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 1777 你那边几点?

1777 你那边几点?

 热门推荐:
  从101大楼的富邦金控出来,汉高祖刘邦带张晨和谭淑珍去了台北故宫,台北故宫里,和士林夜市一样,也都是从大陆来的旅游团,礼品店里,红白黄三种颜色,印了康熙皇帝的御批手迹“朕知道了”的纸胶带,都已经卖断了货,预购到了两个月以后。

  从故宫出来,一车五个人,这才去往汉高祖刘邦家里。

  远远地看到绿树掩映之中,有一幢白灰相间的房子,林淑婉和谭淑珍说,这就是我哥设计的,谭淑珍赞叹道:

  “真漂亮!”

  “漂亮吧,我就说小老弟的设计,是我们这一片最好看的。”汉高祖刘邦说。

  张晨看看他们经过的那些别墅,自己也有些得意,没想到对着照片做出的设计,真的放到了现实的环境中,比他自己预想的效果都要好。

  张晨嘿嘿地笑着。

  把车开进院子,大家下车,听到外面的动静,从别墅里出来了两男一女三个人,女的是汉高祖刘邦的老婆,一个一眼看上去就很温顺的女人,张晨和谭淑珍都是第一次见到。

  汉高祖刘邦的老婆名叫丁贵敏,她和张晨谭淑珍说,欢迎欢迎,然后冲王敏生说:

  “敏生,你帮我一起去做甜点。”

  王敏生说好,林淑婉叫道:“我也来帮忙。”

  丁贵敏拍了一下林淑婉,说:“阿婉你能帮什么忙,除了吃。”

  林淑婉笑道:“好好,那我就去帮你们试吃拉。”

  林淑婉挽着丁贵敏的胳膊,三个人离开了。

  跟在丁贵敏后面出来的那两个男人,一个五十来岁,微胖,剪一个平头,戴着一副眼镜,还有一个男的四十多岁,张晨看着有些面熟,又想不起来是谁,心里也觉得不可能,这里可是台北,在这里,自己怎么可能会有熟人。

  汉高祖刘邦替他们介绍,张晨大吃一惊,这才知道,原来这戴眼镜的男的,是大名鼎鼎的台湾导演蔡明亮,那似曾相识的男人不用介绍,张晨也想起来了,是蔡明亮的御用男主角李康生,自己在屏幕上见过无数次,怪不得会似曾相识。

  但又因为,蔡明亮的电影,习惯用中远镜头,很少用近景,基本没有特写,影片中的男女主角,总是有些模糊,所以自己对李康生,也只能是似曾相识。

  蔡明亮和李康生,是因为汉高祖刘邦在大陆的时候,听张晨说过很喜欢他导演的《青少年哪吒》和《你那边几点》等电影,特意请他们过来一起吃饭。

  “我听说设计这房子的设计师来了,刘皇帝不请,我也要过来看看。”蔡明亮笑着和张晨说。

  大家进去别墅,在客厅的沙发坐下,张晨和蔡明亮热烈地聊了起来,从《青少年哪吒》和《你那边几点》,聊到了《河流》《脸》和《爱情万岁》,张晨对蔡明亮的作品,一部部如数家珍,蔡明亮和李康生都奇怪了,蔡明亮问:

  “张总这么熟悉,你都是在哪里看的?”

  张晨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都是买的盗版碟,想看,可惜大陆没有公映,想买正版的,也没有地方买。”

  蔡明亮大笑:“没有关系,还有人盗版,说明我们的片子,还有点价值。”

  蔡明亮和张晨说,他和李康生合作的最新的一部影片是《郊游》,准备参加今年八月份的威尼斯电影节,影碟出来的时候,他会让汉高祖刘邦带一份给张晨。

  张晨赶紧说:“谢谢,这样我总算可以不用买盗版碟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

  林淑婉过来,招呼大家过去餐厅吃饭,这一顿饭,大家吃得很尽兴,张晨觉得丁贵敏做的台菜,比之欣叶餐厅,有过之而无不及。

  张晨把自己的想法,和丁贵敏说了。

  丁贵敏笑着说谢谢,谢谢,不过我做的,可不能算是台菜,而是百家菜。

  “百家菜?这属于哪个菜系的?”

  张晨问,丁贵敏还没有开口,汉高祖刘邦说:“眷村系。”

  蔡明亮、李康生和王敏生、林淑婉都笑了起来。

  汉高祖刘邦和张晨解释,说丁贵敏和他一样,也是眷村长大的,在眷村里,山东的、山西的、河南的、河北的、湖南的、湖北的,广东的,广西的,哪一个省的人没有,他们小孩子都是互相串门和蹭饭的,这口味就吃杂了,吃出了一个“百家菜”。

  张晨和谭淑珍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一个百家菜。

  汉高祖刘邦和丁贵敏介绍了张晨的土香园大酒店,又和蔡明亮、李康生介绍了张晨的“河畔油画馆”,他们听了都大感兴趣,张晨邀请他们去大陆,他们都说,有机会一定去。

  林淑婉和丁贵敏说:“最应该去大陆的是你啦,刘大哥把我和敏生都带去了大陆,怎么就是你,从来都没有去过大陆。”

