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宝莲灯后传]曾忆否 > 第 91 章 番外

第 91 章 番外

 热门推荐:
  我叫谢遇珑,是神,一个被神族厌弃的神。

  我生来天赋高强,本是神族骄傲,可幼时荣光只维持到一千二百岁。

  同龄兄弟皆长到七尺之躯,唯我几百年都在四尺不曾变过。

  只是从前他人忌惮我天才之名与我那地位卓然的父亲,才不曾发作于此事。

  一千二百岁那年,父亲死于巫族之手。

  终有好事者站出来说我天生异数,与他人不同,注定会克死父母祸乱一方,四尺的身高就是天道的警示。

  于是被逐出神族,失了家族庇护。

  被父亲仇人追杀之际,遇到昊天与未。

  他们救了我。

  未就是我的师父。

  未活了几万年不过凡人十四五岁的模样,我活了一千多年不过凡人五岁的身高。

  他说我们有缘,让我拜他为师。

  他收徒不过一时兴起,可却是我唯一能捉住的救命绳索。

  我必须活下去,我还要复仇。

  我虽不知那三人底细,却知道三人中法力最弱的女子法力亦在我父亲之上。

  师父为人很好,从未摆过师父的架子,虽然那时候以他那年轻桀骜的外表,摆架子也拿不出威严的气势。

  我能感觉到师伯,也就是昊天,不是很喜欢我。因为我的到来打破了他们三个人之间的平衡。

  平衡……

  师父的心性像个孩子,恣意欢脱,原本师姑和昊天都把他将孩子对待。

  一男一女一孩子,这是平衡。

  我出现之后,师父会有意识照顾我。师姑也不再把师父当成孩子,终于看见了他作为一个男人而有的担当与成长。

  两男一女一孩子,这便是不平衡。

  既有不平衡,便生各种龃龉。

  可笑师父不懂,只以为师兄将他养到这么大,终究还是厌弃他了。

  也好在师父豁达,认为人与人终将有一别,只要情谊在,距离便无甚可惧。

  师父带我离开了他生活多年的诞生之地。

  昊天与师姑也离开了,各自游历三界。

  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三人,便是传闻中没有师承、不知年龄,与女娲伏羲三清同辈,化天地灵气孕育而生的第一代先天神灵。

  我随师父游历三界,修行法术。

  期间我们遇到一处奇异之地,那里,时间流速与三界任何地方都不一样,仿佛隔绝了天道,自成一方天地。

  师父认为那里是修炼的绝佳之地,在里面待上一年,外界说不定也不过几个时辰。

  师父能沉得下心在一处待许久,我却不能,所以我讨厌那里,黑得什么也看不清,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过师父表现得很是喜欢,我便留了个心眼,记住了那里的位置。

  在天界,六重天上。

  后来,积怨已久的巫族妖族开战,起初谁也没想到那是如龙凤大劫一般的天地浩劫。

  巫妖大战逐渐失控,二族倾尽全族之力来厮杀争夺天地运势。

  用厮杀来争夺气运……

  我不知是该嘲笑他们的愚蠢还是该同情因为这样大战而被牵扯的他族。

  当年龙凤二族统治三界压得他族毫无生机,却因杀孽太重引得天道算计,杀机不止,才落得如今这般两败俱伤的落败模样。

  巫妖二族势力远不及当年龙凤之强盛,竟也不吸取龙凤教训。

  然他们二族相争,倒是便宜了在其身后捡漏的神族。

  大战伊始,师父每到一处,几乎都有人劝师父趁机出手收拢三界。

  收拢三界?谈何容易!

