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小药包 > 43.Chapter 43

43.Chapter 43

 热门推荐:
  强烈推荐:

  “林药,林药!”孙云起抬起骨节分明的手掌在林药的眼前来回晃了晃。

  “嗯~”林药恍然回神。

  “你在想什么?”孙云起疑惑道。

  “我在想这幅画的名字。”林药指着油画说道,“amour在英语里是奸情的意思。”

  “……”孙云起眨了眨眼,有些错愕的望了望林药忽然变的阴沉的脸,想了想问道,“你认识画展的主人?”

  “她是我男朋友前女友。”林药说道。

  “哦。”这就有点尴尬了。

  “这草帽是我男朋友送她的。”林药继续说道。

  “哦。”尴尬的并不想知道后续的孙云起。

  “而这草帽,是我的。”林药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了最后这句。

  “哈??”你们的关系真复杂。

  而这时的言律己已经帮花语翻译完,礼貌的和对方握手道别,言律己四周看了看,很快在人群里寻到了林药的身影。自己离开这么久,这丫头不会吃醋了吧,想到这里,言律己嘴角勾了勾转身大踏步往林药的方向走去。

  花语顺着言律己离开的方向看过去,这个最了解自己也是自己最了解的男人,现在正离开自己走向另一个女人。至于那个女人,花语的视线落在林药的身上,而后她看见了什么?那个女人正拿着阿绍送给自己的草帽。想也不想的,她跟着言律己的身后走了过去。

  “药包。”言律己顺势揽住林药的肩头,视线落在了一旁的孙云起身上。

  “您好,你是林药的男朋友吧,我是林药的网友,孙云起。”孙云起礼貌的伸出手,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拿着现女友礼物送前女友的男人。

  “网友?”言律己的声音里透着一丝错愕。

  “不好意思。”花语忽然走到几人身旁,打断了言律己和孙云起的对话,她抬手指了指林药手里的草帽,表情里带着一丝隐忍的说道,“这个草帽,是观赏品,不可以摸的。”

  也许是女人对于前女友本身就带有天然的敌意,林药拽着草帽的手更用力了,指尖掐着草帽的边缘渐渐的泛出了白色。

  言律己顺着花语的动作望过去,见到林药手里拽着的草帽先是一愣,再抬头望了望林药明显不对的脸色,感觉有些不妙。

  “药包,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言律己问道。

  林药摇了摇头。

  “是不是饿了,我们出去吃点东西。”言律己伸手去拿林药手里的草帽,想要把草帽还给花语,然后自己带着林药离开这里。

  但是言律己拽草帽的手没有拽动,只见林药仍然紧紧的抓着草帽不放。

  花语看着已经有些变形的草帽,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心疼,她望向言律己,忍不住出声求助:“阿绍。”

  言律己皱了皱眉,他拉着林药的手往旁边走了几步,小声的问道:“药包,你怎么了?你喜欢帽子?那我陪你去买,这个先还给花语好吗。”

  “不还。”林药冷冷的丢出两个字。

  “什么?”言律己的表情明显的愣了愣。

  “我说不还。”林药再次重复道,这次的语气比前一次更坚定,声音更响亮。

  言律己知道林药是生气了,虽然林药从来没对他生过气,但是言律己知道,林药现在非常生气,望着自己的眼神里似乎还透着一丝失望。

  可是明明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变成了这样,自己刚才做了什么惹她不高兴的事情了吗?

  “林小姐,这个草帽是我的,是我作品的一部分,请你还给我。”花语听到林药的回答,急的直接就走了过来。

  “这是我的。”林药望向花语。

  “林小姐,这顶草帽是阿绍送给我的。”花语一副自自己很为难的表情,“我知道你可能是在吃醋,但是……”

  “花语!”言律己觉得花语这句话简直就是在火上浇油。

  “好。”林药把手里的草帽一下塞进言律己手里,然后望着言律己说道,“言律己,我现在跟你说,这个草帽是我的,我要你把它还给我。”

  “阿绍……”花语一脸的受伤。

  言律己不知道怎么的事情突然就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个草帽到底要给谁?按理说这个草帽自己早就送给花语了应该还给花语,可是林药为什么会忽然想起来争抢这个草帽,如果自己当她的面还给花语了,林药一定会很受伤。

