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义姐 > 第96章 第 96 章

第96章 第 96 章

 热门推荐:
  光亮从窗牖射入屋子中,屋内密不透风,有些闷热,轻纱薄幔高高挂起。桌椅整齐摆放,方桌上有碗汤药。

  宴卿卿就算什么也不懂,在闻琉那般强烈的注视下,也明白了一两分。

  “陛下打算什么时候回朝?”

  宴卿卿避过这个话题,她是将军府大小姐,就算知道得再多,也不敢厚着脸直白和别人讨论这般暧昧的事。

  闻琉低眸说:“你再养两天就回去,不用担心别的东西,都处理好了,不会让你为难。”

  他在退步,因为她不想谈那种事。

  宴卿卿心中忽然有了一丝愧疚,闻琉似乎真的在处处为她着想,除了轮定安那件混事外,他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

  她轻叹道:“也不是不行,你动作慢些。”

  宴卿卿对闻琉总是心软多一些,她理智而又清醒,真算起来,除了闻琉外,也没人能得她那般无条件的宠溺。

  可她不知道自己的一句答应对现在的他意味着什么,这仿佛就像一句释放的咒语,逼得闻琉发狂。

  他压抑,偏执以及……十分重|欲。

  闻琉轻轻应她一声,站了起来,将金钩挂起淡色的纱幔放下,又慢慢坐回床榻边上,紧紧握住宴卿卿的双手,额头与她相抵,双目相对。

  宴卿卿坐在床榻的被褥上,薄被盖住她的双腿,里衣倒是松垮,昨夜闻琉还趴在她身上哭了一次。

  “孩子喝饱了,我帮姐姐弄出来。”闻琉蹭了蹭她的脸,“好吗?”

  宴卿卿被他专注的眼神望着,无处躲藏。虽是答应了他,但她还是要脸面的,光天化日之下,这种白日淫|宣做起来太考验人的性子。

  她犹豫了半晌,只红脸说道:“陛下先出去找个碗来……”

  宴卿卿从前一直不敢让闻琉知道这些污秽事,她总觉得他是清雅之人,知道了怪难为情的。

  她气闻琉那样孟浪自己,但临盆那时的凶险倒让她的放弃了许多——宴卿卿也因为上次听见他的死讯而隐隐后怕。那句话陛下出了事,着实让她后背发凉。

  闻琉轻声道:“我不做别的,喝几口行吗?”

  宴卿卿不愿他亲自来,可瞥见他淡淡的失落神情时,又叹了口气,应他一声。

  她自己也难受得紧,但孩子已经吃饱了,总不可能强硬地喂他们。

  宴卿卿对闻琉说:“仅此一次。”

  闻琉没说话,他的头慢慢来到宴卿卿硕|满的胸脯前,倒没做别的,只是将头埋在沟壑之间,雪|乳被分开,他左右蹭了蹭,口中呢喃一句好香。

  即使隔着层里衣,闻琉的呼吸也全都跑进了她的肌|肤,滚|烫炽|热。

  宴卿卿身子一僵,一种奇异的感觉霎时传遍了她全身,酥得让她害怕起来,她抬手扶住闻琉的肩膀,心中忽然起了反悔之意。

  闻琉却解了她旁边的系带,慢慢蹭掉她身上轻薄的衣物。胸|乳被里衣摩挲着,又一轻一重地被他亲吻着,鼓胀之感比刚才更甚,宴卿卿轻咬住唇。

  “陛下,你还是去拿个碗,我自己来,别弄了……”

  宴卿卿僵在了原地,脸色突然涨红,口中的喘息没忍住,娇|媚地叫了出来。

  她的胸|乳|模样极好,圆润娇挺,肌|肤凝|脂如细玉,又因生得过于饱|满,握是握不住的。

  闻琉紧紧搂住她的背脊,宴卿卿与他紧密相依,里衣落在她纤细的手臂上,圆|滑的细肩露了出来。

  温热的舌头卷席宴卿卿大脑的冷静,底下有吞咽的声音,挺立的红果儿沾满了津液与香甜的白水。

  宴卿卿还没生孩子之前,胸脯就开始漏那东西,现在更是不会少,有好些流了出来,又被闻琉舔了回去,倒是刺激得让她腿都软了。

  “陛下慢……些点,”她声音都颤起来,“别舔了,慢些!”

