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覆血夜刀行 > 第679章 恩仇惊云变(二)

第679章 恩仇惊云变(二)

 热门推荐:
  果然鸡贼!

  安化侍心中重重一沉,看来刚刚获取的重宝就这般要拱手让人了。

  只不过安化侍向来执拗,即便明知不敌,面子上也得硬熬到最后一刻。

  “这是我自己凭本事拿的,他本领不济,我凭什么要还回去?再者说堂堂叶家至高底蕴,不顾脸面向一位小辈索要区区一件铠甲,这要是传扬出去,恐怕会滑天下之大稽吧?”

  “区区一件铠甲?在你眼里玄黄太昊只是区区?”

  水龄章被安化侍这话逗得发笑,貌似安化侍才是不自知之人。

  安化侍闻言心中一凛,仅仅从名讳他便能听出此战甲非凡,刚刚经过搏杀也完全印证其防御力恐怖,照此看来应当是叶家不可割让的重宝无疑!

  “我不晓得什么玄黄太昊,如若今日没有你这老家伙从中掺和,即便叶崇山穿着此铠甲,我的鬼彻也能将它彻底斩碎!”

  “唉,还是年轻,大言不惭。”

  水龄章闻言并未有丝毫怒意,他的脾气出奇的好,貌似这世上就没什么事能真让他生气。

  他指了指安化侍的云戒,安化侍立刻浑身一震,貌似水龄章那双清澈如泉的明眸已经洞穿云戒,一眼越过地狱吠陀厚厚的棺身,直接将目光洒落在玄黄太昊铠上了。

  “别紧张,这是他心通,只要你的境界低于老朽,在老朽这里你便没有秘密。”

  水龄章用最青春水嫩的小嘴说出最老气横秋的话,安化侍闻言不明所以,根本不了解何谓他心通,此刻也只得信誓旦旦的相信。

  “安后生,你的鬼彻刀的确不凡,可就算是旧水老祖的本命法器,也不敢保证一定能斩碎玄黄太昊铠,毕竟二者本就同出一炉,本就是同源本生之物,最强的矛与最强的盾,你觉得真能分出高下吗?”

  水龄章活得长久亦见多识广,字里行间很明显对鬼彻有所了解,只不过安化侍不喜欢他这种了解,当即硬着头皮跟他硬扛起来。

  “水前辈,你根本不晓得鬼彻出自何处,最好别这么信誓旦旦。”

  “安后生,照此说来你知晓鬼彻出自何方?”

  “当然知道,死界嘛!”

  嗡!

  此话一出口,安化侍神念意海瞬息如遭雷击!

  他运转天照苍炎经拼死抵御,很明显水龄章在运转所谓的他心通探查自己,只不过安化侍的精神力也不是盖的,大祖顾苍生的成名功法,虽说不能完全将其抵住,最起码可以和其周旋半晌。

  刚刚的话很明显触动了水龄章的心弦,这还是安化侍第一次见到他表情惊讶,当然惊讶归惊讶,还远未达到惊愕的程度,下一刻水龄章便收回了他心通,神色也再次变得温文尔雅。

  “有两把刷子,不错,这话是谁告诉你的?”

  水龄章自然能感知到天照苍炎经的不凡之处,不过他此刻的关注点全放在死界上。

  安化侍自然不会把姜京佐供出来,他本来也心思古怪聪明机警,借着水龄章的前话与反应,一瞬间便推敲出更多有用的信息。

  “水前辈,听你话里的意思,鬼彻和玄黄太昊同出一炉,难不成说这玄黄太昊也是出自死界?”

  “果然是伶俐的小子。”

  这句反将一军令水龄章干笑不止,安化侍知道自己猜对了,水龄章也落落大方没有丝毫隐瞒。

  安化侍此刻内心骤起波澜。

  难不成说......旧水老祖的诸般法器和玄黄太昊本就是一整套顶级法器装备?

  照此想来......若是将所有遗落凡尘中的法器全部集于一身,那将会产生什么样的最终效用?

  他自己的鬼彻,季常侍的镰鼬,大哉楼主宋祁的布都御魂,张北鱼的轩辕剑,目前攻杀类法器已经现世了四把。

  现如今出现了玄黄太昊铠,如果用此铠甲配合上述诸般法器,会不会产生某种不可揣测的恐怖变化?

  安化侍一时间心思百转,可水龄章很显然不想让他想这么多。

  “安后生,既然话都已经说开了,你也明白我不可能将此重宝拱手相让,你若是再不好生将它归还,恐怕连你的鬼彻我也要一并收了!”

  水龄章的话说得不怒自威,不过却没给安化侍丝毫选择的余地。

  安化侍也清楚眼前的境况,不过他还是不想坐以待毙,他想要拼死搏一搏!

  毕竟留在这里也是凶多吉少,眼下斩杀叶崇山已不可能,他必须要想方设法保住性命才是。

  开溜!

