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23 章 第23章

第 23 章 第23章

 热门推荐:
  “我帮,你说。”林宴让时烟在沙发上坐下来,然后在微信上回复时周周:好,你说。

  回完这句他就把手机随手放在了茶几上,人去了厨房给时烟洗了个水果。

  时烟冲厨房扬声道:“你能帮我补课吗?除了英语之外的其他所有科目。”

  林宴哼笑,爽快答应:“行。”

  然后她就又听到时烟说:“但是不能让周周知道,我不想让她觉得我很笨。”

  “你等我想个合适的理由支开周周。”

  “嗯。”林宴纵容地应,把洗好的梨子递给时烟。

  他刚坐到她的旁边,俩人就看到林宴手机的聊天窗口里跳出一条消息来。

  时周周:快到嫣嫣生日了,我想偷偷给她准备生日惊喜,所以需要你帮忙把我和她分开,我好去准备。

  林宴和时烟登时面面相觑。

  林宴沉吟道:“你假装没看见?”

  时烟立刻说:“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你不能让她知道你来找我是补课,她不能让你知道她出门是去给你准备生日惊喜,那还能有什么听起来毫无破绽的理由呢?”

  他若有所思片刻,忽而一笑,打了个响指:“有了!”

  时烟好奇:“什么理由?说来听听!”

  林宴神秘兮兮地笑道:“唔,暂时保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时烟虽然好奇,但也不强求他必须说出来。

  既然他有了对策,她就不必再绞尽脑汁想理由忽悠周周了。

  解决了问题,时烟吃着梨子心满意足地回家去了。

  .

  隔天就是周六。

  时周周和时烟吃早饭的时候林宴就给时周周发微信,说他过会儿过去带走时烟。

  时周周应了句,快速地扒拉两口饭,然后就起身说吃饱了。

  没一会儿,门铃响起来。

  时烟正在收拾餐具,时周周快速跑过去打开门。

  林宴穿着黑色的羽绒服,一身寒气,问时周周:“时烟呢?”

  时周周指了指厨房,然后就冲厨房喊:“嫣嫣!今晚来找你!”

  时烟立刻走出来,她还没反应过来,林宴就眉眼温和地笑说:“不是说去约会吗?”

  时烟:“???”

  时周周:“!!!”

  旋即时烟就明白过来,立刻佯装自己知情,连连点头:“你等我洗完……”

  时周周心里震惊极了。

  她不是没想过林宴会和母亲……

  但没想到居然可以这么迅速!

  “我洗吧,”时周周自告奋勇,对时烟说:“你快换衣服跟林宴出门吧,剩下的碗我来洗。”

  时烟和林宴对视了一眼,男生勾着嘴角冲她挑了挑眉。

  时烟回到房间去换衣服的时候心想,原来他的主意就是这个。

  搞了半天就是假装要去约会瞒过周周。

  时烟穿上奶黄色的棉服,戴好米白色的围巾,在玄关换上漂亮的马丁靴,和时周周打了招呼就跟着林宴出去了。

  只不过俩人根本没有去玩,而是直接踩着楼梯上了二楼,躲进了林宴家里。

  屋里暖和,时烟脱掉大衣摘下围巾,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吐槽林宴:“我还以为你想到了什么好点子呢,结果就这?”

  林宴笑道:“这点子不好吗?”

  “只有约会才能合理支开周周不是吗?”

  时烟一时居然无法反驳。

  她从兜里拿出被她折叠成一小块的试卷,展开,然后说:“林老师,可以开始了。”

  林宴拿了笔和草稿纸过来,又给了时烟一个崭新的笔记本,让她在这个本上整理错题。

  俩人开始补习时,时周周已经换好衣服挎着包包出门去给时烟准备生日惊喜去了。

  时周周先坐地铁去了她一早就在网上搜到的那家diy蛋糕店。

  她打算在蛋糕店学做生日蛋糕,到时候亲自给母亲做个生日蛋糕。

  林承是出来去书店买辅导书的,正巧路过这家蛋糕店,他想起妹妹吵吵嚷嚷要吃蛋糕,便走了进去。

  结果一进去就发现,另一边有道熟悉的身影。

  林承站在那儿,瞅着正跟着蛋糕师认真学做蛋糕的时周周。

  女孩子脱掉了大衣,只穿着浅色的修身毛衣,下身是漂亮的格裙和肉色打底裤。

  她那一头柔顺的长发扎成一个松松垮垮的低马尾,垂在左肩前侧,而两鬓已经有发丝落下来。

  林承本来想迈步去挑选蛋糕的,结果就发现,她的头发正在一点一点地散开。

  而她毫无察觉。

  林承亲眼看到时周周用来绑马尾的线圈一点一点的下滑,最终无声地掉落。

  在长发最终彻底披散开的那一刹那,时周周终于发觉马尾开了。

  她的双手正带着一次性手套,手套上沾满了奶油。

  时周周无措地站在原地,垂眼盯着地上的线圈,想要拿起来,可两只手都……

  去拿东西的蛋糕师小哥哥这会儿不在旁边。

  时周周本打算等蛋糕师小哥哥回来后麻烦他帮自己捡一下线圈,头发就先不扎了。

  结果没想到,她的视野中忽然出现了一只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

  时周周的目光微移,看到了捏着她掉落的线圈站起身的林承。

  他把线圈给她放到了桌子不碍事的边缘,时周周礼貌地说了句谢谢,林承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像是欲言又止。

