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16 章 第16章

第 16 章 第16章

 热门推荐:
  回到家后时烟进了厨房去做饭。

  时周周趁时烟不注意,自己跑去了水果超市。

  她在超市里买了盒装的芒果,为了不让自己的目的性看起来那么明显,时周周特意拿了时烟生前最爱吃的火龙果,又随手拿了其他几种水果,这才去结账。

  等时周周拎着水果袋子走到家附近时,就看到时烟身上只穿了件毛衣和还没换下来的校服裤子,脚上踩着软底拖鞋急匆匆正从外连楼梯上往下走。

  林宴跟在她的身后,手里拿了件外套,正在急切道:“时烟,你别急,先穿好衣服,天太冷了,别冻着……”

  时烟一下来,就看到时周周好端端地站在她面前,手里提着个水果袋。

  时烟瞪着她,眼眶通红,表情慌乱。

  窝了一肚子怒气的她本来想发火的,想骂女儿两句,像往常那样没好气地骂她。

  可在慢慢地走到时周周跟前后,时烟只抬手抱了抱女儿,声音很轻地在时周周耳畔处呢喃:“你出门买水果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听得再仔细些,还能听出她声音里的微哽来。

  时烟是真的害怕。

  她出事那晚,周周就不见踪影。

  她刚才从厨房出来,嘴里喊着周周,根本没有人应。

  她找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女儿的影子,时烟一下子就慌了。

  她和女儿永远地分隔过一次。

  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可以再次陪着女儿,时烟经不起同样的打击。

  关心则乱的她完全无法思考,就这么奔出家门,一边高喊林宴的名字一边往楼上跑,问他有没有见到周周。

  在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后,时烟一刻不停地转身下楼,要去找女儿。

  然后就看到,她的女儿安然无恙地站在家门前。

  她当即彻底松了口气。

  时周周眨巴了下眼,心底有些懊恼愧疚,怪自己出门没有告诉她。

  嘴上很乖的认错:“抱歉,下次注意。”

  林宴见只是虚惊一场,也跟着松了口气。

  可他还是走过来,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浑身凉冷的时烟身上。

  然后看向时周周,说道她:“下次不能再这样一声不吭不见踪影了,吓死个人。”

  心虚理亏的时周周连连点头。

  她从袋子里掏出一盒冬枣来塞给林宴,“给你吃。”

  林宴愣了愣,道谢:“谢谢。”

  时周周拉着时烟的手回了家。

  时烟到家里后情绪缓了过来,又变成了那个活泼开朗的石嫣。

  她把林宴披在她身上的外套摘下来,挂到衣架上,嘴里嘟嘟囔囔:“忘了把衣服给他,算了,明天给。”

  时周周直接把水果袋子放进了厨房,和时烟坐下来一起吃晚饭。

  “嫣嫣,”她喊了时烟一声,又向她认真地道歉:“对不起,刚才是我疏忽了……”

  时烟笑了笑,摆摆手道:“不打紧,你没事就好。”

  “我也是担心你,毕竟大晚上的,你又一个人……”

  时周周多嘴问了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时烟微微怔忡。

  她总不能说,因为我是你妈,对你好根本不需要理由。

  时烟反应很快地回:“因为你对我也很好呀!”

  她漂亮的桃花眼弯起来,勾人又漂亮。

  好像没什么破绽。

  确实是这样。

  是时周周允许时烟白吃白住白用,而时烟只不过陪伴着她,让她不再太孤单。

  也保护了她,让她拥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时周周抿嘴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晚饭过后。

  时周周去洗水果。

  不多时,她端过来一盘水果。

  时周周将果盘放下,拿了一颗芒果递给时烟,问她:“给你。”

  时烟没有接。

  她盯着这个芒果,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嘴角泛起浅浅的笑,然后对时周周略带抱歉地说:“对不起啊周周,我对芒果过敏,不能吃这个。”

  听到她这句话,时周周基本已经确定,眼前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孩子,百分之九十九是母亲。

  尽管太不符合常理。

  可是周周无法不信。

  她用芒果试探,就是因为母亲对芒果过敏。

  小时候她并不知道这件事,后来某次,她在幼儿园表现好,考试就奖励了她一个又大又好的芒果。

  时周周在幼儿园护了那颗芒果一整天,自己也不吃。

  等到放学回到家,她趁母亲做饭的时候偷偷剥了芒果皮,然后沾满了黄色芒果汁的双手捧着滑溜溜的芒果肉,开心地跑去厨房,举高手心的芒果,对母亲说:“麻麻,给你次!”