  师父有将帅之才却无帝王之心。那些人殷勤地将师父推出来,背后目的,只是想借师父之手,将势力统归到神族手中罢了。

  师父不愿掺和那些事,被劝烦了,便只待在天罡湖不外出。

  在天罡湖的那些日子,大抵是师父最为快乐的一段时光。

  因为,师姑来找师父了。

  他们分别不久,昊天去了妖廷,在妖廷谋了要职。

  师姑更多的,是去结交那些神女妖女,从前她只与师父和昊天两个男子一起生活,分别后才发现了身为神女独有的多姿多彩。

  巫妖大战开始后,神女妖女逐渐忙碌起来,师姑不干涉两族战争,又恐自己被牵涉进去,便来天罡湖投奔了师父。

  师姑将她学会的那些丹青箫筝都教给了师父。

  原本这样就很好,他们一起避世不出,每日饮酒弄剑起舞习武,畅谈游历见识,偶尔师父去帮女娲一点忙。

  只是这如湖水般的平静,终被炽热烈日灼灼强势地打破了。

  那日,天地异变,热量暴涨。

  师父与师姑在天罡湖底学龙族般建造府邸,不曾感受到异象。

  我却看到,天际十日同出,却又一个个地坠落陨落。

  当我终于意识到这是一场毁灭三界光明的灾难时,十日已陨落了一半。

  我告诉给师父,他还不待我说完,便化为一道流光直冲云霄。

  又是巫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愚蠢的巫族。

  只可惜师父几乎用出平生最快的速度,也只来得及救下最后一只金乌。

  那只被救下的金乌,就是景和公主。

  巫妖决战,帝俊身死。

  妖族统治一级,便只剩了景和公主。

  妖廷后继无人,那些臣子想了个馊主意,让景和公主与正在兴起的神族联姻。

  借神族力量来维系妖廷最后的尊严。

  联姻就联姻,可叹那景和公主选择的人竟是我师父!

  原来,她早在师父救下她时便对师父情根深钟。

  一见钟情……

  以我现在的眼光来看,那时的师父与景和公主便是将军与公主、才子与佳人——般配极了。

  可那时候我厌恶极了景和公主。

  因为师父他从始至终爱的人都是师姑。

  师姑为人直率,与人友善,曾像母亲般照顾过我与师父,我极为尊敬和喜爱她。

  师父喜欢师姑,虽从未宣之于口,却始终藏在他的眼神行为中。

  我不知师姑想法,只知道若师父答应联姻,从此以后与师姑再无可能。

  帝俊陨落,三界彻底陷入一片混乱。

  洪荒体系稳固不久,眼看就要崩塌,实在需要一人挽大厦之将倾。

  师父不愿娶景和,可作为一个先天神祇,从混沌走到洪荒,也不愿看到历经数万年建立的秩序毁于一旦。

  师姑亦然。

  他们细细筹划,师父经历万难,数次死里逃生,终于在巫妖二族眼皮子底下,统一了三界。

  原本我以为,这个时候直接推翻妖廷,师父称帝,师姑为后,便是最圆满的结局。

  可惜,有些事,阴差阳错的错过,便是永远的错过。

  师姑失踪了。

  师父本就没有争夺三界的野心,师姑失踪后,他更是颓然待在天罡湖不理正事。

  可师姑为什么失踪,我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是她一心想让师父称帝三界的啊!

  后来我才知道,原是当时正在历劫的昊天,设计让师姑以为师父与景和公主有染,才一怒之下离开了他。

  是了,那会的昊天已经历劫千年,虽在历劫,却也在暗中笼络势力。

  起初我亦是不解为何昊天的势力能这般迅速扩大,也是师父彻底失败后我才想通关节——昊天早在妖廷旧臣提议妖神二族联姻,而景和提出要嫁给师父之时便设计让景和怀了他的孩子。

  这违背了天道之意,他不得不下凡历劫躲一时风头。

  师父拒绝了景和,妖廷旧臣恨极师父不给他们脸面,所以得知景和怀有身孕后便去扶持昊天来与师父对抗。

  昊天之所以历劫这般顺利,还有他那人间的妹妹能顺利成仙,都离不开妖廷旧臣的帮助。

  神族一统三界后,妖廷苟延残喘,若不是看在景和的份上,师父的属下早就将妖廷彻底毁灭。

  师父的属下帮他治理三界,眼见师父无心政事,恰逢昊天归位,有些人的心思便活泛起来。

  有妖廷旧臣扶持、金乌气运加身,昊天的势力迅速成长到与师父有一较之力。

  后来,金乌十子诞生、景和身死,便也到了最后的决战。

  那个时候,师姑已经饮下忘情水将师父彻底遗忘了。

  而师姑不知何时起,竟一直待在妖廷。

  我不知该不该恨她。

  若说最一开始是负气离开,那最后几十年,师父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又为何不在师父身边?

  难道就这般笃定,师父必败吗?

