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义姐 > 第74章 第 74 章

第74章 第 74 章

 热门推荐:
  观音庙求子?

  闻琉的话虽是小声,但也说得坦坦荡荡。宴卿卿满脸错愕,以为自己还没睡醒,差点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陛下是何意?!”

  观音庙去的大多是成婚多年无子或无孙的夫人,他一个大男人,不会怀孕,又没娶后纳妃,求什么子?

  “倒没什么用意,义姐别误会。”闻琉说,“朕行登基大礼时是一月末,如今算起来,已快有两年,膝下没有子女,总觉得不太好。”

  宴卿卿眼眸看着他,神情有些古怪,连手仍被他攥紧一事都给忘了。

  闻琉去年对女子还是副毫不在意的模样,但这才过去没多久,怎么变了这么多?

  明明什么都还没成,怎么反倒先求起子来?还有先前那饮人|乳之事……难道张总管又乱出主意了?

  宴卿卿微皱紧了眉心中觉得哪儿不太对。

  “陛下那日回去后可说了张总管?”宴卿卿问,“他胆子那般大,怕是真的有问题。”

  如果他真的有麻烦,那必须得让闻琉撤了张总管。别的暂且不说,光凭他教唆闻琉做那些事就罪不可赦。

  闻琉处理政事有些手段,可在男女方面经历的事太少,性子太过单纯,最易受人蛊惑,保不准还会被人算计。

  他笑着摇了摇头道:“义姐放心,张总管只是嘴多了些,背后没人。”

  张总管可没宴卿卿想的那么大胆,他在闻琉面前,最多只敢说些好听的话,旁的就不敢再左右闻琉。

  闻琉的大手仿若要摩擦入宴卿卿指缝,又不经意朝她说话,打断她的注意力。

  “这真没别的意思,就想去观音庙试试,朕若有了孩子,义姐不高兴吗?”

  闻琉有了子女宴卿卿自然是高兴的,她从前便盼他早早成家,开枝散叶。但再怎么想,也不愿他受人欺骗。

  可宴卿卿以前便最疼闻琉,倒不想让他为难。依着心里猜测,斟词酌句问:“陛下是对哪家小姐有了心思?对方父母不同意?如果是哪位宫女,陛下瞧着身份先封个低位置,等有了皇子再晋封。”

  若是朝中大臣之女,这事好办。可朝他这说法,对方似乎不太好处置,该是个地位极低的宫女,得了帝王临幸却至今未孕。

  也不知是谁有这天大的福气,闻琉膝下没有半个儿女,如果这人身怀有孕,且能诞下闻琉长子,那就是飞上枝头做凤凰。

  即便是身份再低,得闻琉这样的宠爱,最后说不定能做到贵妃之位。

  宴卿卿不知怎地叹了口气,她的眸中还残有讶然,却抬手轻轻按住他的手:“你倒真是要长大了。”

  她的手是嫩白的,圆润的指尖干净,搭在闻琉宽大的手背上。

  宴卿卿心中有隐隐不舍,说不清道不明,就像嫁女儿样。

  她是看着闻琉长大的,脑中明明记得他还是那副初见的小可怜样,倒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连他都已经开始和别的女子接触。

  闻琉轻声道:“姐姐先前可早就说过朕是好男儿。”

  宴卿卿不太记得自己有说过这话,望见他眼眸时才忽地想起迎曲觅荷回来时的那场荒唐。

  她心中有丝尴尬,便换了个话头说:“你若有事要寻我帮忙,只管同我说就行。那女子身份若真的太低,你就让她认我为表姐,宴府我还是做得了主的。”

  宴府不喜外人,但闻琉与她这样好,替他喜欢的女子提提身份,宴卿卿倒也能接受。

  “义姐有朕就行,别想着再认个别的。你夜别多猜,没有那个人。”他不愿多说,只摇头道:“义姐也莫要问朕别的,闲来无事,陪朕去一趟观音庙,当做赏景也不错。”

  马车在缓缓前行,木轱辘触地,厚实的帘幔挡住光线,车内有些昏暗,马蹄声“嗒嗒”响起,桌上的茶水在壶中荡起浅浅的波浪。

  马车桌上有一精细巧妙的小栏杆,釉色茶壶置于其中,不会因马车的动弹而撒出水渍。

  闻琉的手甚是暖和,捂得宴卿卿手心都出了热汗,宴卿卿无奈于他。

  “我本是不想出去的,也罢了。”

  她松开了手,闻琉知她意思,便也收回了自己的手。

  “义姐不想陪朕去吗?”闻琉顿了顿,没等宴卿卿开口,他就朝外掀起帘幔,朝马夫说,“先回去……”

  宴卿卿那也只是随口一说,哪知道他就这么当真了,连忙半起身子拉过他回来。他们两个坐得近,马车又不大,这样的大动作反而让宴卿卿踉跄了下,倒直接把他健壮的手臂往怀里搂。

  饱满软绵的胸脯倏地被重重挤压,便是隔着衣物都仿佛感受到了他臂上虬实的肌肉,硬|邦|邦的,直弄得宴卿卿整个身子都要酥|软。

  她倒没心思顾及这个,闻琉的语气听起来可不太好。

  “去去去,谁说不去了?陛下怎地突然生这样大气?”宴卿卿连忙说道,“陛下都有心思想要儿女了,我怎么能不陪你去观音庙?”

