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戒不掉的喜欢 > 第62章

第62章

 热门推荐:
  有时候人不能被逼得太急,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徐敬余的手在应欢内衣下缘徘徊数次,低低地问:“嗯?”像是故意的似的,非要她给一个答案,如果她说不,他立即君子地收回手。

  应欢浑身发软,浑身的血液在他的触碰下跟着发热。

  她觉得自己从认识徐敬余之后,常常变得不像自己,冲动会传染,情绪会激发。

  她在他唇上用力咬了一口。

  徐敬余眸色一暗,吻得特别凶。

  保洁阿姨把中央空调总开关关了,六月的夜晚燥热渐起,应欢身体畏寒,不轻易出汗,这会儿紧紧贴着男人滚烫的身体,慢慢出了汗,像是置身于火笼里。

  她觉得自己在玩火,徐敬余就是那团火。

  休息室灯光柔亮,映着少女白皙无暇的脸,眼睫轻轻颤动,像两把小扇子似的忽闪。

  徐敬余眼睛有些红,他的掌心掐着她的腰,紧紧盯着怀里的姑娘,想欺负,又舍不得。半响,男人温热粗糙的手终是撤了出来,然后帮她把衣服拉好。

  再把人按进怀里。

  应欢有些懵:不碰了吗?

  他嗓子有些干哑,闷着笑:“要打手吗?”

  不是没碰到吗?

  应欢脸红到了脖子,主要是她皮肤太白,稍稍害羞就白里透红了。

  她抬头看他。

  徐敬余把手伸到她面前,眼睛睨着她,嘴角微翘。

  应欢眨眨眼,低头在他手上用力咬下一排牙印。徐敬余有些不痛不痒地笑了一下,这一咬对他来说正好,能清醒一下。

  应欢松开他,徐敬余搓了搓指尖,他把人拉开,转身回去,从包里摸出一颗黑色薄荷糖,撕开包装塞进嘴里,微凉的味道在嘴里蔓延。

  不够凉。

  其实,他对这味道都免疫了。

  应欢靠在门上,咬着唇,慢慢走过来。

  徐敬余睨她一眼,嘴角翘了起来,又从包里摸出一颗薄荷糖,这次是橘色的包装纸。他撕开包装,勾住小姑娘的肩膀,把人带到身前,也不问,直接塞进她嘴里。

  应欢:“!!!”

  她睁大眼睛瞪他,忙低头找垃圾桶,张嘴就要吐。

  徐敬余捂住她的嘴,低笑出声:“别吐,这个是橘子味的,不那么凉。”

  应欢满嘴的凉意,特别无辜地看他,点了一下头。

  徐敬余一把手拿开,她马上问:“你干嘛,非要我吃薄荷?”

  他把桌上的半瓶水喝光,笑道:“给你降降火。”

  应欢:“……”

  ……谁要降火?你才要降火!

  她红着脸,不管不顾地推开他,直接低头,把那颗橘子味薄荷吐了。

  不管什么味,都带着薄荷的凉意,她不喜欢。

  徐敬余撸了一把短寸头,觉得这里不能呆下去了,把包甩上肩,勾着她的肩把人带到门口,“送你回宿舍。”

  门外,保洁阿姨刚从厕所做完卫生,经过这里,抬头看他们,笑着提醒:“差不多要关门了啊,你们还没走啊?”

  应欢有些窘。

  徐敬余神色自若地点头:“现在就走。”

  两人走到拐角,跟陈森然正面遇上,应欢顿了一下,有些意外,今晚一晚上没见过陈森然,没想到他现在还在俱乐部。陈森然阴郁复杂的目光里夹杂着一丝沉痛,在她脸上掠过一眼,匆匆低下头,转身走了。

  陈森然满脑子都是刚才路过休息室,听到徐敬余的那句低沉压抑的“给不给碰?”……他觉得自己可能要疯了。

  也不明白,为什么每次都能让他遇上,偏偏他脚上像是长了钉子似的,走不了。他狼狈地走到拐角,靠着墙,自我折磨地等待。

  这是对他以前恶劣行径的惩罚吗?

  应欢看着陈森然几乎落荒而逃的背影,愣了一下,没说什么。

  徐敬余没什么表情往门口看一眼,低头看她:“走。”

  把人送到宿舍楼下,徐敬余笑问:“明天几岁?”

  应欢说:“二十。”

  徐敬余低头睨着她,懒洋洋地说:“二十啊,可以结婚了。”

  应欢心跳加快,看着他。林思羽常说,大学的恋爱比高中恋爱分手率更高,很多大学情侣都逃不过毕业即分手的定律,反而高中的恋爱更长久。有时候她会有一点惶恐,她跟徐敬余恋爱谈得那么高调,他的女友粉都知道,父母也知道了,如果哪天真到了要分手的地步,要怎么分呢?

  听到他说到“结婚”,不管未来如何,她现在无比安心。

  “还在读书。”

  “知道你还小。”

  不然刚才就真想欺负了。

  “想要什么礼物?”

  “……都可以。”

  不要每次送礼物都要问她行不行?

  徐敬余点点头,扫了一眼四周,扫到不少好奇探究的目光,低头在她头发上亲了一下,揉她的后脑勺:“好。上楼。”

  那个吻很轻,应欢有一点点感觉,没太在意,转身的时候才发现有很多人在看他们。

  她最近被人盯着看习惯了,没太在意。

  回到宿舍,钟薇薇冲她挑眉:“徐敬余跟你求婚了?”

