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在年代文里暴富 > 第 80 章 第080章

第 80 章 第080章

 热门推荐:
  这也就是认识的人碰面寒暄打个招呼的事,苏瓷忙笑一下,“你好。”

  秦卫东站着又问:“考上了高中来上学,怎么都不说一声?”

  桌子上的五六双眼睛都盯着苏瓷和秦卫东看,包括其他桌的。

  苏瓷这下觉得有点尴尬了,笑一下说:“先走吧。”

  秦卫东扫到苏瓷身后几个女生的目光,没什么特别表现,转身便往洗碗池边去了。

  苏瓷和李秋玲跟过去,和他一起在洗碗池边洗了饭盒,随后一起出食堂。

  苏瓷带着李秋玲跟着秦卫东一走,食堂里的女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开口说话。

  说起来还真尴尬,她们没少在宿舍说秦卫东,苏瓷听的时候还笑过呢。

  想起苏瓷当时的笑,再想起她说秦卫东就是普通城里小孩。

  她们一个一个觉得脸蛋热,然后就默默红起来了。

  他俩这明显是真认识,也不知道苏瓷会不会跟秦卫东说她们在宿舍说的话。

  她要是在他面前乱说的话,那可真是尴尬爆了。

  苏瓷确实没想到秦卫东会主动和她打招呼,所以在宿舍就随口敷衍了说不认识,不想过多和宿舍里的女生谈论秦卫东,免得暴露人隐私。

  结果万万没想到,秦卫东的冷淡傲娇程度没她想得那么深。

  在学校看到她这个乡下来的穷娃子,不但没装不认识,还主动和她打招呼。

  九月份的天气,中午的阳光还是烈得很。

  跨步出食堂,苏瓷被正空的太阳刺得微眯一下眼,对秦卫东说:“紧赶着开学的时间来的,一直也没抽出时间去拜访秦爷爷。”

  秦卫东说:“我在高二的三班,你有事也可以来找我。”

  他知道这姑娘家很穷,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身上穿的都是打补丁的衣服,不过性格气质却与他想象中的农村小女孩不大一样。

  苏瓷接受他的善意,只道:“谢谢你。”

  说起来想起来旁边还有个人,忙又介绍:“这是我的好朋友,李秋玲,我们村的,我们俩小学到现在一直是同学。”

  秦卫东礼貌地冲李秋玲笑一下,“你好,我叫秦卫东。”

  李秋玲的表现和秦卫东印象中的农村女孩子相符,她满脸满眼的羞怯畏缩,说话声音也是极小,简单说了句:“你好。”

  秦卫东不是个话多健谈的人,更不是自来熟,没和李秋玲说几句话,只和苏瓷又随意聊了两句他爷爷,让苏瓷没事去他家玩,便在路上分了道。

  秦卫东走远了,李秋玲才松了口气。

  和秦卫东这样的人在一起,她可太不自在了,浑身的自卑细胞都在跳动。

  苏瓷当然没有这方面的压力,她只在心里想着,明天下午过来,得去看一下秦老爷子才行。

  既然已经来城里上学了,又被秦卫东在学校撞到了,不去看看总觉得不合适。

  苏瓷把这事搁心里,晚上放学后正常回家。

  因为一周没在家,周末乍一到家,家里人对她可热乎了,苏华荣还特意为她炒了两个菜。

  苏瓷在饭桌上跟家里人讲学校的事,其实也没多少可讲的,就讲讲老师怎么样啊,同学怎么样啊,集体宿舍里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啊。

  家里人都乐意听,于是苏瓷也就多讲了一些。

  晚上姐妹四人躺在床上睡觉,叶苏红就突然感慨说:“我真后悔了,我应该去读书的。那时候安老师来找我们去读书,我还以为她有毛病,要坑我们。每次听说她来了,我就跑出去躲着,现在想起来真跟个傻子样的!”