  时周周没在意,也没注意,继续低下头稍微弯了身体,继续做蛋糕,就还有几个小花点缀就可以了。

  只不过她弄出来的花一点都不美观不好看。

  而她的长发,因为她的动作又缓缓地垂了下来。

  时周周现在没办法扎头发,只能用手肘勉强弄一下,但不怎么顶用。

  林承本来想转身走的,看到她这样,默不作声地又拿起了她的线圈,走到她身后。

  他在有所动作之前,还知会了她一声。

  “我帮你扎上。”

  男生的嗓音清朗贯耳,特别好听。

  时周周惊吓了一跳,绷直身体有点磕绊道:“不……不用……”

  林承中肯地说:“不然你的头发会沾上奶油。”

  时周周其实也很想扎,但……

  她红着脸别过头,背对着他,没再吭声。

  林承把线圈戴到自己的手腕上,双手抬起,慢慢地从她耳侧拢住发丝,然后手指弯曲,在她的发丝间充当梳齿,帮她顺了顺头发,这才用线圈给她将马尾扎好。

  尽管时周周看不到,但只凭感觉也能感受得到林承很熟练,完全不像新手。

  她没有问他为什么会扎头发,只是近乎嗫嚅地说了句:“谢谢。”

  林承回:“不用。”

  随即似乎是在向她解释:“我在家会给我妹妹梳头。”

  时周周心想,怪不得绑头发会这么熟练。

  他给她扎好头发并没有立刻离开。

  而蛋糕师小哥哥在林承给时周周扎马尾的时候就拿着东西回来了,看到这幅场景,小哥哥还偷偷拍了一张他俩的照片,然后笑问:“小情侣啊?”

  本就神思恍惚的时周周登时更加心慌意乱:“不是!”

  她否认的太快,语气也难得染了激烈,不再和平常似的那么寡然平淡。

  仿佛自知失态,时周周飞快地撇了神色镇定淡然自若的林承一眼,缓了口气才对蛋糕师继续说:“同学。”

  蛋糕师笑而不语。

  林承看到了他拍到的那张照片,没有出声,只用手指了指,示意这张照片能不能发给他。

  蛋糕师笑着点了下头,在林承加了他的微信后就给林承发了过去。

  时周周的蛋糕做的并不成功,不过第一次做能做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林承一直没走,直到时周周把自己做的蛋糕包好,拎着眼离开店里时,林承才突然开口,有点没底气地问她:“时周周,你能不能帮我选个蛋糕?”

  时周周扭脸看他,林承淡定道:“给我妹妹买,我不知道小女生喜欢什么样儿的。”

  时周周点了下头,“好。”

  两个人隔着玻璃橱窗看了好一会儿,时周周指了指那款粉色珍珠天使的蛋糕,“这个有翅膀,小姑娘会不会喜欢?”

  林承扭过脸,垂眸凝视着正直勾勾盯着这款蛋糕的时周周。

  也许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她的嘴角露出了零星浅笑,特别温柔。

  林承低声问:“你喜欢吗?”

  时周周本能地不假思索回答:“喜欢啊。”

  林承默默地在心里记下了

  时周周喜欢粉色珍珠天使蛋糕。

  从蛋糕店出来后,两个人分开。

  时周周又去商场逛了大半天,最终也没定下要给母亲买什么生日礼物。

  下午三点多时周周回到没有人的家里,拆开蛋糕自己吃起来。

  她并不知道,此时地时烟和林宴并没有在通常约会才去的地点。

  而正在林宴家。

  时烟已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过去,她的手里还捏着笔,保持着写字的姿势。

  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柔和的光芒铺展在她的周身,映衬着她那张瓷白光滑的脸。

  不知道是不是被光芒刺到,时烟的眉心始终紧皱。

  林宴拿起一本书来,找准角度和位置,帮她挡住了落在她脸上的阳光。

  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唇角漾着笑。

  时烟其实正在梦里。

  梦里的她23岁,那会儿她正在和周冬安交往。

  她挽着男人的手臂,遗憾地感叹:“啊……你在北城一中念的高中啊!要是我高中跟你在一个学校就好了,那样我就天天缠着你给我补课,既能拯救我的烂成绩,还能防止别的小姑娘勾引你。”

  “周冬安……”时烟忽而声音不甚清晰地梦呓着呢喃起来:“周冬安……”

  在她旁边的林宴也趴到桌上,和她相对。

  他的一只手还拿着课本帮她挡阳光,另一只手已经抬起来,轻轻地落到了她的脑袋上。

  他摸了摸她的头,而后手掌贴住她温热的侧脸,大拇指轻缓地摩挲过她细腻柔软的肌肤,低低地回:“我在。”

  小烟,我在这儿。

  作者有话要说:粑粑:媳妇儿做梦在喊我名字,我好感动,好敢动……

  被粑粑“动”的麻麻一jio把他踢开:你干嘛呢!滚开!

  粑粑:这么多年过去,我老婆还是这么泼辣:d

  周周:爸你怕不是抖morz

  粑粑:这是啥?求科普!

  一会儿零点还有一章!比心!随机掉落红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