  “介……介是我在幼儿园赢的奖腻!牛着给麻麻!”

  时烟低头看到小不点女儿仰着头,眼睛清澈无比,眨呀眨的,满目期待,一脸要求夸奖的表情,就很舍不得让女儿失望半分。

  所以那次,时烟吃了时周周给她剥的芒果。

  当然也不出意外地过敏了。

  那晚来家里蹭饭的任霏霏一进门就看到时烟正在和时周周你一口我一口地共吃一个芒果,惊叫道:“烟姐!!!”

  时烟立刻用眼神示意她不准大惊小怪。

  可后来任霏霏还是瞒着时烟偷偷告诉了时周周,告诉她,妈妈吃芒果过敏,所以不要给妈妈吃芒果。

  时周周那会儿还小,很多事都记不住。

  却偏偏把这件事记得清清楚楚,一直记到现在。

  时周周假装惊讶,怕自己不自然引起怀疑,特意低下头,用落下来的头发挡住表情,然后才略带抱歉地对时烟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对芒果过敏。”

  时烟笑了下,语气明快道:“没事啊。”

  这个插曲过后,时周周给时烟剥了她喜欢爱的火龙果。

  两个人一边吃水果一边看电视,没有呆到很晚,就各自回房间睡觉了。

  时周周这晚有点失眠,酝酿了很久才慢慢地睡着。

  结果又做了个梦。

  梦里的石嫣在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欣喜若狂地摇晃着她的肩膀说:“周周,我是妈妈呀!”

  时周周被她晃的头晕,无奈道:“好啦,我知道你是我妈!”

  时烟反而很意外,不解地问:“你怎么这么轻易就相信了?”

  梦里的时周周心想,都叫“shiyān”,都无条件对我好,训斥我的时候语气简直一模一样,还都会武术,对芒果过敏。

  这么多相同的地方,你不是我妈就怪了。

  再醒来时,外面天光大亮。

  时周周揉了揉凌乱的头发,睡眼惺忪地坐起来。

  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个没什么逻辑的梦,梦见石嫣亲口说她是她妈妈。

  时周周穿着睡衣走出卧室。

  时烟已经把早餐给准备好了,见她出来了,连忙对她招手:“周周,快来吃早餐,我做了鸡蛋薄饼和胡萝卜汁!”

  时周周:“……”

  又是胡萝卜汁!

  .

  当天傍晚。

  时周周收到了林承发来的一条微信。

  承:来个定位,我过去。

  时周周也没废话,直接甩了个地址给他。

  林承随后又发来一条:半个小时。

  时周周没回。

  半个小时后,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时周周家门外。

  时烟正巧出门上楼喊林宴过来一起吃,两个人正下楼呢,就看到车身干净到反光的轿车里,驾驶位走下来一个中年男人。

  他绕到车的另一边,打开后车坐的门。

  身着灰色羊毛衣外搭黑色风衣的林承从车里下来。

  司机又打开后备箱,把林承准备的礼物递到少爷的手中。

  就在司机要开车原路返回的时候,坐在车里的他透过挡风玻璃不经意间往时烟那边瞅了眼,表情震惊地僵滞了瞬,目光里充满了不可置信。

  还没来得及再仔细看,林承就不耐地敲了敲车窗让他赶紧离开。

  司机只能即刻发动车子。

  时烟和林宴看到林承坐着豪车过来吃饭,面面相觑了一眼。

  时烟率先喊:“林承!”

  林承看到他们,先是笑了笑,问时烟:“周周呢?”

  时烟指了指家里,笑说:“在家里呢。”

  然后就对两个男生笑吟吟道:“进去吧,晚饭我都准备好了。”

  林承抬脚要跟上时烟的那一刻,看到林宴也跟着走了过来,睨了林宴一眼,特别不满道:“你怎么也来?”

  林宴挑眉,皮笑肉不笑地反问:“我怎么就不能来?”

  时烟看到她俩一见面就要掐起来,回头对林承说:“林宴是周周家的租客,平常周六也会过来一起吃饭,别介意啊。”

  林承佯装大度地笑笑:“不介意。”

  等时烟扭过头背对他们,他就默默翻了个白眼无声哼了下。

  时烟带着两个男生进家门的时候,时周周正在房间拿着母亲的手机垂眼沉思。

  想要确定石嫣到底是不是母亲,可以用这个手机上的指纹解锁试一下。

  如果能解开……

  时周周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一声扬声高喊:“周周!林承来了!”