  那种地方最是敏感,宴卿卿愿意喂他喝那东西,但不想让他做别的多余事。

  闻琉却将她搂得更紧,宴卿卿的手根本推不开他。她的脸通红一片,而闻琉攥住她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酥痒的触感让宴卿卿觉得自己快要发疯。

  “别……舔了!”宴卿卿声音都变了,浑身的力气仿佛被他吃进了腹中,她羞得连嫩白的肌|肤都要粉红起来,“闻琉!起来!”

  闻琉心中突然爆发出一种病态的满足感。

  而宴卿卿觉得大脑都要炸了,闻琉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吮吸的动作让宴卿卿觉得自己的魂都要给他,若没有他手臂支撑,她或许都坐不住。

  这边是温热缠|绵,另一侧空虚得紧,红|尖被刺激得出了几滴白色的水珠,一只大手覆了上去,揉按轻捏。

  闻琉当真是要把她给逼疯了。

  宴卿卿的胸脯不断被他吮吸出白水,他若真想喝的话也就算了,可他竟然还把玩起来,带着香气的白|液从他指缝间流出,此情此景,糜|烂不堪。

  宴卿卿憋红了脸,颜色艳丽,心底升起的感觉让人觉得羞耻极了。

  闻琉这是做什么?难道还真当自己是几岁孩童吗?

  “停下!”

  他的动作慢慢顿了下来,手仍然搂住她光|滑的背,从她饱满的胸脯离开,抬头开了口:“好姐姐,你答应我的,是我又错了吗?”

  她瘫软地坐在床上,手紧紧攥住身下的锦褥,身子半靠着闻琉,喘起气来。

  一句“你别乱弄”就要脱口而出,可看着闻琉难过的表情,宴卿卿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闻琉松开她一只手,轻轻摸了摸她嫩|滑的脸,道:“你若真的不愿意,我也不会再强迫你,是我的错。”

  宴卿卿雪脯轻轻起伏,小口喘着气,她还没缓过来,连拉起衣服都力气都没了,就这样袒身在闻琉面前。

  闻琉就这样看着她,他的眼中永远只装得下她。

  宴卿卿方才还对他心软,现在却有点不想搭理闻琉,他就是在揣着明白当糊涂。

  可她最后还是转过头道:“我有些受不住。”

  就这么一次,随他算了。

  毕竟——她也有点想他。

  “这几天姐姐喝的药,都是我千里迢迢从京城带过来的,”闻琉邀功似的,“来的路上太阳晒人,我都黑了不少。”

  他不止是黑了些,宴卿卿还觉着他消瘦了好多,如果不是有高大的身架撑着,恐怕又得像小时候一样。

  “陛下是没好好吃饭吗?”宴卿卿抿嘴问,“下次不能再这样了。”

  闻琉靠在她锁骨上,顺着力度把她压在床上。

  “今天确实没有好好吃饭,等姐姐喂我。”

  他的头微微下移,饱满的雪峰上便又是一阵温热。

  宴卿卿忽地身子颤抖起来,她紧紧咬着唇,心想下次再也不要答应这种事。

  ……

  宫里那么多药供着,闻琉自己又会医术,宴卿卿倒是好得快,隔了五天之后,他们就准备启程。

  闻琉要回朝才给孩子起名字,她便先给孩子起了两个小名,大儿子叫静儿,小儿子叫宇儿。

  宴卿卿没回在故县的那间院子,不知道那里的门都已经变得破烂不堪。

  闻琉来时的怒意她没见着,只看见闻琉待她的体贴照料,倒是让吃软不吃硬的宴卿卿对闻琉内疚起来。

  她不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该懂的东西还是懂的。总归是要嫁人,嫁了闻琉又如何?最多不过是多点闲话而已。

  闻琉那天到底还是顾忌着宴卿卿的身子,除了做这事外,没敢多做别的。

  宴卿卿却再也不敢任他胡来——也只是心中想想。

  闻琉的脸长得俊气,眉目如画,精致无比,其中温润之色是宴卿卿最喜欢的。她自认不是好美色之人,可一被他望着,心就跳得厉害。他神情一失落,她就心软得什么都给忘了。

  正如此次回京,她本欲和静儿,宇儿一起,却被闻琉截到他的马车上,被他悉心照顾了着。马车上只有他们两个,宴卿卿倒是又喂了他几次。

  她初见闻琉时心中有难以言表的喜悦,差点落泪,倒是因为正临盆所以没让他看出些什么。后来和他相处,与他谈了许多事,又与他亲近不少。

  但闻琉却真的不太喜欢那两个孩子,宴卿卿说了许久才让他抱了一次自己儿子。父子同心,这孩子又是宴卿卿生的,抱过几次后,他也没了那么大的抵触。

  宴卿卿回京,本是打定了主意,即便旁人再怎么说她不要脸面,她也不理会。

  不料还没听见旁人说什么,反倒是先见了几位与她没什么关系的世家小姐。那几个小姐反应异常,看见宴卿卿后竟呜咽地哭了起来。

  她一头雾水,可回来时见的人又大多是这反应,连曲觅荷见了她,也叹了几声气。

  “先前陛下待你那样,我是敢怒不敢言,既然你们那么相爱,以后就好生在一起吧,勿要像我与太子。”

