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偏执大佬他暗恋我[重生] > 第33章 喜欢

第33章 喜欢

 热门推荐:
  苏言白有些不忍心打扰两人,在门口站了一会,看见威廉医生从楼下上来,这才提醒陆深,“威廉医生到了。”

  “嗯。”陆深低声应道,目光却始终不肯从叶矜的身上离开。

  苏言白上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叶矜的身体重要,还是先让威廉医生检查一下。”

  陆深在叶矜的脸上亲了亲,这才起身。站在一旁,却没有走远,一定要让叶矜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苏言白转身出去给他泡了一杯温茶,“这几天你的作息不规律,喝一点。”

  “嗯。”陆深接过,却不着急着喝,目光紧紧落在叶矜身上。看着那些冰冷的仪器在她的身上来来回回。

  这几天,那个噩梦又开始复苏。梦里,他的叶矜死了。尸体冰冷,雨水不断地冲刷下来,连带着她的鲜血一起。

  只有和叶矜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到她是真实存在的,那些恐惧才会消失了一些。有时候陆深也会想,那些真的只是一个梦,还是真实存在的。

  以前陆深向来不相信鬼神这一类的传说,可是现在,叶矜身上的谜题,却让他产生了怀疑。

  检查结束,威廉医生站在叶矜旁边,看着仪器上面传来的数据,思索了许久,才转过身看着他们,“陆,这位小姐的身体很奇怪。”

  “什么意思?”陆深神色突变,紧紧地看着昏迷中的叶矜。

  “她的癌细胞在减少。”如果不是真实看到的,威廉医生恐怕也不会相信。这已经不能称之为是奇迹,更像是……

  威廉医生稳定了心神,这才继续跟陆深解释,“如果我猜测得没有错,我的药对于这位小姐的身体并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果然……

  即使早就有了这个答案,陆深心中难免还是有些震惊。

  “抱歉,这已经是属于医学以外的内容,恕我无能为力。”如果真的要检查,恐怕还得询问她本人。

  陆深坐在叶矜身边,是指与她交缠在一起,“仪器都拿走吧。”

  他不想这些冰冷的东西在叶矜身上过多的停留。

  “好。”威廉医生把仪器全部拆除,推了推老花眼镜,“陆,还需要我继续研制药物吗?”

  “暂时不用。”陆深温柔地抱起叶矜,这里消毒水的气味太重,他不喜欢,叶矜也一定不会喜欢。

  苏言白看着陆深的背影,心下复杂。如果按照这样来说,那么叶矜极大可能会活下来。只是,两人真的能在一起吗?

  “那我就先回国了。”威廉医生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本来他就是在度假,结果半路被请了过来,研究了一个月的药物。如果不是陆氏给的工资太诱人,他肯定会拒绝。

  “好。”苏言白点头,把威廉医生送到了门口,“机票以及费用已经全部打到您的卡里面。只是有一点,威廉医生,这里发生过的所有事情,还请保密。”

  叶矜的身体太过特殊,要是暴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我明白。”威廉医生也没有那个胆子。这陆深他也是听说过的,做起事来果断残忍。他都这把年纪了,可没想给自己找什么麻烦。

  这件事情,就让它烂在肚子里好了。

  揉了揉头发,苏言白打开手机,上面是于乐然的消息。

  于乐然:苏医生,你的唇好软啊。要不要我负责?

  女流氓。

  苏言白合上手机,不打算回话。

  今天把于乐然送回家,这女人竟然让他摇下了车窗,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强吻了他。

  苏言白这一辈子全身心都扑在了学医方面。少年不懂情爱,后来对这些事情看淡了。生性本就薄凉,谁知到了二十来岁,被一个女人勾得失了三魂。

  于乐然:别装死,我知道你肯定没睡。

  倒还挺了解他的。

  苏言白失笑,回了消息给她:不用你负责。

  说起来,也算是他占了便宜。

  于乐然:那可不行。找个时间,我们好好的“谈谈”。

  看着这条消息,苏言白失神了很久。

  发生的事情太多,苏言白根本没有睡意,索性在楼下坐了一夜,直到外面刚刚泛白,他才起身敲门,“阿深,已经六点了。”

  里面没有声音。

  苏言白又等了一会,才看见陆深打开门出来。熬了一夜,脸色却没有丝毫的倦态。

  “你打算问她吗?”苏言白指的是叶矜身体的事情。

  他从医那么多年,这件事情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这个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如果她不说,我不会过问。”陆深尊重叶矜的隐私。他只要叶矜活着,其他都不重要了。

  苏言白了然地点点头,看了眼时间,“我先去医院,如果有事,随时打电话给我。”

  “多谢。”陆深哑着嗓音。

  苏言白笑了笑,“咱们那么多年的朋友了。”

  叶矜的生物钟很好,只是这一次,因为被下了药的缘故,所以睡到了中午才醒来。

  醒来之后,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周围都是陌生的环境。

  环视了一圈,叶矜开始打量这个房间。风格很是熟悉,在她认识的人里面,只有一个人会把房间设计成这种风格。

  脚刚刚沾地,门就被推开,陆深只穿了一件深色的睡衣,看向她时,目光灼灼。

  “陆总,昨晚我喝醉了,抱歉。”叶矜有些尴尬,她自认为自己的酒量不差,可是却没想到昨天竟然一杯倒。

  陆深手里拿着一个袋子,在她面前蹲下。

  叶矜有些吃惊,却看见陆深从袋子里面拿出了一双鞋子,放在地上,“地上凉。”

  粉嫩的拖鞋,出现在陆深的手上,有些违和,“先洗漱,我在楼下等你。”

  叶矜迷迷糊糊地穿上拖鞋,洗漱过后,才清醒了一点。

  昨晚,怎么会突然醉了?

  “昨晚的任务完成了吗?”在醉酒之前,叶矜并没有看到陆深是否喝了酒。

  【任务已经完成,身体恢复至百分之四十五。】系统回答他。

  【提示,任务进行到第三阶段,任务难度系数变大。】

  “好。”叶矜整理了一下衣服,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自己的身上有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气味。

  她很讨厌这种气味。

  下了楼,陆深正坐在餐桌面前,认真地看着报纸。

  叶矜朝着他走去,到了冬天,中午的太阳总是最好的。餐桌摆直在窗边,外面的阳光暖洋洋地洒落进来。

  叶矜看向陆深。阳光很暖,落在他的侧脸上,洒下一道温暖的余晖。他的身形修长挺拔,勾勒出微暖的轮廓。

  而她的心口,止不住的狂跳。

  她承认,自己喜欢上陆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