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27 章 第27章

第 27 章 第27章

 热门推荐:
  因为林承主动提供了司机专车服务,所以时烟她们不用再去挤地铁。

  隔天一早,时烟和时周周起床后时周周拎着自己衣橱里的两套jk闺蜜装跑出来,期待地问时烟:“妈,你跟我一起穿小裙子吗?”

  正在摆碗筷的时烟扭脸瞅过来,目光在两套衣服之间来回流连,最后指了指有领带配饰的那款,“那我穿这个吧!”

  蝴蝶结领结的那个更可爱,适合她女儿。

  时周周眉眼弯弯地答应:“好呀!”

  母女俩起的够早,从容地吃过早饭后,时周周和时烟就换上了闺蜜jk装。

  等她们收拾打扮得差不多,林承也到了。

  时烟拉着时周周出来,林承盯着时周周的眼睛就挪不开了。

  她穿着黑色的衬衣,配紫色蝴蝶领结,格裙是黑紫色,搭一双黑色的马丁靴。

  平常在学校时扎起来的马尾此时披散着,只取了一小绺编了一个侧编发。

  看起来像个意外坠落凡间的小精灵。

  时烟正要面朝二楼喊林宴一嗓子,已经听到动静的林宴就出现了。

  他在下楼时看到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时烟和时周周,脚步微顿,而后就瞅着她俩勾起了嘴角。

  这母女,俨然成了姐妹吧。

  怎么能这么好看。

  不愧是他的妻女。

  几个人陆陆续续地上了黑色的轿车。

  时周周,时烟,林宴三个人依次做到后座,林承坐了副驾驶。

  时烟上车后礼貌地笑着对开车的中年司机说:“麻烦您啦。”

  司机笑笑,回:“不麻烦。”

  然后视线就落到了坐在副驾后面位置上的林宴身上。

  上一次是透过挡风玻璃匆匆地望了一眼,当时只觉得自己恍惚看到了一个已故多年的人。

  可这次,他近距离地看到了这个年轻的孩子,更觉得这个坐在后座的男生,像他。

  林宴察觉到了有人在盯着他看,偏头望了过去。

  和司机诧异惊愕的目光相对的那一刹那,前面的司机已经仓皇收回视线,发动了车子。

  接下来这一路。

  林宴时不时就能感觉到前排的那道目光挪到了他身上。

  他始终没说什么。

  直到到了欢乐谷,四个人从车里下来后,打算排队去检票进园。

  时烟看到旁边有个卡通可爱发箍的摊位,突然想起周周小时候可喜欢带这种可可爱爱的头饰了,于是她一边拉着周周往那边走,一边对他俩说:“你们等会儿我跟周周去买个东西!”

  时烟和时周周在摊位前选了会儿,时周周最终选了星黛露的发箍,时烟拿了米老鼠的发箍。

  就在她们想结账的时候,林承和林宴正巧走过来,时烟突然玩性大起,也要他们选个戴在脑袋上。

  林宴倒没什么包袱,听时烟这么说,他一点都不抗拒,甚至还很期待:“那你帮我选个。”

  时烟的手刚放到小鹿角发箍上,林宴自己就拿了一个米老鼠的发箍,和时烟脑袋上带的那个大同小异,看起来很像一对。

  “就这个吧。”他说着,已经撤掉了标牌,把东西戴到了头上。

  时烟扭头,看向站在什么都没选的林承,笑着问:“林承,你呢?”

  林承扯了下嘴角,试图蒙混过关:“我就……不了吧……”

  时烟看出来这小伙子还挺有包袱,她眯眼一笑,对周周说:“周周,你帮林承选一个,选了我付钱了。”

  时周周根本没多想,很听话地按照母亲的指示选起发箍来。

  林承见逃不掉,只好妥协,接过了时周周给他的那只粉白兔子发箍。

  蓦地一看,倒和时周周的星黛露很像,总之都是兔子耳朵。

  这么想着,林承忽而喜欢上了戴这只兔子发箍。

  四个人戴着卡通发箍,检票入了园后,先在一起拍了张合照。

  时烟问时周周最想玩什么项目,时周周指了指过山车的跑道,“我们去玩过山车吧!”

  “好,那就去过山车那边。”时烟和时周周手拉着手往过山车的排队入口小跑去。

  而后面的俩男生各怀心思地慢吞吞跟着跑在前面的她们挪步。

  极不情愿。

  林宴是因为经历过一次飞机失事,从而对这些高空刺激的娱乐项目也都恐惧。

  林承是本身就受不了这种刺激,也不是不能玩,大概就……反应可能会大一点。

  时烟扭脸看到他俩磨磨蹭蹭的,冲他们笑着招手,“快跟上!”

  时周周也转了头看向身后,她的脸上还漾着浅笑。

  林宴被妻女的期待给说服,咬咬牙要跟她们一起上。

  而林承,在捕捉到时周周笑颜的那一刻就没打算退缩。

  当然,林承不承认这是男人有没有面子的问题。

  欢乐谷有六种过山车,他们要玩的是中等刺激的。

  一排四个人,脚悬空式。

  因为两侧体验更加刺激,时烟和时周周被林宴和林承给推进了中间两排。

  在过山车缓缓驶动时,林承紧张地吞咽了一下口水,他低声问坐在自己旁边的时周周:“时周周,你怕吗?”

  时周周回道:“不怕啊。”

  过山车就要爬到最高点,很快迎来俯冲。

  林承说:“我也不怕……啊啊啊啊啊啊!”

