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西出玉门 > 第124章 关内.江斩

第124章 关内.江斩

 热门推荐:
  逃离了黄金矿山,好日子并没有兜头照脸扑过来——没有户籍,抱了满怀的狗头金也没法进黑石城逍遥。

  两个人花了点钱,从黑市买了两张过迎宾门的路条:从黑石城这头过迎宾门,大抵就像发达国家居民流往发展中国家,盘查手续松垮得多。

  江斩记得,出了迎宾门,那头是个望不到边的大湖,他兴奋地对着湖水大喊大叫,在黑石城时,他从来不知道天地可以这样阔大。

  兴奋完了,他抱着满装了狗头金的行李包过来找青芝,小金蝎跟在他身边亦步亦趋——金蝎认主,从不跟青芝以外的人亲近,但几年下来,对江斩也熟了,并不介意跟着他乱跑。

  青芝正坐在湖边,嘴里衔了根芦苇,眸子里映着湖面上粼粼的光。

  江斩说:“青芝,我们可以过好日子了,这么多狗头金,我们可以买好多房子了,还能买好多铁皮车。”

  青芝斜乜了他一眼:“有狗头金你就满足了?我们现在连身份都没有,去哪都是见不得光的地老鼠,你家里的仇不报了?我家的仇我还惦记着呢。”

  江斩不吭声了,过了会说:“那你说怎么办?”

  青芝吐掉嘴里的芦苇:“哪最乱,哪就最方便发迹,你说,现在关内最乱的地方是哪?”

  那当然是胡杨城了。

  据说胡杨城在东北边境,城外有大片死人冤魂化成的枯树,枯树林中藏着传说里才有的妖鬼,那是荒蛮地,也是长久以来的流放地,那里有身背人命的悍匪,也有行事狠辣的狂徒。

  青芝看了他一眼:“你要是怕,就不用去了,我分你一半狗头金,够你过到老了,娶十个老婆,生二十个孩子都养得起。”

  江斩脖子一梗:“谁说我怕了,我当然要去,我其实老早就想见识见识那种地方了,人家说,能在那种地方混出头的,都是能人。”

  其实他从来不想见识那种地方,之所以说要去,只不过是因为青芝要去罢了。

  她去哪,他就应该去哪的。

  到了胡杨城,他才知道,青芝是有备而来的,她有一个名叫“蝎眼”的组织计划,那些漫长而又漆黑的穴居夜晚,这个计划已经在她的不断畅想中,完善成了一个庞大且等级森严、无所不能的、让黑石城闻风丧胆的大帝国。

  说起这个计划的时候,胡杨城在下脏雨,两人穿得破烂,躲在人家的屋檐下避雨,青芝讲得绘声绘色,眼睛亮晶晶的,屁股底下坐着那袋狗头金——胡杨城里品流复杂,财不能露白,没能确保绝对安全之前,有钱也不敢拿出来花。

  青芝是个天生的煽动者,江斩被她说得血脉贲张,他也搞不清楚自己对她的感情:反正,她旗子往哪指,他就往哪奔,哪怕前头是万丈深渊,掉下去了都甘之如饴……

  凭着有钱和敢拼,两人身边很快聚集起第一批有生力量,这一批人里,最精锐的几个,被吸纳进了金蝎会,蝎眼初具规模,也恰恰是在这个时候,青芝跟他商量,要推他上台面做蝎眼的首领,自己则全面隐形。

  原因是,她要着手一件大事。

  出关。

  江斩觉得,青芝就像个谜一样,秘密一个接着一个,出关这种事,他从小就被教导是不可能的,“出关一步血流干”,据说历史上确实有人试过,最终都风干成了关外大漠里来历成谜的干尸。

  他听到的故事里,只有皮影人才可以进出关口。

  但现在,青芝说她可以。

  他从来不怀疑青芝的话,他不需要质疑她,跟从就好。

  青芝说,光靠那堆狗头金,永远斗不过羽林卫他们,毕竟人家有黄金矿山,得让狗头金的价值翻倍,十倍百倍地往上翻。

  所以要做生意,做关内外的生意,拿关内没有的资源。

  青芝还说,她走的那条道,以前叫丝绸之路,无数人在那条路上发达,现在,不过是再多她一个而已。

  这么些年,两人几乎形影不离,但现在,势必要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了——一个拓外路,一个经营蝎眼,一点点蚕食吞并胡杨城。

  江斩有点不舍,但转念一想,觉得这样也挺好:他想让青芝看看他的本事,他早就不是那个见到她流血时吓得流眼泪的窝囊废了,他可以独当一面,他也是狼,她不在的时候,他也可以大杀一方。

  青芝带了几个金蝎会的人同行。

  起初他以为,不过是小别,十天半月,总能再见上面的,后来才知道是自己天真了:博古妖架距离胡杨城很远、关外很大、青芝也更喜欢在关外待着,很多时候,她把车子开到关口,让金蝎会的人接应转运物资,自己根本就不回胡杨城。

  要两三个月,两人才能见上一面,见面时也是公事公办,来去匆匆,蝎眼越来越壮大,业务越来越多,两人都成了高速旋转的陀螺,停不下来。

  连坐下来喝杯酒、聊点私事,尝两个小菜,都成了见缝插针的奢侈。

  除了蝎眼,两人好像再没什么共同话题了,她关心和日日面对的世界,他想象不出,他每天经营着的,她又无暇顾及。

  对这境况,江斩觉得焦灼,但又无能为力,有一次,他问青芝:“咱们什么时候能歇下来啊?”

