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19 章 第19章

第 19 章 第19章

 热门推荐:
  其实,时周周从来不觉得母亲对不起她。

  她知道时烟这么拼命地努力工作挣钱都是为了她。

  在升入高中后没多久,她在学校里故意被张溪遥的小团体孤立,并且当时张溪遥带头散布抽烟事件是时周周栽赃嫁祸给她们,导致班上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跟时周周说话。

  那会儿时周周其实是真的产生过要转学的念头的。

  她想去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学校,重新开始。

  纠结了好几天,在张溪遥带着小姐妹再一次对她语言暴力后,时周周终于下定决心回到家跟母亲谈谈她要转学的事。

  那晚母亲回家回的很晚,是妈送回来的。

  母亲喝的醉意朦胧,在干妈无奈嗔怪她时,母亲呢喃着说:“我想趁自己还有干劲儿,赶紧多挣点钱,给我闺女攒着,这样万一哪一天我突然不在了,她也不会太穷苦,不会上不起学念不了书,不会饿着冻着……”

  任霏霏忍不住低声斥了时烟一句:“你瞎说什么呢!我们不都活的好好的嘛!”

  时烟搂着任霏霏笑,像是感慨:“世事无常你不知道?人会说没就没的。”

  “所以我要给我女儿提前铺好路。”

  任霏霏念叨她:“烟姐,你不要总为女儿活,也分出一点心给你自己,哪怕就分一点点,为你自己。”

  时烟摇摇头,“周周就是我的全部,我不为她活为谁活?”

  然后醉醺醺的她又伸出食指竖放在嘴边,“嘘”了声,压低嗓音,一本正经地对任霏霏严肃道:“不要让周周知道我为了她活,会让孩子压力大的!不能……不能让我们周周知道。”

  任霏霏无奈地抱着她,连连答应:“好好好,不给周周说,不让她知道。”

  只是……在听到母亲回家的那一刻就拉开门想要出来的时周周把这番话全都听到了。

  想要转学的念头渐渐消散。

  她不想再给母亲找麻烦。

  母亲天天工作都已经那么疲累,如果她还不让她顺心,只会增加母亲的负担。

  而时周周不想成为负担。

  ……

  时周周在听到时烟说那句“妈妈是第一次做妈妈”时,就已经控制不住情绪,掉下眼泪来。

  母女俩相拥着,抱在一起哭的泣不成声。

  好一会儿,时烟才稍微平复下来,止住哭,捧着时周周的脸给她擦眼泪。

  好像上次这样给女儿擦泪还是周周小时候了。

  因为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趴在地上哭。

  时烟让她自己起来,然后才温柔安抚着小家伙,给她擦掉了晶莹的泪珠。

  敞开心扉后,时周周终于明白,她所忐忑的,母亲也会害怕,她不知道要如何跟母亲相处才最好,母亲也拿不准。

  不过没关系,还有很多时间。

  妈妈,我们一起拉着手往前走。

  这天晚上,时周周破天荒抱着枕头去了时烟的卧室,跟时烟在一张床上睡觉。

  自从时周周五岁后就没有再跟母亲同一个房间过了。

  相隔十几年,母女俩终于又在一起同床共枕,说着女孩子之间的悄悄话,聊到大半夜都还精神饱满。

  到了后半夜,时周周终于困的要命,沾了枕头就熟睡过去。

  而时烟还毫无睡意,她侧身,支着脑袋,眉眼温柔地瞅着已经快17岁的女儿,嘴角不自觉地弯了柔和的弧度。

  时烟轻轻地抬手帮周周拨了下发丝,在心里道:“周周,妈妈这次一定会照顾好你。”

  .

  周四的体育课上。

  体育老师拿着计时器和记录本,对他们说这节课的测试项目是短跑。

  50米和100米。

  体育老师让他们按照学号一排六人站好队,不分男女组,先测50再测100。

  时周周升高二时成绩已经落到班里中游,学号并不靠前。

  而时烟和林宴因为是后来转学过来的,两个人的学号相挨拍在最后两位。

  所以站队时,时周周在队列的中间位置,小个子的时烟立在大腿长林宴身侧,在最后一排。

  体育老师和体委配合着,一人在起点一人在终点,对班上的同学一组一组地测评。

  时周周中规中矩地跑完后就去了操场边,等着时烟和林宴上场。

  终于轮到最后一组,在枪响的那一瞬,时烟就冲了出去。

  除了大长腿林宴在她前面,这组的其余四个人都被她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而且时烟如同一颗小钢炮,短短五十米竟然一直在不断地缩短和林宴之间的距离。

  尽管最终也没能超过林宴,但她的速度已经很快很快了。

  早就说要见识见识时烟短跑有多厉害的体育老师都对时烟能跑出这样的成绩很惊讶。

  “你破女子纪录了!”体育老师记下时烟的用时,笑吟吟地告诉她。

  时烟也笑了下,还没说什么,体育老师就又说:“一百米能不能再破个记录?”

  时烟:“我尽量。”

  体育老师挑了挑眉,回了句:“期待你一会儿的表现。”

  过了会儿,100米开始测。

  时烟不出所有人所料,又紧紧追着跑在第一位的林宴不放,两个人的距离被她一点一点地拉短。

  自然不会超过大长腿,但也因为前面有这么个飞毛腿,时烟被激发了更快地速度。

  最终被体育老师告知,她的一百米也破了女子记录。

  体育老师欣喜不已,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短跑这么有天分的女生了,真的很适合做短跑做动员!

