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西出玉门 > 第125章 关内.江斩

第125章 关内.江斩

 热门推荐:
  然后,事情就过去了,一切似乎风平浪静。

  黑石城并没有悍然反扑,江斩觉得,青芝也许是多虑了。

  龙芝继续在他身边做事,接连打了几个漂亮仗,成绩摆到台面上,青芝都没法说什么,更何况,她派人去查了龙芝的过往,来龙去脉都严丝合缝,找不出丁点破绽。

  龙芝的人缘也越来越好,闲暇时做些小点心,送到金蝎会的长老那里,人人赞不绝口,他们也喜欢把青芝和龙芝放在一起做比较:同是漂亮的姑娘,年纪也差不多,怎么性子就差那么大呢。

  江斩听到了大发脾气:“青芝是你们的主子,是让你们追随的,不需要讨你们的喜欢!”

  那些人讷讷地不作声了。

  不过,对主子说三道四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当着青芝的面,一个个都诚惶诚恐,只能在背后放松一下了。

  青芝回来得更少了,偶尔回来,也是伏案看各种账册、规划、报备,或者叫上他和金蝎会的人一起商谈重要事项,几乎不再和他独处,久而久之,江斩对青芝,几乎有些生疏了。

  那些亲密无间无话不谈的日子,到底是怎么溜走的?

  与之相反的,是他和龙芝的日趋亲近:毕竟朝夕相处形影不离,金蝎会的长老们又惯会拿他们插科打诨。

  龙芝也对他愈发体贴入微,江斩自举家获罪以来,实在是没得到过什么温暖:青芝固然对他很好,但她的好不外露也不温柔,多的是硬邦邦的严词厉色,江斩很多时候,甚至有点怕她。

  龙芝就不同了,像和风细雨,又像微醺的酒,他不自觉地就陷进去了。

  他和龙芝在一起了。

  不知道是谁把这事告诉青芝的,她再一次回来的时候,半开玩笑地跟他说,看来蝎眼要有喜事了。

  江斩尴尬,说:“暂时不考虑这事吧,等帮你打下了黑石城再说。”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背叛的愧疚,觉得对不起青芝,他觉得,为她打下黑石城,她会高兴的。

  青芝就想要黑石城不是吗。

  但生活总是让人咋舌,事情的变化也往往猝不及防,在人人都认为他该和龙芝好得蜜里调油的时候,两人的关系偏偏生出裂痕来。

  那次,是两人在房里用餐,原本言笑晏晏,龙芝斟酌了一下他的脸色,忽然说了句:“斩爷,其实你有没有想过……”

  她欲言又止。

  江斩说:“你说。”

  龙芝说:“我也就是刚想到的,你可不准生气。”

  江斩笑着揽住她:“我什么时候生过你的气啊。”

  龙芝字斟句酌:“现在,蝎眼里都没什么人认识青主,她出来进去的,见过的人都以为她是你的特使。她负责的只是运货而已,蝎眼能有今天,功劳其实有一大半是你的……”

  听到一半,江斩的脸色已经变了。

  龙芝没察觉到,还在给他夹菜:“我觉得有些事,不用事事请示青主……说句不好听的,就算分家自立,也不算对不起她……”

  江斩怒不可遏,一把掀翻了桌子。

  龙芝吓住了。

  江斩声色俱厉:“下次再让我听到你说这种话,你就给我滚出胡杨城,从此别在我面前出现!哪怕我背叛我自己,都不可能背叛青芝,蝎眼是青芝的,谁想分它一丝一毫,先问我同不同意!”

  龙芝流下眼泪,辩解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但凡女人,都希望自己的男人能更好……”

  江斩没听她说完,拂袖而去。

  这场冷战持续了半个多月,不知道金蝎会的长老是不是受了龙芝的委托,一个一个地来当说客,跑得最勤的是闫长老,说他:“哎呀,小情人吵架,一两天就消气了,你看你这犟头,人家流西这两天都瘦了……”

  江斩心软了,终于又去见了龙芝。

  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眼眶有点陷,眼神深得见不到底,江斩有点后悔,宽慰她说:“好了,这一页掀过去了,咱们以后谁都不提了。”

  龙芝却不依,抬头看了他很久,才说:“斩爷,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啊?我都没对青主怎么样,就说了点闲言碎语,你就掀了桌子,还这么久没理我,哪天,我要是拿刀子捅了她,你是不是得剐了我啊?”

