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公主今天登基了吗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山崩

第二百九十四章 山崩

 热门推荐:
  第二百九十四章山崩

  福建一带连日阴雨绵绵,其间还夹杂下过三两场雪,不大,可天寒地冻,山体积雪,连官道上都是白茫茫一片。

  这是钦差自福州启程后的第十四天,路却越发不好走了。

  赵乃明吩咐下去车驾缓行,若实在不成,原地驻扎也是可以的。

  禁军随行的卫队长是在军中历练过的,此地多山,山势虽都不高,可两侧耸立出三五百米的山体,将一条官道夹于其中,地势勉强可称上一句险峻。

  倘或是行军打仗,这样的地形地势是绝对不合适军队驻扎的。

  故而接到命令之后愣怔在原地,暂且没动。

  他心下犹豫,乃是因一贯听从安排吩咐办事的人,心下有了狐疑之处,也不知该不该开口,或是该怎么样开口。

  从前他不会这样是因为徐照统领禁军,没什么值得底下人质疑的地方。

  可赵乃明一行不同——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无论赵乃明还是赵澈,哪怕是看似四处游历,十分有经验的杜知邑,也都是花瓶一般的空架子,就算不该称之为纨绔,那也不是什么有行军经验的人。

  赵乃明才要把车身旁软帘落下,眼角余光瞥见卫队长脸上的为难之色,手上动作一顿:“有什么问题?”

  卫队长抿唇,抬头匆匆看一眼,旋即收回目光,掖着手回他:“此处地势不适宜驻扎,连日阴雨绵绵,这一带的山体多泥土碎石,山顶还有滚石,若是土质松软,被雨水冲刷之后滚石滑落,容易出事的。”

  就如玉安观那般。

  那是不幸中的万幸,没砸着人,只毁了道观几间精舍还有后山下的菜园子。

  但这官道上,真要是滚石滑落埋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赵乃明却似根本没听进去,神色漠然应了一句知道了,就垂下了软帘。

  卫队长愣在那里。

  这算什么意思?

  杜知邑是陪着赵乃明同乘一车的,二人面对面坐着,当中摆着一张白玉棋盘。

  他手里的白子握紧之后,拳头在车厢内壁上敲了两下。

  车外卫队长声音果然又起,他才笑着吩咐:“你既有心,做好防范就是了,此地不适宜驻扎停留,难道冒雨前行就一定安全吗?你去吧。”

  脚步声也是在良久的沉默之后才响起。

  杜知邑不免失笑:“脾气还挺犟。”

  赵乃明执黑子再落:“其实他说的是对的。”

  这不用他说。

  那些地志怪谈又不是只有他才看过。

  杜知邑这些年间就不说走南闯北的闯荡过吧,去过的地方,见过的风景,也一定是比赵乃明要多的。

  可能怎么办呢?

  他盯着棋盘,思忖良久,倒也没看赵乃明:“世人大多如此,总是恐怕担负责任的。”

  那头正要落子的手生生顿住,杜知邑察觉到深邃而幽暗的目光,才肯抬头看去,与赵乃明四目相对时,唇边的弧度就更大了:“王爷觉得不对吗?”

  “你说的当然对。”黑子骤然落下,棋盘上左下角处一大片白子无一生还。

  赵乃明冷着脸收子,一面冷冰冰又说:“不然我们现在是在做什么呢?”

  打从接到京城传信,赵乃明脸上就再也没有过笑容。

  杜知邑尽可能不去招惹他,免得他把满腔怒火朝着自己发泄。

  该赶路赶路,该下棋下棋。

  眼下嘛——

  “王爷既姓了赵,自然是赵家的孩子,骨肉相残,手足相争,王爷早在十几年前不就应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了吗?”

