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7 章 第07章

第 7 章 第07章

 热门推荐:
  林宴是下午才过来学校见老师的。

  到了后没有立刻见到班主任,因为何运清当时正在开会。

  结果一等就等到了快放学。

  和何运清聊完时正赶上放学,林宴被何运清告知下周一来学校上课,到时他会带林宴去教室见同班同学。

  谁知,林宴刚出学校,还没走一段路,就碰到时烟和时周周被一群人围堵在巷子里。

  他进了巷子往这边来时,亲眼看到时烟三下五除二解决了一批女生,嘴角微微勾起。

  还是这么男人婆。

  林宴失笑。

  然后他又看到那群男生居然想要一起对付时烟一个女生。

  好不要脸。

  林宴无声地冷笑了下,走近,拍拍时烟的肩膀,随即就把她挡在了自己身后,向后偏头对她说了那句:“靠后,我来。”

  他说完就回了头,本来含笑又温和的目光在看向那群男生时变得冷酷又犀利,仿佛两把极其锋利的刀。

  “以多欺少也就算了,”他漠然地掀起眼皮,看向那群人,讽刺:“居然还是一群男的要打一个女生。”

  “说你们是男人都是侮辱了男人这个词。”

  听到这个人的嘴这么毒,时烟不厚道地在他身后强憋着噗噗偷笑。

  齐茅迟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跳老高,龇牙咧嘴地恶狠狠道:“老子我爱怎么打就怎么打,关你屁事!”

  林宴嫌弃地往上翻了翻白眼,不耐:“那就上,别废话。”

  他的话音未落,被激怒的齐茅迟带着六七个男生就朝林宴冲了过来。

  林宴眼疾手快,动作敏捷。

  抓住一条胳膊,快速往对方腹部掏了一拳。

  解决掉一个。

  拽住衣领,抬腿屈膝。

  两个。

  ……

  时烟看的热血沸腾蠢蠢欲动。

  暗戳戳地混进去,找了个活体陪打。

  正是齐茅迟。

  齐茅迟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发了疯似的冲着时烟挥拳头,一下又一下,力道大到都带风。

  时烟都不慌不忙游刃有余地躲开了。

  然后她猛地一个矮身弯腰,就这么将一米八出头的齐茅迟给抱离了地,再松手。

  人“咣叽”一下,就摔在地上坐了个四脚朝天。

  时烟拍了拍手,眉眼弯起来,笑看着被她摔懵的齐茅迟,好心提醒道:“念你还是个孩子,这次我没怎么用力,你要还不知悔改,下次会更惨。”

  其他人:“孩子???”

  啊啊啊啊啊这个转学生果然是个怪力少女!

  一旁的林宴也解决了其他几个人。

  虽然是被他们多对一,但到底是一群年纪能当他儿子的屁孩子,他同样保留了实力,只发挥出来三成力道而已。

  给个教训让他们知道怕就是了。

  虽然暴力不能解决一切,但必要时就该以杀止杀。

  一场群架结束。

  时烟从时周周手里把书包接过来,要走之前扭脸对刚刚帮了她和周周的林宴说:“刚才谢了。”

  林宴的眼尾轻挑,眸子染上零星笑意,没说话。

  就这样瞅了时烟一眼,然后又看了看时周周。

  时烟拉住时周周的手转身要带女儿回家,下一秒又停下步子,回了头。

  她仰脸望着这个长相跟他已经去世多年的未婚夫周冬安有几分相似的男生,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

  既然她死后能回到17岁的年纪,那……周冬安是不是也可以?

  时烟抱着一丝期待,询问:“那个……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林宴回答:“林宴。”

  时烟愣了下,感觉这名字有点熟,又不知道在哪儿听过了,蹙紧眉思索着小声咕哝:“林宴?好熟悉……”

  时周周在听到这个名字的那一刻就把眼前这个男生跟昨晚找她拿钥匙的租客联系在了一起。

  当时他戴着连衣帽和口罩,脖子以上就只能看到他的眼睛。

  可听他再次报了名字,时周周霎时就把眼前这个男生跟昨晚的租客对上了。

  身高一样,眼睛都是眼尾天然上挑的凤眼。

  她凑近时烟,轻声提醒:“昨晚的租客。”

  时烟这才恍然大悟:“哦……你就是住在楼上的那个……”

  林宴唇角轻翘:“是我。”

  怪不得会对她和周周出手相助呢!

  原来是住在楼上的男生。

  这下同路,三个人一起往回走。

  时烟不知怎的,突然想起这个男生昨晚盯着周周看来看去的。

  本来她牵着周周的手,林宴在周周的另一边。

  时烟不动声色地跟周周交换了个位置。

  和周周换了只手牵住。

  让自己置身于中间,一边是女儿,一边是林宴。

  为了让她的这个行为看起来更自然点,她还主动跟林宴搭起话来:“林宴,你是哪儿的人啊?”

  林宴说:“就是北城的。”

  时烟疑问:“啊?那你怎么不住家里,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

  问完又觉得自己唐突,勉强补充了句:“你应该也还在读高中吧?”

  林宴点了下头,“才转学过来。”

  他果然没有回答为什么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

  时烟惊讶了下:“噫?你也才转学过来?哪个班啊?”

  林宴耐心回她:“高二1班。”

  这下不仅是时烟,时周周都十分震惊。

  时烟:“好巧哦,我也是才转学过来的,也在高二1班!”

  林宴仿佛有些意外,低头瞅向她,然后就见时烟拽着时周周给他介绍:“她也是1班的!”

