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偏执大佬他暗恋我[重生] > 第48章 之后

第48章 之后

 热门推荐:
  陆深执拗,叶矜在这方面却比他还要执拗,“你现在生着病,一个人我不放心。”

  起身把药递给陆深,叶矜道,“吃了药,再睡一觉,等你退烧了再回去。”

  陆深不语,看着她递过来的退烧药,漆黑的眼眸倒映着她娇小的身影。

  即使是在高烧状态下,陆深依旧记得清清楚楚,自己靠在叶矜的肩膀上面。她的身体很是柔软,甚至还带着若有若无的香气。

  撞入鼻息之中,香甜不已。

  还有……梦中的那个吻。

  “不用,我自己可以。”陆深把药放在桌面上,起身。

  他要远离叶矜。叶矜对于他来说,是个致命的诱惑。

  越是靠近,越想要独占。

  叶矜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小眼神紧张地看着他。

  “叶矜,你没必要那么关心我。”陆深眸低深深,他声音有些微哑,经过茶水的滋润过后,沙哑中带着一些低沉,很是好听。

  叶矜有些迟疑,咬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深不再言语,准备开门。

  “陆深。”

  回头看去,是叶矜紧张的小脸。

  每一次叶矜喊他,陆深都会回头。

  叶矜看着他,目光又忽然落在了他的薄唇上面。本来她就紧张,现在感觉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一样。

  “我关心你在意你,是因为我喜欢你。”闭着眼,叶矜说出这句话,唇瓣都在轻轻地颤抖着,就连声音也是。

  紧张得感觉周围的气息都要炙热起来。手指紧紧地搅在一起,叶矜重新睁开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陆深,很抱歉,一开始接近你是别有目的,可是现在,我喜欢你。”

  身体已恢复百分之七十。

  她不是为了任务,她喜欢陆深。如果真的要告别,她希望在告别之前,大胆的和陆深说出自己的想法。

  紧张地看着陆深的反应,却发现那张冰冷的面容之上,除了冷漠之外,没有任何的表情。

  所以……他根本不喜欢自己对吗?

  “抱歉。”叶矜勉强地笑了笑,“我知道你有喜欢的女生,只是……”

  “喜欢的女生?”陆深皱眉,黑眸紧紧地盯着她,似乎在想些什么,最后还是放弃。

  “你喜欢我?那你了解我吗?”陆深朝着叶矜走去,叶矜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

  陆深步步紧逼。

  最后把她逼到了墙角。

  陆深的双手抵在墙上,正好挡住了她所有的去路。

  “你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阴冷的嗓音撞入耳中。

  叶矜不可置信地看着陆深,觉得陌生不已。

  她认识的陆深,虽然待人淡漠,可绝对不会像现在那么可怕。

  “你冷静一点。”叶矜微微偏头,不敢和他对视。

  “怕了?”陆深的声音里面带着嘲讽,霸道地挑起叶矜的下巴,逼迫叶矜看着他。

  在叶矜还没有反应过来,微凉的唇便被他深深地吻着。

  火热,霸道,缠绵。

  比起不清醒时的陆深,这个吻多了几分狠厉的意味。

  “陆……深……”话语从唇齿间倾泻出来,叶矜眼神慌乱,双手抵在两人的面前,微微用力,把他给推开了。

  陆深踉跄地往后退了两步。

  现在他还发着低烧,身体本来就虚弱,只不过是一直在强撑着而已。这一会被推开,步子都有些不稳。

  “你……”叶矜怔怔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稳下心神,叶矜赶紧说,“你现在还生着病,吃了药好好休息一下。”

  陆深冷笑,“叶矜,你根本不了解我。”

  他复而抵住叶矜,滚烫的手指摩挲着她的下巴,“如果你真的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还会喜欢我吗?”

  在知道他曾经对她做的那些事情之后,她还会喜欢自己吗?

  如果她知道自己喜欢的陆深,不过是一个有着心理疾病的疯子,她会不会躲开?

