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小药包 > 45.Chapter 45

45.Chapter 45

 热门推荐:
  强烈推荐:

  (今天中午想吃什么?南京路新开了一家餐厅我们去试试?)

  (要不我们去看电影吧,新出的电影豆瓣评分还蛮高的。)

  ……

  言律己看着这两条一个小时前发出去的消息郁闷的叹了口气,思绪不自觉的回到昨晚。当林药猝不及防的提出结婚的要求时,自己一下就懵了,以至于愣在当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言律己不知道自己当时的表情是怎么样的,但是林药当时眼里的失望已经在自己眼前晃了一晚上了。

  那种伤心和绝望,仿佛一只无形的手,一直紧紧的握住自己的心脏,让自己难受的不能呼吸。

  (药包,我们再谈一谈好吗?)林药不接电话,言律己只能一条一条的发着消息,可是从早上到现在,林药一条消息都没回过,这要是放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

  言律己翻看着两人以前的聊天记录,几乎自己发过去的每一条消息林药都是秒回的。虽然自己每一条也都有回,但是时间上却并不是很及时。

  虽然这也有自己工作忙碌的原因,但是站在林药的角度,对于这段感情自己显然是不够积极的。言律己看着上面每一条消息回复的时间,再一次深刻的意识到,数字真的是不会说谎的。

  林药是六月进的公司,到现在也快有五个月了,她追了自己两个多月,两人在一起两个多月。从她凶巴巴的骂自己有病到孤儿院说喜欢自己,再到游艇上那疯狂的一夜,似乎每一步都是她拉着自己往前走的。

  “我喜欢你,你跟我在一起吧,我会对你好的。”

  眼前晃过林药表白时亮晶晶的大眼睛,言律己闭了闭眼睛,忍不住抱怨道:“不是说要对我好吗?现在在干吗?冷战吗?”

  言律己觉得自己早已经治愈的暴躁症又要犯了,他换了一身运动服,大中午的在公园里疯狂的奔跑着,让周围一众大爷大妈们莫名其妙,暗自嘀咕,这小伙子肯定有毛病,大中午的太阳底下跑步。

  言律己大汗淋漓的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起手机查看消息记录。

  还是没有回复,已经五个小时了,从自己发过去第一条消息,已经过去五个小时了,林药居然一个字都没给自己回。

  言律己觉得自己不能忍了,拿出手机直接拨通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在通话中?也就是说林药肯定看见了自己发的消息,但是故意不理自己,言律己暴躁的把手里的毛巾扔在了地上,他决定一会直接去林药家敲门,不管怎么样,今天一定要再谈一次。

  而此时的林药正在和虎妞通电话。

  “药包,你昨天落了一条手链在我这里,你要不要过来拿。”虎妞说道。

  “手链?”林药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昨天出门的时候,觉得从孙云起那边换回来的手链蛮好看的就顺手戴在了手上,“哦,你先帮我收着吧,等我以后再去拿。”

  “还是别了,你赶紧过来吧,我怕在我这里放久了我就不想还你了。”虎妞说道。

  “你喜欢啊,你喜欢送你好了。”林药现在的心情低落,实在不想为了一条两瓶药酒换来的手链出门。

  “这么大方?”虎妞惊呼道,“你是不是发财了,一万多的手链说送人就送人?”

  “一万多?”林药皱眉道,“不会啊,给我的人说才六十美金。”

  “大姐,这是ly2017的最新款手链,官方报价3120美金。”

  “会不会是山寨的?”林药眨眨眼。

  “上面还有编号呢,我刚刚上网查了,这款手链应该属于意大利的分店。”虎妞问道,“送你的人有说是哪里买的吗?”

  意大利,林药记得孙云起说过他是在意大利出差的时候随手给自己带的。

  “我现在过来。”说着林药挂了电话,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往虎妞的公寓去了。

  于是等言律己开着车过来敲林药房门的时候屋里已经没人了,他在门外站了半个小时,不确定林药是故意不给他开门呢,还是真的不在家。他拿着手机,忽然意识到,林药一旦不联系自己了,自己似乎连个问的人都没有。

  自己似乎不认识她身边任何一个朋友。

  言律己叹了口气,他拨电话给肖东问道:“肖东,你问问你表弟,问他知道药包在哪吗?”

  “药包?她躲着你啊?你还没把她哄好啊?”肖东问道。

  “你烦不烦,赶紧问你表弟。”言律己暴躁道。

  “行行行,也就我是你哥们,换个人要这么跟我说话,我才懒得搭理。”肖东抱怨道。“我说你也别急,明天不就上班了,明天不就见着了。”

  “不用你问了,把你表弟电话给我。”言律己说完直接挂了电话,要是能等到明天,我至于给你打电话吗?