  应欢懵逼:“啊?谁说的?”

  钟薇薇指指电脑,笑得不行:“我怎么感觉你们身边安插了狗仔摄像头似的,有人说在楼下看见你跟徐敬余了,说徐敬余要跟你结婚。”

  应欢:“……”

  她恍然大悟,刚才徐敬余故意在楼下逗留的吗?

  最近,应欢跟徐敬余的事在论坛上是经久不衰的话题,自从应欢摘了牙套后,论坛上就有人说:亲自去看过了,敬王女朋友本人很漂亮,牙套已经摘了。

  当然,少数怀疑她整容的人还在蹦?。

  还有不少人说她是整牙了才变漂亮,很多女生说要去整牙,激起了一股整牙风。

  应欢本就不太在意这些东西,很少去关注。

  钟薇薇和林思羽有事没事就喜欢去看看,主要是怕有人攻击她。

  林思羽往姜萌床上扫了一眼,“这人已经好几天没回来了,课也没有去上,是想干嘛?”

  那天晚上应欢跟姜萌摊牌后,姜萌回来拿了一趟东西,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听班长说,她请假回家了。

  应欢一直想等姜萌回来,把事情彻底解决,都一个多星期了,人影都没再见过,她也奇怪:“她平时不是挺那个的吗?我还没怎么呢,就受不了?”

  钟薇薇笑了一下:“她不在正好,最好能换寝室。”

  说实话,到了这个地步,再在一个宿舍,确实很尴尬。

  应欢点头:“嗯。”

  钟薇薇看向她:“明天你生日,怎么过啊?”

  明天下午三点就上完课了,她其实对过生日没什么热情,以前生日碰到在家的日子,就一家人一起吃顿饭,再吃个蛋糕。

  应欢跟钟薇薇关系好,基本上每年生日钟薇薇都有陪她。

  这时候,微信群忽然响了好几下。

  是俱乐部的群。

  石磊:“听说明天是小医生生日?”

  杨?成:“听谁说的?”

  石磊:“昨天小祖宗说的。”

  过了一会儿,应驰出来了。

  【是我姐生日,你们要干嘛?】

  石磊:“大家一起吃个饭呗!”

  他刚发完这话,就看见徐敬余推门进来,脑袋一个激灵,把那句话撤回了,差点忘记了,应欢跟徐敬余明天可能要约会……

  虽然他撤回了,但很多人都看到了,纷纷回应:“好啊好啊。”

  应欢想了想,回了一句话:“好啊。”

  她看向钟薇薇,笑了笑:“明天俱乐部的人一起吃饭,你们俩也去。”

  钟薇薇挑眉:“我还以为你要跟他单独约会呢。”

  应欢笑了下:“我昨天跟我妈打电话,他们明天也来俱乐部。”

  她都快大三了,陆镁和应海生都没来过俱乐部,昨天她问了一下,他们说要来。再不来,怕以后没机会了……

  而且,总要照顾一下应驰的,今晚刚被徐敬余打得惨败,明天就抛下他,未免太伤他的心了。

  凌晨12:00。

  应欢收到徐敬余的生日祝福——

  【应小欢,生日快乐,许你一个生日愿望,什么都可以。】

  ……

  第二天上完课,应欢去俱乐部,应驰和石磊他们正在训练,徐敬余靠在边上休息,手上绑着绷带,他冲她勾勾手指,应欢走到他面前。

  徐敬余起身,“过来一下。”

  两人走进休息室,应欢一下想起昨晚的事情,门都不敢关,就站在门口看他,“干嘛?”

  徐敬余从架子上拿下一个黑色盒子,盒子很大。

  应欢本来以为是自己的生日礼物,有些开心地看他。

  他递给应欢,“给你小祖宗的。”

  应欢愣了一下,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对拳套,质感跟他送给她的那对是差不多,不过是黑色的。

  她忍不住笑:“干嘛突然送这个给他?”

  徐敬余靠着桌角,慢悠悠地说:“昨天把他打得挺惨的,石磊他们说我不厚道,我回头想想,确实不太厚道,算我给他赔罪。”

  才知道自己不厚道啊!

  应欢哼了声:“你干嘛不自己给他?”

  徐敬余看了她一眼,“我怕他直接把盒子甩我脸上。”

  应欢:“……”

  她觉得好笑,“你还怕他啊?”

  徐敬余眉梢微挑:“我不怕他,但是也不想把关系弄僵了,怎么着也要打好关系,免得回头他跟你父母告状,说我欺负他,说我对你不好。”

  “这点,我得认怂。”

  作者有话要说:奶驰和陈森然换个剧本都是能做男主的人!奶驰可奶可狼,陈森然就是病娇偏执狂。

  徐敬余:这本书里,你们只能给我做配!

  应小欢:……还不是因为我喜欢你。

  从此,敬王多了个小祖宗!够厚道了!

  ——

  今天家里电路出问题老跳闸,找人来修耽误了。明天补爆更,下午6点左右更一章,晚上再更一章,更的快的话这周末估计就能破戒了,是预计啊预计!我的长评栏又多了一条长评,感谢“一只蛋黄酱”的大长评!爱你!这章200个红包,25字随机积分,爱大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