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我的偏见小姐 > 第十二章 海量,海浪

第十二章 海量,海浪

 热门推荐:
  井泽的计划是这样的:

  制造一场浪漫的邂逅,找一个非常合理的借口,请班长大人吃饭。

  然后,过段时间让班长大人回请,毕竟欠自己一顿,以班长大人豪气的性情,肯定没问题。

  在这次吃饭的时候,井泽故意选择一个好点的饭店,或者多点个菜,总之就是,班长大人这次花的钱要比自己上次花的钱多。

  只有这样,才有借口再次请客。

  这样下去,两个人经常吃饭,自然而然话就多了,说不定就会产生些微妙的化学以及生理反应。

  即使没有,同学们也应该知道了此事,在这个消息传播比导弹还快的时代,绯闻必然产生。

  完美!

  第一步已宣布成功。

  麻辣烫门口音响里反复响着一句话。

  “张亮麻辣烫,我们不一样,张亮麻辣烫,我们不一样!”

  在这种卡带的声音中,俩人走进店里。

  各自选好菜,坐在座位上等待。

  井泽刚刚偷看了一眼,发现了一个问题,班长大人绝对是肉食动物!

  以后真要跟她谈恋爱,必须想办法赚钱了,否则养不起她。

  井泽热情的说道:“喝点什么?”

  宁青说道:“喝点酒吧!”

  井泽:“……”

  他是万万没想到,她居然会说出这种话,喝酒不意外,意外的是在这种地方喝酒。

  周围全是学生,下午还有课。

  宁青挑眉,“咋地?请不起?那我请你!”

  看不起谁呢?

  井泽把手机拍在桌子上,“服务员,来两瓶啤酒……先!”

  这句话说的很有技术含量,要两瓶怕她嫌少,所以最后补了个先字。

  意思就是,不够咱还要。

  够豪爽吧?

  宁青抬手阻止,“等等,忘了,今天下午咱们还有课……”

  井泽嘲讽一笑,怂了吧?

  但听到下句话,嘲笑顿时变成愕然。

  “咱还是喝点白的吧,喝啤酒太容易上厕所。”

  井泽“……”

  宁青大笑,“你不会不喝白酒吧?”

  井泽扯了扯嘴角,“千杯不醉说的谁?不才,正是在下!服务员,来瓶牛栏山!”

  麻辣烫好了,白酒也上了。

  众目睽睽之下,两人开整。

  井泽就着麻辣烫喝了口酒,真他娘的不是滋味,还不如花生米下酒好。

  抬眼看去,班长大人滋儿巴滋儿巴喝的很享受。

  宁青放下酒杯,“周末的时候搞搞卫生吧,再排最后,王哥哥真要发火了!”

  井泽一声冷笑,“最后就最后,他能把我们怎样?”

  宁青挑起大拇指,“有骨气!好样的!有本事你们就别搞!”

  井泽顿时心虚了。

  作为班长,你不应该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好好劝劝我们吗?

  或者,你告诉我可怕的后果让我权衡一下利弊也成。

  那样我或许还有台阶下。

  “哼,喝酒,不说这些扫兴话!”

  宁青喝了一大口,夹了个鱼丸吞下,然后美美的笑着。

  两眼笑成月牙弯。

  井泽看的呆了。

  好美呀!

  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宁青长得很好看,刚才在图书馆,她只是不难看而已。

  砰,砰,砰。

  不是脚步声,井泽很确定是自己的心跳声。

  难道……

  宁青一脸嫌弃,“没出息,喝点酒脸成猴屁股了。”

  我这是喝酒喝的吗?

  我这是羞涩好不好?

  井泽说道:“我喝点酒就上脸,不过酒量上佳,号称海量!”

  宁青不耐烦道:“得得得,别跟我扯犊子,就你这个酒量,搁我们那都上不了酒桌。”

  井泽缓缓放下手臂,从兜里掏出一支红塔山,潇洒的点燃,深吸一口。

  夹着烟的手指向宁青,“我喝酒有句格言:宁伤身体,不伤感情,痛,并快乐着!”

  说话间,井泽将自己的杯子倒满酒,看向宁青扯了扯嘴角,默默端起酒杯……

  一口闷!

  哎!

  有点晕。

  井泽极力稳住,炫耀的眼神看向班长大人。

  宁青一声冷哼,握起酒瓶一仰脖。

  对瓶吹!

  吹干净!

  剩下的酒比一杯还要多。

  宁青说道:“还跟我装不?”

  井泽摇摇头,站起身道:“我能去趟洗手间不?”

  宁青道:“去吧,吐了不丢人。”

  井泽道:“我只是去撒尿!”

  宁青挥挥手,“祝你吐的愉快!”

  井泽狠狠瞪了她一眼,晃晃悠悠走进卫生间。

  “哕……”

  吃了多少,喝了多少,就吐了多少。

  吐出去就舒服了。

  井泽洗了把脸,看向镜子中的自己。

  “小样,看不出来,你这么帅啊!”

  走出卫生间,重新坐下,就如同没吐过一样。

  “吐爽了?”

  井泽冷笑,“跟你说了,我只是去撒个尿,你怎么就不信呢?你看,我有一点醉态吗?”

  宁青撇撇嘴,“你出来的时候,应该把鞋子擦干净的!”

  井泽低头,鞋子上还有呕吐的痕迹。

  大意了大意了。

  我怎么就没想到?

  再抬起头,井泽气势全无,只剩一张生不如死的脸。

  太丢人了。

  喝酒居然输给了一名小女子。

  这时候,井泽脑子里响起二大爷的一句话。

  “酒场上,女人敢喝酒,必须留一手,女人敢端杯,假装很自卑!”

  嗯。

  二大爷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井泽低着头说道:“我问你个问题。”

  宁青笑道:“我酒量为什么这么好?”

  井泽没好气,“下午怎么去上课?”

  宁青从兜里掏出两个口罩,“戴口罩,坐最后一排!”

  原来她早有准备。

  井泽猛然想起,班长大人有时候确实喜欢坐最后一排,而且还戴着口罩,还以为她愿意与民同乐,原来是他娘的喝酒了!

  叹口气,井泽起身结账,两人走出张亮麻辣烫。

  秋高气爽。

  秋风微拂。

  小风一吹,井泽的酒劲可就上来了。

  拍了拍宁青的肩膀,井泽大着舌头说道:“你说,我是海浪不?”

  宁青不解的看向他。

  “你说,我是海浪不?”

  宁青仔细想了想,“嗯,海浪,巨浪,特别浪!”

  那一点清醒的思维告诉井泽,她的话有点不对劲呢?

  宁青双手插兜,笑着轻唱,“我听见,海浪的声音,站在城市的最中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