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在年代文里暴富 > 第 64 章 第064章

第 64 章 第064章

 热门推荐:
  叶苏红剪了头发,似乎也在一夜之间长大了。

  她和叶苏梅带着叶苏芳,继续承担家里的琐碎杂事,挑菜养两头肉猪,拾大粪沤肥下地,这两天在外头找活干,连跳皮筋的心情都没有了,手冷更没心情去玩抓石子。

  之前因为治服了吴家,叶安国又得了粮站的工作,家里光鲜得意了那么一段时间,人人腰板都挺得直直的。现在因为叶苏英,却又一夜回到了从前叫人瞧不起时候的状态。

  说起来都习惯了,不过就是出门遭人指指点点,抬不起头做人。

  根本都不用竖起耳朵去听,都知道那些人在说什么,眼神里和表情里的东西,已经足够明显。

  但这回有点不一样的是,叶苏梅、叶苏红开始受到二流子的骚扰。

  都是些没正经事干的小流氓,看叶苏梅和叶苏红长得漂亮,没事就特意找过来撩骚,说一些难听又下流的话。

  上手胡来倒是没有,毕竟这年代真耍流氓是要倒霉的。

  拉去批判大会上做检讨是轻的,要是拉去劳教,甚至被抓去公社人保组,那才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可话也刮人骨头戳人心肺。

  叶苏梅和叶苏红被羞辱得脸一阵红一阵白,却也不敢开口硬气地回骂什么。一来大姐确实做出了这种事,她们腰不硬,二来她们女孩子力气弱,怕被打。

  苏瓷每天上学相对好一点点,因为同班同学没几个向阳大队的。

  但人再少,也能把丑事给传播开,所以她也经常能看到别人看到她就冲旁边人使眼色,然后用嘲笑的表情各种交头接耳嘀嘀咕咕。

  李秋玲对这种事也极为敏感,因为她一直就活在这种被人批判的环境中。

  于是在没人的时候,她会捏着苏瓷的手安慰她:“都是些落井下石的小人罢了,别理她们。”

  苏瓷笑笑,“我可没那功夫理她们。”

  没贴到她脸上来,没当着她的面犯贱,她都可以不理,背后议论别人是非是人家的自由。

  首先做出违背公序良俗事情的人是她大姐叶苏英。

  既然做了这样的事,被人指指点点嘲笑看不起是肯定的,没人能堵上所有人的嘴。

  李秋玲看苏瓷看得开,也就放心了。

  然后她也在慢慢被苏瓷感染,柔软的性格变得越发坚强有韧性。

  作为这个年代的乡下人,冬天也不能停止劳动。

  虽然水稻棒子红薯都收了,小麦也种下去了,但还是有开不完的荒干不完的活。

  苏瓷在学校也是这样。

  上午半天课,下午人人扛上镢头铁锨,出门去完成学校给指派的任务。

  整队出去之前,劳动委员给大家分农具。

  这年代的班级劳动委员还是很有用的,不是只管些打扫教室的小事,因为大家在学校里不是只以学习为中心,劳动更重要。

  大约也是因为叶苏英的事情,劳动委员最近也有些针对苏瓷。

  倒没什么直接的言语和肢体冲撞,就是在分工具的时候,给苏瓷和李秋玲的,是最差的农具。

  李秋玲因为家庭成分有问题,就算到了公社上学,在学校还是多少要看人脸色的。

  苏瓷作为她的好朋友,很多时候不能为她出头,因为把握不好就是阶级立场有问题。虽说现在上头正在清算四人邦的事,但普通大众的生活还没有发生明显变化,阶级斗争并没有停止。

