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偏执大佬他暗恋我[重生] > 第45章 唤他

第45章 唤他

 热门推荐:
  叶矜朝他看去,陆深的神色太过冷静,平缓得没有一丝波澜。

  让她一时间有些错楞,竟不知道刚才是不是她出现的幻听。

  “下车。”陆深说。

  叶矜点了点头,拿着一堆零食袋下了车。

  “好吃吗?”陆深问她,领着她进去,神色自若地开了门。

  叶矜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咬着唇,轻声道,“很好吃,不过热量也很高。”

  “嗯,偶尔吃一次。”零食对身体不好,偶尔吃的话,陆深倒是无所谓。

  要是叶矜天天吃,陆深也不会同意。

  “你们来了?”苏言白穿着白色的家居服,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两人。

  他一只手拿着勺子,另外一只手有些脏了,黑了一片,就连白色的衣服上面也沾了不少的黑色,显得有些狼狈。

  苏言白无奈地笑了笑,“我对做菜一窍不通。本来想给她熬个汤的,好像搞砸了。”

  叶矜连忙走到厨房看了一眼,场面有些乱,但也没有到烧厨房的程度。

  “你在这边做吧,就麻烦你了。”苏言白收拾了自己弄出来的混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继续收拾着狼藉。

  这下子,倒像是把陆深一个人忘在了外面一样。

  苏言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朝着陆深投去一眼,“阿深,人家小姑娘一个人在厨房里面,你也不过来帮帮忙。”

  叶矜赶紧摇头,“不用了,我一个人能行。而且,乐然是我的朋友,应该是我麻烦你们了。”

  上一次在厨房里面的场景让她心有余悸。陆深对她的影响实在是太大,只要一靠近,她就会控制不住自己。

  陆深眸色微沉,落在苏言白身上,后者立马会意,“我得去看看于乐然了。阿深,你帮我收拾一下。”

  喉结不动声色地滚动了一下,陆深点头,“嗯。”

  怎么……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锅里面胡成了一团,也不知道洗没洗干净,里面汤的颜色很是奇怪,还伴随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叶矜打开了排气扇,“陆先生要是不适应的话,可以先出去,我自己来处理就好。”

  “不用。”陆深道,看了一眼叶矜,“等我一会。”

  陆深出去,把外套脱了,里面只穿了一件衬衫。只不过,他所在的公司,车里,又或者是苏言白的家,都有暖气,穿着单件的衬衫,也不会很冷。

  把袖口处网上别了一点,露出了精装的手腕,陆深重新进到厨房里面。把锅里的东西全部倒掉,把锅给洗干净。

  他的动作很是熟练,也丝毫没有嫌弃的意思。

  陆深……不是有洁癖吗?

  “不会做?”陆深注意到她的目光,问她。

  叶矜摇了摇头,“粥我还是会做的。”

  要清淡一点,又不能没有营养。叶矜想了想,从冰箱里面找到半只乌鸡。

  比较清淡,而且也很好吃。

  “在躲我?”把乌鸡处理好,放进锅里,叶矜准备下一个菜的时候,却撞到了陆深的胸膛。

  而后,他微低的嗓音落在一旁。

  叶矜下意识地紧张,手指微微摩挲着自己衣摆旁的衣服,赶紧否认,“不是。”

  “叶矜,不要在我面前撒谎。”

  他不喜欢。他宁愿叶矜说出伤人的事实,也不愿她说假话。

  可是在叶矜心中,却解读成了另外一番意思。

  陆深常年经商,识人无数,自己在他面前撒谎,不过像是跳梁小丑一样。

  点了点头,叶矜勉强地笑了笑,“陆先生,我可以不说理由吗?”

