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龙图案卷集·续 > 第 258 章 258 铤而走险

第 258 章 258 铤而走险

 热门推荐:
  众人成功地抓住了“张大人”,同时也发现了高高悬挂在桅杆上的吴老大的尸体。

  这么巧,各岛各寨的那些人都在码头准备登船了,一看到这场面,也都吓坏了。

  等白玉堂和展昭跑去码头的时候,薛龙亭和苗三季已经不见踪影,其他岛寨的人都围着他俩询问是怎么回事。

  白玉堂尽量安抚住这些人,说让他们去陷空岛的别院等一会儿,等他们处理了军营的事情之后回去会跟他们说清楚。

  几家岛寨的一听喜出望外,本来还想去陷空岛找卢方呢,这儿如果能跟白玉堂直接聊那就更好啦。

  打发走了这帮人,展昭和白玉堂一合计,这里就是码头,只要守住这里薛龙亭和苗三季应该就出不了海,根据小四子所说,不让这俩出海他俩应该就不会死。

  安排了几个影卫在这里盯梢,展昭和白玉堂先回军营,看看审问那个张大人会不会有什么线索。

  此时,赵家军水寨的大帐里,那个张大人被五花大绑按在桌案前。

  此人名叫张安,是个新兵,加入水军也没有多少时间。

  他的上司吓得直擦汗,赵普面无表情坐着,看着张安。

  邹良负责审问。

  张安咬牙不说,一问三不知,问他为什么要跑,他只说自己之前去逛了窑子,以为犯军规被发现了。

  众人昨天通过鲛鲛都知道他干了什么,也就看他在那儿编。

  不过说到窑子,倒是让白玉堂想起,昨天还有个跟丢了的传话人呢,的确是进了一座青楼……

  正想着,帐帘一挑,贺一航和沈绍西进来了,身后跟了几个侍卫还押着另一个人……

  白玉堂一看,正是昨天那个传话的,此人是码头的一个工人。

  五爷也挺纳闷的,自己就描述了一下这人的长相,贺一航他们是什么本事就把人抓来了呢?

  两人跪在一起,众人都发现这俩还有些像,都是看起来沉默寡言没什么表情。

  贺一航说另一个水性也不错,是他们用网给抓上来的。

  展昭上前,一人一边拍了一记肩膀。

  略停留了一会儿,展昭皱眉,收回手。

  赵普看了展昭一眼,似乎是询问——怎么样?

  展昭轻轻点了点头。

  九王爷就让邹良先将这两人押入大牢严加看管。

  邹良把人先带下去,白玉堂就问展昭,“猫儿,看到什么了?”

  “呃……”展昭似乎也有些没想到,就描述,“看到了海水里的场景,有听到鲲吟声,然后看到了一个人。”

  众人都不解——大海里看到个人?那人是在游泳还是沉在水里了?

  “那人画了一张鬼面。”展昭拿了纸笔,大致画了一下,“就是脸部都是黑的,然后用白色画了一个骷髅头的图案,我看到的画面是他在水中游过,身边还有几只鲲在跟随。”

  “有尾巴么?”众人都问了一个比较关注的问题。

  展昭摇了摇头,“他穿了条短裤,就是普通的那种布的短裤,身上也穿着坎肩,看起来不太像这个朝代的装束……对了!”

  说到这里,展昭停顿了一下,似乎又想了想,最后很确定地说,“他的皮肤,跟海爷有些接近,在海水里的时候感觉是蓝灰色的,还有点透明。”

  赵普皱眉,听展昭的描述,昨晚上那个不知真假的海妖,还有这个鬼面人,好似水性都好过一般人,而且也不像是附近海岛上的居民,没准是什么异族。异族渗透入军营可不得了,必须小心应对。

  王爷问贺一航有没有办法让张安他们俩开口。

  贺一航觉得有点难度,他们抓住过的细作也不少,会不会开口通常一眼就能看出来,有的是打死不会说的,这俩就属于这一类。只能通过进一步的了解,然后再想办法诱导他们开口……

  贺一航说需要点时间,就先带着沈绍西出去了。

  邹良也和青鳞先出去了,出门前还瞧了火凤一样,霖夜火眨眨眼,对他摆摆手。

  等人都出去了,赵普还跟霖夜火解释,“虽然细作是个小兵,但通常发现一个整个水寨都得查几遍,所以这阵子邹良应该是比较忙的。”

  霖夜火被逗乐了,“这点道理我能不懂么?当然是正经事要紧啊。”