  苏瓷当然能看出来劳动委员的眼色。

  不过想想班级里总要有人用最差的农具,她也没说什么,和李秋玲一起默默接受这种歧视。

  两个人拿了班级里最差的农具,跟在队伍后面去开荒。

  学生不做什么太重的活,就在分配下来的荒地上松土施肥,等到明年开春种庄稼。

  今天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苏瓷不时会接收到来自别人带鄙夷的目光。

  尤其是在遇到吴巧艳的时候,她眼神里的鄙夷比谁都重,那嘴角都快勾到天上去了。

  叶家丢脸倒霉,最畅快的当然就是吴巧艳家。

  叶苏英出事这段时间,赵秀菊在家差点把嘴都笑歪了,一家人天天畅快说叶家遭报应了。

  吴巧艳看到苏瓷,只不过瞥她一眼就过去了,并不会上来挑衅。

  她知道这时候叶家人憋得慌,她要是当面挑衅,往苏瓷的伤口上戳,苏瓷八成得上去揍她。

  也就这样。

  苏瓷只能无视吴巧艳。

  今天劳动的时候碰到吴巧艳,吴巧艳还是瞥她一眼就忙自己的去了。

  眼神只是一眼,心理活动却有很多很多,还有一些只能她自己埋在心里的。

  比如——还以为叶四丫有多能耐有多了不起,真能逆天改了她全家的命,结果还不是没能拦住叶苏英,干出这种丑事来。来回折腾这么多,也就改了她大哥一个人的命而已。

  她正这么想着的时候,旁边的女生忽拍了一下她的胳膊。

  她疑惑地抬起头,往女生示意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不知从哪来了两三个小流氓,正在苏瓷和李秋玲面前说下流话呢。

  看到这个场面,吴巧艳乐得一笑。

  终于啊终于,也轮到她看叶四丫的笑话了。

  不止是吴巧艳,其他人也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开始看热闹。

  苏瓷和李秋玲站在一起,只听那小流氓笑着说:“喂,听说你大姐没结婚跟人跑了啊,长得还怪漂亮的,你谈不谈对象?”

  苏瓷看着他没出声。

  另一个二流子又笑着说:“长这么漂亮,肯定不少男人喜欢吧?她大姐那么骚,她能好到哪里去,说不定人家早就有对象啦。”

  这话一说完,几个小流氓哈哈大笑。

  李秋玲站在苏瓷旁边,脸蛋赤红,恨自己没本事弄死这几个下流坯子。

  看苏瓷不说话,另个小流氓又说:“说话啊,有没有对象啊,没有的话,你看哥哥怎么样?”

  另一个又接着话说:“你不行,你还次点,我觉得我可以。”

  然后这个小流氓话刚一说完,脑袋上猛地挨了一镢头。

  他“哎哟”一声捂住头,周围其他人也都被吓了一跳,纷纷往旁边避开些。

  那个小流氓放下捂头的手,发现手心一把血,瞪起眼睛就骂:“我操-你妈你敢打我?你今天是想死是吧?你要是这么看不开,我他妈今天就成全你!”

  小流氓骂着往苏瓷面前走过来,结果还没走到她面前,又被苏瓷一镢头抡过去直接轮栽地上了。苏瓷没再忍着,咬牙抡着镢头上去,下手又狠又重,把另外两个也抡趴下了。

  三个人头上都流了血,苏瓷把他们踹到一起。

  随后她也没停,仿佛泄愤一般,狠着表情一下一下往三个小流氓身上打,每一下都极重,好像这段时间憋的所有气,全部发泄在他们三个身上了。

  学生们直接看呆了,从来没见哪个女孩子下手这么狠过。

  关键是,这三个小流氓明明看起来特别不好惹,结果在她面前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被打得只能惨叫叫饶命,捂着头说再也不敢了。

  不少人刚才还抱着看苏瓷热闹的心理,现在完全是不敢了。

  他们其中有背后议论过苏瓷大姐这件事的,这时候后背也蹭蹭冒冷气,心想还好没有嘴贱当着她的面说什么,这他妈的这么狠,以后连背后也不敢再乱说话了!

  也还有有理智的学生,对旁边人说:“快去找老师啊!打死了怎么办?”

  结果那人刚要跑,苏瓷冲他呵斥了一句:“站住!”

  要跑的那学生被吓得腿一软,“噗通”一下跪地上了。

  苏瓷懒得理他,又下狠手打了三个小流氓一气,然后叫他们:“滚!”

  三个小流氓也识趣,跑得比兔子都快。

  正应了那句成语——抱头鼠窜。

  苏瓷缓了口气,回过身看着周围的同学。

  她把镢头猛一下往地上一杵,其他人被吓得面色一绷,甚至有人抖了一下。

  其中有一个人怕死先出声:“我……我没有说过你家的事……”

  然后人声四起,“我也没有,我也没有……”

