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偏执大佬他暗恋我[重生] > 第52章 任务(正文完)

第52章 任务(正文完)

 热门推荐:
  陆深带她来到二楼,给她安排的房间就在自己隔壁。

  叶矜站在门口,手指扶着门,有些窘迫,“我好像没带衣服。”

  “衣服准备好了。”陆深领着他进去,打开衣柜给她看,“喜欢什么自己挑。”

  一整排衣柜,里面全是女装,甚至她自己设计的服装都在里面。

  叶矜有些惊讶,侧头看去,陆深却是一副坦然的样子。似乎做这一切,不过是再理所应当的事情。

  “喵~”

  昨天就一直在别墅里面乱晃的银渐层终于忍不住出来,小心翼翼地扯着陆深的裤腿,叫唤声十分可怜。

  陆深转身去找了一包猫粮,银渐层一直跟在他的身后。

  叶矜与银渐层保持着距离,看见这一幕,有些好奇,“这些猫粮……?”

  “买给它的。”陆深把猫粮洒了一些,牵着她的手,带她进去,把银渐层关在了外面,“回家的时候,偶尔会去喂它。”

  难怪银渐层会那么粘着他。

  “可是你不是不喜欢吗?”叶矜问他,很快的,她自己就找到了答案。

  因为她。

  “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用为了我做到这种地步。”叶矜声音微微哽咽。

  陆深不回答,只是道,“好好休息一个晚上。”

  叶矜点头,洗澡过后,有些饿了,便下楼去找吃的。

  银渐层听到动静,乖乖地跟在她的身后,却不靠近她。

  叶矜有些心疼,尝试地靠近银渐层。银渐层乖乖地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喵~”

  叶矜蹲下身体,朝着它伸出手,闭着眼睛,深吸了几口气。

  手臂在空中停了许久,一直都没有落下的打算。

  不行。

  恐惧感还是在她心里面。

  叶矜起身。站得太久了,腿有些麻了。正眩晕的时候,有一具温热的身体扶住了她,“别勉强自己。”

  叶矜点头,银渐层在她脚边,委委屈屈的“喵呜”了一声。

  陆深问她,“想养?”

  “嗯。可是我害怕。”叶矜叹息,看着陆深,“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

  “不会。”陆深温柔揽着她的腰,对她说,“它很有灵性,不会主动靠近你。要是想养,也可以。”

  “喵呜~”

  银渐层软软地叫着。

  叶矜立马软下了心肠,“那就养吧,它是孤儿,也没什么去处。”

  陆深明白,这是叶矜想到了以前的事情。

  “好,我们养她。”陆深道,“要吃东西?”

  楼上有水,叶矜下来,只能是饿了。

  叶矜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最近饿得比较快。”

  陆深眼底划过一丝笑意,牵着她去了厨房,“站在这里陪我。想吃什么?”

  这会都是大半夜了,叶矜没提过分的要求,“就简单的一碗面好了。”想了想,她补充一句,“加两个鸡蛋。”

  “好。”陆深对她都是有求必应。

  陆深的动作娴熟,举手投足之间都很好看。

  叶矜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忽然扬了扬唇。

  这样真好。

  晚上吃东西不是个好习惯,所以陆深煮的并不多,刚好够她填饱肚子。

  “谢谢。”叶矜捧过碗,上面没有葱花。陆深对她的口味了解得一清二楚,甚至盐味都是她最喜欢的程度。

  “乖乖吃完,休息一会再睡。”陆深看着她,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等她吃完,陆深把她送回了房间。

  在关门之前,陆深忽然抱她入怀。

  “陆深……?”