  江斩失笑,说:“你别说气话了。”

  龙芝一反常态的固执:“你回答我啊,真有那么一天,我跟她对起来了,你帮谁啊。”

  江斩没吭声。

  龙芝笑笑说:“知道了。”

  她沉默了一会,到底是心有不甘:“斩爷,你为什么就分不清谁是外人,谁是自己人呢,我才是……”

  江斩打断她的话:“就算是我的女人,敢伤害青芝,我照样剐了她。”

  他觉得,得把话说死,才能绝了龙芝试图去攀去比的念头。

  没有人比青芝更重要。

  龙芝咯咯笑起来,笑到末了,说了句奇怪的话:“以后你就会知道,两朵灵芝,谁是杂草谁是仙了。”

  这一页就此翻过。

  博古妖架的开启出了些波折,玉门关出现了罕见的大范围身魂分离,一行人也被抛去了灰色交界地带,好在有惊无险:从妖架上颇收纳了一些妖种,譬如萋娘草、影随行、双生子等等,都交由方士驯服去了。

  回程的路上,青芝去了趟尸堆雅丹,利用在灰色地带发现的死尸暂时封住了活坟,引金蝎杀死了眼冢,这仇她记了多年,也隐忍了多年,终于在最合适的时机,一击而中。

  但杀人一万,自损八千,报了屠村的仇,金蝎也奄奄一息。

  青芝似乎早就料到金蝎会有这场不幸,事先准备好了陪葬品,又让人为金蝎挖了坟,最后掩埋的那道工序,她支走了所有人,说是自己来。

  江斩理解她的心情:说到和青芝相依为命,没人及得上这只小金蝎,青芝只十多岁时,就带着金蝎流浪了,听说起初,小金蝎趴在水缸上,只巴掌大,战死的时候,身量都有两米来长了。

  他带着其它人离开活坟,给青芝留一片清静地,走出很远之后,听到轰的一声巨响。

  那是青芝炸开了土台,引坍塌的土堆埋葬了金蝎。

  有金蝎才有蝎眼,蝎眼自金蝎而生,江斩觉得,金蝎的“死亡”是个不祥的征兆。

  果然,黑石城开始行动了,像一条套在人脖子上的绳索,慢慢内收,虽然还没有夺命,但一次比一次让人呼吸困难。

  山雨欲来,青芝出关的次数明显减少,面对来势汹汹的黑石城,她的策略一直是“避其锋芒,保存有生力量”,甚至将蝎眼的很多部众调离了胡杨城。用她的话说,她现在还舍不得拿蝎眼去跟黑石城硬拼,只能打以一敌十的聪明仗。

  艰难地支撑了数月之后,胡杨城迎来了羽林卫规模最大的一次围剿。

  两边数量不对等,正面迎击是以卵击石,青芝想了很久,调了一半的兵力出城,准备届时先以一半的兵力据城死守拖延时间,待到对方松懈时,汇合出城的那一半里外夹击,又传令各地的蝎眼迅速集结,在指定的时间内赶到胡杨城,大造声势,让对方摸不清援军实力,趁乱打一场收尾战。

  原本,该是一场反败为胜的漂亮仗的。

  可惜出了点意外。

  所有人都在按计划据城死守的时候,有人打开了西城门。

  龙芝。

  当时,手下来报说西城门破了,江斩还以为是龙芝殉职,不顾劝阻,拼死往西城去,赶到近处时,看到龙芝站在城楼上对着他笑,下头门户大开,羽林卫像潮水一样涌入。

  那一刻,江斩觉得,有人把强酸倒进他心里,熔出深不见底的黑洞。

  是他瞎了眼,付错情,引狼入室,辜负了青芝。

  那一夜,妖鬼肆虐,火光熊熊,周遭到处是惨呼和哀嚎,江斩拼了命冲在近身战的第一线,砍翻一个,又一个,双眸被血和火撑满。

  天色微明时,满城焦黑,死尸遍地。

  败局已定,城门被重重封死,无路可逃,羽林卫开始了掘地三尺的清剿。

  江斩受了伤,又和青芝失散,被近卫保护着藏进隐秘的地窖,他设法打听青芝的下落,但传进来的,都是坏消息:

  ——蝎眼藏身的据点接连暴露。

  ——有些人乔装成百姓想蒙混过去,但龙芝会出面指认。

  ——听说金蝎会的长老全盘落网,羽林卫抓住了蝎眼精锐百十号人,要吊死示众以儆效尤……

  江斩担心青芝的安危,不顾近卫的劝说,决定去刑场。

  行刑是在晚上,胡杨城里没死的百姓几乎都被驱赶来了,来观摩学习叛乱者会是什么下场,江斩混在拥挤的人群中,看那些被押上场的蝎眼部众被吊上惨白色胡杨木做成的吊桩,口吐白沫,双腿在半空抽搐,甚至失禁。

  龙芝也在,端坐在看台上,像看一场热闹的大戏,边上坐着的是个精神矍铄的老头,听说叫赵观寿,是黑石城羽林卫的头目。

  龙芝的地位一定不低,居然能和赵观寿平起平坐。

  第二批被拖上来的是金蝎会的长老,人人叫骂不绝,江斩看到龙芝低头对着台下的羽林卫说了几句什么之后,有人手执着铁尺冲了过去,狠狠抽向长老们的嘴巴。

  有人嘴角被抽裂、颌骨被打碎、断裂的牙齿落到地上,依然骂个不停,骂得最凶的是闫长老,激愤处,忽然拼命向台前冲,一口血混着落齿喷向龙芝。

  龙芝抬袖去遮,还是被溅到了稍许,她脸色大变,长身站起,绕过一脸愕然的赵观寿,向台下走去。

  江斩看到,她顺手拿过一根麻绳,走到闫长老身边时,绳子猛地套上他脖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两手却扯住绳头,往两边狠拽。

  闫长老先还在她的挟制中拼命挣扎,两只脚在地上划出踏痕,后来,就只剩下了抽搐。

  江斩慢慢退后,觉得自己像是见到了传说中的画皮鬼:一个人怎么可以伪装到这种地步?她曾经的那些温柔、微笑、体贴、细致,全都是在做戏吗?

  恍惚中,他觉得龙芝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她知道他在这吗?不,不可能,如果知道的话,早亮刀招呼他了。

  最后被推跌到场上的,居然是青芝。

  她披头散发,血肉模糊,被打瘸了一条腿,江斩一见到她,脑子就炸了,他想起近卫是如何地劝他不要来刑场:“斩爷,你是蝎眼的头领,只要你不出事,咱们还可以东山再起。这明显的行刑是假,诱捕你是真啊……”

  就算是真的又怎么样,他不想独活,和青芝死在一起好了,到了地下,再向她赔罪。

  他脑子一热,拨开人群就往前走,身后忽然传来压得极低的熟悉声音:“站住……别回头。”

  迟了,他辨认出青芝声音的那一刻,已经回头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听到龙芝大吼:“在那,抓住她们!”

  电光石火间,江斩明白了一切。

  青芝和他一样,都没有落网,她来刑场,是抱着和他一样的目的。

  龙芝确实一早就锁定他了,但她没有立刻行动,她知道青芝才是真正的蝎主,要留着他钓大鱼。

  她用刑场上的假青芝引得他轻举妄动,再利用他,去引青芝。

  真正的青芝发现了他,情急之下想把他给叫住,让他别露端倪……

  但一切都太迟了。

  行刑场上蓦地大乱,守株待兔了很久的羽林卫挥舞着套索将两人围得水泄不通,混乱中,江斩看到青芝的脖子上同时中了两根套索,羽林卫迅速将套锁的绳头扔向高处的挂轮,接应的人抓住绳头,狠狠往下跳拽……