  这下连收子的手也不再动作了。

  一局棋眼看已成定居,对面的人却毫无胜利即将来临的喜悦感。

  从头到脚都是冰冷的,一如马车外的天气。

  车内小火炉并不能温暖他分毫。

  杜知邑很会说话,赵乃明早就清楚,所以从发现他情绪不对之后,对于这件事,杜知邑始终三缄其口。

  尽管他私下里已经安排布置了一切。

  今日,最迟明日。

  这是杜知邑回明他的,并没有瞒着他。

  赵乃明打心眼里厌倦这样的生活。

  久居彭城,就是因为不想卷入赵氏子孙的任何阴谋中。

  进京和亲,是看在赵承衍的面子上。

  他固然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却未曾想过这一天来的这样快——赵盈当然容不下赵澈,但在取人性命之前,要活生生先折磨人的肉体,恕他实在是无法苟同。

  他不阻拦,也很难做帮凶。

  所有的一切都是杜知邑部署的,他并没有资格指手画脚,一旦性差踏错,浪费的是杜知邑的心血。

  而责任,是要他们共同承担的,甚至会连累远在京城的赵盈。

  任何道理都用不着杜知邑跟他讲。

  杜知邑也晓得不必,才从无开口。

  左下角处最后一颗白子被赵乃明收走后,他视线也从杜知邑身上收了回去:“我有,但仍觉得恶心,你认为这两者之间是冲突矛盾的?”

  杜知邑是没有料到他这么直白的,被噎了一声,旋即摇头:“不冲突。”

  “你都安排好了一切,眼下也不必理会我的情绪。”赵乃明嗤笑,“我并不是针对你,也非针对永嘉。

  至于你方才说的,我可以理解为是在宽慰安抚我吗?”

  杜知邑闻言挑眉:“大家坐在同一条船上,我当然希望一帆风顺的朝前走,哪怕是遇见风浪,或是峰回路转,不得不逆流而上之时。

  我认为王爷和我是亲厚的人,才想开解王爷一二。

  不过听王爷这意思,是我多此一举了。”

  “你是好心,我说了,冷脸也不是针对你的。”

  说这些多没劲,越是说得多,反倒越像是在掩饰。

  于是赵乃明索性收了这话茬,话锋转过,眼角余光也往外瞥去。

  马车缓缓停下来他是能感受到的,车外雨声入耳,虽不是瓢泼雨势,但这场雨不小,雨水冲涮之下,这条官道上的一切污秽,今日过后也都消失不见了。

  “现在?”

  棋局是输定了,可好戏才刚刚开始——

  杜知邑捏着那颗白子,嘴角弧度若有似无,似笑非笑的模样看的赵乃明心头一惊。

  从没有过这样的感受。

  “你——”

  “轰隆隆——”

  “轰隆隆——”

  忽而电闪雷鸣,雨势渐大。

  有人小跑着靠近了马车方向,竟连规矩礼数都顾不上,拍打起马车:“王爷,王爷。”

  “山崩了——”

  尖锐的声音是从后方传来的,声音由远而近,又可见是从后头跑上前来。

  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了!

  赵乃明无声朝杜知邑比口型:“怎么回事?”

  杜知邑只多看了他一眼而已,慢吞吞的站起身,弓着身子钻出了车外去。

  他才探出头,便有人立时撑伞上来,唯恐雨水沾湿他昂贵的衣衫半分。

  “杜大人,山崩了!”

  但位置巧妙。

  杜知邑下了车,往后看,触目惊心……谈不上。

  诚如卫队长所说,此地山体多泥土碎石,松软的很,大雨冲刷之下极易发生山崩,滚石顺势而下,再加上泥土混合流下来,能连人带车一起埋进去的。

  不过这埋起来的——

  杜知邑骤然变色:“王爷!惠王殿下出事了!”

  他声音亦尖锐,像是平地惊雷。

  在平缓之后猛然发现意外就在自己身边,而极要紧的人,被埋了进去。

  ·

  钦差卫队随行人数众多,要把埋在泥石之下车马和人挖出来并不要太长的时间。

  杜知邑的马车是全部被埋了进去的,赵澈的马车只埋了一半——要命的后半部分。

  车被埋了个严严实实,马没事。

  赶车的小厮被刨出来时已经没了气息,众人更是提着一口气悬着心。

  赵乃明在车内坐不住,也不听人劝。

  卫队长苦苦劝说,杜知邑也不敢掉以轻心,一个个的都劝他先离开此地,安全要紧,他却负手而立,冷漠的看着那些忙碌着要救人的卫队随从。

  “救出来了——救出惠王殿下了!”

