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戒不掉的喜欢 > 第59章

第59章

 热门推荐:
  徐敬余停好车,解开安全带,转头看应欢,发现小姑娘满脸纠结地看着前方,不太肯下车。他手伸过去,碰碰她的脸,“想什么呢?”

  应欢特别幽怨地看他,小声说:“我不好意思见杜医生了。”

  徐敬余挑眉:“害羞了?”

  明知故问。

  应欢转过脸,不搭理他,捧着脸苦恼地在脑子里想了又想,等会儿见到杜雅欣要怎么说话。

  徐敬余倾身,帮她把安全带解开。

  徐敬余下车,绕过车头,打开副驾驶车门,手搭在上面,倚着车身耐心地等她,“其实你没必要紧张,我妈一直希望我早点找个女朋友,她很喜欢你。”

  应欢抬头看他,好奇问:“你妈为什么希望你早点找女朋友?”

  他也才22岁,长得那么帅,不至于被催找女朋友?

  徐敬余抱着双臂,低头睨她,说:“她希望有个人来管管我,先跟你透个底,以后她可能会让你盯着我,最好能劝我早点儿退役。那些话你听听就算了,不用管她,也不用来劝我……”他顿了一下,“如果以后你真的希望我早点退役的话,你就告诉我。”

  应欢愣住,她从车上下来,站在他面前,轻轻摇头:“我不会劝你退役的,除非你的身体真的不能再参赛的情况下。”

  徐敬余黑眸深沉,笑了,“这么支持我?”

  应欢点头:“嗯,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说话真好听。”

  “我说认真的。”

  应欢看着他,徐敬余搂住她的腰,低声说:“我知道。”

  她不仅说话好听,还会哄人,不会打击任何人的积极性,外表温柔脆弱,其实心里藏着一颗小太阳,积极向阳,柔软坚韧。

  所以,他才那么喜欢她。

  两人走到医院门口,应欢就把手抽回来了,徐敬余笑了下,手抄进裤兜。

  应欢没有预约,快走到杜雅欣办公室门口,听见她在里面忙,顿时停住脚步,有些不敢进去了。徐敬余抽出手,按在她肩上,半强迫地把人带到门口,往里面一扫,淡淡地说:“妈。”

  杜雅欣面前坐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刚拍好片子,她正在跟男孩母亲说调整方案。闻言转头,看见应欢,愣了一下,又想起那天徐敬余说的话,顿时明白了。

  应欢耳根微红,软声问:“杜医生,您等下有时间吗?”

  杜雅欣温和一笑,指指旁边的椅子,故意说:“检查牙套是不是?你坐着等一会儿,我这边忙完就好。”

  徐敬余看了她一眼,直接说:“她来摘牙套。”

  应欢:“……

  她低下头,装傻算了。

  杜雅欣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徐敬余,在心里骂了一句臭小子,真急躁。

  又看向应欢,笑笑:“等一下啊。”

  应欢很害羞,轻轻点头:“嗯。”

  她坐下后,徐敬余就倚在她旁边。

  等了半小时,那对母子走了。

  应欢抬头看徐敬余,小声赶人:“你出去等我,不准看。”

  徐敬余嘴角一翘,直起身,懒洋洋地说:“行,我出去,不看你张大嘴巴的模样。”

  应欢:“……”

  快滚!

  徐敬余看了一眼杜雅欣,潇洒地走了。

  杜雅欣看着应欢,笑着摇摇头:“不用理他,没个正经的。过来,我看看。”

  应欢脸色微红,走过去,“好。”

  杜雅欣眼底含笑,看她的眼神特别温柔,“真的想摘牙套啦?”

  应欢想点头,但还是矜持地问:“可以摘了吗?”

  “本来想让你戴满两年的,不过也差不了几天了,你想摘就摘了。”杜雅欣笑笑,把她拉到身边,“徐敬余之前就跟我说了,你想摘就给你摘了。”

  应欢更窘了,小声嘀咕:“徐敬余还跟您说这些啊?”

