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西出玉门 > 第81章 第⑧①章

第81章 第⑧①章

 热门推荐:
  丁柳也反应过来:“李金鳌?”

  昌东站起身,大步走到院子里,其它人也跟出来:李金鳌正被两个羽林卫押住胳膊,急得脸红脖子粗的,后头紧跟着的那个羽林卫,一手倒拎一只鸡:镇四海比平时蹦跶得更厉害了,镇山河还是一副“我想静静”的模样。

  李金鳌脖子一拧,正看见昌东:“哎哎,那个,高东,你帮我说句话啊,怎么上来就绑人呢?”

  他老听人叫昌东“东哥”,闹不清姓什么,又跟高深搞混了,开口就叫他“高东”。

  昌东又好气又好笑,顿了顿对赵观寿说:“这个人嫌疑没那么大,真不放心的话,院子外头派人看守就行。”

  丁柳迟疑了一下:“但是东哥,这个人真的……几乎一路都跟我们在一起哎。”

  昌东说:“你别忘了,除了第一次在红花树夜店是偶遇,后头的两次,都是我们主动等他载他的。”

  “那……鸡呢?”丁柳心里惴惴的,逮什么怀疑什么。

  “镇山河不是被吓晕就是被熏晕,在小扬州时,还算间接救了我们,否则我们早被萋娘草给拿下了,镇四海一天到晚都被捆得跟个粽子似的,唯一一次被松开,追着李金鳌跑了好几里路,你看中它们哪一点了觉得它们可以当卧底?”

  说完看向赵观寿:“我可以帮他做个保人。”

  赵观寿眉头皱起,似乎是嫌他多事,顿了顿还是给了面子,挥挥手,让人把李金鳌给松开了。

  赵观寿一行人走了之后,李金鳌对昌东感激涕零:“谢谢你啊,高东。”

  昌东说:“我叫昌东。”

  ***

  肥唐的事情,搅得所有人都心事重重。

  叶流西洗完澡就回房躺下了,但翻来覆去睡不着,忽然想起在白龙堆的时候,肥唐觍着脸过来巴结她。

  ——“西姐你能不能帮帮我?我不想死。”

  信封上写的是“转交叶流西”,肥唐算是一尾被殃及的池鱼吗?

  门上忽然有声响。

  叶流西蓦地想起了什么,被子一掀,鞋都来不及穿,飞快地奔过去,门一开,人都喘了。

  昌东打量她。

  叶流西申明:“我不是故意锁门的,我给忘了。”

  昌东的目光落在她腿上:“你睡觉不穿裤子?”

  她只穿了件衬衫,还是在回民街初见时的那件格子衬衫,下摆略长,遮到大腿边沿,腿型极佳——腿美不在长,关键要看大小腿比例、肌肉是否紧实匀称,以及膝盖的形状,脚踝处的弧度。

  这么苛刻的几点,她都到位了,而且还长。

  昌东觉得自己运气挺不赖的。

  叶流西没好气:“胡说什么,我穿了内裤的。”

  差点撩起来证明一下。

  昌东说:“你睡觉不穿睡衣?”

  “穷人睡觉有被子就行了,我还专门为睡觉买套睡衣?”

  是她风格。

  一时无话。

  过了会,叶流西说:“你来找我啊?”

  昌东回答:“也没什么,就是跟你说一声,早点休息。”

  懂了,肥唐生死未卜,万一明天真的血淋淋被送回来了,他们今晚还寻欢作乐,想想怪不地道。

  叶流西点头:“那你也是。”

  她顺手关门,关到一半时,昌东想伸手抵门,末了还是算了。

  他怕他一进去,就收不住了。

  ***

  隔天早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阿禾出事了没人接手安排,早餐好久都没送过来,丁柳溜达着出门,本来是想打听一下的,谁知道没过多久就飞奔回来,上气不接下气。

  昌东看到她那副样子,心下一凛:“是不是肥唐出事了?”