  平日里清朗的声音都吓得变了质。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林宴已经发不出声音来,倒是时烟在呜哇乱叫。

  林宴正紧紧地抓着时烟的手,力气大的几乎要把她手上的骨头捏碎。

  时烟根本不是怕到高喊,而是被林宴捏的手指生疼。

  一分钟都不到,他们已经回到了原地。

  过山车停下,林承几乎要受不住想要呕吐。

  但时周周解不开安全带的锁扣,还坐在座位上。

  已经下来的时烟被几乎要站不稳的林宴给困住,她勉强扶着这个人高马大但这会儿仿佛被抽空力气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的男生,根本没办法去帮周周解安全带。

  林承强撑着,站在时周周面前往里摁了下锁扣,再往外一拉,帮她开了安全带。

  时周周跳下来,刚要跟他说句谢谢,林承就转身先从出口处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周周,周周你过来帮我下!”时烟在另一边喊时周周。

  正瞅着林承背影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的她只好立刻奔去母亲那边,和母亲一起把林宴搀扶住,半拖着往外走。

  林承出去后找了个处在隐蔽位置垃圾桶,吐了一场。

  然后他去买了瓶水,漱了漱口。

  坐在长椅上缓了会儿,林承折身回去,又买了三瓶水。

  等他若无其事地回去时,就看到时烟和时周周正站在坐在长椅上的林宴面前,两个姑娘同款皱眉。

  他走过去,把水分给她们,又给了林宴一瓶。

  林承本以为自己算很受不了这种刺激的了,没想到林宴的反应比他还大。

  那脸苍白的如同一张纸。

  时烟皱眉叹气:“你害怕就不要上啊!怎么都不说?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林宴摆摆手,“就想体验一次,谁知道这么刺激。”

  “那一会儿其他刺激的项目你受不了的就别玩了。”时烟像念叨孩子似的扭脸对时周周和林承也说:“你们有什么害怕的项目,也别逞强上知道吗?”

  林承心虚地点了下头。

  时周周却说:“我不怕,很好玩。”

  林承:“……”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时周周。

  后来时周周和时烟一起上了坠落塔,这次林宴和林承都没有上,在栏杆外举着手机给她俩拍照。

  在器械快速升到最高点又急急落下来的时候,林承似乎听到了时周周在笑。

  他透过手机的屏幕看着坐在坠落塔上升降的时周周,果然捕捉到了她的笑容。

  “妈,妈你看!我们正对着那个过山车!风景好好啊!”时周周兴奋道。

  林承皱了皱眉,“妈”?

  周周是在跟她在天堂的妈妈对话吗?

  时烟回时周周:“那边还有飞椅项目,一会儿去玩吗?”

  “好呀!”时周周偏过头,冲时烟扬起灿烂一笑。

  林承正拍时周周的时候,屏幕里突然出现了一张脸,遮挡住了他要拍的人。

  林宴歪着脑袋出现在了林承面前,还幼稚地做了个鬼脸。

  林承往旁边挪了下,正要继续拍时周周,林宴就冷哼道:“还拍!差不多够了你!”

  林承:“我想拍多少拍多少,管得着么你?”

  林宴皮笑肉不笑道:“最管得着的就是我,你说我管不管得着?”

  林承心想你搁这儿说绕口令呢?我又不稀罕听。

  “有本事你就坐到时周周身边去,那样我为了不拍到你这张令人讨厌的脸,可能也就不拍她了。”林承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因为他清楚,林宴是不会玩这种项目的。

  所以他该拍还是会拍。

  林宴回怼:“那你这么想靠近她,怎么不跟她一起坐?”

  林承:“……”

  最终半斤八两的俩人决定暂时休战,谁也不说谁。

  下个项目到了时烟说的飞椅。

  其实就是像旋转木马那样绕着圈转动的腾空秋千,机器转起来来后,坐的椅子会慢慢升高,让人腾空。

  在欢乐谷算是个很温和的项目。

  一排三个位置,林宴选了最里侧,时周周在中间,时烟在最外侧。

  林承在时周周的正前方。

  每个人扣好的安全带被工作人员挨个检查无误后,秋千正要缓缓转动起来,他们四个人的身后突然爆出一声崩溃的大哭。

  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哭的稀里哗啦,嘴里不断道:“呜呜呜我害怕,我害怕,我要下去,我害怕呜呜呜……”

  “看把孩子给吓的。”旁边有人失笑道。

  在工作人员把被吓哭的孩子从椅子上带下去的这个片刻,时烟出于一个母亲的本能,关心地安抚时周周。

  她朝时周周伸出手,想要和时周周趁机拉拉手安慰安慰女儿,声音温柔:“周周别怕。”

  林宴见状,也朝时周周伸出了手:“我也在。”

  林承看到林宴那只爪子,不甘示弱地对时周周伸出手:“还有我。”

  时周周:“???”

  作者有话要说:团宠周周无疑了!

  麻麻:???我跟我女儿温存你俩小孩儿凑什么热闹!

  粑粑:我是她爹,我可以牵我闺女的手给她安全感!

  林承:那我也可以给我未来的老婆爱的支撑!

  周周:……可是我不怕啊……倒是林承和林宴你俩,真的可以吗?

  麻麻无情嘲笑:哈哈哈哈哈哈!

  林宴&林承:周周你怎么总是能这么无辜平静地说出这么扎心的话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