  这节体育课结束要结束时,时烟被体育老师叫到一边,问她有没有意向往短跑运动员的方向发展,时烟还真没想过,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

  就在俩人还在商量交谈时,下课铃打响,学生可以回教室了。

  时烟看了眼还在场边等着她的时周周和林宴,对他俩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先走。

  时周周本就想去厕所,这下也没有再停留,和林宴一起回了教室后拿了纸巾就去卫生间了。

  就在她上厕所的时候,听到张溪遥在其他隔间阴阳怪气道:“不就是能跑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看她那小身板,跑这么快还不是因为她平胸。”

  “哈哈哈哈哈笑死了。”夏灵灵乐不可支。

  “那些男生都是视觉动物,她在跑道上的时候会为她加油喝彩,私下不定怎么揶揄她呢,这些男的谁不喜欢脸蛋漂亮身材也好的啊!”李蓉也附和。

  夏灵灵随即说:“你看那齐茅迟,不就被遥遥吸引住了吗?这两年来心甘情愿为遥遥赴汤蹈火,上次蒋宇丞盯着遥遥看,遥遥只稍微点拨了下,齐茅迟就替遥遥在男卫生间堵了他,要不是那个林宴突然出现坏好事,估计齐茅迟能教训得更厉害!”

  李蓉笑起来:“齐茅迟对咱们遥遥够痴情的,可惜啊,他就是个备胎保镖。林承才配得上遥遥呢!”

  “齐茅迟就是颗好用的棋子而已,指哪打哪。”张溪遥得意洋洋道,仿佛在故意向在另一个隔间里的时周周炫耀她连这种随时随地能拿出来利用的棋子都没有。

  三个人解决完,都没注意到存在感本就不强的肖意没了人影,陆陆续续往外间的洗手池走去。

  张溪遥一边洗手一边轻蔑地笑,又道:“话说起来,这时烟和时周周真不愧是亲戚,一个两个都平胸,平的仿佛飞机场。”

  她的话引来另外两个人的哈哈大笑。

  时周周推开门走出去,在她们身后冷眼冷语地问:“说够了没?”

  张溪遥知道时周周在里面,刚才那些话就是她故意恶心时周周的。

  她转过身,假装不知道似的左右看了眼,疑问:“你的小保姆呢?没跟着你啊?”

  面对一个时周周,她根本没什么畏惧的,猖狂地笑说:“没说够。小野种最近越来越不知天高地厚了,有个人在身边护着你你还真就飘了?真当我不敢动你?”

  时周周冷静地盯着张溪遥,面无表情,话语平铺直叙:“你父母尚在人世身体健全,那又怎样呢?有你这样连野种都不如的女儿真是他们这辈子最大的悲哀。”

  张溪遥登时目眦欲裂,咬牙切齿地冲上前揪住时周周胸口胸口的校服,恶狠狠地质问:“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时周周抬手,抓住了张溪遥的手指。

  掰开,然后扯住一根,使劲儿折。

  让张溪遥疼地表情扭曲一直痛呼。

  这段时间,时周周有事没事就让时烟带她练武术。

  但武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好的。

  不过时烟在这期间还教给她了一点实用的防身小技巧。

  比如现在她用的这个。

  时周周成功让张溪遥痛地喊松开她。

  在松手之前,时周周对张溪遥用很骄傲的语气说:“嫣嫣就能跑,就了不起。”

  “你要是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你也去破两个女子记录给大家看看。”时周周以牙还牙:“你跑得动吗?”

  张溪遥被时周周怼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还没找到话骂回去,时周周就甩开了她的手,警告:“别再自找麻烦,除非你想尝尝嫣嫣的身手会让你有多疼。”

  时烟和林宴这会儿都在女卫生间门口。

  肖意是跟着张溪遥她们一起来厕所的,她也知道她们来厕所是想堵落单的时周周。

  当面不敢忤逆张溪遥,她只能假装进隔间上厕所,在她们都在隔间的时候,提前从隔间出来偷偷溜了。

  她一路跑到教室,时烟还没回来,只看到了林宴。

  肖意只能告诉她时周周在厕所被张溪遥她们给围了。

  林宴没想过这个伤害过和周周友情的女生能帮周周,也来不及想太多,直接起身就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正好在经过楼梯口的时候,看到回来的时烟。

  时烟一听说那几个女生又找周周麻烦,立刻就奔向了厕所。

  林宴紧随其后。

  两个人刚走到女卫生间外,就听到张溪遥在说周周是小野种。

  时烟登时怒火中烧,正要往里冲,结果听见周周回击了一句很漂亮的话。

  时烟慢慢走进去,在不起眼的旁边看着周周一个人对抗着她们,特别勇敢。

  时烟的嘴角露出一抹笑。

  就该这样的周周。

  时周周第一次教训了张溪遥,临走前还眼神很凶地瞪了一直跟在张溪遥身边的夏灵灵和李蓉。

  把几个人吓的噤若寒蝉。

  然后一转身,就看到了她的母亲,正眉眼弯弯地对她欣慰笑着。

  时周周走过去,挽住时烟的手臂,俩人一起出了女卫生间。

  刚一出来,时周周就被林宴安抚地摸了摸头,夸赞:“好样儿的周周。”

  “对待这样的人就该以暴制暴。”

  时周周猝不及防被来了一记摸头杀,愣在原地。

  时烟立刻打开林宴的手,瞪了他一眼,然后就拉着时周周率先回教室了。

  而还留在原地的林宴,在张溪遥从女卫生间出来的那一刻,就伸出修长的手臂挡住了她的去路。

  “聊聊。”

  作者有话要说:粑粑:欺负我女儿?你死定了:

  掉落红包么么哒!

  感谢在2021040100:00:002021040110:33: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不可爱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可爱2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