  丁柳点头,又忙不迭摇头:“不是,我听外头说,阿禾回来了。”

  说是一大早,羽林城的钢板大门刚一打开,有一辆小面包车就自西向东,从城门口那条大路上疾驰而过,经过大门口的时候,后车门豁然打开,从上头滚下一个大酒桶来。

  从面包车出现,到开后门、酒桶滚下、车子消失,总共也不到一分钟。

  怕是危险物品,大门口的守卫没敢轻举妄动,后来听到里头发出敲打的声音,这才极其小心和戒备地去掰桶盖。

  里头装着的,赫然就是阿禾。

  叶流西追问:“肥唐呢,没在里头?”

  丁柳恨不得一口气把话都说完:“没,只够装一个人,阿禾也没死,不是还在里头敲打酒桶吗?后来就被带走了……我出去的时候,听到外头不少羽林卫都在议论这事,说是蝎眼太嚣张了,公然欺上门,肯定是江斩点了头的——没他同意,那些手下们不敢这么搞的。”

  李金鳌在边上听得双眼发直,一迭声地念叨:“江斩吗?完了完了,阿禾是不是就是给我们送饭的那姑娘?完了完了……”

  叶流西被他念叨得心烦:“什么完了完了?”

  李金鳌说:“你们没听说过吗?江斩最恨羽林卫,但凡羽林卫落他手上,不死也会脱层皮的,这么着跟你说吧,他手上,老百姓和方士都能幸免,唯独羽林卫不行,只要穿过羽林卫那身皮,就没人能在他手上全身而退。”

  丁柳奇道:“为什么?羽林卫掘了他祖坟了?”

  李金鳌也不清楚,不过他估摸着,也差不多了。

  正说着,外头忽然有人声,抬头看,为首的是赵观寿,面色难看极了,后头跟着几个猛禽卫,而被护在猛禽卫中间的那个人,正是阿禾。

  她显然重新梳洗过了,头发扎起,黑色的制服笔挺,肩膀上一抹鸽羽白,但两只眼睛都哭肿了,还在不断流泪,脖子上有被扼过的青紫。

  赵观寿走到叶流西面前,犹豫了一下:“是这样的,今天早上,羽林城刚开大门……”

  叶流西打断他:“我们已经知道了,阿禾被装进了酒桶里是吗?你把她带去问了这么久的话,问出什么来了?”

  赵观寿说:“我什么也没问出来,阿禾……舌头被割了。”

  叶流西头皮发紧,觉得耳边像是有什么炸开,噼里啪啦。

  她希望是自己听错了,但看赵观寿的表情,又看阿禾那副模样,也知道不会是作伪,一时间胸口堵得厉害,问他:“那你带她来干什么?”

  赵观寿有点无奈:“进屋说吧。”

  ***

  进了屋,关上门,一行人围坐桌边,丁柳心里难受得很,给阿禾递纸巾,阿禾没接,她只好缩回手,过了会,眼圈一红,自己用上了。

  阿禾只比她大了三四岁吧,这么年轻,长得也秀气,前两天她还幸灾乐祸地驻足看阿禾和肥唐斗嘴,觉得两个人没准能成欢喜冤家,臆想着肥唐万一真和阿禾好了,以后家里肯定吵个天翻地覆……

  怎么会这样呢。

  丁柳拿纸巾捂住眼睛。

  赵观寿清清嗓子,大声说了句:“叶流西就在这里,你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

  阿禾泪水未干,忽然开口,发出的是跟赵观寿一模一样的声音:“叶流西就在这里,你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

  叶流西猝不及防,心里打了个突,盯住赵观寿:“这是怎么回事?”

  赵观寿压低声音:“蝎眼通妖,这是‘代舌’,跟水眼差不多,江斩可以通过它跟你讲话,我问不出来肥唐的消息,是因为江斩讲明了只跟你说话。”

  过了会,阿禾又说话了,她目光呆滞,嘴里却不断发出声音,还是男人的声音,这场景,叫人毛骨悚然。

  声音是江斩的:“叶流西,这一年,你过得不错啊?”

