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偏执大佬他暗恋我[重生] > 第7章 共舞

第7章 共舞

 热门推荐:
  叶矜朝他看去,十月的天气,正是秋风凉爽的季节。而陆深的额头上却出现了细微的汗珠。

  苏言白轻咳一声,见陆深脸色难看,好意地替叶矜解围,“叶小姐可以回去了,下次记得把朋友带上。”

  “好。”叶矜点了点头,却是有些头疼了。于乐然饮食习惯长期不好,而她又不愿意来医院,这身体也不知道堆了多少毛病。

  要说服那倔强的乐然,估计还得下一番功夫。

  这么想着,面前的陆深却一直站在门口,好像没有让她离开的打算。

  “陆总?”叶矜的声音很轻,她今天没有化妆,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

  陆深微微收敛了神色,又恢复如常,眸子冷冷,不带任何感情,“生病了?”

  “没有。”叶矜摇了摇头。

  陆深神色莫测地看了一眼叶矜,黑眸底下藏着汹涌,“叶小姐的脸色有些苍白。”

  叶矜一愣,她都患了癌症,还能指望她能够健康到哪里去?

  无奈地笑了笑,叶矜不甚在意,“大概是没有睡好吧。”说着,她礼貌地侧身让开,“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陆深心底狠狠地起伏着,面上却无任何表现。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目送着叶矜的身影离他越来越远。

  “真的没问题?”陆深又问了苏言白一句。

  苏言白摇了摇头,查看了一下电脑,没人挂号了。而现在正好是换班时间,他脱下白大褂,看向陆深,“走吧,我请客。”

  陆深不发一言,浑身冷凝的气息倒是替苏言白挡了不少桃花。

  医院附近的餐厅有几家很不错,苏言白找了一家西餐。

  红酒倒在杯中,与灯光交映,显得有些诱人,他抬眸,声音温润而微沉,“说来也是奇怪,这都过去一周多了,叶矜一次都没来过医院复查。”

  一般来说,只有一心求死的人才会这么做。可是刚才看见的叶矜,明显不是。

  陆深担心的正是这一点,没有检查,他就无法得知叶矜的身体状况。而他,又不可能强迫叶矜去做检查。

  “威廉医生联系上了吗?”陆深开口。叶矜的身体不能痊愈,可是,他可以通过医疗手段延长叶矜的生命。

  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只要叶矜能够延长生命,陆深什么都可以失去。

  苏言白摇了摇头,“威廉医生还在休息中,据说两个月之后才会有消息。”

  “继续联系。”陆深拳头握得很近,话语几乎是从他的牙缝中挤出来,“尽快找到他。”

  “好。”苏言白自然是不会含糊。这么多年了,苏言白也总算是看清楚了,叶矜是陆深的命。

  如果叶矜死了,他不敢想象,陆深会变成什么样子。

  ***

  “就去一下下。”叶矜软着声音,窝在沙发里面,对着电话那头的于乐然劝道,“乐然,别让我担心。”

  “我真的没事。”于乐然声音慵懒,只是倦意十足,“倒是你,这几天脸色苍白。”

  叶矜失笑,余光看到窗户还没有关好,她走过去。

  往楼下看的时候,却看见一个男人身着一身西装,站在树下。他的影子被灯光拉得很长,面容恰好被错落的叶子挡住了,看不太清楚。

  似乎,和陆深有些像。

  “宝贝,你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说话?”那头的于乐然不满了,慵懒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无奈,“我还是搬过去和你住吧,顺便监督你早睡。”

  自己都不早睡的人还要监督她早睡。

  叶矜有些无奈了,关上窗户,这才对于乐然说,“好啊,不过条件是你要陪我去医院。”

  “晚安。”

  一秒挂了电话。

  叶矜头疼,于乐然对医生反感实在太大,可是她却无能为力。

  眼神不自主地朝着窗户飘去,叶矜想了想,还是决定起身再看一眼。

  那人还站在楼下,身姿挺拔。

  穿上了鞋,叶矜拿着一袋垃圾下楼。原本树下的男人却已经走了,地上余留几片落叶。

  看错了吧。

  叶矜把垃圾丢进垃圾桶,暗叹自己的多想。像陆深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大晚上来这小区站着。

  “喵。”微弱的声音在这夜晚中响起,叶矜狠狠地打了一个激灵。她从小就怕猫,现下四处无人,她也不敢过多的逗留。转身匆忙地上楼。

  不远处的路灯之下,渐渐地拉长了一道身影。男人深邃冷硬的五官在路灯之下显露出来。

  陆深就站在那里,不发一言,定定地看着四楼的方向。

  叶矜。

  叶矜。

  在心里唤了无数遍,最终都化成一道浅浅的叹息声,散在这秋季的风中。

  ***

  周三的时候,叶矜整理好了十几张设计稿。准备出门去工作室的时候,却听到脑海中响起了熟悉的机械声音,

  【颁布任务:与陆深共舞。】

  “共舞?”叶矜头疼,“怎么那么突然?”