  不一会,肖东就把岳明渊的电话发了过来,言律己看了一眼,直接拨通电话。

  “您好,哪位?”岳明渊有些懒洋洋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您好,我是言律己,林药的男朋友。”言律己有些尴尬的自我介绍道。

  “哦~”岳明渊顿了一下才问道,“找我什么事啊?”

  “那个……林药和你在一起吗?”言律己问道。

  “你才是她男朋友,不是你应该跟她在一起吗?”岳明渊明知故问道。

  “我们……我们之间出了一点问题,我现在找不到她。”言律己沮丧的说道。

  “哦……她不在我这边。”岳明渊回道。

  “那你知道她可能会去哪吗?”言律己又问道。

  “不知道。”知道也不告诉你,我急死你,岳明渊暗搓搓的想着。

  “那……那打扰了。”言律己有些失望的挂了电话,又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离开了。

  林药从虎妞家拿了手链出来,看着手里小小的一条手链,实在看不出它到底哪里值将近两万块钱。

  林药回到家打了一个电话给孙云起表示要把手链还给他,孙云起起初有些疑惑,后来听到林药说出手链的品牌和价格,立刻就知道原因在哪里了。他和林药接触过两次,知道林药的性格于是最后妥协道:“我明天会路过你公司附近,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好。”林药挂了电话,找出之前没来及丢的盒子,把手链重新装了进去。

  手链的事情处理完了,林药又想起言律己来,她翻着言律己发给自己的消息,最后一条是希望和自己好好谈一谈。

  其实林药昨天忽然冲口而出的那句结婚是有些冲动的,她并没有真的要言律己和她结婚的意思,毕竟两个人交往才三个月不到,说到结婚真的有些不现实。

  但是言律己当时震惊到无法置信的眼神还是伤害了到了她。

  难道从我们交往这几个月来,言律己就真的一点都没往这方面想过吗?

  林药再一次无比深刻的意识到,也许这段感情真的就是自己一头热。林药有时候也会想,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是不是自己作的。如果自己昨天在画展的时候不发火,如果昨天言律己主动来找自己的时候,自己顺势原谅他,事情是不是就可以过去了。

  但是,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两个人在一起和她追言律己的时候不一样了。

  那个时候只需要我喜欢你,但是现在我需要你也喜欢我。

  在公园惊鸿一瞥我只用了一分钟就喜欢上了你,但是我用了五个月的时间却无法让你喜欢上我吗?

  言律己把车停在林药的楼下,望着十二楼亮灯的窗户,心里穆然有些安心,还好,她回家了。

  言律己不知道林药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林药不愿意和自己谈,但是自己又没有人可以问,他拿着手机好几次犹豫要不要拨过去,但是又怕那边会给他的依然是忙音。

  言律己觉得现在的自己有些不可思议,只是24小时而已,24小时林药没有回自己消息,没有接自己电话,自己居然焦躁成这个样子。

  “我都成这个样子了,你居然还说我不喜欢你?”言律己都忍不住为自己叫屈。

  叮!

  林药拿着电话的手一顿,以为是言律己给自己发消息了,激动的立刻看过去,却失望的发现是旺旺的提示音。

  (我急着用,明天能给我发货吗?)严于律己。

  林药望着这个和言律己无比相似的id,她有时候想,自己是不是因为这个如此熟悉的id才会为了这个客户,量身定做安神药包的。

  (不好意思,最近比较忙,过两天行吗?)林药回复。

  (怎么了?忙着谈恋爱?)严于律己。

  林药苦笑了一下,回复道:(我们可能要分手了。)

  分手!!!

  楼下的言律己吓的差点拿不稳手里的手机,他蓦的抬头望向林药家的窗户,恨不得立刻冲上去质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他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控制住自己,拿着手机问道:(你不是很喜欢他吗?怎么忽然就要分手了?)

  (我喜欢他有什么用,他不喜欢我。)林药回复道,(我现在才知道,感情果然不是一个人努力就可以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你!!!)言律己恨不得冲到林药面前去吼两声。

  林药望着对面发送过来的三个感叹号,有些疑惑的问道:(你这么激动干吗?)

  (我……我是想说你努力了这么久才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不应该轻易放弃。)严于律己。

  (是啊,我真的很努力,努力的如果我和他分手了,我应该就不能再平和的看待他了。我估计还得换工作。)林药回复道。。

  言律己盯着林药发过来的消息,胸口仿佛被人用大锤狠狠砸了一下一般,钝痛从胸口弥漫到四肢,周身血液刹那间凉了下来。

  仿佛又回到了三年前那个寒冷的除夕夜。

  难道每一个我喜欢得人,都要离我而去吗?

  林药,如果你是为了离开我才和再一起的,当初又为什么要招惹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