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17 章 第17章

第 17 章 第17章

 热门推荐:
  时周周哭的泪眼婆娑。

  时烟心疼又难过,也从沙发上滑下来,跪在时周周面前,将女儿抱进怀里,手轻轻地抚着女儿的脊背。

  她哽咽着回答时周周:“是,我是妈妈,我是妈妈。”

  “妈妈回来了,周周。”

  时周周抬手抱紧时烟,哭的快要上不来气。

  一边哭一边呜咽:“那你为什么一开始不告诉我?为什么瞒着我……”

  时烟喉咙哽的发疼,说不出话来。

  她只是轻轻拍着时周周的后背,无声地安抚着女儿,陪着女儿一起掉泪。

  好一会儿,时周周才稍微平复了情绪,止住哭泣。

  时烟拉起她,两个人重新坐进沙发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时周周的话语带着浓重的鼻音。

  时烟沉吟了下,轻轻蹙眉道:“我也说不清楚,周周。”

  “我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是这副模样了,随身带的那个包包里只有我给你看过的身份证和户口本。”

  “那天我回家里来找你,其实想直接告诉你我就是妈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说不出来,就好像突然成了哑巴。”

  时周周震惊又诧异,“可是,我刚刚喊你,你能应,现在你也能提你是我妈啊。”

  时烟也不懂,摇摇头:“我不知道原因。”

  她说完就在脑子里试图喊系统,结果叫了好几次,系统都不鸟她。

  如果不是第一次的时候她真的跟系统对过话,时烟都觉得这系统是被人设定好的程序,她触发了什么机关,系统就吱一声,平常完全没有任何存在的迹象,每天都在持续掉线。

  过了片刻,时周周猜测说:“会不会是……我把你认出来了,所以你就可以说了?”

  时烟怔愣了下。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母女俩没有过多地纠结这个问题。

  时烟好奇地问时周周:“你怎么知道是我?一般人就算我直接说出来,也不会信我。”

  时周周歪着头轻笑,眉眼都弯了起来,“太像了。”

  “你说话的语气,还有一些喜好,很多很多地方都会让我想起妈妈。”

  时烟的嘴唇翘了翘,抬手在时周周的脑袋上揉了把。

  随之而来的,是突然的沉默。

  虽然时周周早就怀疑陪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儿是母亲,可真的验证了她的猜测是正确的,她突然又觉得有些别扭。

  说不上来的不自然。

  毕竟现在的母亲和她年纪一般大。

  时烟看了眼客厅的电子石英钟,对时周周说:“不早了,快回屋睡觉去。”

  时周周立刻起身,在走之前帮时烟把手机捡起来,递给了她。

  然后就听话地往房间走去。

  这近两个月她一直睡母亲的卧室,这会儿也习惯性地进了时烟的卧室。

  须臾,时周周又窘迫地从时烟房间里走出来,有点讷讷地指了指自己的房门,对时烟说:“那我回我自己房间去睡了。”

  时烟还没说什么,时周周就红着一张脸快速道:“妈妈晚安。”

  时烟失笑,“晚安。”

  时周周回到自己的房间后,靠着房门深深地呼了口气,然后脸上就漾开了笑。

  一边笑一边又掉眼泪,最后靠着门板抱膝坐在地上,像个傻子一样又哭又笑。

  这段时间陪在自己身边的人居然是母亲。

  陪伴她肯定她保护她的人,一直都是母亲。

  她不断地眨着眼,抬手擦眼泪,又吸了吸鼻子,还是控制不住地掉泪。

  时周周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

  小时候丢过最心爱的自动铅笔,后来找了回来,她记得她当时特别开心。

  这些年大大小小丢过很多,之后也找回来不少,但没有什么,比这次的失而复得更让她欣喜。

  欣喜到喜极而泣。

  时周周坐在地板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彻底消化掉了母亲就是这近两个月来陪在她身边的好姐妹石嫣这个事实。