  闻琉回头看了她一眼,摇头道:“朕没生气,这事本就不该强求姐姐陪朕。”

  宴卿卿道:“这等要紧事我当然陪你,你也别气。”

  也不知那位姑娘到底是谁,竟能惹得闻琉同她闹小孩子脾气。

  闻琉有些无奈,却又不想这动作累着她,便坐了回去。大手从她怀里抽了出来,慢慢扶她回去坐着。

  他摇头道:“朕最喜欢姐姐,生谁的气都不会生你的。”

  闻琉与宴卿卿的关系越来越亲密,说起这种话来也不觉得有分毫怪异。

  宴卿卿有些好笑,他的话确实哄人。她朝闻琉说道:“行了,陛下别这样子,我比谁都闲,陪你去又不会怎么样。你倒是先同我说说那人是谁,当真想知道是谁撬走陛下这块硬石头。”

  闻琉与她之间的荒唐早已过去,两人皆是无意,她也不会多想。梦中的交欢也不过是被药给害的,做不得真,几月后就没了,宴卿卿总不可能因此伤神毁形。

  只不过连闻琉都有这种心思了,宴卿卿觉得自己也得要早些挑好夫婿人选,别到时还让他这弟弟的先抢了步,说起来也怪没脸面。

  “没有人,义姐别再冤枉朕。”他迟疑了会,对宴卿卿道,“朕怕此次御驾亲征有危险,所以才有这个想法。”

  宴卿卿倒不信他这一说辞,旁人或许忐忑出征战场,但闻琉却是不太可能的,他还没那么胆小怯弱。

  她上下看了闻琉两眼,见他不愿多说观音庙的事,便也没继续多问。

  宴卿卿到底不是他亲姐姐,管得太多他肯定是烦的。

  “陛下福泽深厚,不会有事的,”宴卿卿说,“赵郡王刺你那剑凶险,你还不是照样挺过来了?只不过世事难料,不能掉以轻心。”

  闻琉运气太好,赵紊那剑正刺得偏离要害。只要静静养伤,加以调养吃药,就没别的意外。

  宫中御医良药皆多,他恢复得也比常人快。

  宴卿卿当时还为他担心了许久,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出了意外,既然不敢闹他,也不敢吵闹他,每日去宫中都要先看看他身体好些了吗。

  闻琉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抬头对宴卿卿道:“说起赵郡王,倒想起前些日子里他让狱卒传了信说要见姐姐的事。朕那时忙,便忘了和姐姐说……姐姐回去后可要去看看他?”

  宴卿卿摇头道:“不见,我们两个见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徒增伤意。”

  赵紊在牢狱中等宴卿卿去看他,左等右等不见人影,心中有些莫名的焦躁。

  宴卿卿大半月未去找他,赵紊的人也似乎没有时机救他,他最后还是强忍不住性子,便让狱卒给闻琉递了信。

  闻琉抬手给宴卿卿沏了杯茶,朝她道:“姐姐不必顾及朕,赵郡王往日同你好朕也看在眼里。”

  马车外呼啸着的凉风一吹而过,宴卿卿接过这杯热茶,将热气吹散,后轻轻抿了口。

  “关系好是一回事,但他领兵进京,这我当真是不能忍的。”宴卿卿呼出口气道,“若是兄长还在,也不会容忍他那样的行径。”

  宴家世代忠良,宴卿卿父兄皆死于非命,她哪能忍受赵紊帮太子的这些叛逆?便是太子,宴卿卿心中也十分不愿他去做此事。

  闻琉不知道在想什么,只与她道:“朕其实也不大愿意姐姐同他们见面,盯着他们的人真不少,朕最怕你出意外。”

  宴卿卿摇了摇头,只道以后不会去见他们。

  她还是守承诺的,闻琉了解宴卿卿。

  与此同时,他也没从没忘自己手上还有个宴卿卿说可以上刀山下火海的许诺。

  他们两人谈了一路的话,不知不觉间便到了观音庙。来观音庙的自然不全是为了求子求孙,也有求别的。不过宴卿卿他们来的这观音庙倒是出了名的求子观音庙,来的大多数是女子。

  宴卿卿尚未成亲,怕被别人认出,自然不好露面,便带着轻纱帷帽,遮住艳媚的脸。闻琉搀住她柔嫩的手往前走,高大的身躯拢着纤弱的宴卿卿。

  闻琉还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耳语,宴卿卿昨夜刚入过梦,脚步正有些不稳,须得走慢些。

  远远看去,两人倒像是一对恩爱夫妇,只不过丈夫的气势强了些。若这不是清净之地,他怕是要将自己妻子搂在怀中抱着走进去。

  闻琉似乎早就想过来一趟,庙中上下都已经打理好,香烛燃得正旺,纤长的香冒着火星,偏殿这边的观音佛像前无人打扰。

  宴卿卿与闻琉手里都有香纸,皆朝观音像跪拜几下。

  侍卫守着外门,连苍蝇都飞不进来,门外有几颗叫不出名字的树正冒着绿芽尖,若不仔细瞧,还真看不出来。

  宴卿卿闭上眼,手夹着香杆,香头还冒火光,朝菩萨又弯了弯腰,心中许了个愿。

  “当今圣上勤政为民,是难得的好君王。他年幼时是孤家寡人,现在好不容易终于有个熨帖人,只求观音大士保佑他们二人早生贵子,少给他们挫折,勿要陛下为此事伤神分心。若此愿成真,以后定当在府中修佛龛供奉菩萨。”

  宴卿卿睁开眼,举香又拜了几下,起身要将香插进香灰之中时,却见到闻琉正转头看着她。

  她有些疑惑,却还是先把手中的三支香插到香灰之上。

  闻琉这才开口:“义姐猜朕方才同菩萨说了什么。”

  宴卿卿摇了摇头:“这可猜不得,万一猜中说出来就不准了。”

  闻琉想了想,笑着朝她点了点头。

  “说得也对,那姐姐不许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