  叶苏红说的事,苏瓷脑子里都有记忆。

  当时安老师来动员村里的孩子去上学,那时不止叶苏红,还有其他很多人,都要吓死了,不是钻床底就是躲厕所,总之死也不要去上学。

  小学读书,一学期也就一块钱。

  原主劳动干活,从叶老二手里换钱去上学,平时穷得和李秋玲一起捡人家的铅笔头用。而叶苏红一直攀原主,叶老二和苏华荣被她吵烦了,会给她买点半新不旧的衣服。

  苏瓷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家里就是叶苏红穿衣服最好。

  平时家里要是有点什么好东西,连叶安家都会让着她和叶苏芳。

  苏瓷不知道叶苏红为什么突然后悔没读书,好像她对她讲的高中生活产生了向往一样。

  照理说不应该,因为叶苏红从来就没觉得校园生活好玩过,她一直是排斥的。

  要说她想学习知识的话,苏瓷暑假帮她扫盲还是比较成功的,到现在她已经能认识很多词组文字,阅读简单的白话文没有障碍,并且会算比较复杂的账了。

  难道就是因为学了点东西开窍了?所以后悔了?

  总之都有可能吧,苏瓷多想了一会,但没开口说什么。

  叶苏梅接叶苏红的话说:“真想学就自己学吧。”

  叶苏红叹口气,“还是不一样。”

  这事让别人怎么说呢,晚了就是晚了,没有回头路可走。

  她现在都成年了,不会有初中高中要她上学,小学的话,跟安老师说一声倒是可以让她去旁听,但她肯定不愿意和一帮小屁孩当同学。

  听她话里的意思,她就是后悔没读书。

  后悔耽误了十几年,人生多缺少了这样一段经历。

  不过好歹她是有觉悟,但看看叶苏芳,已经睡死了,根本不想这事。

  苏瓷也没什么办法,翻个身找个舒服的姿势,也闭眼睡觉去了。

  苏瓷上高中,接受了叶安军的学费赞助。

  她现在把他们当一家人,已经不再那么排斥这种情感牵绊,觉得享受一下家人的照顾和关心,其实也没她想象中那么麻烦。

  当然享受了这种事情,就得把自己当成家里的一份子。

  早上叶苏梅几个起床出去找活干,她也跟着爬起来,和她们一起出去。

  她不止能帮着干活,还能帮她们查漏补缺,给她们讲一些文章和名著故事。

  她们现在的理解能力以及思考能力,都与以前有了不同,这也让苏瓷挺有成就感的。

  但今天出门干活到太阳起高,叶苏红就说有事人跑没影了。

  本来苏瓷也没多想什么,但在中午回家,看到叶苏红从外头回来,嘴唇上明显有一点不寻常的红,她突然后反应意识到——叶苏红有点不对劲。

  昨晚说的话就不对劲。

  今天更加不对劲。

  意识到这点,苏瓷又立马发现,叶苏红今天出门,身上好像多了一个黄书包。

  黄书包这东西,家里也没有多余的,苏瓷用的还是叶安国用过的旧书包,破得起毛边的那种。

  怀疑叶苏红有异常后,苏瓷也没一惊一乍。

  中午她吃饭吃得快,吃完进屋里看到叶苏红放在樟木箱子上的黄书包,顿着犹豫了一会,还是往箱子前走了过去。

  苏瓷屏着呼吸压着心跳,做贼一样打开叶苏红的黄书包。

  她伸手进去一掏,掏出来一把全是这个时代罕见的好东西——有一支口红,一条叶苏红梦寐以求的红纱巾,还有几张包巧克力的锡箔纸。

  剩下的小镜子皮筋鸡毛毽子乱七八糟的,都是她经常会备在身上的。

  苏瓷动作利索,翻完立马把书包盖好弄回原样,自己到床沿上坐下来,假装什么都没做过。

  然后苏瓷前脚刚坐下来,叶苏红后脚进屋来了。

  她倒没那么细心,什么都没怀疑,直接背起自己的黄书包,对苏瓷说:“二姐说天气热要休息一会再出去,我先出去玩一会。”

  苏瓷接话就问:“去哪玩啊?”

  叶苏红笑笑,“随便啊,到处转转嘛。”

  说完她也没给苏瓷反应时间,直接出门走了。

  苏瓷等叶苏梅进屋来,问了叶苏梅一句:“三姐的书包是哪来的啊?”

  叶苏梅平淡道:“那些知青不要的旧书包,送给她的。”

  知青?苏瓷面色疑惑,又问叶苏梅:“那你知道她书包里都装些什么吗?”