  陆深沉默了几秒,“好。”

  叶矜低着头继续盯着锅里。

  陆深从来都不问她理由,不管是以前突然主动靠近他,还是现在突然躲着他。

  于乐然醒来的时候,苏言白就在她身边安静地看着一本书。

  淡淡灯光打在他的脸上,细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半弧形的倒影。

  “苏医生。”微哑的嗓音。

  苏言白合上书,看向于乐然,“我给你倒杯水。”

  “好。”声音依旧哑着。

  于乐然起了身,接过温水,轻抿了几口,润了润喉,“有点饿,有吃的吗?”

  “叶矜在下面做,应该快好了啦。”苏言白起身,替她拿了外套,一边看着她穿外套一边仔细嘱咐,“长期的作息习惯不好,你的身体承受不住。之后给你开点药调理一下,只不过光吃药没用,平时的生活习惯,自己注意。”

  只要一涉及到这一方面,苏言白就会开始变得唠叨起来。

  于乐然听着他念了一会,得寸进尺地提着要求,“苏医生,我不想去医院,能请你亲自送药上门吗?”

  苏言白轻轻督了于乐然一眼。

  于乐然直接忽略了苏言白眼底的警告,继续说,“苏医生,好歹我也是你的病人。要帮就帮到底如何?”

  苏言白盯着她看了几秒,才点头,“好。”

  于乐然眼睛一亮,手在下巴处拖着,饶有兴趣地看着苏言白,“怎么突然那么好说话了?”

  苏言白自然是没有回答,只是道,“下去吃饭。”

  于乐然讨厌医院,这是显而易见事实。

  苏言白在意她,又怎么会逼她做这种事情。

  “宝贝,一醒来就能吃到你做的菜,太幸福了!”于乐然下楼,给叶矜一个大大的熊抱。

  叶矜有些哭笑不得,看了一眼她的脸色,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才说,“要是喜欢,继续跟我一起住,能天天吃到。”

  “算了吧。”于乐然挥手,打趣她,“家里有个霍一年,死死地守着你,我怎么还敢过去。”

  苏言白下意识地看向陆深,却见他神色无常。

  没听到?还是不在意?又或者另有隐情?

  不然听到叶矜家里有一个男人,陆深的反应,绝不可能是这个样子。

  吃完饭过后,已经挺晚了。叶矜放心不下于乐然的身体,又怕自己一个人照顾不好她。权衡再三,最终还是打算在苏言白家里过一晚。

  “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苏言白浅笑,“如果实在不想,可以去阿深家里,不远。”

  “不了。”那会更加不好意思。

  而且她留下,本来也是为了于乐然的事情。

  “二楼左数第一第二间就是。”苏言白指了指,“我等会去给她买点药,吃了可能会有些难受,忍一忍就好。”

  于乐然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吃药了还会难受,苏言白你是个庸医吗?”

  苏言白倒也不生气,只是笑着说,“算是给你一个提醒,下次如果再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可能不止痛一下那么简单。”

  于乐然瞪了一眼苏言白。

  算了,看在他今天救了自己的份上,不和他计较那么多。

  眼珠子一转,于乐然的声音妩媚而又性感,“苏医生,我怕疼,能不能……”

  “于乐然。”苏言白的声音里面满满都是无奈,用一根手指简单地推开了她的脑袋,低声呵斥一句,“还闲自己做的妖不够多?”

  于乐然“……”呵,她做了那么多妖,不也还是没有勾到你。

  只是,最后作妖的结局,怎么变成了她和陆深一起出来买药?

  有些后悔,叶矜沉默地跟在陆深的后面。

  药店并不是很远,就在小区里面。这一片小区是富豪区,几乎什么施设都有。

  也没开车,纯粹就当做是饭后的散步了而已。

  只是,叶矜看着面前身材高大的男人,张了张嘴。有千万句话,却又不懂从哪里说起。

  “喵~”一道娇小的白色身影从她旁边略过。

  叶矜眼瞳狠狠一缩,脚步慌乱,直接撞上了陆深的后背。

  “陆深。”

  她的声音颤抖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