  杜雅欣心说,徐敬余还说牙套刮嘴呢,不过怕小姑娘害羞,她只笑道:“偶尔说起的,你跟我也认识两年了,从第一次见你就感觉你是个好姑娘,你跟小余在一起,我跟他爸都很高兴。所以,不用害羞,以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我们不会干涉你们。”

  应欢愣了一下,心里特别暖,她抬头看杜雅欣,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软软地说一句:“谢谢杜医生。”

  杜雅欣摸摸她的脑袋,“来,摘牙套了。”

  摘完牙套,洁牙,差不多一个小时。

  杜雅欣倒水给她漱口,应欢漱完口,觉得牙齿有些酸,她用舌尖抵了抵自己的牙,那两颗外凸的小尖牙戴了两年牙套,变得平整很多。她忍不住高兴:“谢谢杜医生。”

  杜雅欣打量着她,也笑了,然后指指镜子:“你可以照照镜子,牙套刚摘下来,可能会有些不太习惯,慢慢习惯就好。你脸本来就小,摘了牙套会更显小,脸型也会慢慢恢复,脸部线条会比以前好看很多。”

  应欢揉了揉脸,在脸颊和嘴唇上按摩,深吸了口气,走到镜子面前。

  镜子里的女孩儿肤白似雪,眼睛晶亮,嘴唇微微抿着,唇形比戴牙套的时候好看很多。应欢太久没露齿笑了,她忍不住悄悄咧嘴笑了一下,镜子里的女孩儿唇红齿白,眉眼弯弯,是真的变漂亮了。

  她心情瞬间好了一百倍,有些迫不及待去见徐敬余。

  杜雅欣看着小姑娘,忍不住笑:“还要做保持器,估计要再等一个小时。”

  应欢压住雀跃的心情,转头看杜雅欣,露齿一笑:“谢谢杜医生。”

  杜雅欣看着她,挑眉道:“这样真漂亮多了。”

  应欢有些不好意思,抿抿唇。

  杜雅欣给她倒了一杯百香果蜂蜜茶,温的。然后交代她在这里等,就出去了。

  徐敬余顺道去检查了一下牙,回来的时候,办公室只有应欢一个人。

  小姑娘坐在办公桌前,捧着一个玻璃杯,低头抿了一小口。她脸一直很小,以前戴牙套的时候,侧脸会有些凸出,现在牙套取了,脸更小了,侧脸线条柔润,睫毛浓密纤长,整个人看起来精致很多。

  他斜靠在门框上,嘴角微翘,轻轻在门板上敲了敲。

  叩叩叩——

  应欢转头,忙放下杯子,抿唇笑着看他。

  徐敬余挑眉:“应小欢,露齿笑一个?”

  应欢看着他,慢慢笑开,眉眼弯弯,牙齿又白又整齐,除了那两颗微微凸出的小尖牙。不过,经过调整后,那两颗牙齿已经不再突兀,笑容可爱又甜美。

  徐敬余安静地看着她。

  应欢抿抿唇,紧张又期待地问:“好看了吗?”

  徐敬余歪头一笑。

  “过来——”

  “嗯?”

  她紧张地走向他。

  不会就要亲了?

  待她走了两步,徐敬余直起身,往前走了一步,拉住她的手把人拽进怀里,低笑出一声:“捡到宝了。”

  应欢愣了一下,脑袋在他胸膛上蹭蹭,窃喜着:“真的么?”

  徐敬余拉开她,低头看她,嘴角勾了勾:“真的,也幸亏你这两年戴着牙套,不然不知道有多少个情敌。”

  这话说得应欢心花怒放。

  她忍不住笑,小声说:“有也不怕,我只喜欢你。”

  徐敬余半眯着眼,食指勾着她的下巴,微微低头。应欢吓得忙推开他,扭头看门外,急道:“你别闹,等下杜医生就回来了……”

  他低笑,摊手,“还要多久?”