  她缓慢地站起来,挪步到床边,直接扑进了大床里。

  将脸埋进有母亲味道的被褥中,两只腿弹了弹,闷闷笑出声。

  时烟回到自己的卧室后,睡前掏出身份证看了眼。

  上面的名字已经变成了“时烟”,其他的倒没有变化,生日还是她重生回来的那天,10月16。

  时烟打算等周一去了学校就找班主任一趟,告诉他自己改了名字。

  让学校的系统以后录入她的名字就录时烟。

  时烟嘴角微微勾着将身份证放起来,拿起自己的手机来。

  手机屏有些碎,但不影响使用。

  她轻松地用指纹解开了屏幕锁,点进去。

  在看微信的时候,发现被她设成星标好友置顶在最上方的女儿的微信那栏,在她车祸去世后又有新的聊天内容。

  时烟戳开,在和女儿的聊天框里看到了女儿这近两个月来,女儿单方面给她发的所有消息。

  妈,我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20191009

  妈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那么晚都不回家让你担心,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20191012

  我还是接受不了,我要在家等你,你没有去世,你只是上班了,是出差了,你总会回来的对不对,妈妈?20191016

  ……

  妈,我遇见了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他叫石嫣……20191102

  妈,石嫣是你吗?20191102

  ……

  你们都喜欢喝咖啡,她跟你一样也要拿铁不加糖,还都对芒果过敏。20191130

  时烟有些意外周周居然知道这些。

  看来这小丫头确实怀疑她的身份好久了。

  时周周无奈地笑了笑,关掉手机躺回床上。

  闭上眼后回想起来的都是这段时间和周周以朋友身份相处的各种开心日常。

  时烟突然有点忐忑,又睁开了眼睛。

  她忍不住想,周周现在知道了她是妈妈,会不会以后就不跟之前一样有什么话都毫无顾忌地告诉她了吧?

  她能把她遭遇的事情,不管好的坏的,都没有保留地告诉石嫣。

  但现在,在周周眼里,石嫣变成了时烟。

  也就是说,朋友成了妈妈。

  那……她还会和面对石嫣时那样,对她有什么就说什么吗?

  还是说,一切打回原形,受了什么委屈都不肯告诉她?

  时烟不想她周周的关系变成原来那般,明明是母女俩,却基本毫无交流。

  上一世她觉得拼命工作努力攒钱给女儿更好的生活是最重要的,现在她不这么认为了。

  钱再多也抵不上和女儿多相处一日来的重要。

  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忽视了女儿的成长。

  她绝对会陪着女儿,照顾好她唯一的宝贝,要让她的周周开心快乐平安健康地生活。

  时烟的担心成了真。

  第二天早上起来后,时周周出了卧室一见到她,先是愣了下,然后就规规矩矩地叫了声妈妈。

  时烟笑着让她过去吃早饭,时周周就乖乖过去,和时烟一起吃了时烟亲自做的丰盛又有营养的早餐。

  这在时烟重生回来之前是时周周几乎没有过的待遇。

  但这段时间,她几乎每天早上都能吃到母亲做的早餐,晚上也会尝到母亲烧的晚饭。

  时周周吃着母亲做的热粥,心想,这样就很好。

  不奢求太多,只要这样,就很好。

  .

  时烟和时周周说好私下没别人的时候可以叫她妈妈,其他时候就和在学校时一样管她叫嫣嫣就行。

  周一一到学校,时烟就去了班主任的办公室,把自己改名字的事情告诉了何运清,在何运清的帮助下,弄好了她在学校系统里录入的名字。

  时烟回到教室后把自己改名的事告诉了林宴,林宴神情略惊讶,但也没多嘴说什么这下她的名字跟他房东的名字一模一样的话。

  上周期末考试的成绩已经统计了出来。

  每个班人手一份成绩单。

  让很多人大吃一惊的是,林宴这个才来还没俩月的转学生居然排名第一。

  而且年级排名也是第一。

  “我勒个大草!林承被挤下年级第一了?!”

  “震惊我全家,林宴不仅打架牛逼,学习也牛逼!这他妈的小女生都要崇拜死他了吧!”

  “别说了,我一个男的都开始崇拜他了。哎你说我也去理个板寸,能不能变得跟他一样厉害?”

