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12 章 第12章

第 12 章 第12章

 热门推荐:
  时烟登时被气笑。

  她就没见过干坏事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人。

  肖意没多停留,抬脚离开厕所。

  时烟让时周周把门打开,将天使巾递给了她。

  时周周撕包装的时候问时烟:“嫣嫣,你怎么买的啊?找林宴借的钱吗?”

  时烟立在外面没走,回答道:“不是,我到了超市才想起来没钱,麻烦别人帮忙付的,一会儿把钱还回去就成。”

  时周周应:“啊……这样。”

  随即又想起来什么:“你知道对方在哪个班吗?”

  她问完就推开了隔间的门,走了出来,时烟对她点点头说:“10班的。”

  然后像是试探,告诉了时周周名字:“叫林承。”

  时周周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很平静地应了下:“哦。”

  时烟见她没有要提她被林承帮过的意思,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时周周的腿有点麻,每走一步都像是有无数蚂蚁在啃噬,她不得已只好抓着时烟的胳膊,慢吞吞地挪步子。

  在水池边洗手的时候,时烟问时周周知不知道有人外面打算拿拖把顶住门不让她出来。

  时周周沉吟了下,才说:“知道。”

  “不过我不确定两次是不是都是肖意。”

  她的声音混着哗哗的水流,不甚清晰,但时烟还是听清楚了。

  时烟蹙眉,“两次???”

  时周周关掉水阀,转身看向皱紧眉神色不悦的时烟,安慰她:“不过都不重要了。”

  她微笑着挽住时烟的胳膊,和他一起往外走,轻笑说:“我知道你会回来,所以没有怕。”

  时烟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时周周是真的没有害怕。

  也确实不清楚这两次是不是都是肖意。

  就算顶上拖把的是她,拿开的也是她,时周周都没什么所谓。

  回到教室后没多久,时烟就从后面戳时周周的脊背,压低声音问她疼不疼,时周周摇摇头,然后偷偷地扭脸过来,声音轻小地问:“你会疼吗?”

  时烟跟时周周窃窃私语:“第一天会,今天已经好多了。”

  林宴在旁边听到了全程。

  什么疼不疼的。

  过了片刻,他终于反应过来。

  她俩可能在说女孩子每个月都会经历的那几天。

  林宴继而想起昨天体育课上时烟请假休息没有参加活动的事情来。

  所以是……大姨妈到访了?

  肖意正在偏头看时周周和时烟这边,突然掉了个纸条在她桌上。

  她展开,上面有张溪遥写的字:【是你挡了根拖把,和我无关。】

  肖意抿紧唇,片刻,回了张溪遥:【知道。】

  肖意把纸条传回去后,脑子里就回想起了中午那一幕。

  时烟为了给时周周买天使巾跑出卫生间的那一刻,时周周在厕所里高喊了她一声:“石嫣!”

  但是时烟已经跑走了。

  倒是让正进卫生间的张溪遥等人听到了她的声音。

  张溪遥示意几个小姐妹不要发出声音,她坏心眼地笑了笑,给肖意使眼色,又给她指了指被放在角落里的拖把,让肖意去挡住时周周在的那个隔间的门,不让她出来。

  肖意用气音说了句:“这样不好……”

  张溪遥冷笑,推了她一把,逼迫着她去做这件事。

  甚至威胁肖意,说她不做她就把她关进厕所不让她出来。

  肖意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拿了那个拖把,慢吞吞地走到时周周在的隔间外面,犹豫了几秒后,还是将拖把顶在了门上。

  时周周在里面听到动静,打开插销,推了推门,推不开。

  她拍着门板喊:“谁?开门!”

  肖意咬紧嘴巴,在心里对时周周不断地说着对不起,转过身仓皇离去。

  回到教室后,肖意在座位上如坐针毡,没多久,她就拿起水杯要去水房接水。

  张溪遥见状,把自己的杯子也塞给了她,同时还要求:“我要温的。”

  肖意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就出了教室。

  她到了水房,把水杯放到不起眼的角落,然后快步回了卫生间。

  趁没有人,她将挡在时周周隔间门外的拖把拿开,还没来得及退离,就被时烟撞了个正着。

  时烟以为她想把时周周给关在卫生间。

  也没什么好辩解的。

  .

  下午第二节课下课,时烟给时周周要了钱,拉着时周周一起结伴去了楼上,找在10班的林承去了。

  到了10班的后门,时烟叫了下靠后门的男生,麻烦他帮忙喊林承出来。

  男生看到时烟和时周周的脸时微微怔愣了下,然后才慌忙扭脸看向林承的座位。

  空的。

  “他不在。”

  时烟也没多在意,将手里的一张十元钞票递给男生,拜托道:“那麻烦你帮我把这钱给他,谢谢啦!”