  青芝说:“拿下黑石城吧。”

  她的心里,永远装那么大的远景,想的都是别人不敢想的事,江斩有时觉得,青芝要是普通平凡一点就好了,转念一想,那样的话,也就不是青芝了。

  拿下黑石城,这是青芝的愿望,也许,愿望达成之后,她的心就可以空一点点,能够装得下他。

  江斩打起十二万分的力气,也向着这个目标迈进。

  黑石城的眼睛,渐渐盯上了这些日子里关内的变化。

  为了尽量牵制敌人,减少青芝的压力,江斩按照计划,把自己推上风口浪尖:只看得失,不计手段,四处扰袭攻击,声名从鹊起到让人谈之色变。

  这期间,两人第一次生出龃龉,也是他唯一一次不经青芝同意自行其是,发起了胡杨城起事:那时候,他从探子处得知,羽林卫对市面上出现的大批新物资起了疑心,派大队人马去博古妖架处蹲守围剿,青芝远在关外,消息不通,所以,必须有一桩大事件,把羽林卫的人马吸引过来。

  什么事情能大得过占城掠地呢?

  事情很顺利,胡杨城本就兵力薄弱,再加上蝎眼的多年经营渗透,从乱起到占城,只花了十七个小时,羽林卫还在赶来驰援的路上,就得到了胡杨城失守的消息。

  一举两得,既解了青芝的围,又为蝎眼赢得了盘距地。

  江斩满打满算,觉得这是桩能博青芝欢心的大功劳。

  金蝎会的几个长老却忧心忡忡,有一个跟他关系好的,姓闫,拿话旁敲侧击他:“斩爷,这么大的事,你自己安排,青主会多心的。”

  也许吧,但他是在救她啊,青芝会明白的。

  青芝回来之后,脸色很难看,他才知道自己是太乐观了。

  青芝说:“蝎眼实力还没到那个份上,各大市集的分部还在初期筹备,时机也还不成熟,你平时作乱,只算是流寇,反正远离黑石城,那头最多是留个心,让地方上的羽林卫多注意一下。你现在是占城,性质完全不同了,黑石城会采取各种手段全力反扑,蝎眼说不定还没长成就要遭灭顶的灾!”

  她马上召集金蝎会的长老彻夜长谈,紧急制定对策,又召来方士的头目,要求把开博古妖架的计划大幅度提前。

  江斩记得她说:“跟黑石城斗,就不是单纯拼人力了。黑石城驱妖御妖,比我们成熟太多了,没有妖来助力,我们撑不了三五个月就完了。”

  想不到是帮了倒忙,江斩嗫嚅着为自己辩护:“青芝,我是怕你出事……”

  青芝发了脾气:“江斩,早就不是在黄金矿山只有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的时候了,蝎眼现在家大业大,丁口上万,你做任何事之前,都得考虑全局,就算个人有牺牲,为了大局,又算得了什么?大家有分工,我早就说过,玉门关的任何事,我都能应付,你管好自己的本分就行。”

  这场会面,称得上是不欢而散,青芝再次离开的时候,江斩破天荒没去送她——其实去了,但没露面,避在一棵巨大的胡杨背后,看她在那站着等,大概是等他来,等了一会之后,上车走了。

  青芝走了,他心情不好,常喝闷酒,闫长老被拉着作陪,总开导他。

  ——斩爷,咱们知道你和青主同甘共苦,情谊不同。但到底她是主,当主子的,最怕人功高震主。

  ——青主从小被人屠过村,疑心重,胡杨城起事这么大的事你都没跟她商量,你可真得注意点。你别嫌我说话难听,我是她我就要开始防你了,哪天你把她架空了也有可能啊。

  江斩急红了眼,一脚踹翻酒桌:“我架空她?我不干了行不行?这样她就不用防我了。”

  他也不知道是跟谁赌气,真的撂了摊子说走就走,带上随从,开车出了胡杨城。

  原本准备在外头兜两天就回去的,但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想去黄金矿山。

  他和青芝相识于微时,这微时避不开黄金矿山、蛛网般不知道通往何处的矿道,还有无数个他给她送吃食的夜晚。

  但这忆旧没能成行,因为中间出了点意外:在去黄金矿山的路上,他救了一队要被送进黄金矿山的可怜人,其中就有龙芝。

  她跟所有人都不一样,混战中,那些奴隶都四散奔逃,只她不畏不惧,还冲上来帮他挡刀——当然没挡成,江斩拉开她,顺带着一刀砍翻那个偷袭他的金羽卫。

  事后,他问龙芝:“大家非亲非故的,别人都逃跑,你冲上来给我挡刀干什么?”

