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13 章 第13章

第 13 章 第13章

 热门推荐:
  时烟吼完才意识到自己喊得太理所当然了。

  她连忙补救:“我这不是担心你嘛!一着急就没控制好音量……”

  时周周讷讷地“哦”了声,脑子里还在不断地响着母亲原来训斥她的声音。

  “时周周!生理期还喝凉的是生怕你肚子不疼是吧!给我放回去!”

  “时周周!衣服不知道收一收?都挂上面多久了!”

  “时周周!把你用的碗给我洗出来放回原位!”

  “时周周!”

  “时周周!”

  ……

  声音明明不一样,一点都不一样。

  但为什么语气能达到近乎一模一样的程度?

  时周周还是觉得很玄幻,又不敢相信这个女孩子和她母亲有什么关系。

  时烟给时周周倒了杯温水递给她,这次说话用的石嫣的语气:“周周,你是不是生气我吼你了?你别生气,我是怕你喝了凉的肚子疼,我经期痛就是这么造成的,一开始一点感觉也没有,我自己作,偏要在经期喝凉的吃辣的,完全没顾忌,渐渐地就这样了。”

  时周周听到她解释一大堆,无奈又好笑,摇摇头回她:“好啦,我没生气。”

  “就是……”她顿了顿,掀起眼皮来看向时烟,还是把那句话说了出来:“就是觉得,你有时候好像我妈。”

  时烟心中登时警铃大作。

  刚回到这个世界时,她是真的很想告诉女儿,她就是妈妈。

  可奈何她无法说出来。

  和周周以朋友的身份相处了这半个月,时烟倒不太想告诉她自己就是妈妈了。

  因为她发觉自己换了个身份,得知了更多女儿的事情。

  而女儿不愿对她宣之于口的事,可以很轻松地告诉朋友。

  她想趁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多这样跟女儿相处。

  想要更深的了解女儿,融入女儿的日常生活。

  况且,她是妈妈这件事,根本没办法自己说出口。

  时烟的眼睛不受控制地快速扑闪了几下,努力维持住镇定自若地表情,话语也听起来没什么端倪:“我……像谁?你妈???”

  然后时烟就忍不住扑哧笑出来,语气自嘲地问时周周:“你这是拐弯抹角嫌弃我唠唠叨叨呢?”

  时周周急忙反驳:“不是。”

  她妈妈才不会唠叨,每天忙到几乎不见人影的人,就算唠叨,还能有多唠叨。

  时烟坐到时周周的身旁,轻轻揽过她的肩膀,轻声问:“周周想妈妈了?”

  时周周低垂下眼,捧着半杯温水,没有说话。

  片晌,时烟对时周周小声温柔道:“我陪着你。”

  这晚,在回房间睡觉前,时周周忽而叫住时烟,跟她商量:“嫣嫣,咱俩打个商量?”

  时烟好奇,爽快道:“你说。”

  时周周便把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你教我武术,我包吃包住,怎么样?”

  时烟愣了下,而后失笑。

  这是怕她吃住久了不好意思,所以率先提出了这么个交易?

  “好啊。”她欣然答应。

  时周周这才放心回房间去睡。

  时烟每天都住在女儿的卧室,但并没有乱翻动过什么东西。

  沾的最多的就是那张女儿躺过的床。

  时周周在母亲的卧室,半夜被梦扰醒。

  梦里的母亲和今晚时烟说话的语气一模一样,冲她怒吼:“时周周!你生怕你肚子不疼是吧!给我放回去!!!”

  时周周睁着眼躺在床上,目光茫然空洞地怔怔出神。

  真的好像啊。

  那语气怎么能这么像。

  时周周摸过手机,找到了母亲的号码,拨过去。

  被她放在旁边的另一只手机开始震动。

  时周周彻底清醒过来,抿抿唇,挂掉了电话。

  她其实从未看过母亲手机里有什么。

  一直都不敢看。

  这会儿却鬼使神差地拿了起来。

  母亲的手机是指纹解锁,她的自然不行,只能靠运气试试数字密码。

  试了母亲的生日,不对。

  时周周输了自己的生日,也就是家门密码,030220。

  屏幕变化,居然开了。

  时周周看着母亲手机上的软件,也没有很多。

  除了系统自带的,就只有日常办公和社交用的APP,还有个可以叫外卖的软件。

  时周周点开,看了看订单,绝大多数都是咖啡。

  拿铁不加糖。

  退出外卖软件,她又看了其他的软件。

  直到时周周点进去一个记录纪念日的APP,看到里面记录的内容时,再也忍不住,眼泪噼里啪啦地落下来,砸到手机屏幕上。

  上面写着——

  宝贝生日(2003.02.20),距离17岁,114天。

  宝贝的节日(2003.06.01),距离17周年,216天。

  宝贝第一次开口喊妈妈(2004.01.01),已经5780天。

  宝贝第一次叫爸爸(2004.01.24),已经5757天。

  宝贝迈出人生第一步(2004.02.12),已经5738天。

  宝贝第一天去幼儿园(2006.09.01),已经4806天。

  ……

  每一条记录下来的纪念日,都和她有关。

  时周周抱着这个屏幕破碎的手机在漆黑的房间泣不成声。

  她一直觉得母亲这些年总在忙事业忙工作,忽略了她,甚至不爱她。

  可是,母亲其实很爱她。

  只不过把对她的爱藏在了心底,谁都窥不见。

  .

  周六这天。

  时周周在手机上订了三张电影票。

  和时烟一起叫上林宴,三个人去了电影院。

  林宴还没看过这个时代的电影,怀揣着好奇跟在她俩身后到了影院。

  在柜台处时周周买了两桶爆米花还有三杯可乐。

  她给林宴一桶爆米花一桶可乐,自己和时烟共吃一桶。

  林宴抱着怀里这桶爆米花,尝了一个,然后低声感叹:“比原来的好吃。”

  时周周听到后,有点不解。

  什么叫原来的?