  “差不多了。”

  话音刚落,杜雅欣就回来了。

  她看了一眼徐敬余,直接走向应欢,把保持器给她,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保持器戴一年,吃饭和……约会的时候可以摘下来,平时注意清洗,保持干净就可以了。第二年晚上戴就可以了,第三年稳定的话,以后就不用戴了。”

  应欢脸色微红,乖顺地点头:“好。”

  杜雅欣看了一下时间,快六点了,也不留他们,摆摆手:“行了,你们可以走了,该干嘛干嘛去。”

  徐敬余笑:“谢了,妈。”

  两人刚要走,杜雅欣想起什么,又叫住应欢:“等一下。”

  应欢回头:“杜医生还有什么要交代吗?”

  杜雅欣拿起手机,微笑道:“来,加一下阿姨微信,以后有事可以联系。”

  徐敬余笑了声。

  应欢红着脸过去,扫了杜雅欣的二维码,加了好友。

  走出医院,应欢脸还是热的,她小声嘀咕:“你们家人都是这么直来直去的吗?”

  “嗯,祖传的。”

  徐敬余牵着她往停车的地方走。

  刚走到车旁,石磊的电话打来了,他说:“赵靖忠和杨?成回来了,晚上去一趟俱乐部,吴教练说点事儿。”

  徐敬余:“嗯。”

  石磊又笑嘿嘿地问:“他们都知道论坛上的事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你跟小医生的事了。你不知道,这段时间憋死我了,怕他们嘴不牢,谁都不敢说,你是不是该请客吃个大餐啊。毕竟,你是队里第一个脱单的。”

  徐敬余散漫地笑了声:“可以,地方随便你们挑,不过今天不行。”

  石磊笑:“好,我们得好好想想,怎么宰你一顿。”

  他说完,忽然叫了声,“对了,小祖宗……知道了吗?”

  徐敬余解锁,把车门打开。

  “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不用特意说。”

  “……好。”

  石磊在心里吐槽,心里也是服气,悄无声息地把人家姐姐拐跑了,也不怕小祖宗炸毛。

  在他们打电话之前,应驰正往图书馆走,颜夕说有事找他,顺便把一些划重点的资料给他。

  颜夕站在图书馆门口,心里的算盘打得很好,等下把资料给应驰,去图书馆坐半小时,跟他说一下题,再聊聊天。等到六点多的时候,正好是饭点,可以一起去吃饭……

  应驰走到图书馆门口,颜夕用力挥挥手:“应驰,这里。”

  应驰笑了一下,走过去。

  颜夕指指图书馆:“我们去里面坐坐?我给你说一下。”

  应驰有些不好意思:“那麻烦你了。”

  他功课实在太差了,不得不麻烦颜夕,他唯一的同学。

  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颜夕从包里把资料和书本拿出来,摊在桌上,书本都是她自己的,“你等下直接拿回去看,有些我直接标在课本上的。”

  应驰挠挠头,说:“我直接抄,或者拿去打印也行,课本你也要用。”

  颜夕顿了一下,在他旁边坐下,声音很小:“我之前跟你说过了,我想换专业,这个学期你一直在外面比赛,所以不知道……我已经申请成功了。”

  她有些遗憾地看他。

  其实,她特别想跟应驰继续做同学,应驰在学校的时候,两人就能有很多相处的时间,说不定就能追上他了呢?

  应驰懵了,“啊?你要转专业?!”