  陆深问她,也是在问自己。

  霍一年说得不错,自己给不了她想要的,那么就不该继续下去。

  让叶矜早一点认识自己的真面目,以后远离自己,也许不错。

  “陆深,你冷静一下。”叶矜有些发怵,却还是问他,“你不会伤害我的,对吗?”

  陆深微怔。

  也就是这一瞬间的迟疑,让叶矜明白。

  陆深不会伤害自己。

  心口有个答案呼之欲出,她以前极力否认的,似乎所有人都看清楚,而她还在否认的事实。

  陆深喜欢自己。

  像他这样的男人,如此高贵。向来都是女人千方百计地讨他喜欢,可是只有在自己面前,他才会温柔。

  她看着面前的陆深,咬了咬下唇,颤着声音问他,“陆深,你喜欢了很久的女生,是我吗?”

  陆深不语,看着她沉默。

  温热的手掌拂过她的面颊,滚烫而炙热。

  叶矜丝毫不畏惧地看着他,“回答我。”

  “你还是不明白。”陆深低声道。

  声音温柔,可是眼底却不带任何一丝感情。

  “明白什么?”叶矜不解,却得不到陆深的回答。

  他走了,干净利落的开门走了。

  叶矜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脚都在微微的颤抖着。刚才的陆深,阴厉得可怕。

  失神地坐回到沙发上面,厨房里面传来水滚的声音,她匆忙去查看。

  粥已经毁了。

  收拾好残骸,叶矜走进房间。他的外套还在,可是人却不见了。

  真的……很讨厌她吗?

  “姐姐,我回来了!”霍一年清脆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叶矜拿着外套走出去,霍一年背着他的宝贝吉他坐在地上。

  霍一年一眼就看见了叶矜手臂上面挂着的西装外套,忙问,“这是谁的外套?”

  叶矜含糊其辞,“一个朋友的。”

  “朋友?”霍一年摆明了不相信,这西装昂贵,而且……

  他微微眯眼,从叶矜手里扯过西装,查看上面的商标,“这是陆深的对吧?”

  他见过陆深的西装,一直是专门的定做的,牌子和这个一模一样。

  “嗯。”叶矜轻声应道,把西装挂在衣架上。

  明天去陆氏一趟,还给他吧。

  霍一年警惕起来,“陆深来过我们家了?”

  叶矜还是点头,看起来情绪有些低落的样子。

  霍一年顿时炸毛了,最心爱的吉他也不要了,怒声说,“上次我都跟他说过了,让他不要再靠近你!果然,他又伤害你了对吧?就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不会遵守诺言!以前也是这样想,现在也是……”

  话说到半,霍一年就发现自己说漏嘴了。

  尴尬地看向叶矜,他欲盖弥彰,“那个,姐姐,我就是随便说说。”

  “你找过陆深?”叶矜虽然和霍一年相处时间不长,但是也明白,霍一年性子比较直,不可能会随便说说。

  “你和陆深说过我的事情?”叶矜问他,“陆深和我之前是不是认识?你对于我们的事情知道多少?”

  霍一年轻咳一声,别过眼去,“我就是随便一说,我哪里知道你们的事情。”

  “如果你想知道,就可以知道。”叶矜看着他,轻声道,“你是霍家的少爷,如果想知道,并不是什么难事,对吗?”

  这样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霍一年会在那天去找陆深。

  霍一年挠了挠头,有些烦躁,“姐姐,你为什么不能笨一点呢?”

  叶矜无奈地笑了笑,坐在沙发上面,收拾杯子,“所以,霍一年,你能告诉我吗?”

  扫了一眼杯子,霍一年就明白是谁的。

  叶矜只喝白开水,所以只有可能是陆深的。

  霍一年叹息了一口气,抱着吉他,“我先给你唱首歌吧,你看上去心情有些不好。”

  叶矜还是点头。

  霍一年唱了一首比较平缓的歌,叶矜抱着抱枕微微愣神,一首歌结束之后,霍一年才把吉他放好。

  “你真的要知道吗?”霍一年不确定,“那些可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所以,她和陆深以前真的认识?