  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这么一嗓子,众人悬着的心登时落回肚子里,可紧接着就是新的问题出现了——

  杜知邑陪着赵乃明快步上前,众人护在二人周遭,唯恐再出现任何意外。

  赵澈身上脸上全是泥,说是被救出来,可他双目紧闭,连呼吸都是微弱的。

  “王……王爷,惠王殿下的腿……”

  卫队长颤声开口,站在赵乃明斜后方,却先递出一只手来。

  那只手指向赵澈方向,连指尖都在发抖。

  赵乃明顺势望去,胸口一窒。

  随行御医安然无恙,在赵乃明厉声之下匆匆而来,一见赵澈那副模样,眼前一黑,差点儿没直接栽下去。

  杜知邑黑着脸把人稳住:“闵御医,慌什么!”

  他怎么可能不慌?!

  赵乃明横去一眼:“先切脉,命能不能保住!”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无不汗毛倒立。

  人家说不寒而栗,大抵如此。

  躺着的那一个,是天子心爱所生下唯一的皇子,他的亲姐姐是天子掌珠,如今朝堂上权势熏天的永嘉公主。

  他年仅十二,便已封王。

  他的命要是保不住了……这固然是天灾,但天子震怒,谁跑得了?

  这笔账恐怕是不会算在常恩王和康宁伯府嫡子头上,倒霉的只有他们这些微不足道的人!

  闵御医跌跌撞撞冲上前去,哪里还顾什么望闻问切,捉了赵澈的手腕便来切脉。

  脉象虚弱无力,但好在还吊着那么一口气,性命暂且无碍。

  他之所以昏迷,大概是山崩时突然被埋在其中,又长时间埋着,才会导致人昏迷不醒,施针下药,养上几天就没有大碍。

  难的是,他的那双腿。

  瓢泼大雨没有一丝停下来的意思,原本就阴郁的天,因赵澈的情形,众人心头无不沉闷。

  明明能冻死人的天气里,闵御医站起身时满头冷汗。

  赵乃明见状,越发沉默。

  杜知邑侧目一眼,会了意,沉声问刀:“惠王殿下情况如何?”

  闵御医猫着腰,其实根本就不敢看赵乃明和杜知邑,声音也只是勉强算得上平缓:“性命无碍,但臣看过,惠王殿下一双腿,血肉模糊,想是被埋在泥石中时,受到了重物砸下,或是马车的车身上横梁一类,或是……山上滚落下来的石头。

  此地不宜施救,得先安置了惠王殿下,总要把身上这身脏衣服换下来,臣才好仔细瞧殿下的腿伤……”

  他说的委婉,赵乃明却已经听见周遭倒吸凉气的声音。

  他头也不回叫那卫队长:“距离驿站有多远?”

  “还有二十多里路程,现在雨势这样大,惠王殿下又有伤在身,赶路急不得,马车不能颠簸奔跑,若要到驿馆,恐怕得到后半夜了。”

  闵御医这会儿倒机灵,立时就把话接了过来:“这是不成的。惠王殿下眼下是性命无碍,只是有些发热,可要是耽搁太久,腿伤发作起来,是能要人命的。”

  他需要安静,干净的地方给赵澈看伤,施针,但来不及等到后半夜赶到驿馆中去。

  离京时随行是带了军帐的,以备不时之需。

  赵乃明当机立断,吩咐下去,令众人于官道旁安营扎寨。

  此地不安全,所有人都知道,刚刚发生过一场山崩,雨一直在下,谁知道会不会再来一次。

  卫队长有心劝,但形势所迫,赵澈的伤显然更要紧。

  杜知邑眼珠滚了下:“先把惠王殿下挪到王爷的马车上,闵御医先施针,稳住殿下情况。

  往前三里地,我依稀记得那里山势低矮,相对来说算是安全些的,对吗?”

  卫队长脑子转得快,忙不迭点头,连连说对。

  赵乃明神色阴沉,莫名瞥去一眼,眼神更是晦涩难懂。

  杜知邑看他一眼,旋即别开眼再不看,反手在自己鼻尖上摸了一把。

  赵乃明眯眼。

  心虚什么?

  做都做成了。

  他沉声:“就按杜大人的意思,吩咐马车慢行,别弄伤了三郎。”

  交代完,转过头又去看闵御医:“在马车上能给三郎施针吗?你可想清楚了,那是大齐惠王。”

  闵御医正要说能,被他吓了这样一句,又吞吞吐吐咽口水,好半晌才重重点头:“臣晓得,臣晓得厉害,万死不敢拿殿下贵体开玩笑,王爷放心,王爷放心。”

  《公主今天登基了吗》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