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钢铁苏联 > 第1829章 惹不起的人

第1829章 惹不起的人

 热门推荐:
  实话实说,赫尔曼是真心不想管这摊子破事儿,他并不是一个古玩珍宝的狂热收藏爱好者,对这些俄国的瓶瓶罐罐、杂七杂八更是没有任何的兴趣可言。

  再者,你们国防军押送的宝贝,与我党卫军何干?

  我们党卫军是元首的亲军,凭啥要帮你们这些连元首都敢阴谋杀害却活该没得逞的混蛋而战、替你们挡子弹送死?

  赫尔曼是一个对元首和自己的信仰极度狂热的家伙,当然这也意味着他会因此而对国防军的“渣滓”们恨之入骨乃至于咬牙切齿,把这帮瘪犊子玩意儿生吞活剥了都仿佛不解恨那种。

  平日里碍于友军关系、忍了也就忍了,但眼下,这帮国防军的混账玩意儿居然跑来求自己帮他们打仗,赫尔曼真想当场冷笑一声再嘲讽咒骂一句的同时当场回绝。

  但,事实情况却是他万万不能这么做,阻挡他这么做的原因其实有很多。

  帝国元帅戈林阁下是个狂热的古董文物收藏着,有着此方面的狂热收藏癖。

  考虑到那位高高在上的空军执掌者不但是帝国元帅,还是帝国的副元首,按道义上来说可是元首日后的接班人。在整个德意志大旗下,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只手遮天、权倾朝野都不足为过。

  这国防军的三流中校说帝国元帅很在意这些宝贝、亲自主持撤离转运计划,赫尔曼当然会选择相信这是真的。以他早些年间混迹柏林高层的经验来说,要是帝国元帅阁下不在意这些宝贝、毫不过问,那反倒成了“太阳打西边出来”的怪事。

  须知在打下法国以后,戈林阁下可是几乎把整个法国卢浮宫都搬空了,连他妈法国佬嵌在卢浮宫墙里的壁画都给人家抠下来运走,属实是把那些艺术细胞和浪漫主义双爆表的法国佬看的当场落泪。

  而众所周知的另一点是,戈林阁下是个很记仇的人。芝麻绿豆大点的破事得罪了他都能被记恨上,并且还是一直不忘、不报此仇誓不为人那种。

  比方说因为齐柏林伯爵号航母要配发舰载机的事情,海军前任司令雷德尔和号称“帝国所有能飞的东西都归我管”的戈林阁下起了冲突,由此被戈林阁下认为“有人想分走我的权力”而记恨上了。

  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却多少有些流传在柏林高层之间的小道消息和风言风语。

  雷德尔最后被元首给撸了、换邓尼兹上去,据说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戈林对着元首耳根子不停吹风、说坏话所致。可不光是因为雷德尔指挥水面舰艇部队不利,把俾斯麦号给赔进去了这件事。

  流言虽说是流言,但有些事就是那种你“宁愿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类型。

  因为小小的几十架飞机都能闹成这样,掌管整个德意志所有飞行器的戈林,连这么点绿豆大小的份额都不愿分出去还大概率报复了人家。

  这要是自己把戈林元帅做梦都惦记的那些宝贝给弄丢了,那这接下来的后果只怕是.......

  呃,不大妙啊。

  赫尔曼知道自己位高权重,不管走到哪儿都算得上是能只手遮天的一号响当当人物。

  但赫尔曼并不觉得自己的势比雷德尔海军司令还大,戈林凭借自己和元首私交甚密的“铁哥们”关系,连雷德尔都能给一撸到底、赶回家吃自己。这要是自己被惦记上的话,可能回家吃自己都是个奢望了,不去蹲监狱估计都算最好的结果了,真是想想就后怕!

  赫尔曼可以承受任何因为抛弃友军不管而遭受的非议和骂名,他坚信就凭目前国防军这在元首面前不讨好的吊样加上自己的位高权重,自己的顶头上司希姆莱肯定有办法保住自己,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不就是两个营三流国防军的狗命吗?

  再者说了,人又不是自己杀的,到那时自己可以说人是俄国佬杀的,你们国防军找我算账算啥本事?有本事你们找俄国佬报仇去啊!没本事搁这儿净瞎哔哔。

  但唯有那个高高在上的帝国副元首,赫尔曼打心底里认为这绝对是个自己惹不起,更万万不能去惹的人。

  为了自己以后的人生和前途,最好还是做做样子最起码有个交代为妙。

  哪怕是最后宝贝没守住、被俄国佬给夺去,最起码也要有个说法、能找到个令人信服的借口。

  比如说俄国佬实在太强,我们拼尽全力死守都没守住。

  不是党卫军不给力,而是俄国佬太牛逼,撤退实属是迫不得已。

  脑子里已经开始张罗计划的赫尔曼并未意识到,眼下的他已经情不自禁地把过去一直鄙视瞧不起的“劣等民族”俄国人,悄悄转移到了“很厉害、很强大,骷髅师拼尽全力都不敌”的位置上来,堪称是一种无形的变换。

  眼珠子在眼眶子里打转想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拿定了主意的赫尔曼这才面朝着面前的中校以那一成不变的扑克脸表情,再度缓缓开口。

  “你难道没有看见吗?我正打算去前方了解最新情况并亲自指挥战斗。”

  “.......”

  中校先是一阵眨巴着眼睛、没反应过来到底是咋回事儿的哑口无言,但紧接着却又是一阵面露狂喜的神情振奋。

  “这....将军,这么说您愿意留下来帮.......”

  “好了,废话少说!”

  戴着党卫军那标志性深黑色皮手套的赫尔曼举手示意可以不用再说下去了,依旧毫不改色的神情继续平静开口。

  “我的部队会负责外围的战斗,但我估计这坚持不了多久。”

  “俄国佬的装甲集群突击威力很大,我的装甲部队都布置在车站的南侧,大概率是来不及折返回来拦截住俄国佬的攻势了。”

  “在我们争取时间的同时,用你手头一切能调动的力量和资源准备好车站内防御,做好打近身防御战的准备。到时我的部队会协助你们在车站内战斗,但你们仍要发挥作为此处守军的任务、尽到自己的义务,否则我会向莫德尔元帅如实上报你们的所作所为,听明白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