  时周周把母亲的手机放到抽屉里,关好,转身出了卧室。

  她在家里穿的比较随意,很简单的米白色修身毛衣和宽松的休闲束腿裤,衬的本就身材高挑的她腰细腿长。

  林承立在客厅,亲眼看着平日在学校里规规矩矩扎着高马尾的是周周此时长发柔顺的披散开,如瀑布一般。

  她脸上的表情总是很淡,又让人感觉很认真。

  配上今天这样的打扮,有种温婉柔雅的气质在不断地蔓延。

  时周周看到林承后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嗨!”

  林承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起来,对她笑了笑。

  时周周没在意,她很快就撇开了视线,只是对林承轻声道:“坐吧。”

  然后扭脸,看向旁边歪身靠墙双手环胸一脸不爽的林宴,又说:“林宴,你也过来坐。”

  林宴被女儿照顾到,这才露出一丝笑意,自然地走过来,扯了把椅子坐下。

  林承防止林宴最终会和时周周座位相挨,选了林宴旁边的位子落座。

  时周周进了厨房帮时烟拿碗筷,两个人很快就一前一后地走了出来。

  最后是周周坐在了林承对面,时烟坐在了林宴对面。

  就在四个人碰了杯要动筷时,门铃响了起来。

  时周周离开餐桌去开门。

  任霏霏拎着带着走进来,声音轻细温柔:“周周,干妈给你买了好吃的,今晚有空,过来陪陪你,你那同学呢……”

  话还没说完,任霏霏就看到了餐厅里围绕餐桌而坐的三个人,其中一个她还没见过。

  任霏霏微微愣了下,“……有同学在啊?”

  时周周应:“嗯……一起吃个饭。”

  任霏霏还挺喜欢见到这种场面的,真心地为周周开心。

  这让她觉得,这孩子没有陷在失去母亲的悲伤和痛苦中。

  任霏霏帮时周周把东西放进冰箱,连同几瓶酒。

  酒是她给自己准备的,本来是想喝点的。

  既然周周家里有同学,任霏霏不想打扰他们,将东西归置好就打算离开。

  时周周拽住她的衣角,轻声喊:“干妈……”

  任霏霏看出来周周想让她留下来,她笑了笑,拉着时周周的手去了客厅,然后压低声音含笑道:“我今天就不留了,改天再过来,你先招待好朋友。”

  时周周乖乖地点点头,任霏霏笑着在她的脑袋上摸了把,走之前嘱咐时周周:“冰箱里的酒你和住在家里的那姑娘别碰啊,那是给我自己准备的。”

  时周周继续点头,听话地答应:“好。”

  等任霏霏离开,时周周回到餐厅重新坐下,林承的目光从她走进餐厅就一直追随着她动。

  他的脑子里不受控制地回闪着刚才时周周特别粘人地拽住她干妈的衣角,那动作活像个不想让家长丢下自己的小孩子。

  还有点……撒娇的意味。

  就很突然的,林承觉得时周周冷淡的表皮下,藏着会撒娇会任性的属性。

  特别有反差萌。

  林宴见林承直勾勾地盯着女儿瞅,不满地轻“啧”,很不客气地用胳膊肘拐了林承一下,在林承扭脸看向他时,林宴又语调散漫敷衍道:“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可他的表情语气根本没有半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林承知道林宴为什么看他不顺眼,挑挑眉,回了句:“没事。”

  然后自己也用胳膊撞了林宴的手臂一下,继续道:“我撞回来了。”

  林宴:“……”

  这小兔崽子就你这种对岳丈的态度活该没老婆我家周周绝对不会喜欢你我也坚决不同意你和周周在一起臭小子还敢欺负我你没机会了:

  他表面露出官方微笑,却在心里一口气把林承数落了个狗血淋头。

  时烟瞅着对面这俩憨憨,深觉这俩男生完全就是幼稚的恋爱小学鸡。

  怎么还跟幼儿园的小朋友似的你撞我我必须撞回去了呢?

  这较得什么劲儿?

  吃饭的时候林承和林宴全程明刀暗枪明朝暗讽的,时烟就笑吟吟地看着他俩斗嘴互怼。

  时周周基本没说话。

  沉默的她其实一直在脑子里计划接下来要怎么试探石嫣。

  该用什么办法,能够让石嫣顺利试一下母亲的手机指纹解锁呢?