  陆深只是道,“让我抱抱。”

  他怕一切都只是一个幻觉。

  叶矜点头,窝在他的怀里,很乖。

  躺在陌生的床上面,叶矜辗转反侧,最后才迟迟地睡着。

  醒来的时候,指针已经指向了九点。她猛地起身,因为常年工作的原因,她是有生物钟的。

  只是昨晚实在是太晚了,所以她才会睡得那么晚。

  洗漱过后,叶矜找了一套素雅的衣服穿上。

  推开门,却看见陆深在外等着。

  “醒了?”陆深的声音有些沙哑。

  不远处,银渐层卷成了一团,睡得正香。

  叶矜点了点头,“你怎么不叫醒我?你上班要迟到了。”看样子,陆深应该在门口等了很久。

  “不急。”陆深道,“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两人吃过了早餐,一同去了陆氏。

  “男模的事情,我想自己处理。”叶矜对他说,见他神色疲倦,有些担忧,“昨晚没有睡好吗?”

  “嗯。”陆深捏了捏眉心,低声道,“陆氏有专业的男模团队,不需要舍近求远。”

  叶矜知道,可她不希望一直靠着陆深。

  “这件事情让我自己来处理可以吗?”叶矜看先陆深,眼神认真,“陆深,我想自己去试一试。”

  陆深定定地看着她几秒,点头,“好。”

  感觉到肩上一重,陆深的脑袋就搭在她的肩膀上面。

  他似乎很是疲倦了,轻轻地闭着眼睛,“我想休息。”

  “怎么那么累?”叶矜探了探他的额头,确定没有发烧之后才定心,“是因为公司的事情太多了吗?”

  “不是。”陆深闭着眼,大手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这两天一直睡不着。”

  叶矜神色微顿,问他,“为什么?”

  “感觉很不真实。”陆深从她肩膀上起来,微沉的眸子撞进了她的眼眸之中。

  叶矜心中涩然,声音放柔,轻声问着他,“所以,你昨晚在我门口站了一夜?”

  “嗯。怕你会逃。”以前的叶矜,初来陆家,不愿意待在房间里面,经常想要逃跑。

  霍一年说,那段时光对于叶矜最为痛苦,所以她才会彻底忘记了陆深。

  可是没有人知道,陆深比叶矜更为痛苦。看着她每天千方百计地想要逃离自己的身边,看着她彻底地遗忘自己……

  “我不会逃的。”叶矜哽咽着,“所以,你可以不用那么小心翼翼。”

  陆深不语。他从来都不是小心翼翼,而是疯狂地想要占有她。

  躺在叶矜的大腿上,感觉柔弱无骨的手指轻轻地穿过自己的头发,温柔地抚着他,陆深的睡意渐浓。

  等到王助理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朝着叶矜礼貌一笑,王助理识趣地离开。

  “你们的进度也太快了吧。”于乐然知道后,只叹两人的速度。

  左右看了一番叶矜,确定叶矜还安好之后才暧昧地眨了眨眼睛,“不过你们陆总未免也太过正人君子,居然还没对你动手动脚。”

  叶矜脸蛋一红,和她相处的时候,陆深都在努力克制。虽然有需要,可还是为了她极力忍着了。

  “别说了。”叶矜低着头。

  旁边的霍一年却是重重地冷哼了一声,“禽兽不如!”

  于乐然翻了一个白眼,拍了拍他的脑袋,“小朋友,成年人的世界你不懂,还是回去乖乖上学吧。”

  熟悉了才知道,这货压根就没有二十!只有十八而已,只不过不喜欢家里给他安排的学校,所以这才跑了出来。

  叶矜轻笑看着两人打闹,手机上面弹出一条消息。

  未知号码叶小姐你好,我是艾顿。上一次在陆深的别墅里面,我们曾经见过。有些事情想要告诉你,不知道你能否有时间?

  晚上,陆深开着车,冲到艾顿的住处,眼睛腥红,宛如一头随时都会爆发的凶兽一样。

  “你对她说了什么?”陆深死死地盯着艾顿,如果不是顾忌着叶矜在这里,他大概会一拳朝着艾顿打下去。

  “他没说什么。”叶矜走到陆深的身边,轻声道,“我们只是在谈一些事情,现在谈完了。”

  陆深看着她,语气含着几分冰冷,“谈了什么?”

