林宴送到了她和时周周遇到那群人的附近。

  林宴下车后就在周围晃荡,一家一家地找。

  林承跟着他,还是担心林宴一个人落下风,偷偷地让家里的司机赶紧去调几个保镖过来。

  林宴在一家烧烤摊看到了林承口中那彩虹几毛。

  他迈着步子走过去,往他们那桌大剌剌一坐,拿了个干净的杯子,向前一推,命令般地说:“给爷倒酒!”

  那几个人一听,嗤笑起来,红毛不屑道:“你算个几把?还让我们给你倒酒,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林宴缓缓地轻抬眼皮,黑沉的目光锋利的像一把刀,刺得这几个人噤声了片刻。

  林宴也不介意他们不给他倒酒,自己给自己倒了杯,喝了两口,然后话语听起来悠哉又平静,道:“说话带把可不是个好习惯。”

  相比之下林承那家伙在这点上就很值得表扬。

  不管多么气急败坏,哪怕气的要跳脚,林承都不会吐出这么粗鄙的字眼来。

  林宴正喝着酒,红毛就用眼神示意让他的兄弟趁机教训一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不知好歹的人。

  林宴手疾眼快地在他们要钳制他时折了一个人的手腕,泼了另一个人一脸酒。

  几个人被林宴惹怒,一齐朝林宴扑过来。

  林宴的手刀飞快地在他们身上砍过,敲的他们神经都在发麻。

  他的表情锋利,满目暴戾,看上去仿佛要直接把人杀了才解恨。

  林承在旁边都看愣了。

  他从没想过林宴打架能这么厉害。

  而且,他为什么会这么在意时周周?如果不是喜欢的话,又能是什么?

  林承隐约觉得很怪异。

  林宴把几个人都撂趴,然后就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单手摁着红毛的后脖颈,另一只手捞过一瓶未开的啤酒,直接用牙齿咬开,将瓶盖吐掉。

  他在红毛龇牙咧嘴扭头要开骂的时候,捏住了红毛的下巴,迫使对方微微仰着头。

  随即不断地加大力道,几乎要把对方的下颌给捏碎。

  林宴慢悠悠地问:“就是这张嘴骂的对吧?”

  就是你骂了我女儿是吧?

  他说着就把瓶口怼进红毛嘴里,将一酒瓶的酒水粗暴地灌进去,一边灌一边警告对方:“你个小孬种,以后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再敢作恶伤害小姑娘,我把你骨头打碎!”

  说这句话的同时,酒瓶被他在桌沿打破,碎片噼里啪啦四溅,有些落在林宴自己的手上,划破了他的皮肤。

  林宴对刺痛恍然不觉,他握着瓶口的一端,将破口不齐而锋利露尖的一端对准红毛的颈动脉,尖端扎进红毛的皮肤一点。

  “不信你就试,看我敢不敢。”

  他最后这句话,嗓音很低且语气异常平静,但距离他很近的这几个彩虹毛清晰听到了他咬牙切齿的声音。

  林宴是真的生气。

  气的几乎要失去理智。

  他只要一想到周周竟然被这些人那样对待,心脏就说不出来的疼。

  他的女儿那么乖,为什么会遭受这样的事情?

  凭什么???

  他甚至担心,这几个混蛋有没有对周周动手动脚,有没有强迫周周……

  他只要一想到这里就几乎要抓狂。

  红毛和他几个兄弟都被林宴这不要命的玩法给吓尿了,完全不敢吱声,更不要说抬杠和辱骂。

  他们这些混子,不怕硬的,也不怕横的,就怕遇上不要命的。

  林宴显然也深知这一点。

  所以就跟他们玩命折腾。

  林宴扔掉手里那截瓶口,冷眼睨着他们:“记住我的话,再敢欺负女孩子,我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林承叫的保镖还没来,林宴已经制服了这群人。

  就在林宴要走的时候,司机带着几个身穿黑衣眼身材健硕的保镖赶了过来。

  “少爷,来了!”

  几个彩虹毛:“……”草!居然还有保镖?!

  他妈的以后再也不敢惹了!溜了溜了!!!