  青芝的身体被吊上了半空。

  江斩拼命想往前爬,却被越来越多的羽林卫摁倒在地,他挣扎着抬头,看到青芝的身体从剧烈挣扎到渐渐不动……

  恨意从心头喷薄而出,涌成烈火,烧焦他的心肺肝肠。

  青芝死了,他要全世界给她陪葬。

  但他动弹不了,不远处横着带血的铁尺和被抛落地上的勒绳,再然后,脑后忽然挨了重重一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昏迷的最初,江斩脑子里总能清晰地浮现出青芝临死前的脸,后来,这张脸就渐渐模糊,直至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漫天的沙暴,像姜黄色的巨舌,裹住了胡杨城。

  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胡杨城了,在城外一家红花树的地下旅馆里,旅馆生意很好,每天都人来人往。

  听说胡杨城毁于战火和随之而来的恐怖沙暴,那场沙暴来时,鬼哭神嚎,很多人丧命,更多的人受伤、精神紊乱,乃至失忆。

  他还好,虽然记忆出现了些许模糊和断层,但重要的事,他都没忘。

  他记得是自己信错了人,开门揖盗,青芝曾想赶龙芝走,是他一时意气把人留下的。

  他记得刑场上被吊死的蝎眼部众、被活活勒死的闫长老,还记得在刑场找到了青芝,但也同时露了行藏——双方恶斗了起来,再然后,有些记不清了,好像龙芝被吊上了吊桩,眼看大仇得报,沙暴却来了……

  “青芝”也住这旅馆,在他隔壁,因着沙暴的缘故,受伤不轻。

  江斩被人扶着去见“青芝”,在她的床前长跪不起,甚至亲手举刀过头,请她给他一个了断,“青芝”打落他的刀,说:“算了,杀了你,也不能再拿回胡杨城了,将功补过吧。”

  “青芝”没有追究他的责任,但江斩知道,事情没法“算了”,也永远不可能“算了”。

  有时候,失去远比得到更能磨砺一个人,他的心态和性格都起了巨大的变化。

  明明“青芝”还在,但他总觉得,心里有个巨大的空洞,像是失去了远比胡杨城还重要的东西,那个空洞里,常年涌动着痛苦和巨大的恨意,直指黑石城、直指羽林卫,还有那个把他耍弄得团团转的贱女人。

  更让他难受的是,“青芝”也变了。

  这场惨败折损了她的锐气,她整个人都有些心灰意冷,因为受伤,也因为在激战中丢了兽首玛瑙,她不再提出关的事——兽首玛瑙又称“百里门洞”,有了它,可以在博古妖架就近的百里范围内、任意一个点,进出玉门关,并不一定必须走那扇“门”,所以羽林卫在博古妖架处囤积重兵,并不能真的对她构成威胁,但现在丢了兽首玛瑙,出关势必比从前更增险恶。不过不出关也好,他从来都不想让她出关,两个人的生分,不就是从出关开始的吗?

  不止出关,青芝对很多事情都不那么积极了,江斩偶尔跟她谈起反攻黑石城,她都语焉不详,要么回答“再说吧”,要么回答“你看着办吧”。

  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豁出这条命不要,他也要弥补,成倍地弥补。

  江斩,真正成了一把劈波斩浪,神挡杀神的复仇之刃。

  他不想让“青芝”再隐形,努力把她推向台前,让所有人都知道,要对青芝小姐毕恭毕敬。

  他事必躬亲,像从前的青芝一样,聚拢蝎眼的有生力量,迅速恢复秩序、壮大、再壮大,你拿走了我的胡杨城,我就渗进你的黑石城——他计划着在黑石城蛰伏下来,来日直捅羽林卫和方士的心脏腹地。

  他也一直没放弃去搜捕龙芝,很多人都说,她在那场沙暴中死了,他不信,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真的死了,也要找到尸骨,挖出来挫骨扬灰……

  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天,几张照片交到了他的手上,是叶流西,和她的一些同伴,在西市闲逛。

  他攥着照片看了很久。

  这个女人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惶恐、惊怖和愧疚,挽着身边的男人,笑靥如花。

  凭什么她还没下地狱,还能过这样的安乐日子?

