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回到17岁和女儿一起上学 > 第 5 章 第05章

第 5 章 第05章

 热门推荐:
  全班人,包括时周周,全都被突然冒出来的时烟给惊住了。

  除了时周周,这里还没有人认识她。

  齐茅迟被一个女生这样羞辱,气的脸红脖子粗,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他一把拽下糊在嘴上的东西,狠狠往地上一扔,然后就暴戾地住抓住时烟的领口,正要动手。

  可下一秒,他的目眦欲裂变成了表情扭曲。

  疼的。

  因为时烟攥住了他的手腕,不断地加大力道。

  齐茅迟承受不住,整张脸变得痛苦又狰狞。

  教室里的学生亲眼看到时烟单手把齐茅迟扯着她胸前衣料的手给拉开。

  最主要的是,这个看起来清纯漂亮细胳膊细腿的女孩子竟然能让个头比她高不少的男生齐茅迟疼的没有还手之力。

  而且看她的表情,超轻松的,像是在捏一只蚂蚁。

  这是怪力少女吧!!!

  所有人原地震惊,一时间,整个教室里鸦雀无声。

  直到齐茅迟羞恼愤怒地没好气对时烟吼:“你他妈谁啊?给老子松开!”

  时烟听到他说话的语气这般没礼貌,手上再次加力,然后才不紧不慢地冷声回:“你爸妈就这么教你说话的?一口一个你他妈,一口一个老子,你也配?”

  被全班同学都看到他让一个女的给制住,齐茅迟恶狠狠地瞪着时烟,眼神堪称凶神恶煞,随后突然发力往回抽手,想要摆脱时烟的桎梏。

  刚把手抽回来,齐茅迟本以为他成功了,然而下一刻,时烟动作流畅又麻利地拽住他的一只手臂,扯着他不得已转过身。

  电光石火间,齐茅迟已经被时烟从身后摁在了课桌上。

  他的上半身下倾趴着,几乎要贴在桌上。

  齐茅迟更加恼怒,骂道:“草·你妈的!”

  时烟往上抬他的手臂,同时折他的手腕,表情冷若冰霜,话也没什么温度:“小小年纪嘴怎么这么脏?”

  不等齐茅迟再吐什么污染耳朵的脏话,时烟就命令:“道歉。”

  语气不容反驳。

  张溪遥在旁边率先开口,故作笑语盈盈,装出一副好人模样,声音温柔又轻软:“同学,你又不是我们班的,根本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不分青红皂白就教训人是不是不太好呀?”

  夏灵灵和李蓉也跟着附和:“就是,建议你管好自己就行了,别多管闲事,不然下场会跟时周周一样呢!”

  时周周看着将一个一米八出头的大块头男生给摁住战斗力爆棚的时烟,心里生出一丝感激的动容。

  可她不想牵连到别人,不想让其他人也遭受她经历的这一切痛苦。

  “石嫣,”她轻喊了时烟一声,然后说:“不关你的事,不要管。”

  时烟气的瞪了时周周一眼。

  时周周扯了下她的袖口,让她松开齐茅迟。

  她的事她自己会想办法反抗。

  她不要石嫣因为她变成他们下一个攻击的对象。

  时周周是真的怕石嫣会被他们这群人变本加厉的报复。

  再厉害,她也只是形单影只的一个人。

  而他们是一群人,总会有法子教训石嫣的。

  时烟怎么可能听,反而更大力地钳制着齐茅迟,一字一顿:“道、歉!”

  齐茅迟疼的难以忍受,强忍着没让自己嗷嗷叫出来,最终只能选择顺从时烟,对时周周快速而含糊地说了句:“对不起。”

  时烟不满意,又让他吃痛不少,说:“刚才骂人骂得挺清楚的,怎么这会儿说话都不利索了?”

  “道歉没有道歉该有的端正态度那是道歉吗?”

  齐茅迟咬咬牙,又重新说了遍:“时周周,对不起。”

  每一个字都很清晰。

  时烟这才甩手松开齐茅迟。

  随即,她往时周周身前走了两步,脚“很不小心”地踩到了张溪遥洁白的运动鞋上。

  在张溪遥的鞋面上留下一道污。

  就跟时周周本子上留下来的脚印差不多。

  时烟踩了后匆忙收回脚,一脸不好意思地原话奉还:“硌到我脚了。”

  语气却理直气壮。

  刚才她可是都看到眼里了,这个女生是怎么欺负周周的。

  张溪遥气个半死,却又不好说什么,只能干瞪着时烟。

  时烟冲张溪遥露出无害的笑来,目光轻飘飘却足够犀利,毫不怯弱地同张溪遥对视着。

  旋即,时烟就拉住时周周的手,语气平静地告诉在场所有人:“我叫石嫣,高二1班新转来的学生,时周周是我亲戚,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一分一毫。”

  时周周当即愣住。

  石嫣在说什么?疯了吗?

  她现在可是大家最避讳最不愿意有任何交集的人,石嫣怎么却要跟她扯上点关系?

  就不怕一起被针对吗?