  ……

  而另一位转学生时烟,则就和林宴非常不同了。

  时周周从上往下顺着名次找,一直找到最底部,才在倒数第二排看到了时烟的名字。

  倒数第一是齐茅迟。

  时周周:“……”

  母亲强大的滤镜突然碎了一地。

  她妈妈学习这么烂的吗?

  哦……好像是很烂。

  时周周忽然想起许久之前时烟跟她提过,时烟上学时成绩不咋地,除了英语强,其他科目基本都垫底。

  时周周看了看时烟每科的分数。

  果然。

  英语能考145分的人,最后在班里名词倒数第二,其他科的分数不用想也知道有多惨不忍睹。

  中午吃饭的时候林宴说时烟:“就你这点分数,上个家里蹲?”

  时烟:“……”

  她女儿就在旁边呢!

  老母亲觉得面子里子都要挂不住了,感觉自己那高大伟岸的母亲形象即将在女儿心中全面崩塌。

  时烟一冲动,半真半假地解释:“我这刚转学过来,不适应,这边比我们那边进度快,知识点挖的也深。”

  紧接着就立了个巨大无比的flag:“等我下一次肯定能考好!”

  林宴轻嘁着笑了声,一脸不信,嘴也很诚实:“就靠你自己?我不信。”

  然后扭脸问时周周:“周周,你信吗?”

  时周周看了眼母亲,不敢说不信,她又不擅撒谎,最后就折中说了句:“我信一半吧。”

  时烟和林宴两脸懵逼。

  信一半是什么操作?

  食堂午饭的菜品里有胡萝卜,这次时周周也不把胡萝卜往外夹了,特别乖地将胡萝卜片一口一口地吃下了肚。

  林宴还觉得挺惊讶,问她:“周周,你不是不喜欢胡萝卜吗?”

  时周周的脸颊泛红,她快速地扑闪了几下眼睛,只好说:“我吃的。”

  林宴轻眯了下眼,没再说什么。

  只是意味不明地笑了下。

  时周周吃着饭忽然又想起来,林宴对她承认过他喜欢石嫣。

  那……时周周的心情有点复杂。

  这个同学兼房客天天和她还有母亲朝夕相处,该不会就是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吧?

  时周周默默地抬眼瞅了瞅林宴,又扭脸看了看母亲。

  她心底几乎敢肯定母亲不会答应林宴。

  毕竟追求母亲的是和她女儿一般大的男生,母亲怎么可能看得上并且接受他?

  没这个可能。

  在吃完午饭回教室的途中,林宴被追上来的蒋宇丞拉着问数学题,两个人男生聊着聊着就落后了她们一截。

  时周周往后瞅了瞅发型几乎相同的两个男生,又扭回脸来,挽着时烟的胳膊悄悄地问她:“妈,如果学校有男生喜欢你……”

  时烟瞬间蹙眉,“你妈我可做不出带坏小孩子的事情来。”

  她说完又笃定地对时周周说:“我没心思谈情说爱,只想好好陪着你,跟你一块学习,和你一起考大学。”

  时周周其实倒更希望时烟多为自己考虑考虑。

  上辈子时烟在怀了孕后未婚夫就出事死亡,后来那么长时间,她都没有再谈恋爱,更不我说结婚给周周找个后爸。

  虽然她是个工作狂,可她一辈子都在为周周活。

  周周更想这一次时烟可以为自己活。

  做自己想做的事,和自己喜欢的人谈恋爱,哪怕对方是她同学也无妨,只要母亲喜欢。

  但她没有把这些说出口。

  因为林宴和蒋宇丞赶上来了。

  当天下午放学前的最后一节自习课。

  班主任何运清拿着成绩单进了教室,简短地总结了一下一次期中考试,然后就让全班同学去到走廊,开始按照这次的成绩开始选座位。

  第一个被叫进教室的自然是年级第一林宴。

  林宴根本没有犹豫,直接在后门进去,没走两步就坐到了自己现在的那个座位上。

  接下来,被叫到名字的学生陆陆续续地进了教室选座位。

  时周周本来名次都掉到班级中游了,这次进步了不少,排在第12名。

  也是很靠前进去的。

  她也没有动位置,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蒋宇丞进了教室就想往林宴旁边坐,被林宴轻咳一声给定住脚步,然后在林宴极具压迫性的视线下,只好放弃了要坐在今晚身旁的想法,转而寻其他的位子。