  赵普也略显尴尬地搔了搔头,心说——这不是怕耽误你俩休假么。

  这时,外边公孙带着人,抬着吴老大的尸体进来了。

  吴老大的脖颈处有三道很深的伤痕,骨头都露出来了。

  公孙说致死原因就是这个外伤,看伤口的宽度,感觉是被指甲划开的,当然了……不是一般的指甲,估计是金属的,而且磨的相当锋利。

  吴老大的衣服都干了,可见被挂在桅杆上已经很久了,可能昨晚死后尸体就被拖走了,等码头人散了之后就挂了上去。

  展昭和白玉堂见眼下无事,就决定先去找薛龙亭和苗三季,迟则生变,别一会儿又死俩。

  ……

  而与此同时,其他几位岛主寨主都已经到了陷空岛的别院里。

  院子特别大,几个岛主严肃地坐在一张大石桌边,大气都不敢出。

  此时院子里的情况也挺有意思,一边的空地上,夭长天托着下巴坐在台阶上,继续帮徒弟盯着良辰美三个小孩儿练功。膝盖上,球球盘了个圈,似乎是刚刚睡醒,正昂着头打哈欠,夭长天伸出一根手指,摸了摸它脑袋。

  说起来,白鬼王盘蛇的能力也不逊于殷候,据说是西南雨林里蛇比较多,尤其是蟒蛇。

  另一边小书桌上,妖王靠着桌子拿着一本书,在考小四子功课。

  小四子拿着笔正刷刷写字呢。

  几位岛主都看着这边,小四子特可爱,众人就想听听这娃学的啥,是三字经啊,还是百家姓。

  可结果妖王说了一堆话,小四子奋笔疾书,一群岛主寨主一句都没听懂,都纳闷——这俩说的什么语啊?外族么?

  而另外一边就更加可怕了。

  天尊、殷候和陆天寒三个正在讨论一个杯子是汉代的还是先秦的。

  殷候众家岛主都不认识,但天尊和陆天寒逢年过节常去陷空岛,几位岛主可都认得,都不敢吱声,就盼着白玉堂快点来。

  院门外,赵祯摇着扇子,带着南宫纪溜达进来了。

  赵祯别看抓反贼什么的喊的挺大声,可真到军营抓奸细的时候,谁都把他往回撵。

  进了园子,赵祯先去天尊他们那桌搭个话,再去小四子桌边瞧瞧他写的啥,又去看看良辰美练功,还跟白鬼王分了个桔子吃。

  最后溜达回桌边,问候几位岛主,“老哥儿几个挺好的啊?”

  几家岛主也不知道他是干嘛的,不过看着跟大家都很熟的样子,应该是陷空岛的熟人吧……也就都纷纷跟他问了个好。

  赵祯戏还挺足,摇着头“啧啧啧”几声,坐下就说,“这个吴老大也真是的,害人终害己啊。”

  几家寨主对视了一眼,都问,“阁下认识吴老大?”

  “对啊!要说这吴老大可真是捅了大篓子”赵祯收了扇子,架起腿端起杯,标准的唠嗑状,“我就是特地从开封跑来调查他的!”

  几位岛主彼此看了看,都问,“阁下是在开封为官的么?”

  赵祯伸手一拍胸脯,“我!开封府尹包拯!”

  “啊?!”众岛主一惊。

  一旁,练完了一套拳正喝水的良辰美三个全喷了。

  小四子拿着毛笔抬头,瞄了赵祯一眼——皇皇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天尊他们也觉着——老赵家这皇族血脉逐渐变态……

  几位岛主不怎么相信地看着赵祯——包大人哪儿有你那么年轻啊,而且不是说他很黑……

  “……包拯包大人的特使啊!”赵祯边说,边拿出一块金牌来放到桌上,“看到没?奉旨出巡!”

  这几个岛主也不懂这些个,就看到块金牌上头还有龙呢,估摸着也没人敢在天尊跟前撒谎吧,就都跟赵祯行礼,“哦,特使!特使!”

  赵祯摆手,“好说好说。”

  南宫早就见怪不怪了,拿了赵祯平时穿的斗篷,抖了抖挂在晾衣架上,趁着天好晒一晒。

  “特使是来调查吴老大的?”几位岛主都好奇问赵祯,“他犯什么错了?”

  “你们没听说么?”赵祯压低声音小声说,“吴老大,叛国通敌,勾结外国来的奸细,要在东南沿海搞大事情!”

  “呵……”几家岛主倒抽了口冷气——什么?!

  他们几个之前的确设想了多种可能,但谁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出,吴老大竟然是反贼?

  赵祯接着忽悠,“这个吴老大,勾结灵海国,到处骗人跟他出海去岛上,你们知道岛上有什么么?”