  总得等她睡着。

  可她睡觉会回房间,如果自己偷偷开门进去,万一她睡眠浅,很容易被发现。

  时周周怔怔地盯着桌上那盘虾仁蛋羹,大脑飞速地转动。

  片晌,她漂亮的眼睛动了动。

  时周周有了想法。

  与此同时,一只端着瓷碗的手伸了过来。

  林承见时周周一直盯着那盘虾仁蛋羹瞅,便动手给她盛了一碗,放到了她的手边。

  时周周有点猝不及防,双手往后挪了下,没有和他的手触碰到。

  林承也不介意,只道:“吃吧。”

  时周周有些茫然,礼貌地回:“啊……谢谢。”

  今晚在旁边冷哼了一声,也不甘示弱,老父亲给女儿夹了块红烧排骨放到了她的盘里,“周周,吃排骨。”

  时周周被他俩搞得手足无措,也摸不着头脑,继续讷讷地道谢:“谢谢。”

  时烟就在旁边好笑地看着这些小屁孩折腾,也怪有意思的。

  吃完晚饭后,林宴帮着时烟把东西收进厨房的洗碗池。

  时周周正在外面擦餐桌,林承立在她的旁边,有点没话找话地说:“周周,谢谢你今晚的招待……”

  时周周的停了动作,仰脸望向林承,话语平静无波:“应该的。”

  林承的那双桃花眼染尽笑,让他整张脸都柔和下来。

  他适时邀请,对时周周说:“你什么时候方便,可以去我家吃饭……”

  时周周立刻就拒绝道:“不用了。”

  停顿了一秒,她解释说:“之前你不止一次地帮了我,今晚是感谢你。”

  潜在意思像是在告诉林承,今晚过后我们之间两清了,也不必再请来请去。

  让林承觉得,时周周在和他划清界限。

  林承脸上笑容微滞。

  他抿了抿唇,好似不甘心,试图解释:“你别多想,我的意思是,请你和石嫣你们去家里吃饭,我们……不是朋友吗?”

  时周周的手离开桌子,站直身体,和林承对视了片刻。

  时周周没有说话,可林承从她清澈的眼眸中看到了抱歉的情绪。

  他忽然很丧气,也觉得很难堪。

  原来只是他一个人单向的错觉。

  骨子里的骄傲和自尊不允许林承再在这里呆下去。

  在临走前,他又停下来,没有转身,问了时周周一个问题:“你喜欢林宴是吗?”

  时周周直接被问懵了。

  她不愿意和林承过多的扯上关系,其实更多的是因为林承在学校太受欢迎,喜欢他的女生不计其数。

  跟他走近了,也许又要重蹈覆辙,给她和嫣嫣在学校里带来不少麻烦,或许还会成为很多女生的公敌。

  比如昨晚遇到的那几个女生,就是因为林承才特意堵住她和嫣嫣的。

  时周周只是不愿意让自己和时烟再陷入那种境地。

  她还没回答,林承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时周周那句“不喜欢”卡在了喉咙,没了机会说出口。

  时烟和林宴躲在厨房听了全程。

  在林承说请时周周和时烟的时候,林宴轻嘁了下。

  在林承问时周周是不是喜欢林宴的时候,林宴比任何人都紧张。

  最后时周周什么都没说也让他怪慌张的。

  从厨房出来时,时烟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故作意外地问时周周:“周周,林承呢?”

  时周周说:“走了。”

  林宴没说话,看了看时周周,又瞥开眼,再瞅瞅她,又一个人沉思。

  因为林承那句话,林宴在想,周周会不会也误会了?

  他对她好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而是想当她爸爸的那种喜欢。

  老父亲觉得该和女儿讲清楚,不能让那个臭小子误导了女儿,万一周周被林承的话影响到,也觉得他喜欢她,那不就……操蛋了吗!

  于是,在时烟拿了水果去厨房削皮切块的空档,林宴逮住了和时周周单独相处的机会,背着时烟暗戳戳地对女儿说:“周周,有件事我得跟你说清楚。”

  时周周目光茫然不解,点头,话语平静:“你说。”

  “我是喜欢你。”

  时周周当场如遭雷劈:“!”

  林宴又道:“但不是那种喜欢……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你懂吧?”

  时周周立刻感觉自己活了过来,呼地松了一口气,“啊,懂。”

  “好朋友之间的那种喜欢?”

  林宴打了个响指,“对对对!”

  他也终于舒了口气,弯唇笑道:“你能明白就太好了!”