  林宴仿佛更惊讶,过了片刻他才接话道:“我……跟你们一个班?”

  时烟点头:“对呀对呀!”

  林宴短促地低笑出声:“那是挺巧的。”

  “那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上学了?”他试探性地问。

  时烟露出恰当的浅笑,欣然点头答应:“当然可以!”

  虽然她初始有点警惕这个男生,但就今天看来,不是个坏孩子。

  能够见义勇为的男生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至少人品是好的,足够正直。

  而且,以后有他同行,保护周周就更全面妥当了。

  “啊……”林宴忽然想起来什么,扭脸看向她们母女,问:“我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

  时烟率先自我介绍:“我叫石嫣。”

  林宴愣了瞬,“时烟?我房东……也叫时烟。”

  时烟很想说,是我是我那是我!

  但是说不出口:)

  她只能保持得体的微笑,违心地装作第一次听到时周周的妈妈叫时烟,讶异地看向周周,然后又扭过头,才开口道:“这么巧的吗?”

  时周周解释:“音一样,字不同。”

  林宴了然地点了点头,眸子里漾起笑,垂眼,目光堪称温柔地盯着时周周,声音也含着温和,问她:“你呢?小房东,你叫什么?”

  时周周被他一句小房东给弄红了脸,她低垂着眼,没有看林宴一眼,只乖乖告诉他:“时周周。”

  林宴呢喃般低声道:“周周?”

  旋即嘴角就轻轻扬了下。

  周周。

  周冬安的周吗?时烟。

  因为他的语气太过温柔,导致时烟心里不满地吐槽:叫名字就好好叫,为什么把姓氏省略掉?听起来亲昵又暧昧。

  周周什么啊周周!给我乖乖叫时周周!

  三个人到家门口时,正好看到一辆红色的车停在门口,一个穿着黑色职业装的女人长波浪卷披散着,她化着精致的妆容,看起来干练又温柔。

  任霏霏拎着满手的袋子正杵在门口,看起来是要打电话。

  时周周看到任霏霏后扬声喊了句:“干妈!”

  任霏霏闻声回头,看到时周周后像是松了口气,微微笑了下,“正要给你打电话。”

  她抬起手,晃了晃满手的袋子:“给你买了很多吃的,还有今天的晚饭,麻小。”

  时周周最爱吃麻辣小龙虾。

  时烟和任霏霏都知道的。

  时周周抿唇笑笑,“谢谢干妈。”

  任霏霏是和时烟合伙开公司的另一个老板,跟时烟有十几年的闺蜜情,早就和一家人一样了。

  当年时烟一个人带着周周北上来北城,遇见了任霏霏。

  一个是带娃单亲妈妈,一个是不婚主义女性,都有创业梦,两个人不管是工作上的理念还是生活上的三观都还挺契合,渐渐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

  后来两个人合伙创业开了个公司,一起当老板。

  这么多年都相处融洽,鲜有矛盾。

  时烟见闺蜜这么照顾周周,心里暖烘烘的。

  任霏霏看到跟时周周一起回来的还有一男一女,年纪都跟时周周差不多,有点不确定地问时周周:“周周,这是你同学?”

  时周周点头,她先对任霏霏介绍了林宴,说他是楼上的租户,也跟她在一个班,是同学。

  然后又拉过时烟,很郑重地对任霏霏说:“干妈,这个也是我们班的同学,叫石嫣,接下来会跟我在家一起住。”

  任霏霏在听到时周周说出时烟名字来的那一刹那怔愣震惊了一瞬。

  她直勾勾地盯着时烟看,看了好久。

  当年她遇见时烟时,时烟25岁,那时周周才几个月大。

  25岁的时烟容貌虽然依旧漂亮,但已经被当时的生活磨的没那么精致,甚至能明显地看出她的疲态。

  而眼前的少女肌肤嫩的可以掐出水,满脸都是胶原蛋白,皮肤细腻又光滑。

  一双眼睛水灵灵的,扑闪扑闪,看起来很机灵。

  时烟虽然并不想叫自己的闺蜜阿姨,但……

  出于现在这个身份该有的礼貌,她还是喊出了口:“阿姨好。”

  任霏霏温柔地笑着对她点点头。

  她说不出这个姑娘哪里像时烟来,但就是一眼看上去,有那么点相似之处。

  时周周告诉任霏霏时烟在家里跟她住,也算是跟任霏霏报备一下,毕竟是关心她的长辈,需要让干妈对她放心。

  任霏霏确实觉得有个朋友陪着周周很不错。

  主要是现在公司的重担全都落在了她一个人身上,她可能腾不出很多时间来照顾周周,只能偶尔过来瞧瞧她。

  任霏霏本就怕周周因为时烟的去世一蹶不振或者做什么傻事,这下看到周周的状态还算好,也有人陪着她,心就安稳了一大半。

  她让周周开了家门,在要进去时,扭脸对跟他们一起回来的林宴笑说:“林宴是吧?一起进来吃饭吧,我买了很多。”

  林宴当然也想。

  但他没有立刻答应,只是目光移动,瞅了瞅时烟,又看向时周周。

  时周周想到今天林宴出手帮忙,便也轻声邀请道:“来吧。一起吃。”

  林宴的眼睛轻弯,这才笑答:“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说着,大长腿直接跨上台阶。

  在任霏霏和时周周一前一后进家后,他跟在时烟身后踏了进去。

  同时悄悄地大致目测了下时烟现在和他的身高差。

  似乎比原来差的还要多一点。

  唔。

  林宴忍不住想,这下要是接吻的话……

  她踮脚肯定更够不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