  这样,全班不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操了。

  他忽然觉得好凄凉。

  颜夕有些不好意思,小声说:“嗯,我是真的不喜欢这个专业,我爸妈也希望我转,申请也下来了。下学期就转到金融系那边了。”

  应驰张了张嘴,勉强笑了一下:“那恭喜你啊。”

  颜夕有些愧疚:“那以后就没人帮你划重点了……”

  应驰刚才太惊讶,现在一想,觉得自己太大惊小怪了,他笑笑:“没事,本来我也想换专业的,但是我成绩太差了,想换了换不了……”他想了一下,“功课没关系,我以后自己去找教授补。”

  颜夕叹了口气:“教授都伤心死了……”

  应驰要是去比赛的话,教授都不用给他们这一届的学生上课了。

  应驰也想到这,忍不住替教授也凄凉了一下。

  真的太惨了。

  颜夕给应驰说了一下题,应驰的手机响了几次,他打开看了一下,吴起叫大家晚上去俱乐部开会。颜夕看着他的手机,斟酌说:“应驰,你等下有事吗?”

  应驰说:“晚上要去一下俱乐部,开个会。”

  颜夕又问:“几点啊?”

  应驰看了一下时间,说:“八点。”

  颜夕笑:“那等下一起吃饭。”

  应驰虽然不开窍,但基本礼貌是懂的,他笑道:“我请你吃饭,你帮了我很多。”

  “好啊。”

  两人收拾东西,走出图书馆,颜夕听到有人在议论论坛上的事。

  “你看到照片了吗?我保存了!敬王女朋友是真的不好看。”

  “白瞎了大帅哥了,心痛!”

  ……

  应驰顿了一下,忍不住皱眉,徐敬余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还曝光到论坛上了?不是招惹了什么女粉丝?

  他忍不住哼了声:招摇。

  颜夕以为他在生气,忙说:“你别听她们乱说,照片我也看到了,那些照片故意黑你姐的,我见过你姐,她又白又漂亮,就是戴牙套的时候脸型和嘴巴不太好看。等她摘了牙套,肯定特别漂亮。”

  应驰懵逼:“啊?关我姐什么事儿?”

  颜夕比他更懵逼。

  两人大眼瞪小眼,半响,颜夕小心翼翼地说:“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应驰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他脸色都有些变了,舔了下嘴角,脑子里乱糟糟的,全是颜夕刚才的话,以及往日里,徐敬余跟应欢的相处……

  一幕幕的,在脑子里慢慢炸开。

  他满脸震惊加不可置信,转头看向颜夕,有些急切:“哪里?你给我看一下!”

  颜夕看着应驰的脸色,又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应驰,你跟徐敬余一个队,一起比赛几个月,你……不知道他女朋友是你姐姐么?”

  这么……迟钝的吗?

  忽然绝望。

  这种男生,能追到吗?以后不在一个班了,他又要打比赛,两人见面都难。

  可能,这辈子都追不到……

  应驰崩溃到想发狂,整个人气得要死,想嚎叫。

  但是,在同学面前,还要点儿面子……

  ……

  徐敬余挂断电话,把应欢塞进副驾驶,他坐进驾驶室,转头看她,“刚才我妈说你牙套戴了差不多两年,我想了一下,好像是6月8号戴的,对?”

  应欢保持器还没戴上,攥在手里,她忍不住笑:“嗯,那天我刚高考结束,应驰说要送我生日礼物,结果把我带到口腔医院……生日礼物就是牙套。”

  他握住她的手,轻笑一声:“两年挺快的。”

  谁能想到呢。

  当初在地下搏击馆见的一面,再在口腔医院碰见,他妈成了她的医生,她戴牙套刚走出医院,见到的第一个人是他。

  现在,她是他女朋友。

  徐敬余垂下眼,转身抱住她的腰,左手勾住她的腿弯,应欢惊叫一声,“你干嘛呀!”

  下一秒,就横坐到他腿上了,背抵着方向盘。

  应欢心跳很快,她转头看他。这人,仗着自己力气大为所欲为了……

  徐敬余靠在椅背上,睨着她,笑得松散:“抱一会儿。”

  应欢不信,小声说:“只抱一会儿吗?”

  徐敬余的手在她腰上轻轻摩挲几下,似乎真的在享受拥抱她的感觉,应欢安静呆了一会儿,问了一个好奇很久的问题:“徐敬余,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的啊?”