  这几个保镖的出现让林宴的形象在这几个混混眼里变得像龙的逆鳞一般更加不可触怒。

  几个人吓得屁滚尿流,立刻连滚带爬地跑了。

  而此时的家里。

  时烟正在时周周的房间里,抱着哭的停不下来的女儿,轻声安慰。

  终于知道了女儿那晚为什么没有按时回家的她格外心疼,又有些不安。

  直到时周周的情绪稍微平静下来,时烟才红着眼关心地问她:“他们那晚把你带到酒吧只是让你倒酒对吗?有没有做别的?有……”

  她的声音哽咽,透着隐隐的害怕:“有……强迫你伤害你吗?”

  时周周不断地摇头,她带着哭腔回时烟:“没有,没有……”

  “只是让我倒酒。”

  其实那晚确实有个人故意摸了她的手背一下,时周周很快躲开了,好在后来那人离场早,时周周除了被他们指使倒酒,也没有被逼迫做别的事。

  时周周哭着问时烟:“妈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不会再让我失去你一次了对吧?

  时烟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能这样陪着周周多久。

  她当然是想永远陪着女儿的。

  可是,如果哪一天她突然消失了,就跟她在死后又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一样。

  那周周该多难过。

  时烟虽然也不清楚,但当下她只能选择安抚女儿的情绪,对时周周温柔地说:“会的,妈妈肯定会一直陪着我们周周啊。”

  时周周抱着时烟泣不成声。

  过了好久,她终于哭累,睡下。

  时烟还守在时周周的床边,没有离开。

  直到一阵门铃声响起。

  时烟才从时周周的房间里退出来。

  她走到门口,拉开门,看到林宴站在外面。

  “周周呢?还好吗?”他的语气急切,完全超出了朋友那般的关心。

  时烟看着这张极像周冬安的脸询问周周的状况,她有那么一瞬真的觉得,是周周的爸爸在关心女儿。

  她的心里本就窝着情绪,刚刚在面对周周时一直在竭力克制,不要让自己在女儿面前哭。

  这下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林宴这句话,时烟的眼泪就突然控制不住,顺着眼角滚落下来。

  她是真的后怕。

  怕她的女儿万一被那些人给欺负……

  林宴很少见时烟哭。

  上辈子就几乎没瞅见过。

  她好像永远都那么要强,仿佛倒不下的女超人。

  林宴低叹了声,话语无奈又纵容:“哭什么?”

  女儿的事她没办法告诉别人,时烟也自知有些失态。

  她飞快地抬手抹掉眼泪,声音有些泛哑:“周周已经睡了。”

  “还有别的事吗?”

  林宴抬手在时烟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抿嘴浅淡地笑着温声安抚她:“别难过了,我已经替周周教训那些混蛋了,他们以后绝对再也不敢伤害周周一分一毫。”

  时烟有些意外地掀起眼皮来,这才注意到,林宴的手上有好几处渗血的小伤口,像是被碎片划的。

  她瞬间皱眉问:“你的手怎么了?”

  林宴低头看了眼,本想收回手说没事,但是转念一想……

  这不失是一个好机会。

  林宴瞬间就把告白的计划提上了日程。

  想要博取时烟心疼和关切的他皱紧眉,装模作样地“嘶哈”了声,低低道:“疼。”

  他在心里想,只要时烟让他进去,他就可以趁机向她告白。

  然后,林宴看到时烟微微侧身给他让路,带着鼻音话语很轻,说:“你进来,我给你清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粑粑:!!!居然让我进了?!

  粑粑:大晚上让对你有心思的男人进家门,防范意识太弱!

  麻麻:你还能把我怎么着咋地?

  粑粑:我真能把你怎么着。

  麻麻:……哥屋嗯

  粑粑:哦好的,哥哥这就带你进屋“嗯”

  麻麻:???滚!!!

  林承:少爷我虽然不能打,但可以调保镖

  周周:一起学跆拳道吗林承?

  林承:你学我就学,只要跟你一起,做什么都好!

  白天打了疫苗第二针,胳膊疼的厉害呜呜呜,没有二更了,不过这章也很粗长了!

  感谢在2021040811:45:222021040821:59: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黎阳阳mio6瓶;荟樱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