  劳动委员更是虾腰跑过来,把自己手里的好农具,换给了苏瓷。

  苏瓷看他一眼,他拿上苏瓷的烂镢头,转身撒腿就跑。

  吴巧艳在人群后头,默默收起了带笑的嘴角。

  感觉自己再敢笑,苏瓷手里的钉耙就得招呼到她头上来了。

  苏瓷看出这些学生被吓到了。

  她也没想吓这些好学生,不过能让她们害怕闭嘴,倒也是件好事情。

  她没有开口说什么,转身抡起钉耙,继续干活去了。

  李秋玲这时候也觉得解气了,在苏瓷旁边,和她一起抡起工具埋头干活。

  其他人慢慢缓过这口惊气,握住自己的农具,也埋头干活去了。

  经过刚才的事情,现在再没一个人敢乱说苏瓷什么,甚至是其他闲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埋头抡农具,把脸对着黄土地。

  等老师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片勤劳景象。

  老师还意外地夸赞他们:“今天都不错啊,没一个偷懒的,干得这样卖力,每个人都该被表扬。”

  学生们被表扬得干笑,但没有一个人说话。

  总觉得不管说什么,都有可能被人一镢头把脑袋瓜给抡掉。

  痛快地打完了三个小流氓,苏瓷确实挺解气的。

  尤其把这些学生都给震住了,她心里更放松了一些,所以只管埋头勤快地干活。

  到下午放学,去教室放好农具,背起书包回家去。

  苏瓷嘱咐了李秋玲,不要在叶安国面前说今天的事情,所以回去的路上李秋玲什么都没说。

  因为今天是周六,他们还在路上碰到了吴巧艳。

  吴巧艳很是识时务,看到苏瓷连忙就避开,离她远远的,和她之间拉开距离。

  他们今天也碰上了叶安明和叶安慧。

  叶安明和叶安慧和以前一样,对苏瓷和叶安国没有任何嘲讽,只是互不说话互不打招呼。

  平时就算叶老太在家骂叶老二一家,他们也不说话。

  叶老太和叶老大以及刘兰花,对叶苏英的事不是完全的畅快态度,毕竟这事多少还是影响到他家的面子,所以他们骂的多,骂叶苏英不要脸,骂叶老二和苏华荣管不好孩子。

  这一连串骂出来,自然又把叶老二一家贬得一无是处。

  想想幸亏之前两家恼绝了,不然现在他们一家人都不敢出门,好歹现在他们一家人受到的影响没那么大,出去了只要表明自家人的态度就好了,顺便和人一起骂叶老二家。

  叶老太会说:“看吧,一家子没出息的,两天好日子没过就作妖。老二窝囊管不住孩子,苏华荣更是窝囊到家,要是我直接把小苏英剁了,还让她活着丢我叶家的人?!”

  外面骂声一片,叶老二一家哪有不知道的,只能装听不到罢了。

  苏瓷和叶安国一起回到八队,各回各自的家里去。

  苏瓷到家放下书包,洗手准备吃饭。

  一家人坐下来吃饭的时候,苏瓷低头吃几口饭,抬头看到叶苏梅和叶苏红,突然想到自己今天下午在外面被小流氓骚扰的事情。

  她想了想,问了叶苏梅和叶苏红一句:“二姐三姐,近来有没有人骚扰你们?”

  听到这个话,叶苏梅和叶苏红同时顿了一下,但是谁也没说话。

  叶苏芳在旁边开口说:“有啊,都是些没正事的二流子小流氓,过来找二姐三姐,说的话很难听。都是因为大姐的事情,他们觉得二姐三姐也不是正经人。”

  听到这话,叶安军眉心瞬间打结。

  他看向叶苏梅和叶苏红:“怎么回家都不说?”

  叶苏梅小着声音道:“家里已经够乱的了,爸妈都这么累了,不想再添乱。”

  叶安军无语地看着她俩:“现在知道懂事了?没懂事到点子上!”

  苏华荣在旁边道:“那以后别出去了,在家里躲过这阵子再说,家里的事我一人来。”

  是她和叶老二没管好孩子,让他两口子听骂好了,别叫丫头们再受这些侮辱。

  苏瓷低头喝一口看不到几颗大米的红薯粥,开口道:“为什么不出去?躲能躲到什么时候?您一个人能做多少事?明天我和二哥跟着二姐三姐一起出去,看谁来说脏话,直接大嘴巴抽他。”

  叶安军附和苏瓷:“对,躲什么躲,明天一起出去。”

  叶老二现在不会再拦他们这些事情了,在旁边默一会道:“不行把你大哥也叫上。”

  叶安军看看苏瓷,又看看叶苏梅和叶苏红、叶苏芳。

  他觉得自己一个人未必打得过那些个小流氓,片刻点点头:“行,把大哥也叫上一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