  她何时,成了这样迷信天意的人。

  决战毫无意外,没有师姑、没有任何信念,师父输得惨烈完全。

  说来我还要感谢那条西海小龙,若不是他纠缠,我也不会带他去妖廷,也不会有机会……救下师父。

  未王一派全军覆没,他的徒弟神族第三高手谢遇珑将他带走从此不知生死。便是当年参与决战的神仙们对此事唯一的印象。

  师父早已安排好一切,失败是他意料之中。

  师父说他最后几十年与西海小龙一起度过,所以派我扶持西海敖闰。

  又托裂天兕帮忙照看他这一派剩下了了的一些人。

  我与师父一同消失于三界视线中,阿兕便承担了我的责任,看护西海直至昊天不再为难。

  阿兕……我不懂师父凭何这般狠心,他早已给阿兕下了封印。

  而当阿兕反应过来师父的失败与师姑脱不了干系的时候,那封印生效。

  昊天借封印之力将裂天兕囚在万劫不复之地。

  直至后来昊天的外甥,同样阴险虚伪的二郎真君,借封印之力将阿兕彻底斩杀。

  阿兕,其实是师父最好的朋友,最忠诚的伙伴。

  师父了解她,所以给她下了封印。

  可是阿兕又何其无辜。

  直到那时,我才隐约明白,或许师父终有一日,会为了这份沉重的爱,付出更大的代价。

  我将师父带去了哪……这原本是我厌恶的地方,可却是我与师父在这三界最后的容身之处。

  因为这里,是天道约束不了的地方,便是当年我与师父去过的六重天,后来的天廷禁地。

  我与师父在那里待了两万年,于我于三界而言是两万年,于他而言却是将近五百万年。

  那是一处深渊,的确隔绝天道,可须得待在最深处。

  最深处,须得时刻清醒不能沉睡,且时间流速最快。

  我待不住,只守在边缘。

  我亦不知,究竟是怎样的信念,才让他在最深处一待就是五百万年。

  师父时刻清醒,便也时刻修炼,时刻思念。

  他的思念与爱意太过浓烈,又太过悲怆绝望,竟生生化为实质化为一朵曼珠沙华。

  然后日夜用思念与爱意浇灌。

  我始终忘不了,那日师父终于踏出深渊,我近乎连滚带爬走到深渊前,便见那个男人,我的师父,手中捧着一朵曼珠沙华,冲我微微一笑。

  我的师父好像变了,又好像从来没变。我只知道,他带着一身五百万年的功力与那朵曼珠沙华归来,再不惧天道不惧昊天。

  师父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阿珑,我该出来了。”

  我以为他终于想通要去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可他第二句话却是,“她遇到难处了。”

  多么讽刺,我守了师父两万年得不来一句回复,只因她遇到难处,师父便踏出了深渊。

  *

  师父疯了。

  道德天尊的司南感知到魔的存在,可他从未想到过那个魔是我师父。

  师父本是天地万物孕育而生最为纯净的先天神灵,却将自己伪装成万恶的化身,伪装成一个魔。

  我想象不到她遇到什么样的难处才让师父做到这个地步。

  我蛊惑了一个上进却愚蠢的下仙,扫把星。

  在师父的示意下借扫把星之手将天廷七个公主骗下凡间。

  那时我才知道,师父所谓的难处,便是师姑的七个女儿将历情劫。

  是,我不否认,这是难处。

  从来神仙情劫,除却真正无欲无求之人,大多要脱层皮去。

  可我怎能想到,师父为了她的这个难处,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师父以身化魔,成为三界浩劫。

  赤脚大仙在他手下走不过三招,天廷众仙与十万天兵天将的一合之力不及他随意一击。

  可就这般强大的魔头,唯一的命门竟是七位公主联手,所谓的七星连珠。

  无人窥见他如何在那脆弱的七色囚笼里自封法力。因为一切,都会是七位公主的功劳。

  ……

  天廷破格准了七场姻缘,提了七位驸马。三界无一人反对,只因七位公主合力避免了一场天地浩劫,功德无量。

  七位公主的情劫顺利渡过,且与爱人终生相伴,永不受相思之苦。

  可我的师父,成了天廷的阶下囚。

  他本不必这样的,他大可一己之力掀翻天道,重置法则,光明正大让七位公主渡过情劫。

  他又败在师姑手中。

  那日客栈久别重逢,她不识得他,他却等了她许久。

  一面布局改换天地,一面设计出卖自己。

  代表法力与权势的权杖回到主人手上,师姑却依旧硬气不愿袖手观他拿天下。

  一心站在昊天立场上,守护昊天的三界。

  师父怎会让他的师姐为难。

  所以,扫把星才知道了一个秘密的谎言,“万物相生相克,七位公主便是吾的克星。”

  兜率宫再多阵法如何拦得住师父,一纸揭帖,“七星连珠。”

  其实师父何尝不懂?三界本就在她手上,师父从来不是师姑的唯一,从他诞生到现在。

  她怎会为了一个其中之一,放下其他呢?

  “感情甚笃”,师父本就在自欺欺人罢了。

  可他们当真以为,一个天牢禁地,便能囚得住我拥有五百万年法力的师父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