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踏歌战天行 > 第四十八章 国师伤人?

第四十八章 国师伤人?

 热门推荐:
  “你父亲赵无极为我龙源平定疆域,有着莫大伟功,虽此时不得行踪,但其功既有,便可荫泽子嗣,你作为赵无极的独子,亦可承袭他的侯爵之位。”说道这里,龙源帝皇再次看了一眼赵煜,眼神中波澜不变,就如一汪深潭,让人难以琢磨。

  “不知你可有异议?”

  赵煜上前单膝跪地,拱手道:“多谢皇恩!”并在说出此话后,在脸上生出了些许难以掩饰的兴奋表情,虽然是低着头,但却也瞒不过台上龙源帝皇的目光。

  龙源帝皇嘴角微微一扬,继续说道:

  “好!但鉴于如今你不曾立功,因此并不符合封地之说,我便赏赐侍女五十名,男仆五十名,黄金一万两,你看可否?”

  “多谢圣上,多谢圣上开恩!”赵煜语气中略带激动的说道,封地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只能是个拖累,而男仆和侍女肯定也是为了监督他所用,倒是黄金万两对他颇有用处。

  看到赵煜此等表情,龙源帝皇却并没有流露出满意之容,而是沉默的看着赵煜,顿了一顿忽而又说道:

  “听闻你在此次林溪郡的叛乱中受了重创,不知现今伤势如何?”

  “劳圣上挂念,如今已经好多了!”赵煜说道。

  “哦?”龙源帝皇突的看向身边左侧与权世霖相对而坐之人说道:

  “国师,朕常听你不仅修为高深,且精通医术,不若你给赵煜看看吧。”

  国师听闻应命上前,走到赵煜面前说道:

  “赵公子,就让老夫替你把脉观察一番可好?”

  赵煜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冷笑一声,这俩人还是对自己不放心啊,这是想通过把脉来检查一下自己体内的情况,看自己是否是真的被废掉了。

  “多谢国师。”说完赵煜坦然的伸出了手臂,国师搭手放于赵煜手腕之上,一股精纯而又磅礴的灵力快速冲入自己体内,先是扫向自己的腹腔之处,在没有探查到丹田空间之时,似乎还是不放心,立马又朝着四肢经脉掠去。

  赵煜顿时大惊失色,没想到这老小子如此奸猾,在看到自己没丹田后还不死心,先不说这老小子能否探查出自己身体的奇妙之处,只是自己此时的经脉正处于愈合阶段,又如何经得起这种狂暴灵力的冲击。

  想到这,赵煜不再犹豫,立刻体内催生一股逆血,而后一口喷吐了出来,将眼前的地面都染成了血红色,而后脸色一白,萎靡的就要倒下去,被身边正被赵煜吐血而吓到的国师扶助了。但赵煜此时这一口逆血,却是将殿内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尤其是权世霖直接站了起来,瞪着国师说道:“颜元,你对他干了什么!”

  国师颜元脸色一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鬼知道眼前这小子犯了什么病,自己的灵力不过是在他经脉中一转,这小子就立马口吐鲜血,一副受了重创的模样,难道是因为刚才自己的灵力过于粗暴了?

  “权相!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只不过是为赵公子检查下脉络罢了。”

  “哼!龙源帝国谁不知道你国师有着通天之修为,就算你说可以不接触一人,便将之抹杀,我也相信!”一边说着,权世霖一边朝赵煜快步走去,一把将赵煜从颜元的手中接了过来,行为举止中充斥着对颜元的不满。

  看到这一幕,坐于龙椅上的龙源帝皇干咳一声,先以询问的目光看了一眼正一脸愤满的颜元,在目光对视,确定了些许信息后,他说道:

  “权相,请稍安勿躁,这事也许真不怪国师,我听闻赵煜之前受过重创,兴许是引发了旧疾?才有此反应。”

  “禀帝皇!禀权相!赵煜在进留荀城时受的重创,我请医师查看,便是经脉破损之伤,按医师说法,就算之后痊愈,估计赵煜也大概率会留下顽疾,干不了重活。”一旁张正起身说道。而后又看了一眼国师颜元道:

  “刚才国师为赵煜把脉,可能是冲击到了他受创的经脉,从而引发的内伤吧。”

  此话一说,虽然可以证明国师的清白了,但国师颜元却感觉很憋屈,自己堂堂帝国第一高手,竟在给人把脉之时,因为不知轻重而让对方伤上加伤,这叫个什么事?