  江斩将照片团成了一团,只可惜手上的力量碾碎不了纸张。

  死这种惩罚实在是太轻飘了,她应该受更多的活罪,但江斩还是想尽快了结了她,他觉得,龙芝是横亘在自己和青芝之间的一个结,只有把她抹了消了,自己和青芝,才能完完全全回到从前。

  他怀念从前。

  他记得,那时候矿上放饭,有热乎乎的肉饼,他怕凉了,拿干净布包了焐在怀里,等啊等,等到熄灯睡觉,然后飞快地给她送去。

  那时候多辛苦啊,但心是雀跃的,飞奔的脚步也是轻快的。

  ……

  金爷洞里,图穷匕现。

  龙芝的功夫明明是他教的,却处处压他一头,她倒挂上锁链时,他甚至觉得有一丝久别的熟悉和亲切……

  可惜没有时间让他停下来思考甄别,生死对搏之际,一分一秒都是巨浪,人只能被往前推涌,而不能停留。

  胳膊被砍掉的那一刻,像瞎子忽然见到了明亮日光:历历前尘,大雪样漫天洒落。

  他想起最初逃出迎宾门时,见到的那个温柔大湖,湖水在这一刻干涸,向他袒露出深藏的真相。

  原来,他和青芝早就走远了。

  她从来没有回来过,他也从来没有跪地赎罪的机会,从他赌气不去送她的那一天开始,从她频频回望却没有等到他开始,两个人,就越走越远了。

  跌入金池的刹那,江斩泪流满面。

  九个月了。

  江斩坐在小花园里,单手拿剪刀,咔嚓咔嚓地修建花草,左臂空空的袖管在肩膀处打结,像挂了个疙瘩。

  龙芝对他不赖,即便是囚禁,也给他找了个赏心悦目的好地方,院子里假山锦鲤,流水潺潺,又有一个小花圃,长满奇花异草。

  但江斩知道,这里是在地下,因为每次有人来,半空中都会响起铁链被解开的声音,又有足音,一级级自上而下,响在白云和日光之间。

  还因为每天的天气都是一样晴好,从不阴晦,也无惊雷,龙芝是龙家的大小姐,方士家族的菁英,有的是本事把见不得光的地下布置成鸟语花香的桃源。

  不过江斩不关心这个。

  九个月了,他从不开口说话。

  龙芝经常来看他,但他从不抬眼看她,一次都没有,只自顾自做自己的事:有时吃饭,有时给池水清脏,有时拿着小剪刀,咔嚓咔嚓地修剪花草。

  活得暮气沉沉,没有爱恨,徒耗年月。

  龙芝在他面前无计可施。

  她有时软语和他商量:“江斩,我让人给你续上钢筋铁骨好不好?续上了之后,找黑石城最好的皮匠人帮你做表皮,衣服一遮,什么都看不出来了。你不知道,羽林卫里,有人主动舍去肢体,就想接一截钢筋铁骨。”

  江斩仔细拿剪刀剪去面前花草的杂茎,根本没在听她说话。

  有时,她又突然狂躁,掀翻他的饭桌,一脚把他踹翻在地:“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肯这么待你,你该跪下来给我磕头,换了别人,我早一刀砍了。”

  江斩从满地的菜饭中爬起来,好像觉得饭撒了很浪费,伸手撮起来,一把一把地往嘴里送。

  龙芝嘴唇嗫嚅着,眼圈慢慢泛红,转身就走。

  江斩坐在原地,嚼一口带沙土的饭,边嚼边笑。

  爱过的人,知道怎么样才最能刺痛和折辱对方,他已经不爱了,所以下手百无禁忌。

  还有一些时候,龙芝觉得自己委屈:“这事哪有什么对错?大家不过是各为其主,换了她叶流西在我的位置上,她做的说不定比我更狠。”

  是啊,是各为其主,所以他永远站在青芝的这头,没兴趣去换位思考或者将心比心。

  偶尔夜里睡不着,想到这完全看不到头的囚禁生涯,他也很诧异自己为什么还要活着。

  也许是为了青芝吧,他还不知道她的下落,他还欠她那么多,得想办法还。

  ……

  半空中再次传来熟悉的足音。

  江斩放下手中的剪刀,转身回房,在龙芝进屋之前躺上床,盖上了被子,背对着门。

  眼不见为净,如果一定要听她歇斯底里或者喋喋不休,躺着当然比坐着站着舒服。

  有脚步声进来,俄顷,身后响起龙芝的声音:“江斩,不用装了,收拾收拾,我可以送你回蝎眼了。”

  江斩的身子僵了一下。

  龙芝笑起来:“你还不知道,蝎眼已经兵临黑石城下了吧?叶流西开出了条件,要换你回去……恭喜你了。”

  叶流西?