  殷勤得有点反常,而反常必有妖。

  龙芝的回答让他眼前一亮,她说:“我这样的罪人,户籍都被除了名,能跑到哪儿去呢,跑再远也会被抓回来的,还不如找个靠山,你敢攻击金羽卫,说明你有本事。那个金羽卫离你不近,一刀砍下去顶多受伤,我为你挡了刀,我就是你恩人,你不好意思撇下恩人,带上我的话,我就算有了去处,不比那些逃跑的人强吗?”

  江斩哈哈大笑。

  她有点像他,他喜欢这样在逆境中拼命抓住一切资源求生的聪明人,更何况,她还有着跟他相似到惊人的经历:也是原本家境尚可,一朝获罪,全族溃散。

  他带着龙芝回了胡杨城,一路上,两人聊起很多东西,相同的成长环境让他们有太多怀旧的话题:黑石城的日落,冬天公园里盛放的龟背蛇梅,有一年西市起的大火,还有小时候,流光不知道怎么的生了病,有好一段时间,城里的光都忽闪忽闪,晃得人头晕……

  江斩觉得,自己很久都没这么放松过了。

  回到胡杨城之后,起初他只准备让龙芝干些轻松的文书活儿,后来发现,这样太埋汰她的聪明了:一时兴起教她的三招两式,她一两天就能耍得似模似样,偶尔帮他出些主意,也意想不到的妥帖易行。

  英雄不问出身,能者上位,江斩觉得,她再磨砺个一两年,多立点功,未必不如金蝎会的那些长老。

  他对她悉心栽培,处处给她机会,而龙芝也从没辜负这样的机会,所有交代她的事,她都能办到满分,偶尔还会给他意外惊喜。

  闫长老看在眼里,有一次私下问他:“斩爷,你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江斩矢口否认:“胡说,我只喜欢青芝一个人。”

  闫长老啧啧有声:“喜欢咱们青主,可不是件聪明的事啊,青主的心如果是大湖,男欢女爱,怕是连一瓢水都占不到。斩爷,你到底是喜欢青主,还是感激她啊?我看你自己都搞不清吧。”

  江斩被他给问住了。

  他第一眼见到青芝为他受伤的时候,就发誓要死心塌地对她好,一辈子对她好,这不就是爱吗?他的生命里,青芝永远是第一位的,比他自己都重要。

  那龙芝呢?龙芝和青芝不一样,和青芝在一起时,他总是陪着小心,生怕她不高兴,但和龙芝在一起就放松多了,她性子温柔,眼波里总带笑意,兼理他的衣食起居,细致入微。

  江斩蓦地冷汗涔涔,觉得自己是魔怔了:他怎么能把这两个人放在一起去比较呢。

  过了一段时间,青芝开博古妖架的计划箭在弦上,江斩觉得她需要用人,这才把龙芝引荐给她。

  他希望青芝能喜欢龙芝,不遗余力地向她介绍:“青芝,流西跟你一个姓啊……”

  那个时候,龙芝自称叶流西。

  同是姓叶,很多年前,应该是本家。

  出乎他的意料,青芝见龙芝的第一面就不喜欢,听到她的名字时,脸色更难看了。

  她当着龙芝的面,直截了当:“这个人我不喜欢,给她一些钱,把她送走,从哪来回哪去。”

  她是青主,当然可以霸道,也当然可以凭自己的喜好做事,但她以前从不这样,尤其是他举荐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没道理这么拂他的面子。

  龙芝僵立在他身边,嘴唇嗫嚅着,眼泪险些落下来,低声说了句:“是。”

  她那么温柔,同他说话都从不违逆,何况是在青芝面前呢?而且她孤苦无依的,把她赶出了胡杨城,她能去哪呢?

  龙芝转身离开时,江斩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屋子里静了好大一会儿,龙芝诧异地看他,青芝面无表情,目光像最轻的柳絮,半空中游荡了好久,才飘落在两个人交握的手上。

  俄顷慢慢笑起来。

  她说:“好吧,既然是江斩想留你,那就留下吧。你先出去,我跟江斩说几句话。”

  龙芝嗯了一声,轻轻挣脱江斩的手,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青芝走到江斩面前,看了他好一会儿,江斩忽然局促,想跟她解释一下,自己那么做,只是不想让她赶走龙芝。

  但青芝先开口了。

  她说:“一直以来,我看人都很准,我觉得可以信任的人,应该不会背叛我,我觉得值得喜欢的人,也确实会值得我喜欢。”

  “这个叶流西,我第一眼就不喜欢。但你要我说出理由,我也的确说不出来。”

  “既然是你想留,我会去用她,不过,你是引荐人,你要适时盯着她,将来,万一她出了错,或者做出什么对蝎眼不利的事来,我连你一起问罪。”

  江斩喉结滚了一下,想说什么,青芝已经转身坐回桌边,头也不抬:“行了,你先走吧,帮我把闫长老叫进来,我有事同他说。”

  第二天早上,江斩起床,才知道青芝半夜就走了,说是赶着出关。

  他找到闫长老,问他,前一晚青芝跟他说了些什么。

  闫长老挠着脑袋说,也没什么,青主让他陪下棋。

  连下了三盘,青芝都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