  正准备动作的安化侍忽然听到一声呼唤,他朝水龄章身后瞥了一眼,发现竟是气喘吁吁的叶崇山在朝水龄章作揖。

  “长老,那玄黄太昊就给他吧,我不要了!”

  “崇山,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这话不光把水龄章给说愣了,就连安化侍都忘了逃遁,茫然不解的愣在了原地。

  什么情况?

  安化侍额头隐隐显出青筋,听叶崇山的话中意思,貌似安化侍像是捡了破烂一般被其施舍,这让一向自傲的安化侍内心极度不爽,不过碍于水龄章在场,他并没有直接发作。

  “长老,我欠这孩子的太多,既然他想要那铠甲,我给他便是了。这铠甲当初是您赐予我的,我作为叶家家主,应该有权力做此决定吧?”

  叶崇山这话说得稀奇古怪,可水龄章却貌似有些听懂了。

  水龄章仰起脑袋幽幽一叹,随即眼神深邃地盯着安化侍看了许久。

  “我既然把它给了你,那自当遵从你的意愿,再者说这也不算埋没此甲,只不过今日安后生该如何处置,你可想好了?”

  “让他走便是......此生不要再回南靖便好。”

  出乎意料的,叶崇山根本没有丝毫诛杀安化侍的意思,反倒极为大度的为其网开一面!

  这种和以往完全不同的古怪行径彻底激恼了安化侍,安化侍瞬间抽刀横臂指向叶崇山,不管水龄章在场朝其破口大骂:

  “叶老狗你休要假慈悲!七十年前你派稽查司整天追杀我们爷孙,现在倒在这里装起善财童子来了!你欠我们舒家的这辈子都还不了,一副破铠甲就想让我彻底收心,做你的狗屁大梦去吧!”

  “安后生,切莫冲动......”

  “我这根本不是冲动!但凡是舒家的血性男儿,都不会被你们这些冷血权势欺凌!今日你最好别放跑我,若是我今日能逃出生天,今后我会整天伺机杀死你,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就决然逃脱不了我的屠刀梦魇!”

  怒发冲冠的安化侍此刻毫无惧色,他已经被叶崇山伪善的言语彻底惹恼,一时间也将自己的生死短暂置之度外。

  放眼整片大陆,敢当着水龄章的面如此撒泼的家伙没有几个,最起码目前修为的安化侍根本不够资格。

  可是即便如此,听到叶崇山的话的水龄章也变得踟躇起来。

  他并未出手以无上神通镇压安化侍,而是转身看着叶崇山的脸面带心疼。

  “崇山,这么多年了,你这又是何苦呢?”

  “长老,有些话已经说不开了,那还不如不说为好,积怨已经深沉到不可往复,又何必再去强求所谓的解脱?”

  “该说还是要说,毕竟这是叶家的事情,我作为叶家的底蕴,就不能够袖手旁观不管!”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越来越让安化侍摸不着头脑。

  安化侍隐隐感觉有些隐情,只不过他此刻依旧很愤怒,根本不想去听二者继续噪耳。

  “都给我闭嘴!叶崇山,下次让我再见到你,定然将你挫骨扬灰千刀万剐!”

  夜行书生秘法!

  安化侍一语言罢立刻化身紫黑魔气,周身缠绕缕缕恐怖的阴阳二气全力遁逃,他的速度提升到目前所能达到的极限,可飞了不到十次呼吸,周遭便再次出现了熟悉的宫殿废墟场景。

  又回来了!

  鬼打墙?

  安化侍望着纹丝不动的水龄章,不用想也知道是他在搞鬼,毕竟凝境巨擘已经超脱大空间神通,初步掌握了时间法则之力,种种安化侍完全无法领会的奥义加诸于一身,根本不是安化侍所能理解得了的。

  “没有用的,这是老朽的天子望气术,老朽已经锁定方圆百丈时空,将你彻底困锁在未时三刻之内,就算你在此地飞到精血干枯,你也无法逃脱老朽的时间法则掌控。”

  时间大法则!

  天子望气术!

  安化侍根本不晓得水龄章是何时出招的,这种完全超脱寻常神通博弈的至高法则压制,令安化侍从头到脚都感受到了无尽的绝望与无力。

  “你......到底还想干嘛?”

  “不干嘛,告诉你一些道理而已,舒家人没教会你尊敬长辈,老朽今日得好好教教你,长辈要跟你说话的时候你需凝神细听,飞来飞去实在是有辱斯文。”

  “懒得听你白话!”

  安化侍朝水龄章重重啐了一口,口水在水龄章身前一尺处簌簌分解,化为上亿颗细碎激射的纤丝缓缓落下。

  而水龄章还是没有丝毫生气,此刻的他表情复杂,又盯着安化侍看了好久好久,貌似是在揣度,到底该不该跟安化侍说接下来的话。

  “安后生,有些事情崇山压在心底一直都不愿提及,可我却不像崇山这般优柔寡断,既然他不愿意跟你说,那我便今日把话挑明白,你给我竖起耳朵好好听着,一个字都不准遗落忘却!”

  《覆血夜刀行》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