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一品女仵作 > 第一四三章 引为知己

第一四三章 引为知己

 热门推荐:
  周羡没有继续回答,却是扬起马鞭,飞奔了出去。

  雪花粒拍在他的脸上,打得有些生疼,那冰冷的气息无孔不入,钻进了他的身体里,让那翻腾的肺部,一下子冷却了下来,上涌的鲜血好似被压下去了一般,无比的畅快。

  周羡觉得,自己突然有些想池时了。

  从小到大,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孤独,即便有哥哥在身边,还是觉得很孤独。像是一人一马在雪地里行走,除了他自己,四周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尽头。

  现在他觉得自己,好似在地平线那里,看到了一个黑点儿。虽然很小,几乎看不清楚,可他知道,那是池时。这天地之间,好似不只有他一个人了一般。

  可是他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走过去,同池时相遇的一天。

  不是现实中的相遇,而是真正的相遇。

  池时是那个,他说了一句,便明白三句的人。

  说起来,大梁朝自立朝以来,便以嫡长为尊。他的父亲周兆黎,自幼封了太子。周兆黎清明果敢,乃是难得的皇帝,他那一生,若说做过什么离经叛道的事。

  那便是没有遵从太皇太后的意愿,选择张玉为后。即便如此,周羡的母亲去世三个月之后,他便像是纠正错误一般,斩杀了挚友李将军,火速的立了张玉为后。

  世人都以为,先皇后犯了大错,李家有意谋反,周兆黎不久将会废太子。朝中人心浮动,张玉做了皇后之后,沈家日渐猖狂。

  周羡至今都记得,在那深宫之中,每日早上太阳升起,他都不知晓自己同哥哥,今日的悲剧是否会来临。若非张玉所生的大儿子,脸上天生有胎记,做不得储君,小儿子同他上下年纪,没有一争之力。

  如今的皇帝是否是周渊,就难以商榷了。

  咕咚咕咚的水,灌进口中,吸进肺里,呛得人无法呼吸。周羡自幼早慧,在很多人都当他还是个奶娃娃的时候,他便什么都明白了。

  他差点儿死了,沈铎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

  就这样,世人还都说,张玉一代贤后,视周渊周羡如同己出。

  周羡勾了勾嘴角,年幼的事情,像是潮水一般涌上心头。

  哥哥周渊从小被立为太子,周兆黎待他十分的看重,请了三个老师轮番教导。大梁当时以值鼎盛,四海升平,太平时期的君主,要求的是温和宽仁,乃是守成之君。

  父亲死后,周渊乱作一团,先前所学的一切,瞬间逆转,成了弱点。太皇太后强势,沈家虎视眈眈,周渊哪里护得住他们?

  他那时候常说的一句话便是:“阿羡,若你是皇帝就好了。你杀伐果决,一定可以肃清天下。”

  ……

  “殿下,你怎么跑得那么快,我都快要追不上你了。你还没有说,有谁会想要免死金牌来救沈铎呢?你不是说,沈家人割尾求生,已经决定要舍弃沈铎了么?”

  “那又何必,费尽心思来救他?”常康想不明白,他有一个优点,那便是不懂就问。

  周羡的回忆被打断了,他缓了马,一抬头,楚王府也已经在眼前了。

  “沈家也不是铁板一块,更不是所有的人,都像张玉一般狠绝。沈铎再不好,那也是人子,人夫,人父,总有人愿意为他奔走。大义灭亲的名声已经有了,小辈再落一个孝感动天,岂不是绝好?”

  周羡心中一片清明。

  “倘若我是沽名钓誉之辈,定是会如此所为,将沈家的劣势,扭转为顺势。既杜绝了沈铎继续胡作非为,给沈家留下漏洞,又能保住他性命,落一个清正美名。”

  “而且,沈家要拿免死金牌,定是会在宗亲之中,挑选汝南王继子,免死金牌从谁那里露面,谁就是滁州卢氏灭门案的凶手。”

  周羡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

  真的免死金牌一早就在他的手中,幕后之人跑去滁州,屠了卢氏满门,拿到手的,不过是个假的免死金牌而已。他一早放下鱼饵,只等大鱼上钩。

  他想着,垂了垂眸,到时候真正的汝南王世子,便能够堂堂正正的站出来了。

  常康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殿下从小到大,都这么厉害!”

  周羡勾了勾嘴角,翻身下了马,将马绳扔给了常康,“我去歇一会儿,明日早朝,还要去听大舅声泪俱下的告罪书。”

  常康看着他的背影,牵了马走了进门,他眼眸一动,对着恭敬的站在那里的管家,招了招手,“你给池家送节礼,再送得丰厚一成。”

  管家一愣,有些犹疑,“可是节礼都有定数,你照着往年送去汪仵作府上的份例来的。汪仵作德高望重,节礼已经十分的丰厚了。”

  常康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你懂什么,池九爷是我们殿下放在心尖尖上的人!”

  都带他去喝粥了好吗?那可是头一份的!可见池九爷在楚王心中,那是不一般的。

  而且,常康的手紧了紧,他总觉得,池九会是殿下的贵人。

  管家身形一晃,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的眼中迅速的积满了泪水,“可是小殿下怎么办?”

  常康莫名其妙的挠了挠头,“什么小殿下?我们殿下,就是最小的殿下。这么晚不睡,是为难你老人家了!赶紧去歇着,日后不用等门了。殿下的安危您大可放心,只要我常康还剩一口气,殿下就不会掉一根头发!”

  “哎呀,不是,今日早晨,殿下梳头掉了三根头发!重新说!”常康清了清嗓子,又重新说道,“只要我常康还剩一口气,殿下就不会掉一根毫毛!”

  管家充耳未闻,自顾自的沉浸在自己的悲恸之中。

  常康自觉对牛弹琴,无奈地摇了摇头,牵着马自顾自的离开了。

  整个楚王府,殿下第一聪明,他第二聪明,那是绝对没有错的!

  黎明即将到来,乃是夜最黑的时候。

  周羡刚换了衣衫,躺在榻上,就瞧见门边出现了一个黑影,“怎么样了?”

  黑影拱了拱手,“主人,都已经办妥了。等到案子一结,那个……”

  黑影说着,学着周羡在粥铺里的动作,抹了抹脖子,“那个人,将为主人所用。”

  《一品女仵作》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