  这个认知彻底地打乱了她原本平静的心。

  “说吧。”叶矜认真地看着霍一年,双手紧张的揪着抱枕的一角,“我想知道。”

  霍一年叹息一口气,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这些。只是,如果不说,我怕你跟陆深越走越近,最后会受到伤害。”

  手指揪得更紧了,叶矜看着霍一年。

  “陆深在被接回陆家之前,和你在同一个孤儿院。你们之间的细节,我并不清楚。只是知道,他喜欢你。在陆深十六岁的时候,陆家的人找到了他。你消失的记忆,应该是在十四岁那年。陆深把你从孤儿院带走,关在陆家的一个小院子里面。”

  霍一年仔细打量着叶矜的表情,见她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有些心疼,“姐,我不说了,你别难过。现在有我们呢,有霍家,陆深不敢伤你。”

  叶矜过了许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是说,陆深伤害了我?”

  霍一年摇头,“准确的事情我也差不到。只是,后面你重回到孤儿院的时候,高烧了一场。把有关于陆深的记忆全部忘了,医生说是因为受到了很大的精神创伤,所以忘记了某个人。”

  “姐,你要知道,如果不是陆深伤害了你,你怎么可能唯独忘了他?”

  霍一年生怕叶矜心软,赶紧趁热打铁,彻底地斩灭叶矜对陆深的所有想法,“陆深远比你想象得可怕。我还查到,他一直在做着心理治疗。”

  “好了,我知道了。”叶矜打断他,“这件事情,让我自己考虑。”

  不会还喜欢着陆深吧?

  霍一年有些头疼,“姐,咱们赶紧回去看外公吧。他老人家可想你了。”

  “你……和他说了我的事情?”

  霍一年赶紧摇头,“没有。把你带回去之前,我都不敢说。要是外公知道了,你还不回去的话,他估计就要坐着飞机过来了。外公都快八十岁了,长途跋涉哪里受得住。”

  顿了顿,霍一年继续说,“这件事情也就我爸妈知道。他们说,主要还是看你的意愿,如果实在不愿意回去,让我不要强求。”

  叶矜抱着抱枕,没有说话。

  “姐,你不会真的不想回去吧?”霍一年有些担忧,生怕她为了陆深留在这里。

  叶矜轻轻摇头,“不会。他们始终是我的家人,我会回去。”

  只是,在回去之前,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那就好。”霍一年放心了,见她有些闷闷不乐的,忍不住轻声安慰她,“姐,等你回了我们家,什么样的好男人没有。陆深他不适合你。”

  “这件事情我自己来决定。”叶矜放下抱枕,见霍一年要跟上来,赶紧说,“我想自己冷静一会。”

  霍一年点了点头“好的。”

  那件西服依旧是没有还回去,叶矜每次想拿起手机联系陆深,最后还是放下。

  那天事情闹得太厉害,而且陆深跟她之间的事情……

  陆深是知道的,一直隐瞒着,却纵容她的靠近。

  他说过,他曾经有了一个喜欢了十几年的女生。所以,是因为她吗?;

  在工作室安心工作了几天,叶矜发了低烧。大概是最近的事情太多,身体过于疲惫,所以寒风袭来的时候,就这么倒下了。

  于乐然给她买了暖身的姜汤,冲着霍一年招了招手,“小哥哥,过来一下。”

  霍一年也懒得再装,淡定地吐槽,“这位姐姐,我比你小。”

  于乐然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费什么话,把这碗姜汤拿进去给你姐,我再熬一点白粥。”

  霍一年有些怀疑,“你会煮粥吗?”

  “虽然我厨艺不好,但是煮面条熬粥做饭这种事情,我还是会的。”当年叶矜害怕她一个人生活不能自理,所以逼着她学了一点。

  在床上躺了一个早上,叶矜悠悠转醒,头疼欲裂。

  宿主,现在有任务,你的身体还可以支撑吗?系统计算了一下数据,任务必须颁布,只不过介于宿主身体抱恙,所以将会推迟时间。

  叶矜坐起身来,“你说。”

  五天内找到陆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