  言律己拿着草帽摇摆不定,纠结的眉毛都要打结了。

  “阿绍,这是我画展的一部分。”花语忽然走上前去从言律己的手里把草帽抽了出去。

  言律己愣了一下,松开了手。

  “好。”林药看着重新回到花语手里的草帽,眼眶里不知怎么的忽然变的湿润起来,她转过身拎起裙摆小跑着出了展览厅。

  “林药。”言律己想也不想转身就追了出去。

  花语拿着重新回到手里的草帽,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心里并没有胜利的喜悦。她自嘲的笑了笑,把草帽重新挂在了油画的旁边。

  花语望着眼前的油画,这是自己近两年来画的最用心的一幅画。以前总觉得阿绍不懂自己的画,但是离开他之后,自己却只能画出他送自己的草帽。

  “这副画很漂亮。”在一旁看了半天戏的的孙云起忽然说道。

  “谢谢。”花语勉强一笑。

  “它让我从中看到一丝感悟。”

  “什么感悟?”发现有人能欣赏自己的画作,花语还是很高兴的。

  “有一种爱情叫错过。”孙云起淡然一笑。

  花语的笑容瞬间凝固在唇角。

  言律己追着林药跑出美术馆,林药穿着高跟鞋跑不快,很快就被言律己追上。言律己把林药一把拽住,大声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我要你把草帽还给我。”林药也大声的回道。

  又是草帽,和草帽到底有什么关系,言律己有些生气道:“刚才有外人在,我不好问你,你为什么非得要草帽。”

  “那是我的,我为什么不能要。”

  “那是花语的。虽然是我送给她的,但是我已经送给她了,我是在认识你之前就送给她了。”言律己试图和林药讲道理。

  “我让你送给她了吗?我允许你送给她了吗?”林药异常激动的吼着,眼眶再也包裹不住积蓄已久的泪水,一滴泪珠刷的一下从眼角滴落。

  “你……”言律己被林药忽然流出的眼泪吓了一跳,他慌张道,“你别哭。”

  “我没哭。”林药吸着鼻子,拼命憋住眼泪。

  “好,你没哭,我们不谈了,我先送你回家。”言律己伸手想去牵林药的手,却被林药一把躲开。

  “言律己。”林药红着眼眶,倔强的瞪着言律己,问出了她一直想问却又不敢问的话,“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

  “林药,我觉得你可能需要冷静一下。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谈。”言律己觉得林药这一连串的变化让他琢磨不透,她需要林药冷静下来和自己沟通。

  “你回答我。”林药倔强的想知道答案。

  “你到底怎么了?”言律己觉得自己简直要疯了,不就是来看一个画展,刚刚进门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变成这样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为什么一定要那个草帽,就因为是我送给花语的吗?可是我在认识你之前先认识的她,我送过她很多东西,不光是草帽,难道都要一一拿回来吗?”

  “别的我不管,草帽是我的。”林药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非常不可理喻,她知道言律己一定记不得草帽是自己借给他的。她甚至也不想提醒言律己这件事情。她承认自己就是伤心了,难过了,找到一个理由想要爆发了。

  我之前没见过你恋爱的样子,所以我一直催眠自己说你是喜欢我的,哪怕不像我喜欢你那样的喜欢我,但最起码你应该是喜欢我的。直到我记起你看别人的眼神,我才知道,这段感情也许都是我一厢情愿的。你根本就没有喜欢过我。

  “林药。”言律己试图让林药冷静下来。

  “言律己。”林药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追你吗?”

  言律己抬眸。

  “因为我希望你喜欢我。”不是因为我喜欢你,是因为我希望你也喜欢我。因为我真的已经很努力了,在这段感情了,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我有些走不动了。

  “我喜欢你。”言律己回答道。

  “我不相信。”林药望着言律己的眼睛,那里面有着茫然和焦躁,甚至还有一丝不耐烦,但是没有半点爱意。林药失望的后退两步,转身再次跑走。

  “林药。”言律己又要追上去。

  “你别过来。”林药转身喝住言律己,接着继续走到马路边上,打车离开。

  比求而不得更让人难受的是你以为得到了的,结果全是假象。

  言律己,我不后悔我喜欢过你,也有想过我有一天会为你伤心,但是我真的很难过。林药望着窗外急速后退的人流,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

  “真他么见鬼了。”言律己暴躁的踢了一脚路边的花坛,他早该知道,就不应该来参加这个画展。

  “你到底为什么生气,为什么哭?”言律己想起林药最后看向自己的眼神,心里充满了不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