  徐敬余看着她,回想了一下:“不知道。”

  应欢:“……”

  徐敬余舔了一下嘴唇,手勾住她背上的发丝,轻轻绕着,漫不经心地说:“说不清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当我对你一见钟情好了。”

  应欢心跳漏了半拍,小声嘀咕:“哪有这么算的。”

  她往他胸膛靠了靠,又说:“我刚戴牙套的时候是真的不太好看,我知道的。”

  “嗯?想说什么?”

  “我以前应该跟你想象里的女朋友不太一样?不够漂亮。”

  徐敬余看向她,挑眉问:“你怎么知道我想象中的女朋友是什么样?”

  应欢睁大眼睛:“说啊。”

  徐敬余懒懒地说:“以前没想象过。”

  他确实没想象过,也不像别的男生那样,说以后要找个什么什么样的女朋友。

  这种东西本来就虚幻如影,想象不出来,只有真的遇见了,那个形象才会慢慢变得真实具体——

  他喜欢的姑娘,就是应小欢这样的。

  徐敬余看着她,眼眸渐深。

  应欢眼睛很漂亮,灵气十足,五官秀丽,皮肤是少见的白皙细嫩,头发柔软乌黑,长度到腰,发尾微卷,身体纤细柔软。

  对他来说。

  一切都刚刚好。

  徐敬余按住她的后脑勺,抱紧她的腰,往下压,低声说:

  “就喜欢你这样的。”

  他说完,就吻住她的唇。

  应欢跌进他怀里,眼睛眨了又眨,直到他的舌头挑开她的唇,她才慌忙闭上眼睛。

  她要把这个吻当成初吻来感受。

  徐敬余咬着她的唇,低低地说:“张嘴,没牙套了,躲什么?”

  应欢心尖一颤,松了牙关。

  徐敬余立即攻略城池,舌尖探进去,吻得又深又用力,舌尖在她的小尖牙上轻轻抵了一下,划过她的舌尖。

  应欢浑身过电一般,嘤咛了声,心尖直哆嗦,被他的热情惊着了。

  窗外夕阳斜,柔光乍泄。

  一切都美得像梦。

  如果应欢的手机没响的话。

  不对。

  是徐敬余的手机。

  应欢被亲得脑袋晕乎,面红耳赤地推推徐敬余,舌头都捋不直了,结巴道:“电、电话……”

  “不、不管了。”

  他低笑,特别坏地学她的语气。

  应欢:“……”

  她用力推他。

  快接!!

  徐敬余松开她,碰碰她红透的脸,“可真烫,能煮鸡蛋了。”

  他低头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应驰的电话,他看了一眼应欢,忍不住“啧”了一声。

  应欢看了一眼,瞬间清醒了,她浑身紧绷,有些慌张地看徐敬余:“可能是看到论坛了……还是石磊他们说了什么……”

  徐敬余笑:“怕什么?我们又不是偷情。”

  应欢:“……”

  其实,差不多……

  徐敬余笑了一下,接通电话,电话一接通,少年崩溃愤怒的咆哮顷刻传出:

  “啊啊啊啊啊!徐敬余你个畜生!我要杀了你!!!!!!”

  作者有话要说:徐敬余:我是第一个看见应小欢戴牙套,摘牙套的人。捡到宝了,想日。

  应小欢:……

  奶驰: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姐,你为什么要喜欢他这个畜生?!

  应小欢:长得好看……

  ——

  其实这文没有副CP,因为奶驰是特别重要的角色,除了敬王和应小欢,戏份最多的就是他了,所以到了他重要戏份的时候会牵引出一些,不算是副CP。因为要控制全文剧情节奏,所以不会写的太多,到时候放到番外写,大家也可以选择性看。

  200个红包,25字随机积分,今天也是肥章啦,比昨天少了些,明天高甜!努力写两个肥章,让大家看过瘾,下午五点这样更一章,爱大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