  宴卿卿更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愣了一会儿,她才慢慢反应过来,或许是闻琉做了什么事。

  她问王管家,王管家这样大的年纪了,居然还抹着眼泪对她说:“小姐怎么不跟老奴说一声,成亲这种大事,怎能不说一声?”

  宴卿卿更加茫然,追问了几句,才发觉她和闻琉的事已经出了好几本感人肺腑的话本。

  皆说她是怎么地拒绝闻琉,闻琉又费了多少心思让她接受他。他们相爱已久,闻琉有退位之意,只是现在没人能继承大统,便没提出来。他怕朝中奸细加害于她,和她拜堂成亲,随后又不停地设计找出那个外邦探子。

  宴卿卿有了身孕,但却在一次意外中被那探子派人追杀,不见踪影,为此闻琉从边疆回来后,废寝忘食找了她许久,朝中事务都丢给了大臣。

  闻琉本就是修身养性的,去年还有大臣怕他出家当和尚,也不意外他这举动。

  倒是有人牙痒痒这位皇帝的任性,但也办法说什么,朝中要臣大多是他的心腹,而他年纪轻轻,做出的功绩也不少。他寻得了宴卿卿,也带回了两个小皇子。也有不少大臣悬在嗓子眼的心放下了,皇帝总算有了皇嗣。

  宴卿卿回来不到半月,立后大典便准备开始。其实她回来两三天就可以办了,毕竟礼部尚书已经准备了半年,只是闻琉想让宴卿卿再养养身子,所以给推迟了十几天。

  恍如做梦一般,宴卿卿还未反应过来,便穿着合身的凤披霞冠,和闻琉一同祭了祖,听了司礼,接受了朝臣跪拜。

  直到回了皇宫寝殿,她才恍惚地发觉,自己真的和闻琉成了婚。

  时间过得飞快,明明去年这时候她还在纠结与闻琉的关系。

  孩子已经差不多两个月,今天在承礼殿睡下,与他们离得不远,却也干扰不了他们。宫殿四周都是红色锦缎,连桌椅的腿都绑了红绸带,喜庆无比,称得宴卿卿的脸也红上了几分。

  殿门从外打开,闻琉挥了挥手,让里面服侍的宫女太监都下去。

  他一步步走近,宴卿卿心中忽然紧张起来,她觉得太快了,快到连她都没做好心理准备。

  回京这段日子有些曲折,又因宴卿卿身子并未好全,闻琉一直都在克制。

  闻琉身上有淡淡的酒气,他从桌上拿了一壶酒和两个酒杯,慢慢走到了宴卿卿面前。

  宴卿卿心怦怦乱跳,她垂眸不敢看他,闻琉却低头亲了她一口,嫣红的口脂被他吃进口中。

  她脸上扑了些粉,又因着一抹红润,面容更加艳丽,长长的睫毛如同画扇般,让人移不开眼,酥胸遮在红色绸衣中,白净的手搭在一起。

  “交杯酒。”

  闻琉坐在一旁,将另一个杯子给了宴卿卿。宴卿卿转过头看他,闻琉一直在注视她,她脸微微红上几分,伸手接过这杯子,应了声嗯。

  一杯清酒慢慢饮尽,跳动的烛光映着两个人的面容。偌大的寝宫内,寂静无声,连心跳的声音都能听见,暧昧的氛围慢慢弥漫。

  闻琉手上的杯子掉在雕花脚踏上,宴卿卿一惊,低头看了一眼,闻琉却猛地把她紧紧抱住,带有热意的吻猝不及防地落下,密集而又狂热。

  他口中不停地叫着姐姐,仿佛疯了一样,宴卿卿脸红得快要烧起来。她尝试着回应闻琉,下场便是舌根都要酥麻,被他搅了许久。

  但也仅此而已。

  宴卿卿才刚生了两个孩子,闻琉怕她出事,没有强行要她。而宴卿卿躺在闻琉怀里过了一夜,倒不是单纯的相拥而眠。

  夜色幽深漫长,未来的日子还久。闻琉年轻力壮,宴卿卿也有得来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