  “你的事情。”叶矜不会撒谎,也不愿意在叶矜面前撒谎。

  “他全告诉你了是不是?”陆深捏着叶矜的肩膀,力道很大,几乎要把她的肩膀碾碎一样。

  叶矜吃痛地惊呼一声,眼睛立马泛出了生理盐水,“陆深,我疼。”

  四个字,足够让陆深恢复理智。松开了手,冰冷地看了一眼艾顿,朝着外面走去。

  这是第一次,他不等叶矜,留给她如此冷漠的背影。

  叶矜似乎是有些吓着了,站在原地没动。

  艾顿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润声道,“叶小姐,我该说的都说了。如果你要和他在一起,我会努力,也请你配合我,控制住他的情绪。”

  叶矜点头,又问,“我该怎么做?”

  艾顿笑了笑,“首先第一步,追出去。此刻的陆深,极其的没有安全感,而你要做的,就是给他安全感。”

  他话音刚落,叶矜就追了出去。

  艾顿无奈地坐在沙发上面,看着陆深的病历本。

  一沓一沓的,这些年,他为叶矜做出了无数的努力。虽然近期的情况很是不稳定,但是不得不说,这是他认识陆深那么多年之后,遇到的最为冷静的一段时间。

  似乎……是他做错了。

  追到门口,陆深虽然处在暴怒状态下,可是最在乎的还是她。所以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车边。

  见叶矜出来,“为什么不和我说?”

  “说什么?”叶矜不解。

  陆深再一次重复,“和他见面,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

  猛地关上车门,陆深把叶矜抵在车上,眼神冰冷,“他跟你说什么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怕?甚至想要离开我?”

  艾顿刚才的话语还在耳边。

  此刻的陆深,极其的没有安全感。

  “不会。”叶矜轻声道,被他扣住身体不能动,只能朝前伸了伸头,在他薄唇上落下一吻,“陆深,我说过,你不用那么小心翼翼。”

  陆深沉默不语。

  他怕叶矜会离开。叶矜那么好的一个女生,如果离开了他,肯定会有更多优秀的男人。

  而他不一样,他只有叶矜。

  “陆深,是我离不开你。”趁陆深松手之际,叶矜环住了陆深精壮的腰肢,把脑袋贴在他的胸膛上面。

  叶矜看着陆深,很认真地说道,“如果你不相信,那我就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你不再害怕我会离开为止。”

  陆深哑了声音,许久才开口,“好。”

  叶矜做到了她的承诺,一直陪在陆深的身边。每天和他上下班,偶尔做顿饭,大多数家务活都是在陆深在做。

  她知道,只有这样,陆深才会慢慢好起来。

  两人甜甜蜜蜜的,霍一年却是不满了,“姐,这都三月份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叶矜无奈地摇了摇头,“以后不能在陆深面前说这样的话。”

  “靠,还以为自己是个宝宝吗!”霍一年十分的不爽,哼唧了几声,问叶矜,“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再等等。”叶矜有些抱歉,“我知道叶先生在等我,可是,这里有我必须留下来的理由。”

  “行吧。”霍一年耸肩,余光看见了陆深走过来,自觉地退了好几步。

  呵,上一次他跟叶矜靠得近了一些,这个男人差点没把他老婆给摔了!

  本来以为他姐会生气,结果还温柔地笑着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吉他,陆深会赔。

  赔个屁!那是他老婆!

  “怎么那么久?”陆深看她。

  “很久吗?”叶矜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八点了,的确很晚了。

  朝着陆深柔柔一笑,她轻声说,“我们现在回家。”

  陆深定定地看了她几秒,低沉的嗓音带着些许暖意。

  “好。”

  他们回家。

  儿时的陆深,住在肮脏的地方,那不是家。

  少时的陆深,住在孤儿院里面,那不是家。

  如今,叶矜在他身边。

  她说,我们回家。

  宿主,接下来将会布置最后一个任务。

  最后一个了吗?