  但也没多问。

  检票后,三个人依次进了影厅。

  时烟在中间,两边各放了一桶爆米花。

  在开始之前,林宴终于想起来问他们要看的是什么电影。

  时周周回答:“《中国机长》。”

  “讲什么的?”时周周又说:“根据去年民航真实事件改编的,那个机长在事故发生后临危不乱,成功救了一飞机的人。”

  林宴的表情一僵。

  好在影厅光线昏暗,没有人察觉到他的怪异。

  电影一开场,林宴就感叹真的是今时不同往日。

  各行各业都有了巨大的变化。

  电影放到中途,时烟看的入迷,手习惯性地往左手边伸出去,捏了颗爆米花吃进嘴里。

  没一会儿,她的手又放到了左侧的爆米花桶中。

  然后,时烟突然感觉自己触碰到了什么东西。

  低头一看,她没捏住爆米花,却正抓着林宴的手指。

  男生仿佛也很惊讶,正扭脸瞅着她。

  时烟立刻松开手,低低地说了句抱歉,转而从右边和周周共享的那爆米花桶中连续捏了好几颗吃进嘴里缓解尴尬。

  另一边的时周周看的入神,完全没注意到这个小插曲。

  之后的情节时烟没怎么看得进去。

  她也不知为何,忽然就想起了当初她和周冬安第一次见面时,就是在电影院。

  那日她心情很不好,带着一肚子气去看电影缓解情绪,结果邻座那个看起来很冷酷的男的一直吃她花了两块钱买的一包爆米花。

  时烟登时更不爽,气呼呼地一颗接一颗地吃。

  对方见状,愣了愣,低笑了声,继续泰然自若地抢她的爆米花吃。

  直到电影结束,时烟一撇头,发现自己的爆米花在右侧,几乎没有动。

  而惯用左手的她……其实吃的始终都是人家对方的爆米花。

  时烟当即羞窘,在往外走的时候不好意思地连连对对方道歉。

  酷哥却对她笑了笑,不甚在意地说:“不打紧。”

  然后又道:“不介意的话交个朋友?我叫周冬安。”

  时烟恍惚地盯着荧幕。

  电影里的飞机这处在危机关头,坐在飞机上的乘客全都大惊失色,害怕命丧于此,机舱里一片哭嚎,混乱不堪。

  周冬安,你出事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害怕?

  看完电影出来时,时烟仿佛有所感,呢喃道:“机长确实伟大,坐这班飞机的乘客也都真的幸运。”

  下一秒,时烟的声音里叠了一道男声:“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幸运。”

  她和林宴不约而同地异口同声。

  时周周望着他俩,眨了眨眼,而后笑道:“你俩好有默契。”

  时烟嘁笑了下,“能想到这句话太正常了,和默不默契没关系。”

  林宴垂眼瞅了瞅她,没说什么。

  傍晚回到家里,时烟就开始从冰箱里往外拿食材,开始着手准备晚餐。

  时周周和林宴要帮她,被她赶去写周末作业。

  时烟在厨房忙忙碌碌,林宴在陪女儿一起做作业。

  时周周前段时间成绩下降不少,这会儿有些高难度的题型解起来就有些费力。

  她正盯着一道大题苦思冥想毫无头绪,旁边的林宴就开口点拨了她一下。

  被他这么一说,时周周瞬间有了点思路。

  她惊讶地看着林宴。

  林宴笑:“看我就会了啊?还不写。”

  一副老父亲的口吻。

  时周周赶忙把步骤写下来。

  过了会儿,又卡在了中间。

  她想了几分钟都顺不下去,看了看林宴,他正写英语作文,时周周没好意思打扰,本想等他写完再问,谁知林宴感知到了她的欲言又止。

  他头不抬笔不停地问时周周:“卡哪一步了?”

  时周周把试卷推给他。

  林宴看了看,用笔在她上面写的那步点了下,“从这儿开始思路就偏了。”

  “你这样……”他一边给她在图形上做辅助线一边讲。

  时周周霎时清明不少,“啊……我懂了!”

  时烟端着菜走出来时,就看到时周周和林宴两个人在餐桌上相挨而坐,正在讨论学习上的问题。

  老母亲看到女儿这么认真用功地学习,忍不住欣慰地笑了笑。

  她把菜盘放到旁边,提醒他俩:“好啦,把东西收一收,吃完饭再写。”

  时周周听话地将草稿纸和试卷收起来,林宴也快速收好自己的书本,然后就迈着大步去厨房帮时烟往外端菜。

  时烟做了三菜一汤。

  牛肉炒土豆,可乐鸡翅,青菜炒肉,还有一道玉米胡萝卜排骨汤。

  她还特意榨了胡萝卜汁,好给这俩孩子补充补充维生素,营养均衡。

  时烟给他俩一人盛了一碗排骨汤后就去了厨房端胡萝卜汁。

  结果等她走出来时,就看到并排而坐的时周周和林宴同步地正在往外挑胡萝卜。

  动作那叫一个整齐划一。

  林宴看到时周周也在默默把碗里的胡萝卜夹出来,勾了下唇,话语里含着浅淡的笑意,问:“你也不喜欢吃这个?”

  时周周点头,像是找到了知己,笑道:“不喜欢。”

  林宴心想,不愧是他的女儿,遗传了他。

  下一秒,时烟的声音就从头顶上方传来。

  她不可置信地问时周周:“你怎么不喜欢胡萝卜了?你不是很喜欢吃的吗……”

  你还喜欢喝我给你榨的胡萝卜汁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