  时周周“嗯”了下,旋即想起来什么,又扭脸扬起头来,看着林宴,问他:“你……”

  林宴疑问:“什么?”

  时周周看了眼厨房的方向,时烟还没出来。

  “你是不是……喜欢嫣嫣?”

  林宴登时有种被女儿看透的窘涩,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嘿嘿笑了笑,完全没了在学校里面对别人时的酷哥气势。

  “你看出来了?”

  时周周点了点头,“挺明显的。”

  然后转念一想,如果石嫣真的是母亲,那……这……

  不就成了“我同学想当我我继父”吗???

  时周周混乱了。

  时烟端着果盘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林宴正要走,时烟扬声问:“不吃点水果啦?”

  林宴回头看了她一眼,笑说:“不了。”

  时烟放下果盘,追过去把衣架上的那件他的衣服摘下来递给他:“你的衣服。”

  林宴接过来,勾了勾唇,“早点睡,晚安。”

  时烟没当回事,转身再回到客厅的时候,时周周已经拿出了任霏霏放进冰箱的酒。

  时烟看到她这要喝酒的架势,刚要没好气地说道她,时周周就率先开口道:“嫣嫣,可以陪我喝点酒吗?”

  “我有点想我妈妈了。”她轻声呢喃。

  时烟心潮涌动,没有阻止她,走过去和时周周在沙发里并排坐下来。

  她们关掉客厅的灯,一起看着电影喝酒,时烟还时不时地喂时周周吃点水果。

  就这么消磨着时间。

  然后,喝了酒犯困的时烟没有撑到电影结束就靠在沙发里睡了过去。

  时周周放下手中的酒瓶,小心翼翼地起身,去了母亲的卧室,拉开抽屉拿出母亲的手机。

  再原路返回到客厅,在时烟的身侧蹲下来。

  时周周伸出手,轻轻地抓住了时烟的右手大拇指。

  她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几乎要从胸膛里迸裂。

  时周周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

  她心中怀着巨大的期待,同时又怕最终得到的是无尽的失望。

  女孩子抬起攥着手机的那只手,整只手都在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着。

  石嫣的大拇指和手机的he键一点一点地抖动着靠近,靠近……

  时周周甚至不敢眨眼睛,她的牙齿咬紧下唇,呼吸都屏住。

  指腹贴在了he键上,她摁着时烟的手指轻摁了he键。

  下一秒,时周周亲眼看到,锁屏界面上弹。

  手机指纹锁……解开了!!!

  时周周倏然全身脱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攥着时烟手指的手垂落下去,手中的手机也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时烟被吵到,茫然地睁开了眸子,睡眼惺忪。

  她看到时周周坐在地板上,眼里蓄满了泪水,震惊错愕地盯着自己。

  时烟还没缓过神,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突然就听到时周周带着哭腔哽咽喊她:“妈……”

  时烟的神志根本还未清醒,这下又见到女儿哭,心慌意乱间本能地就应道:“哎。怎么了周周?”

  她坐起来,伸手要去给女儿擦眼泪,皱着眉心疼地问:“怎么哭了?”

  时周周的眼泪噼里啪啦地往外落,她抽噎着问:“你是我妈对不对?”

  混着时周周这句话同时响起的,是时烟脑子里的一道声音。

  系统冷漠机械的话语猝不及防钻入她的耳畔:“恭喜宿主解锁真实身份。”

  时烟的脑中霎那间又出现了那个由无数小方格组成的面板。

  真实姓名:时烟

  当前年龄:17岁

  出生日期:12月24日

  目前就读学校:北城一中,高二1班

  作者有话要说:干妈:我就是个送酒的神工助具攻人

  系统:勿cue,该出来的时候本工具系统自然会出来冷漠.jpg

  粑粑:老婆掉马了那我呢?女儿叫妈妈了那我呢?系统都上线了那我呢?

  粑粑:孤独,寂寞,冷。需要老婆抱抱亲亲暖床床才会好。

  周周:那女儿能为你做点啥呢?

  粑粑:给爹倒杯暖胃胃的温水水叭乖女儿:d

  麻麻:你自己没手?

  生物链最底端粑粑:委屈.jpg

  感谢资瓷!留评送红包呀,到下夹子之前都可!

  感谢在2021032911:21:092021033123:04: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幼儿园园花59瓶;amzing15瓶;黎阳阳mio10瓶;ts无处安放的小手手8瓶;在等月亮和千玺3瓶;娜小孩2瓶;蹲坑等埋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