  【不突然,今晚陆深有一个宴会需要参加。】系统平直而没有起伏的声音响起。

  叶矜点了点头,咬了咬唇,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为什么……都是陆深?”

  【因为我们不想他死。】系统直白地回她,【除了你,没人能拯救他。】

  “为什么?”叶矜不明白了,她之所以重生,不过是为了改变自己最珍惜人的宿命。而陆深,仿佛是一个外人,突然闯进她的生活一样。

  而叶矜有预感,她与陆深,这辈子怕是都纠缠不清了。

  【上级颁发指令,我们只需要执行。】

  叶矜默然,愣愣地坐在镜子面前。

  只要她做的事情不伤害到任何人,那就可以。她需要改变孤儿院的惨状,她也不能让五年后的于乐然因她入狱。

  深吸了几口气,叶矜拿出了手机。

  那头的王助理正在跟陆深汇报事情,突然手机响了,他本来想挂掉,可是在看到上面的显示人时,赶紧接起来,“叶小姐。”

  面前突然来了一道死亡凝视,王助理抖了抖身体,颤颤巍巍打开了扩音。

  叶矜轻缓的声音响起,“王助理吗?我这边已经完成了初步设计,需要和陆总商讨一下。”

  “好的好的,我马上跟陆总说一下。”王助理捂住了听筒,眼神示意陆深。

  陆深淡漠地扫了他一眼,王助理立马明白了,“叶小姐,陆总今天就有时间,您可以随时过来。”

  “好的,那就谢谢王助理了。”叶矜放好设计稿,有些纳闷。即使是对这场发布会很在意,陆深作为一个总裁,也不需要每一步都亲自监督吧?

  挂了电话,王助理才长呼了一口气,不敢看陆深那难看的眼神,而是道,“那个,陆总,我们继续刚才的汇报吧。”

  “她怎么有你的电话?”陆深语气很冷,叶矜的所有联系方式,他早就有了。只是有些不爽,叶矜宁愿联系一个秘书都不愿给他打电话?

  陆大总裁大概是忘记了,一般来说,预约他的工作时间,都是要提前跟王助理汇报一声。

  王助理瑟瑟发抖,赶紧解释,“上一次叶小姐来的时候,我们就顺便交换了一下联系方式。”举着手,王助理立马表忠诚,“我发誓,除了刚才那次,我和叶小姐绝对没有过任何联系!”

  他也不敢有啊。

  陆深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一些,只是依旧冷得难看就是了。

  王助理瞅了一眼,假装若无其事其实内心慌得要命地继续汇报了。

  下午两点,在王助理的盼望之下,总算是等到了叶矜。

  一出电梯,叶矜便看见王助理一脸激动地看着自己,闹得她有些不知所措,“王助理?”

  王助理轻咳一声,收敛神色,冷静地说道,“叶小姐,这边请。”

  叶矜却不着急,试探地问他,“王助理,陆总今晚是不是要出席一个宴会?”

  “宴会?”王助理在脑海里面搜索了一番,是有这么个事,只是陆总向来不喜欢,已经被推掉了,“是有宴会,只是陆总推掉了。”

  “这样啊。”叶矜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失望,让王助理的心不由得一悬。

  他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叶矜却没心思管这些了,早就神游天外了。直到那冰冷的面容出现在自己面前,她才下意识地拿出设计稿,递给陆深,“这里是首发的十五套设计稿,是以雪花为设计原型。”

  陆深顺手接过,却在不小心之间,触碰到了叶矜的手指。很暖,还软软的。接触的地方像是有一道电流一样,撞进陆深的胸口,带来酥酥麻麻的感觉。

  叶矜赶紧缩回手,却见陆深好像没有注意到一样。眉眼依旧冷冷的,神色认真地看着设计图。

  “不错。”陆深点评,眉眼微抬。

  他的眼角染着灯光的余韵,也不知道是不是叶矜的错觉。感觉今天的陆深,貌似比平常温柔了不少。

  “剩下的设计图我会尽快赶出来。”叶矜低声说道,心思有些飘忽,咬着唇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不急。”陆深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敲,随后往沙发上一靠,西装裤因为坐姿而往上拉了一截,露出了一小节精瘦的脚踝。

  下颚线清晰而带着几分生人勿进的冷漠,叶矜只是看了一眼,心口便止不住的狂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