  叶流西说:“肥唐呢?活着还是死了,人全还是不全,不说清楚,我们也就没必要往下聊了。”

  她等了好一会儿,才听到江斩的回答:“放心吧,全得很,毕竟我想拿他换东西。当然了,你没兴趣换,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叶流西说:“那要看你换什么,你要换黑石城,一时半会,我也做不到。”

  江斩大笑:“黑石城,我会自己打,赵观寿的脑袋,我也自己砍,这两点,不会让别人代劳……”

  昌东留意去看赵观寿,江斩的那句话,或者说是阿禾嘴里复述出那句话时,赵观寿搁在桌面上的手下意识攥起,指节泛白,眉毛下垂,眼睛微微眯起,嘴角一侧不自然地抬起。

  典型的愤怒、厌恶还有轻蔑。

  羽林卫和蝎眼的对立,倒确实是真的。

  江斩继续说下去:“我听说,你手里有兽首玛瑙?”

  叶流西明白了:“你想拿肥唐换兽首玛瑙?”

  江斩说:“不愿意换我也理解,毕竟是那么贵重的东西……”

  叶流西打断他:“那你可就不了解我了,那玩意儿,我可从来没放在眼里。”

  她说的是真话:在关外,兽首玛瑙是她找回过去的重要线索,不会卖;在关内,兽首玛瑙是叛党觊觎的不祥之物,不能卖。

  脱不了手,就只是个物件而已,开始塞包里,后来扔昌东车上,她都懒得拿出来看。

  她这么漫不经心,江斩反而生了疑:“你手里的兽首玛瑙,不会是假的吧?”

  叶流西冷笑:“你这么说就没劲了,我怀疑你手里的肥唐是假的了吗?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我看你也做不成什么大事。”

  江斩一时语塞,顿了顿问她:“怎么换?”

  叶流西说:“这个应该是你安排好了通知我吧?不过先说好,全换全,整换整,肥唐得是完好的,不缺胳膊少腿,不被人下什么有潜伏期的毒,不然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收到的兽首玛瑙是断成几截的。”

  江斩沉默了一下:“你对兽首玛瑙就这么不珍视?”

  “既然决定换给你了,就是你的东西,我吃饱了撑的珍视你的东西?”

  江斩居然笑了:“好,你把那个女人留在身边吧,想好了怎么换,我会通知你。不过下一次,我可不希望有条老狗在边上旁听。”

  赵观寿脸色铁青,不发一言,叶流西看了他一眼:“赵老先生,那阿禾,我就先留下了。”

  说着示意丁柳:“柳,带阿禾回房里去,你别的事儿不用干,好好陪她就行。”

  她怕阿禾想不开。

  丁柳猜到了,她走到阿禾身边,搀她起来,低声说:“跟我走吧。”

  语气温柔得像个小姐姐。

  赵观寿一直目送着丁柳她们回房、关上门,这才脸色凝重地开口:“叶流西,你不会真的把兽首玛瑙交出去吧?你知道兽首玛瑙的来历,江斩决不能得到这个东西。”

  叶流西瞥了他一眼:“我的东西该怎么用,好像是我做主吧?”

  赵观寿一时气结。

  静默之中,昌东轻轻笑起来。

  “赵老先生,你安排流西回来,派人在荒村蹲守,大张旗鼓迎接,又找人给流西测无字天签——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目的到底是什么?一再隐瞒的话,就显得别有用心了。”

  赵观寿双唇紧抿,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话。

  “南斗破玉门,明明叶流西才是兽首玛瑙的主人,不知道为什么冒出个江斩,势力还迅速壮大。”

  “两害相权则其轻,江斩跟羽林卫早已势成水火——我们希望流西小姐杀江斩,接手蝎眼,这样两全其美,一来蝎眼不再作乱,二来以后我们还可以把蝎眼整编入羽林卫,消一场祸患于无形,不知道流西小姐意下如何啊?”

  叶流西看了他半天,越想越觉得滑稽好笑:接手蝎眼,四个字,说得真轻松。

  她一时忘记了自己也是嘴上打打万里河山:“不好意思,我这个人格局很小,没事就喜欢谈个情说个爱,做做小生意摆摆摊什么的,我不喜欢打打杀杀。”

  赵观寿站起来,居高临下看叶流西。

  “流西小姐好好想想吧,可不是我们拉你蹚这趟浑水,你早就在水中央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蝎眼要对付你,羽林卫愿意支持你,你我就是朋友,互惠互利,何乐而不为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