  时周周想要抽回手,逃避这份亲近,但是时烟紧紧握着她的手指,根本不松。

  时周周听到时烟很帅气的话:“再有下次,我会更不客气。”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希望能跟大家和平共处。”

  她说这番话时那张白皙清秀的脸蛋上漾着适当的浅笑。

  明明表情那么乖巧,一点攻击性都没有,可说出来的话像挑衅,更像威胁警告。

  刚刚旁观了那么一场压制性的较量,此时没有一个人敢吱声。

  时烟跟着时周周回到座位。

  时周周在靠近后门的倒数第二排里侧,他的同桌是一个叫蒋宇丞的男生。

  也是刚才众多旁观者之一。

  靠后门的最后一排是空的,时烟就直接在时周周的后座坐了下来。

  不多时,上课铃打响。

  第一节就是班主任何运清的化学课。

  四十岁左右的何运清踏着铃声走进教室,站到讲台上后,他抬眼望向台下,看到时烟坐在靠后门的位置处,嗓音温和地说:“我们班来了位新同学,大家认识一下。”

  然后就喊时烟:“石嫣,做个自我介绍。”

  时烟站起来,从善如流地又对全班同学介绍了一下自己:“我叫石嫣,石头的石,嫣然的嫣,希望今后能跟大家和睦相处。”

  其他人仿佛在她的这句话中听出了另一个含意——今后别再逼我跟你们动手。

  简单的自我介绍结束,第一节课正式上课。

  因为时烟还没有书,老师让前桌借她一本。

  时周周只能把自己的课本借给时烟,跟同桌蒋宇丞看同一本书。

  虽然是同桌,时周周和蒋宇丞并没有太多交流。

  两个人其实很相似,被人霸凌,性子孤僻,经常沉默寡言。

  或许知道自己的处境会给对方带来什么困扰,所以他们从未有过很多接触和交流。

  除非像现在这样,不得已需要同看一本书,距离才会稍微地近了一点点,但依旧不会和对方说什么。

  时烟在后面翻看着女儿的课本。

  每一页都记着工工整整的知识点。

  书页上的笔记密密麻麻,一看就有认真听课。

  但时烟并没有将书上的内容看进去。

  也没有认真听老师讲课。

  在何运清不急不缓的语调中,时烟的神思渐渐飘远。

  她一直知道周周很懂事。

  从小到大,这个孩子在学习上根本没有让她费过一点心。

  周周有很好的学习习惯,每天放学回家吃过晚饭后一定会先做作业,作业做完了她才会让自己放松下来,做自己想做的事。

  从幼儿园到初中,周周的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

  直到上了高中。

  一开始依旧出类拔萃,在班里名次数一数二。

  后来不知从哪一次考试起,她的成绩就开始渐渐退步。

  一次比一次差。

  时烟知道周周是个刻苦用心的好孩子,也知道周周自己会给自己压力,况且又是最重要的高中阶段,她也怕以及稍有不慎会让周周更紧张。

  所以她并没多说什么,只是在周周成绩退步时不断地告诉周周别给自己施加太多压力,顺其自然就好。

  她始终以为是女儿学习压力太大了才会退步。

  现在看来,另有原因。

  时烟脑子里闪过她上课前从班主任的办公室回来的场景来。

  当时她一到教室后门就看到周周蹲在地上捡本子,却被人故意用脚踩住,几乎同时,那个男生用力地把天使巾拍在周周后背上。

  差点让周周稳不住身体给那个女生跪下。

  她的心像是狠狠被人揪住,疼的喘不上气。

  她从不敢想,她那么乖那么懂事那么善良的女儿,在学校竟然被一群人这样对待。

  这分明就是校园暴力!

  第一节下课,憋了一肚子火的时烟拉起时周周就要去追班主任何运清。

  时烟扯着时周周往前走,对她说:“受了欺负为什么不说?告诉老师,告诉家长,向他们求助啊!为什么要自己忍受呢?”

  时周周挣扎着,表情有些慌乱,似乎很不适应被这么对待,她的声音很轻,也很平静,没有什么起伏,回时烟:“没用的。”

  “你不说怎么知道有没有用?”时烟的暴脾气上来,语气有些冲。

  她的脾气谈不上好,而且一点就炸,受不得委屈,也见不得自己在乎的人受委屈。

  时周周终于甩开了时烟的手,她捏住自己被时烟抓的有点疼的手腕揉了揉,低垂下眉眼,低喃:“我说过,没用的。”

  时烟皱眉。

  周周什么时候说过了?如果周周告诉过她,她为什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时周周缓了口气,才继续说:“我跟老师说过,老师其实很好,他想要帮我,找了那些人谈了谈,让他们不要这样对待同学。”

  “但是,我找老师帮忙惹恼了那帮人,换来的是他们对我变本加厉的对待。”

  时烟的眉心都拢紧拧成了一团疙瘩。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家长,实在不行就转学啊!”

  “我妈她……”时周周一提到母亲就很难过,她吸了吸鼻子,稳住情绪,开口道:“我妈她太忙太累了,工作已经让她很焦头烂额了,我不想再给她添麻烦。”

  “虽然她从没说过,但是我知道她这些年这么拼命挣钱攒钱都是为了我,”时周周的眼眶泛红,“我心里都知道的。”

  时烟又气又心疼,还难过自责,甚至特别后悔。

  好多情绪一齐往外涌,让她有些失控。

  她没好气地吼女儿:“你知道你妈都是为了你,那你知不知道你妈送你来这里是让你上学的,不是让你受欺负的!”

  时周周一言不发。

  时烟吼完又觉得难受,女儿都受了好多委屈了她还吼女儿。

  她一把抱住时周周,眼泪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受控制地噼里啪啦往下砸。

  时烟一边哭一边骂:“时周周你是不是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