  后来也有几个想要接近林宴的男生女生想做林宴的同桌,无一例外全都被他给瞪跑了。

  而和林宴情况不同的是,时周周旁边的位置始终没有人想要选,不过这也倒遂了她的愿。

  她私心地希望能承到母亲选坐时她的旁边还是空的。

  张溪遥名次不算靠前,等她进教室选座位时已经没几个好位置。

  最终她勉为其难坐到了时周周的前面,表情一脸嫌弃不满,嘴里嘟嘟囔囔。

  和她同桌的是她其中一个小姐妹夏灵灵。

  走廊里的同学越来越少。

  到最后,只剩下齐茅迟和时烟大眼瞪小眼。

  齐茅迟被时烟打过两次,在他这里,这个看起来娇小玲珑的女生实在彪悍。

  心底对时烟不由得有些发怵。

  他偏过头,不看时烟。

  胸腔里却莫名地发出了如擂鼓一般扑通扑通剧烈的声响。

  时烟看他只是因为她回想起了这个男生欺负过周周。

  不过他安静不作妖的时候,看起来还挺人模狗样的。

  “你这段时间似乎还挺老实的,”时烟平静地低声对齐茅迟说:“继续保持。”

  齐茅迟:“……”这话说的怎么这么像他妈,唠叨死了。

  就在这时,时烟被班主任叫了名字。

  她走进教室,仅剩的两个空位一个是周周的同桌,之前蒋宇丞的位置;另一个是林宴的同桌,之前就是她的座位。

  时烟根本不用思考,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回原位,径直从林宴身边走过,笑盈盈地一屁股坐到了时周周的外侧,当了周周的同桌。

  同时也成了林宴的前桌。

  时周周和时烟相视而笑,林宴在后排瞪着她俩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他还没缓过神来,一个人就坐到了他的旁边。

  心情正不爽的林宴扭脸瞅向齐茅迟,眼神冷如冰。

  几乎要被林宴的目光杀傻的齐茅迟:“……”

  不敢说话。

  .

  这周接下来的几天和原来几乎无差,三个人一同上学,偶尔林宴会和时烟还有时周周一起吃顿晚饭。

  唯一发生了变化的是时周周对时烟的态度变化。

  从原来的毫无芥蒂变成了现在的有所拘束。

  不管是吃饭开始吃不喜欢的胡萝卜,还是当着时烟的面儿不敢再在大冷天吃冷喝凉,抑或其他一下琐碎的小事情,时烟都能察觉到周周因为她是妈妈而对她放不开手脚了。

  就连聊天说话也没原来她是石嫣时更随意自然。

  周周好像已经把她自己放回了女儿该在的位置,而母亲时烟现在显然还不是那个能让她无话不说的好闺蜜。

  时烟觉得不能这样下去,她陪着女儿就是想多了解她,尽可能的融入她的生活,减少她们母女间的隔阂和芥蒂的。

  于是,这个周六早上,时烟在做早饭的时候全程思考,最终决定,今天晚上睡前母女俩要好好地谈谈心。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时烟打开门,是林宴。

  外面太冷,时烟让林宴进来。

  林宴跟着时烟走到客厅,邀请她:“之前一直过来蹭饭吃,今晚我请你跟周周吃饭吧。”

  时烟还未说话,睡眼惺忪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周周就习惯性地喊:“妈……”

  话音未落,就看到林宴正立在客厅里。

  时周周一愣,神志霎时清醒了一大半。

  情急之下,她硬生生地把话给掰了回来:“……呀!”

  作者有话要说:周周:妈……呀!吓死我辽

  麻麻:我要努力学习给周周做个好榜样!

  周周:妈你可以的!

  粑粑:笑而不语.jpg

  麻麻:嗷呜!我不可以!我被学习搞死了!

  粑粑:从今天起,我的别名叫学习,谢谢:d

  感谢支持呀,留评送红包,到下夹子前都可以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