  丁贵敏和他们说,她是怕去,说这话时,神情有些黯然。

  谭淑珍问她为什么,汉高祖刘邦替她解释说,其实她就是你们隔壁安徽的,绩溪,离杭城应该不远,她知道在绩溪老家,还有不少的亲戚,只是,她父母死的早,解严之前就去世了,她连自己祖籍,到底在绩溪哪里都不知道,回去只怕是一路伤心。

  汉高祖刘邦这话,说的大家心有戚戚,蔡明亮说,和我差不多,我就知道自己出生在马来西亚,算是半个马来人,但我一句马来语也不会说,故乡早就变成了异乡。

  谭淑珍和丁贵敏说,其实可以倒着找的,嫂子你把你父母的名字和年龄告诉我,我可以让人去当地的电视台播寻人启事,你的亲戚,一定都还记得你父母,他们看到了,反过来会联系你。

  丁贵敏眼睛一亮,汉高祖刘邦说,对啊,这个办法好,可以让他们联系我,我跑过去看看,大家见了面,要是真的,很多情况都可以对起来了。

  丁贵敏当即找来纸笔,把自己父母的名字和年龄,写在纸上,还找来了一张她父母的旧照片,交给谭淑珍,谭淑珍仔细地在包里放好。

  送张晨他们四个人回酒店的时候,汉高祖刘邦和张晨说,可惜侯孝贤不在台湾,不然我也可以介绍你们见见面,汉高祖刘邦最惋惜的是导演过《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光阴的故事》和《一一》的杨德昌。

  汉高祖刘邦和张晨说,他和杨德昌关系最好,可惜他O七年就因为结肠癌去世了。

  “你们说的这个人,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谭淑珍问。

  “不奇怪,他的电影也没在大陆公映过,不过,他老婆你肯定知道。”张晨和谭淑珍说。

  谭淑珍问是谁。

  “蔡琴。”张晨说。

  “唱歌的那个蔡琴?”

  张晨说对。

  谭淑珍倒吸了一口冷气,她问汉高祖刘邦:“刘大哥,这些人你怎么都认识啊?”

  汉高祖刘邦笑道:“台湾才多大。”

  这句话说起来轻松,但接下来,张晨和谭淑珍马上就见识到了这句话的威力。

  第二天,汉高祖刘邦开车来接上他们,他们再次走上了苏花高高速公路,他们又经过了宜兰,去看了小虎,然后再去花莲和台东,离开台东继续向南,一直到台湾最南的垦丁,然后从垦丁开始往北走,到了高雄,再沿中山高速去台南。

  从台南去了嘉义和云林,再从云林到南投、彰化,最后到王敏生的家台中。

  从台中出发,他们去了苗栗和新竹,最后回到台北,他们一共花了六天的时间,绕着台湾岛走一圈,走到哪里,都有汉高祖刘邦的朋友接待他们,让张晨和谭淑珍感觉到,台湾确实好小,小到了汉高祖刘邦,似乎在每个乡每个村,都有朋友和兄弟。

  他们在台北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从台北桃园机场,直飞杭城的萧山机场,姚芬和向南在机场等他们,向南看到他们,就让其他人坐姚芬的车,她把张晨拉到了自己车上,启动了车子,没有回杭城市区,而是直接把他拉去永城。

  车过了滨江,一直朝转塘方向开,张晨问向南:“你拉我去永城干什么?”

  向南和他说,还是工地上的事,叔叔你帮我再去看看,你们不在的这几天,我都急死了。

  “又要演戏?”张晨问。

  向南说对,都已经到关键时期,我可不想到时候因为返工,把时间耽误了,一个项目耽误,就会影响整体。

  张晨说好,他心里在想,这次去101参观,给了他很多启发,他正好还想对永城中心,做一些局部的调整,永城中心不就是一个微缩版的101大楼。

  同时,他也可以在酒店里,利用这个时间,把动感地带楼上的半亩田大酒店的效果图的第二稿画出来。

  张晨把自己准备对永城中心进行一些微调的想法和向南说了,向南说好。

  张晨接着说:“那我就在永城待几天。”

  “太好了!”向南叫道,过了一会,向南问:“叔叔,这么长时间不回去,你就不怕西西把你这个爸爸忘了?”

  张晨愣了一下,然后开玩笑说:“她妈妈离开的时间更长,张向北连见都没有见过,就让她把自己家里的人,都忘光了吧。”

  向南嘻嘻笑着。

  张晨想到了,问:“向南,你有没有给小虎打过电话?”

  向南的脸微微一红,神情有些忸怩,她说:“没有。”

  心里想的是,这个时候打小虎的电话,她怕他误解。

  张晨说:“不管怎么样,小虎也是你的朋友,而且,他们富邦金控,每年还资助你们剧团,作为剧团的团长,人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于公于私,你都应该给小虎打个电话,表达你的吊唁。”

  向南怔了一怔,觉得张晨说的有道理,她点点头说好,那我等会打给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