  “好。”男生望着时烟笑靥如花的模样,讷讷地应下来。

  时烟拉着时周周扭头就走。

  俩人原路返回,穿过走廊下楼。

  林承从班主任的办公室回来时,转过弯就看到下楼到一半正要转弯继续往下走的两个女生。

  个头偏矮一点的时烟身材反倒比个头略高些的时周周更玲珑,她挽着时周周的手臂,不知道在说什么,仰起头冲时周周笑的开怀。

  然后,林承就见到,那个不苟言笑神经紧绷的姑娘好像也很放松,露出莞尔浅笑来。

  她轻垂的眼睫扑闪扑闪,如同蝴蝶振翅,笑的时候眉眼弯弯,左边那张脸上还露出一颗并不太明显的小酒窝。

  林承挑挑眉,步伐轻盈地回到教室。

  刚走进后门,靠门最后一桌的李猛就叫住了他。

  “承哥,”李猛把十元钞票递给他,说:“这是……诶她叫啥来着?”

  李猛挠了挠头,不知道时烟叫什么名字的他只能说:“就是贴吧里讨论度特别高的那个女转学生,她让我给你的。”

  林承点了下头,将钱随意塞进兜里,就回了座位。

  这天下午放学后,三个人和往常一样在公交车站等回家的车。

  林宴忽然说要去买点东西,让时烟和时周周等他会儿。

  过了会儿,公交车就要来,林宴拎着两杯奶茶先公交车跑了回来。

  他将两杯一样口味的奶茶分别递给她俩,“路上喝。”

  时周周还有点不好意思,连忙局促地说谢谢,时烟则很落落大方地接过来,心满意足地捧着热奶茶,笑的眉眼弯弯,“谢啦!”

  林宴轻笑:“客气。”

  晚上。

  时烟在时周周的监督下终于写完了作业。

  两个人还没吃晚饭。

  都在生理期,时烟和时周周谁都不想动。

  “我们今晚吃外卖吧。”时周周说着,就打开了手机上的外卖软件。

  她刚把手机递到时烟手里,打算让时烟选晚饭,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时周周扬声冲门口问:“谁呀?”

  林宴在门外回:“是我,林宴。”

  时周周很讶异,旋即觉得今晚可能是过来找石嫣的,便瞅向时烟,压低声音说:“嫣嫣,是林宴。”

  似乎是想让时烟拿主意要不要开门见他。

  时烟很淡定地起身,和时周周一起去了门口。

  打开门后,林宴把保温桶递过来。

  “我做了八宝粥,太多了吃不完,分你们。”他说得格外自然。

  时周周受宠若惊,一时不知要不要接。

  时烟伸了手,拎过保温桶,对林宴笑着道谢:“谢谢!”

  林宴也笑,“不用。”

  等关上门,时周周和时烟移步到餐桌旁,两个人一起打开了保温桶。

  里面不止有热乎乎的八宝粥,还有爽口青笋和油炸小酥肉。

  因为林宴这个雪中送炭的大好人,两位生理期的女孩子免费吃了顿味道不错的晚饭。

  吃饱喝足,时烟和时周周商量了下,为了答谢他,她们决定这个周六晚上叫林宴过来一起吃个晚饭,时烟掌勺。

  定下来后时烟就拉开门,在门口扒着门框冲露台的方向扬声喊:“林宴!”

  很快,穿着大裤衩大背心的男生就趿拉着拖鞋跑到了露台边上往下看。

  时烟冲他笑了下,邀请:“周六晚上过来吃饭啊!”

  林宴自然求之不得,欣然应允:“好。”

  “睡觉去吧,晚安!”时烟说完就关上了门。

  林宴趴在露台的边缘,望了望这温柔夜色,低笑出声。

  旋即,他就听到楼下房间里传出来一声怒吼。

  啧,泼辣货。

  不知道要对女儿温柔点儿吗?

  林宴笑着转身回了房间。

  时烟关好门,一扭头就发现时周周开了冰箱的双开门,正在拿凉冷的可乐打算拧开喝。

  时烟登时火冒三丈,忘了自己现在是个十七岁的花季少女,更忘了自己的身份是借住在周周家里的同学,霎那间发出了老母亲才会发出的怒吼:“时周周!你生怕你肚子不疼是吧!给我放回去!!!”

  时周周一激灵,身体惯性让她下意识地就把东西放回了冰箱,本能地关上冰箱门,动作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然后她才觉得不对劲儿,目光怪异地扭脸望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