  几个岛主脸都白了,直摇头。

  “他搞了个什么海螺,说灵海国有黄金,其实那边都是海盗啊!”赵祯敲着桌子陈述厉害,“那些强盗抢钱抢人,最重要的就是抢船!准备攻打军寨!你们想想他做的这些个事儿啊!而且啊,听说他还不是一个人,还有好多这附近岛寨的人跟他联手,已经骗了好多人了!包大人查到两浙路水军大营,也是颇为震惊啊。这不么,特地派了我跟展护卫来调查。好在啊,白五爷知晓厉害,特地借了陷空岛的码头给我们做据点调查海上的船舶。卢大哥可是义士啊!一听有海盗勾连外国打扰本地渔民那是义愤填膺,之前有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跑去岛上找卢大哥,也说要跟他一起出海找黄金,被卢大哥当场啊,哐哐两下!”

  赵祯抬手在桌上砍了两下,“都是人头落地啊!”

  几位岛主吓得咽了口唾沫,都下意识地伸手捂脖子——好险啊……还好没去……

  “唉,要说啊,这帮海盗真是凶残!”赵祯摇头端着杯子呼噜噜喝茶,“不知道是因为分赃不均,还是怎么的闹掰了,吴老大还自己跑去军营投诚了!他说他知道其他奸细还有好几家岛主寨主都参与此事。本来我们跟他约好了,一大早到军营交代参与者的名单,结果……今天一大早到军营就发现他死了!不用问啊,不是那些海盗干的啊,就是那帮奸细!几位岛主有什么线索提供么?”

  几位岛主慌忙摆手,“没有!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

  最后众人统一口径,都说一切都是吴老大的恶行,他们也是偶然知晓此事,特地来找白五爷告状的!

  “是么?!”赵祯夸诸位岛主乃是爱国义士,要大家一起,誓死守卫本地安全!

  几个岛主指天发誓表忠心,边还给赵祯列了张名单,说吴老大最近跟这几家来往甚密,而且这帮人还都自称被海妖袭击过。

  等展昭和白玉堂来到别院,就见几家岛主边告辞边往外跑,都说立刻回自家岛上加固防御,最近都不出门了,休渔季结束才出海,近期也不去陷空岛了,绝不信那些神神鬼鬼的传说了!

  白玉堂和展昭纳闷地看着一涌而出逃命似的各家岛主,都不解——怎么了这是?

  院中其他人都摇头——被收拾的明明白白的。

  展昭和白玉堂进了院子,赵祯就把那张名单给了他俩。

  这张名单里除了薛龙亭和苗三季这两个吴老大的老熟人之外,其他的都是之前声称被海妖袭击了的。

  如果按照常理,就如同白玉堂之前分析的,说看到海妖的应该就是跟吴老大一伙的。

  可经过昨晚的事情,五爷觉得没准这几家真的被袭击过,而袭击他们的可能就是昨夜杀吴老大的“海妖”。为了不诬陷好人,还是决定先不去动这些岛寨,调查清楚再说。

  赵祯一通忽悠,帮陷空岛把麻烦都挡走了,这帮人估计回去自家岛上也会安安静静眯着,再不敢动歪心思了,毕竟——里通外国的罪名可是谁都受不住的。

  以及经过这一次,估计也会长点记性,以后少上点当。

  算了算,也就剩下薛龙亭和苗三季了。

  赵祯问展昭和白玉堂那两人呢。

  两人都叹气,他俩回来的时候,其实都路过薛苗两家的别院了,但是下人都在,就他俩不见了,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赵祯就问,“你俩去吴家寨的别院找过没有啊?”

  两人一时还都转不过弯来,“他俩去吴家寨干嘛?”

  赵祯微微一笑,“有句话叫富贵险中求。”

  展昭一愣,随后无语状,“不是吧……难不成他俩看吴老大死了,就去他家偷有地图的海螺了?”

  白玉堂也扶额——一个两个的,正事一样办不成,作起死来真是花样百出。

  隔壁,小四子考题写完了,交给妖王看卷子,见展昭和白玉堂都望向他。

  小团子伸出一个小拳头,然后竖起两根手指。

  展昭和白玉堂也顾不上叹气了,赶紧起身赶了一趟吴家寨别院,看还能不能救下这俩一心求死的糊涂虫。

  而此时,吴家寨因为吴老大死了乱作一团,大部分随从还都被水军带走调查了。

  两人跑进宅子,正碰到搜查的影卫。

  紫影说找了半天都没找到那枚海螺。

  展昭和白玉堂都暗道一声,“糟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