  “张正说的也有道理,权相,看来是国师刚才在探查之时,不知晓赵煜经脉的情况,从而造成了赵煜经脉的受伤。”龙源帝皇看向权世霖道。

  “禀帝皇!国师虽有不知之理,但赵煜确实是伤于国师手下,此事老夫却还要为这小子讨个说法,莫要让人以为没有人为他照拂。”权世霖站起身来,气势一凌,此话一出让在场之人尽皆神色凝重起来,他们能感受到眼前这位老头话中不容置疑的坚定,从此之后,在帝都谁要想动一下赵煜,也得再考虑一下他背后的这位老人了。

  说出这句话之时,权世霖便做好了所有的打算。在听到赵煜不仅不能修炼,之后可能因经脉受损,连重活都不能干之时,他心中的愤怒之情如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因为不管怎么说赵煜也是和他有着血缘关系之人,尤其是他现今孤单一人,最至亲的女儿也早已天人两隔,若再论亲人,天下之间也就唯眼前此子罢了,人活一世,若无根延,莫不如枉活一生。

  所以,此刻的权世霖豁出去了,你玩的帝皇权术我不管,你谋算我的女婿我不管,但我的外孙!我在这世上唯一的至亲之人!已经被人费却修炼根基,如今却还要遭受经脉寸断之难,实属不可忍!不管如何也要在自己有生之年护的赵煜周全。

  躺在权世霖怀中,正装昏迷的赵煜,在听到这一番话语之后,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暖意。虽然因为母亲的死,权世霖就再也没有和父亲还有自己走近过,赵煜也没有机会好好了解一下自己这位高居帝国右相之位的外公,但血浓于水的亲情,却让此刻的他有了种在帝都自己也不孤独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他已经足足有七年没有感受到了。

  听闻自己右相的话语,龙源帝皇不禁眉头一皱,权世霖在先皇在世、自己年幼之时便已是帝国宰相,数十年来在庙堂之上,威望颇高。而作为从小便跟随权世霖学习治国之术的他来说,也很清楚眼前这个老人脾气上来,会有多么的犟,就连他也不可能让其退步。他也能猜出权世霖为何有如此表现的原因,叹了口气,他转头看向国师颜元说道:

  “国师,我听闻你手中有一枚碧灵丹,有修复内伤之用,不若给赵煜服用,也算为你刚才不小心的过失作为赔礼吧。”

  颜元听罢,脸色一苦,上前道:“禀帝皇,这碧灵丹的珍贵程度。。。”

  龙源帝皇摆了摆手说道:“朕意已决,给赵煜服用吧。”

  国师颜元听完脸色一沉,但也并未再说什么,从怀中掏出一玉瓶,交到权世霖面前。

  权世霖接过玉瓶,倒出一枚青色滚圆的丹药,而后神色有些狐疑的看向面前的颜元,彷佛是对这枚丹药不够信任。

  “哼!我颜元还没必要在此事上下手脚,我就在这,你大可现在就给他服用。”

  听闻此话,权世霖才放下心来,也不怪他如此小心,主要在这个世界中,但要都是传说之物,是仙人们的物品,凡俗之人一辈子可能都无法吃上一次,所以没有见过,自然会对但要有所怀疑。慢慢的掰开赵煜的嘴唇,将绿色药丸塞了进去,旁边服侍的侍女紧忙捧过一碗清水,给赵煜喂入了口中。

  此时的赵煜心中却想,自己这个外公也太不谨慎了,怎么这么轻易就能相信对方的话语。但这时丹药已经入口,自己也不能不吃,心想先把丹药留于口中,待出去之时,再寻时机吐出来吧。

  但这想法也就刚落下,随着嘴中灌入一口温水,原本留于赵煜口中的碧灵丹,立马如棉花糖一般快速消融,不一会就顺着咽喉流进了体内。

  赵煜顿时大惊失色,但转瞬就变成了惊讶,因为他感觉流入体内的碧灵丹犹如一股暖流,迅速覆盖于自己的十二大脉络之上,正在缓慢修复的脉络在此时,竟然变得更加快速。

  按这个速度的话,如果之前还需二十余天才能完整修复,现今估计再需一周时间便足矣了。这令赵煜不禁惊喜交加,喜的自然不用说,惊的便是这碧灵丹的效用,他虽是第一次服食丹药,但此刻对丹药却更加着迷。

  “小子,别和没见过世面似的,这不过是一枚三级的低阶丹药罢了。”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在赵煜脑海中响起,自然是蛟龙王的声音。

  “这还才是低阶丹药?”赵煜惊讶地问答。

  “没错,真正的圣药可是能生死人肉白骨的,这不过是修复下经脉罢了,不过别的,如果这碧灵丹能加入我一丝龙气,练成龙灵丹,你小子不仅可以快速修复经脉,甚至肉体力量也会上升一倍不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