  叶苏梅笑着坐下来,“皮筋毽子小石子镜子嘛,没什么好东西。”

  看叶苏梅不知道,苏瓷也就没再多说了。

  她坐着低眉默思一阵,然后起身说有事要去找李秋玲,便忙出门去了。

  出门后却不是去的第六生产队,而是直接找去了知青点。

  到知青点叫了钱小川出来,喘着气问他:“我三姐有没有过来?”

  钱小川看着她说:“她没有来,但是孙建民出去了。”

  “孙建民?”苏瓷疑惑地蹙起眉头。

  钱小川点点头,然后后知后觉,“怎么?你还不知道呢?”

  苏瓷不用再问都想通了,“他和我三姐谈恋爱了?”

  难怪叶苏红突然后悔没有上学读书,大概是因为发现了自己和孙建民之间有差距。

  钱小川说:“是啊,他早就喜欢你三姐啊,那不是你第一次带你三姐来咱们知青点拜年,那小子就有意思了。不过你三姐那时候才十六,他没敢,最近才说开的。”

  苏瓷想了想,“那孙建民多大啊?”

  钱小川想一下,“他和我同岁,比你三姐大一岁。”

  那也算不上大了,两个人差不多。

  苏瓷气息慢慢喘匀,心里慢慢捋着,叶苏红书包里的口红、红纱巾,应该都是孙建民给她弄来的,那孙建民应该是真心喜欢她的。

  两人都是青春年少的年纪,碰出火花来不奇怪。

  而且这个年代,这个年龄段的男生女生,喜欢也应该都是最为纯粹的,不会只是为了玩玩。

  可是……

  苏瓷拧着眉。

  孙建民是要回城的呀。

  钱小川看出来苏瓷好像是在担心什么,便看着她说:“孙建民是认真的,可喜欢你三姐了,你不用多担心。他要是敢对你三姐不好,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苏瓷深深吸气,只问:“他能娶我三姐吗?”

  钱小川耸一下肩,“为什么不能?他也考不上大学,这辈子就留这了,结婚生孩子。”

  苏瓷不知道怎么说他们才能相信,他们都是能回去的。

  她相信现在孙建民对叶苏红的真心分毫不假,把心掏给她都愿意,可在面临改变人生的重大问题上,她更相信人性,她觉得孙建民必然不可能会为了叶苏红留下来。

  她不相信爱情有这么大的力量,能让一个人放弃城里优渥光明的生活,留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小乡村里,只为陪一个女人度过余生。她绝对不相信。

  而叶苏红是没办法跟孙建民去城里的,政策不允许,户口问题解决不了。

  总之根据听说的种种知青返城事迹来说,苏瓷对叶苏红的爱情,持百分百悲观态度。

  只要孙建民回城,叶苏红还留在乡下,两个人就不会有结果。

  孙建民会回归他自己的生活,会跟适合他的人结婚生孩子,叶苏红只会是他知青生涯中的一段回忆,时间长了连口红和红纱巾的颜色都会淡掉。

  苏瓷和钱小川并肩坐在背阳小山坡上。

  钱小川不明白,问苏瓷:“你对咱们都熟,孙建民这人挺靠谱的,你担心什么呢?”

  苏瓷深深吸口气,“你们想回城,其他地方的知青也想回城。现在社会环境明显宽松起来了,不再压得人窒息。等想回城的知青都憋不住这口气要回家,结集到一起闹起来,上头肯定会关注这个事,你们肯定都是能回城的。到时候孙建民回城了,我三姐肯定会很伤心的。”

  钱小川看着苏瓷的侧脸,注意力瞬间就歪了。

  他本来心里其实还是挺阴郁的,觉得这辈子都回不去了。不过现在听苏瓷沉着语气这么一分析,他觉得确实很有道理,大家心里都憋着这口气,憋不住的时候闹起来,这事肯定会有结果。

  钱小川莫名放松了些,“真有这么一天的话,让孙建民带你三姐一起回平城。”

  苏瓷摇摇头,微眯着眼看向远方,“有那么容易的事嘛,自己不拼破头都回不去,还能让你再带一个两个回去?”

  钱小川反驳不了这话,半天问:“那你想怎么办?”

  苏瓷放松了呼吸,默了片刻,“不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