  叶矜有些怅然若失,过了一会,舒心一笑,“好,你说吧。”

  和陆深共度一生。系统冷硬而死板的声音传来,这是最后一个任务,难度系数最高。

  他们的一辈子实在是太长,再恩爱的情侣都没办法保证一辈子只喜欢对方。

  叶矜有些茫然,“这要怎么做?”

  宿主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而我会在不同时空监督宿主,只有宿主任务失败才会回来。

  系统说。

  所以,现在只要她点头,这个系统很可能再也不出现了是吗?

  “我愿意。”她说。

  如果余生是和陆深度过,那么她愿意。

  身体已恢复百分百。

  “谢谢你。”叶矜笑了笑。

  如果没有系统,她可能早就死了。没有重活的这一生,也不知道有个男人爱她如命,更不知道,原来曾经一无所有的她也会得到这样的幸福。

  恋爱系统很高兴为你服务。系统说,我们一直作为爱情的引路者,指引尚且还在茫然中的行路人找到自己的归宿。

  宿主,恭喜你。

  随后,那死板的声音彻底地消失在叶矜的脑海里面,任由她怎么喊,都没有任何的声响。

  她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一道低沉的嗓音落在她的耳边,“怎么了?”

  叶矜回过神来,朝他笑了笑,“送走了一个朋友。”

  陆深神色微顿,试探地问了一句,“是……?”

  叶矜朝着他点了点头,被他揽入了怀中。凶狠的吻落在她的唇上,急促的,带着疯狂的不安。

  像是要急切证明着她的存在一样,她被陆深紧紧地禁锢在怀中,只能被迫地承受他的吻。

  “陆深……”叶矜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档说话,“你怎么了?”

  “它走了,你会怎样?”陆深呼吸很重,炙热的,打在她的脖子上面。

  原来是担心这个。

  叶矜轻轻地抱着他,“我已经没事了。”

  “真的?”

  叶矜重重地点头,“留下了最后一个任务。”

  陆深吻着她的额头,“什么?”

  “和你共度一生。”她说。

  已经是快要初春了,外面的阳光洒落进来,暖暖的。

  而他抱着叶矜,一起在阳光底下。

  曾经以为会一生黑暗,可是终究会有一束光穿破黑暗而来。

  “嗯。”他说。

  共度一生,再不分开。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了,他们以前的事情会番外说

  你还还有什么想看的内容吗?

  (在这里郑重道个歉,本文入v的前几天,我才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入v当天三更也没做到,那几天的更新都很一言难尽因为这事心态大崩,所以没写好本文,对不起)

  本章节只要留言就发红包,时间不限,谢谢你们的一路支持

  接下来是广告时间

  预收文《反派和家产我都要》

  纪冬欢她穿书了,穿成了富豪的女儿,按照系统所说,只要她安稳地继承家产,便能安然无恙地活过一世

  可是没想到亲爹嫌弃她蠢

  亲爹去,把那个男人娶回家,咱们家的家产不能败在你手里

  纪冬欢默默看着男人的资料,腿抖无比

  亲爹,你认真的吗?那可是反派!

  为了世界不崩塌,小命不玩完,纪冬欢只能硬扛着上了

  接触之后才发现反派除了帅,没其他的优点

  残暴,冷酷,不近人情,还……喜欢用钱办事

  反派给你一千万,离开我

  纪冬欢潇洒地挥下支票给你一个亿,做我男人

  反派……

  后来,纪冬欢如愿以偿地继承家产了

  她看着没追到的反派,两手一挥,心情愉悦拜拜了您!

  还没走到门口,她就被反派抓了回去纪冬欢,你信不信我立马让你破产?

  纪冬欢……那我继续追你?

  反派挑眉,心情明显不错嗯,追不到我就让你破产

  纪冬欢……

  反派他总威胁我

  继承家产好难,追反派更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