  这名字听起来怪怪的,他还是喜欢叫她青芝。

  他从床上坐起来,盯着龙芝看了一会,问她:“什么条件?”

  九个月没有说过话了,舌头都不知道该怎么动,声音都像是粘结着还没化开,陌生而又沙哑。

  龙芝冷笑:“昌东,高深,还有你,各自换1/3黑石城的平安。说起来,江斩,你也并没有更金贵嘛,不过也合理,毕竟时过境迁,你早就不是她最倚仗的人了。”

  哦,昌东,他记得那个人,照片上,青芝亲密挽着的男人。

  江斩心头升起复杂的况味,他想起在金爷洞里,昌东曾冒着生命危险来救青芝,这两个人,应该不是普通朋友吧?一定不是,他从没见过青芝可以这么信任和依赖一个人。

  他欣慰处又有失落,顿了顿重又躺了回去,把被子拉齐到胸前:“谁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龙芝冷笑:“这种时候,假话还有什么意义吗?你不信,去城楼上看一看啊。”

  站到城楼的那一刻,看着远处望不到边的营地和猎猎旌旗,江斩的眼前一片模糊

  青芝的确是东山再起了。

  这场面,盛大而又繁华,这披荆斩棘的九个月,跟他江斩,却没有半分关系。

  他拖垮了胡杨城,害青芝关外流离,如今她好不容易翻身,他哪有脸再去分她的羹?他说要为她打下黑石城,如今,却反要她拿1/3个黑石城来换?

  太阳还没落山,叶流西已经等在了营地外,蝎眼的大小头目也都在,或翘首以待,或交头接耳。

  风有点大,阿禾折回大帐帮她取了外套,逼着她披上:“西姐,你现在身体不好,一定不能冻着了,冻着的话,今晚就不许你跟斩爷喝接风酒。”

  她流产之后,身体一直就不大好,吹半夜冷风都没事人一样的日子,是一去不复返了。

  叶流西笑着披上外套,再一次看向黑石城的方向。

  赵观寿早些时候跟阿禾通过话,说是最迟入暮时分,一定会把江斩送到。

  夕阳红得有些灼目了,远处终于出现了车辆,像背景那抹红上蠕动着的小黑点,越驶越近。

  身后立时兴奋起来,有人大叫:“快快快,放万响炮,给咱斩爷去去晦气!”

  噼里啪啦,无数挂鞭炮齐响,刺鼻的硫磺味带起大团白色的烟气,像是大雾平地而起,镇山河和镇四海被鞭炮声惊地四处乱跑,叶流西又好气又好笑,向外围避开了些,拿手扫开眼前的烟气……

  透过隐约的烟气,她忽然看到,那几辆车就快到跟前时,蓦地中途停下,有人惊慌失措地下车,然后是更多人冲下车,往其中一辆车边簇拥,还有人朝这头比划着手势,大声叫着什么,但鞭炮声太响了,耳膜处嗡嗡的,她听不到。

  怎么了?

  叶流西攥紧外套,走了过去。

  她走得很慢,越走越慢,像是冥冥中有什么预感,不想走到那个再也无法挽回的终点,阿禾超过她冲了过去,然后,蝎眼的人也越过了她,蜂拥着围了过去……

  等到叶流西走到跟前的时候,那里已经像坟地一样安静。

  围着的人自发地让出一条道来。

  阿禾站在打开的车门口,嘴唇煞白,她脚边的地上,蕴了一滩血,还不断有血从车沿边滴下。

  叶流西轻声问了句:“怎么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